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4章: 蛇奴

等等,顶嘴!“你被那金护法打傻了?” 没声了,没人应了。 陈佳青坐着轮椅摇摇晃晃了许久,才听到后面又传来了声音。“我,只是被你的话,震撼到了。” 陈佳青猜测他讲这话的时候应该也是面无表情的,所以干脆不回头去看那人脸上的表情了。“什么话?” “不服,便打到你服!” “伤我宫一分,我必灭他满门!” “你今天做的,才是作为吾等宫主该有的风采。我冥离跟了你,也当真无怨无悔了,哪怕粉身碎骨,也定替宫主守好绝情宫。” 陈佳青听着,久久不答。 这绝情宫断情殿的名字,是陈佳青改的,听上去是很俗,不过却代表了他自己心中所想。而他们也欣然接受了。 “咳咳,你都说了我是两面人嘛,在你们面前和在外人面前肯定要不一样的嘛。”陈佳青打着哈哈,他要换随从,绝对要换。 “前面不是有个外人么?” 嘎?陈佳青机械式的转头搜索,前方路上倒真是有个人倚着柱子,身上破破烂烂满身泥泞。 习惯性的眯着眼睛,陈佳青沉吟道:“这一带蛇类出没甚多,怎么会有人在这里?” 冥离并没有回答。 满身麻布衣裳破破烂烂,身上全是泥巴,面无人色,嘴唇发紫……“原来被蛇咬了……你去看看他是晕了还是死了。” 陈佳青嬉皮笑脸的痞子样不翼而飞,一脸的镇定,与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冥离绕过轮椅,到那让人身边,伸手探了探,又替那人把了把脉,才回陈佳青道:“蛇毒,昏迷了。” 昏迷……竟然没有死?“这人可会武功的?” 冥离又研究了半天,才道“没什么武功底子。” 陈佳青低头思忖,这人,救还是不救?他不是菩萨见人就救,也不是无情遇人不救,只是这人晕在自家地盘上,被自家蛇咬的,又没有武功底子,不救说不过去啊。 “你带解蛇毒的药了么?” “这……是弈辰手中独养的蛇宠,要救,恐怕得带回去,找弈辰要解药……” 陈佳青彻底无语了。 这仁兄是多么的没人品?被弈辰养的蛇宠给咬了? 据我所知,弈辰的蛇不会没有命令就咬人啊,难道……弈辰的蛇,觉得寂寞,下山寻亲走失了?然后被这人碰上,就咬了他? 这人品,当真好爆了。 “唔……你看看这附近有没有蛇奴什么的,叫个过来,把他扛回宫里去找弈辰,自己的宝贝蛇咬了人,就得负责。或者你直接把弈辰弄过来,解了毒再走人。” 冥离选择了前者。 陈佳青见过蛇奴的头头,却没见过蛇奴,这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蛇奴一身竹青色的袍子从竹林里走出来,腰上挂着个竹笛,想必是驭蛇用的。 只是那一身竹青色的袍子陈佳青看着着实有些碍眼,无奈这群人要隐匿在竹林里,也换不得。 身上繁琐的花纹,如蛇一般的,叫人看的心惊肉跳。 蛇奴敲了敲腰间的竹笛,才叩首道:“见过宫主,大护法。” 陈佳青也没让那人起来,就道了句“你杠着那人,上山交给你的主子弈辰,让你主子救人去。” 那蛇奴领了命扛着人便走了。 那蛇奴领了命扛着人便走了。 身后的冥离却是一脸的无奈,深深的吐了口气,而后推着陈佳青回了断情殿。 刚到,便瞧见弈辰抱着笛子坐在门口,一脸哀怨。 陈佳青无奈想转身就走,可是条件不允许,只好硬着头皮冲弈辰笑了笑。 “你是爷,你不必怕我。”看见陈佳青,弈辰跳起来便迎了上来。送了陈佳青个大大的白眼。 “你的蛇咬了人,你还好意思说?”陈佳青音提了一个高度,威严显露。 弈辰抱着笛子后退了一步,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哪是小蛇想咬的,明明……明明是……” “明明是什么?”陈佳青眯起那邪魅的凤眼,不怒而威。 “明明是那个人自己找咬啊,小蛇不随便咬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差对手指,委屈涕零了。 小蛇……陈佳青都懒得扶额摇头叹息了。吓掉你命的白蛇的名字叫--小蛇! “那你救人啊!” “我救了啊!” “人呢?” “里面呢。”弈辰挥着笛子指了指里面,一阵后怕。那里头自己不敢进,自然不敢进去抓人。 陈佳青险些从轮椅上跳起来。“你再说一遍!”咬牙切齿的声音。 “呃……人醒了,在里面,死活不出来,属下还有事,先告退了。”放炮一样的说完这一番话,弈辰脚底抹油就跑了。 不跑?等着接受雷霆之怒吧! 陈佳青深呼吸,平静下来以后,才提高声线,对着门就是一番豪言壮语。“里面的壮士且请放下武器先出来,你暂且还没有被包围,倘若抗拒不从,掀了屋子你也得出来!”陈佳青或许是怒急攻心,没头没脑的讲了一堆废话。 冥离瞥过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说的要有用,弈辰还会坐在门口等挨骂么? 不过那门竟然开了个口,并且越开越大,露出了个人头。房门大开后,那男子靠着门瑟缩的躲着。一脸惊恐的看着陈佳青二人。 陈佳青就手中若有镜子,一定会拿出来照照。他长得很恐怖么?那么恐惧的看着自己? “仁兄,你是要搞哪样?” 回给陈佳青的是一阵摇头。 “出来!”陈佳青没耐性磨叽,文坚那一次过后,她就不喜欢任何人碰她,包括她的东西。 那人又往后缩了缩。 陈佳青不得不放软音调了,对着一个半傻不傻的人,恐吓威胁有用么?“你到底想怎样……”翻着白眼,无奈看苍天。那是个目测比自己高半头的男人啊!“你说他说是不是傻子?”用仅有二人能听到得而达声音问冥离。 “哑巴。” “你怎么知道?”陈佳青回过头问冥离。 “他说的。” 陈佳青回过头,果然发现那人指着自己的嘴,一个劲不停的摇手。 原来是个哑巴…… 可哑巴就能抢自己的房子了么! 陈佳青一阵暗火。“你乖乖的,我给你间屋子住好不好?” 挥手舞了半天,陈佳青没看懂。 “他说,他要住在这里。” 陈佳青愣了,这什么情况? “他说他不走,你杀了他都不走。” 死皮赖脸,无耻! “他说他只要能住在这里,其他都没事。” 我有事! “你住,你住着便是,我换个地儿住还不行?”陈佳青妥协,不就一间屋子么,七峰十二殿还找不出一间能住人的屋子? “他说,咳咳,要你与他一起。”冥离很无语的继续解释出这么一句。 陈佳青怒了,真怒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能救你就能杀你,你再烦找人剁了你信不信?” 那人又往后缩了缩。 陈佳青瞬间有了一种欺负小盆友的感觉。天地良心,这个真木有! “他叫什么?”陈佳青问了一句。这奇葩的人物,必须要知道名字。 “呃,他说叫小……小鱼。” “打败你的不是无邪,是小哥。不是小哥,是小鱼。”陈佳青感叹着,突然抓住了重点。“他说,他叫小鱼?!” 小鱼点头如小鸡啄米。 小鱼……陈佳青不禁想起了司徒惑,曾今也被自己嬉耍说他叫小鱼。 见陈佳青出神,冥离才出声提醒。“宫主?” “啊?怎么了?”陈佳青迷茫的私处看了看。“让他住下吧,反正我这里也挺空,添个人没什么。” 小鱼笑了。 陈佳青发现,不是那张脸,不是那张绝美的脸,也不是记忆中那张熟悉的普通的脸。这个小鱼,相貌平平,也算清秀,那脸却不像易容,也不像假脸。 想着不禁笑出声来,司徒惑……那只是一个故事了,留给说书人说的故事。他是陈佳青,是不认得司徒惑的。 “报,有贴子!”一黑衣人突然出现。 “拿来。”陈佳青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雪白色,文坚的帖子。 陈佳青翻开帖子,大大的奠字映入眼帘,看见那加深的名字,帖子从手上脱落,整个人都愣掉了。 小鱼从房里窜了出来,捡起喜帖看的笑颜如花。 冥离接过,却也是石化当场。 雪忆少主司徒竹箫,殁于幻黎二九年五月初五。 陈佳青满脑都是这句话,冥离同样。 五月初五……昨天…… 司徒惑,死了?死因是什么?为什么死的?怎么会……就这么死了…… 陈佳青脑子一团乱,唯一知道的就是司徒惑死了。 “宫主,可要准备去文坚?”还是冥离先回过神来,将帖子换了个手,躲过小鱼的抢夺。 小鱼傻里傻气的抢,冥离很轻易的躲过。 陈佳青目光机械,胳膊上的痛一阵阵锥心。“备车……备车……”嘴里呢喃。陈佳青说不好什么感觉,除了疼,还有一种空了的感觉,就像有什么东西,消失了,而且再也回不来了…… 尽管那个东西或许她并不喜欢…… 司徒惑,两年了,自己没忘过,却也没太记得过,只是刻意的忽略,刻意的不去想,甚至强制自己不去想,渐渐忽略了,再想起来的时候,他却死了。 死了……忽略了许久的东西,似乎变得更清晰了,所有的过往……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4章: 蛇奴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