《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5章: 悲剧

帮自己包扎,替自己挡剑,带自己逃跑,教自己武功,护自己完全,送自己双剑,求自己安全……过往的一切一切…… 他说:你要好好的,让我后悔,放开你。 那他,怎么没有好好的。 越来越清晰的却只有他的好,他的不好……他有什么不好呢…… 陈佳青讷讷的想着,眼里泛起了水花,自己都没察觉。 眼中辣辣的感觉,眼泪混着暗红的眼线流了下来,暗红的血色,像血泪一样的。 冥离去备车了,就剩了小鱼和陈佳青。 感觉到小鱼的手触碰到自己脸的时候,陈佳青才惊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为司徒惑,再一次哭了。 小鱼碰了碰陈佳青的手,指着地上他不知何时画出的两个字。 陈佳青看了一眼,然后又望向小鱼,看见小鱼很慢的吐了个嘴型。 他说,不去,好不好? 陈佳青默了。 去又有何用,再也见不到了不是么? “省的伤心。”小鱼又在地上划了四个字。 陈佳青拂袖抹去脸上的泪水,装作没有事的样子。 “看得出来,你很伤心。” 陈佳青收住内心的浮动,脸上恢复了一派淡然。“原来你不傻。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小鱼伸手划了一通,意识到陈佳青看不懂,才又拿起木棍在地上写道:“我想留下!” “理由。” 小鱼摇头。没有理由。 “你可知道这酒放在哪里?” 摇了摇头,小鱼又在地上写道“我可以问。” “不必,你推车,我带你去。”陈佳青叹了一口气,没有理由便是最好的理由吧。 小鱼依言照做了。 二人坐在屋顶,都是冥离带上去的。 跟冥离说了声自己不去了,就撵人滚蛋了。 小鱼替陈佳青抱着酒坛子,陈佳青一个劲儿的喝,喝的个昏天黑地,一个不爽就骂一句将酒坛子从屋顶上扔下去,底下一大片碎片。 “我讨厌你,凭什么……”陈佳青语无伦次的说着,一挥手又将酒坛子扔了下去。躲过小鱼递来的酒,目光黯然。“凭什么,总是你丢下我。” “你他妈的又留我一个!”仰头又是一通喝。“你在酒里掺水了对不对?不对,你不敢……那我为什么喝不醉,为什么喝不醉……”不停的说,不停地喝着。 小鱼看着,张嘴也说不得什么,他是哑巴啊。 “他就不能多撑两年,等我够本事了,准备好了,我就去报仇啊,灭了那个东方笑,杀了那个闫飞飞,他就不用痛苦了啊。等我一年也好啊,为什么不等,为什么他就等不了?为什么不等我……”陈佳青满脸的酒水,眼眶红彤彤的,一滴泪水沿着下巴滴在酒坛里,清脆的一声。 “你醉了……” 陈佳青仿佛又听到两年前屋顶上的那个声音,看了一眼,除了小鱼,什么人都没有。“是啊,醉了,我醉了,这都是梦对不对?”脱手的坛子滚落下去,陈佳青伸手晚了一拍,只听到清亮的碎裂声。 “死了……死了啊……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陈佳青头埋在膝间,隐隐有些啜泣声。 “会回来的,不管那个人是逝去了,还是相见无期,总会回来的。”陈佳青听着声音有些耳熟,酒力带着身心的痛楚,昏睡了过去。 似乎,睡的时候是很暖和的。 “如果注定是悲剧,你,还会不会爱?” 陈佳青是被这句话惊醒的,醒来却看见面前一身银灰色衣袍的邬桑。 许久没见,他还是那般的淡然潇洒。 “梅霞,还是陈佳青?”负手而立,邬桑似乎也有些惆怅。 “安梅霞已经死了。” 陈佳青不知道邬桑为什么会猜到是他,但邬桑一直很神秘,甚至,万事皆知。 “你应该已经猜到了,我并不是人。” 陈佳青没有惊讶,这点他是猜测过的。 邬桑灰色的眸子,跳崖却平安无事,甚至神出鬼没。 “你还记不记得,那只鸟?” 陈佳青记忆中的鸟,只有一只,是最初的那只小黄鸟,一切一切的起点。 “就是我。”邬桑背后长出双翅,挥动着包裹住自己,身边盘旋的都是雪白的羽毛,不过眨眼,那人,却变成了一只不及拳头大的鸟。“一切,因我而起,但不会因我而灭。”变回了鸟,声音便是那黄鹂般的悦耳之声。 陈佳青不作言语,只是看着那只鸟…… 邬桑变了回来,又陷入了沉默。 “来干什么?” “告别。” 陈佳青默了。 司徒惑死了,连邬桑也要走了。心中说不出的惆怅,又添了一份感伤。 “或许,再也不见了。”邬桑说着。 陈佳青不答,一个字都没有。 “如果注定是条不归路,你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如果注定爱上的那个人,却是注定不可以去爱的,那么这种矛盾和挣扎,你会怎么选择?”邬桑似乎有很多的话。 陈佳青不明白邬桑什么意思,依旧一个字没说,听邬桑讲着。 “爱情,于我于他,都是个奢侈的东西,用尽力气,却不能不爱。” 陈佳青琢磨着,那句于我于他,和那句用尽力气,却不能不爱。 自己又何尝不是,用尽力气不去爱,却发现,爱的更深,爱的更苦。 邬桑,爱上了谁? “忽然心痛的无法再压抑,才发现从未为忘记对不对?”邬桑笑着,眼中却尽是凄凉。“如果没有那个东西,你是不是会好过很多?如果没有那个东西,你是不是就可以是我的了?哪怕,一世也好。” 陈佳青震惊的看着邬桑,邬桑,爱的是梅霞,为何会爱?爱了什么? “明知不能爱,却还是止不住,你们明明可以爱,却不去争取。” “我不会给你前两世的记忆,应为我自私,自私的不想你们再互相折磨,哪怕我下地狱。不过就是地狱,还不至于能让我灰飞烟灭。” “如果灰飞烟灭,那也再好不过了。” 陈佳青听愣了,却开不了口,嗓子似乎被封住了,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看着邬桑,却制止不了。 “听我说,好不好?” 陈佳青顿了许久,还是点了头。 “注定了的爱,有什么法子呢。我知道你们的未来,知道你们的以后,所以,我知道我自己的执着。矛盾和纠结都是没用的,我现在才明白。” “好好爱自己,好好爱别人,如果没有那个东西,我想你们会爱的很幸福,所以,坚强些,好好活下去,不要让仇恨颠覆了所有,那根本不值得……” “梅霞,该记得记得,不该记得就忘了好么?答应我。“ “再见了,梅霞……” “宫主?宫主醒醒。” 陈佳青听见有人在耳边叫唤,头一阵晕眩,迷迷茫茫的睁开了眼。 阳光刺得眼睛有些微微的痛感,伸手挡住阳光,适应了些才慢慢睁开眼睛。视野上方是几个人的脸。 自己似乎是躺在谁怀里的。 撑起身子坐起来,才发现背后的是小鱼,而边上站着一排,齐刷刷四五个人,一样的玄衣,却是不一样的风格。 甩了甩还犯晕的头,后悔一时冲动喝那么多酒,还倒在小鱼的怀里,尽丢人。 话说好像梦到邬桑了,邬桑走了? 说了什么来着?陈佳青手扶着头,脑中一片空白,寥寥的只记得几句话。 邬桑说走了,而且再也不回来了。 陈佳青突然想起来,顿时失落了不少。 对邬桑其实没什么太多的感情,无爱无恨,似乎也没什么太多的交集。文坚下,纵然看见他见死不救,心中也无怨,对他,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是爱,也不是恨。 那是种……依赖?或许吧,他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起因啊。 可现在,他也离开了…… 不要被仇恨颠覆了所有! 可是木颜的仇,怎能不报! “宫主?” 陈佳青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的人,很奇怪。 “宫主,你感觉如何?” “头有些晕,也没怎样,你们怎么会在?” 那开口的人径自拉过陈佳青的手探着脉搏。“传讯说宫主昏迷,我们在的就都赶过来了。”那女子放下陈佳青的手,替陈佳青弄好了袖子,态度极为恭敬。 “昏迷?”只是喝了酒啊,就算醉酒,也不至于昏迷吧。 “替宫主醒了酒,宫主还是久久不醒,已经一天一夜了。” 陈佳青疑惑的看向跟自己一样坐在地上的小鱼,小鱼只是慌忙的挥着手,示意他们不是自己。 而其他几人,脸上均没有怀疑和如视大敌的样子,这倒是让陈佳青很奇怪。 不过陈佳青自然知道,陷入昏迷,肯定是跟邬桑有关系的。“我没事,扶我到轮椅上去。”陈佳青伸手,完全不在意对方是个女子。 而那女子只是往后走了两步,开始整理自己的医箱。 “玉珏?”陈佳青不知怎么了,疑惑的叫出了声。 被唤作玉珏的女子全当没听见,自顾忙着手上的活计,不理陈佳青。 陈佳青尴尬的坐在地上,将手放了下来。感觉到身后的小鱼似乎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却又没声响了。 陈佳青不好意思回头去看,毕竟自己在人家怀里晕了一天一夜呢,还不知道喝醉了做了什么糗事,多丢人。酒,真的不是什么该碰的东西。 那情况,小鱼要是有歹意,他早就剑阎王了。不过这小鱼却守了他一天一夜,又让他对小鱼的信任多了一分。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5章: 悲剧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