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3章: 利用

“倘若我们赢了,谁再有不服。敢伤我宫一分,我必灭他满门!”一掌将那笛子拍的生生嵌进了座前的桌子上,字字掷地有声。 “倘若我们赢了,谁再有不服,伤我宫一分,我必灭他满门!”一掌将那笛子拍的生生嵌进了座前的桌子上,字字掷地有声。 全场寂然。 各大派面面相觑,若是真赢了,他们也不得不服,不过这口气也过太狂妄!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倘若你输了呢?”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尖锐而猖狂的笑声,刺得人耳膜发痛。 这声音,武林人士都很清楚,文坚当家主母,东方笑。 笑声也便是武器。 声音散去很久,才有一堆人飞身而至,同样是一抹红,却是那般鲜艳的红色。 陈佳青眼眯着看着来人,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到那个人,轻嗤了一声。“我没想过我会输。”对上东方笑,依旧是一股傲气。 不知从哪弄来一张软榻,那东方笑便就原地躺了上去,虽是妩媚,却被上座的人比下去了许多。 脸上依旧挂着那不浅不淡的笑,身后站着的几人多数看不到脸。能露脸的也必是文坚的高手,不是打不过,而是惹不起。 各大派这才算是明白,已经没有一争之力了,这盟主之位,也就是文坚和绝情宫的争斗了。 “年少轻狂,一点儿都不错。” “轻狂,也要有资本。”陈佳青对上东方笑,显得格外老成。可是那看上去只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罢了。 “不跟你们这些小儿废话,你方三人,我方也就出三人,三局两胜,你如果赢了,我保你这位子坐的稳妥无忧。” “这话听着倒是我挺占便宜呵。”陈佳青道。“那你方出人便是。” “我也不为难你,就……” “呦~好热闹啊。”东方笑话未说完,便被一道声音打断了。“徒儿见过师父……咦,我师父呢?” 入眼的是一抹紫色,玩世不恭的样子,一行却也只有三人。 “痕儿!”夜云痕无视了自己,也让东方笑颇为不爽,忍不住出声提醒。 夜云痕闻声才转身行了个礼,笑容灿烂。“呀,主母,您也在?” “我怎么就不能在了。”嗔怪的样子,仿若个慈母。 “当然可以,只是我师父怎么不在,那座上的又是谁?”夜云痕早就看清了座上人的面貌,惊讶过后,便是疑惑。 东方笑挥了挥袖子,理了理衣服上的褶子,才状似无意的开口道“他啊,不是你的小师弟么?你竟不认识?” “这就是我的小师弟?师父只是提过,我还当真没见过,不想竟是真绝色。”夜云痕目光带笑,看着陈佳青调侃。 陈佳青瞥开脸,不理。 这个先是师叔,利用过后,又变师兄的人,他实在提不起什么好感了。 纵然他道过谦,说过那句“早知你是女子,我便不会害你去冒险。”可利用就是利用了。看情况,他对东方笑也是怨恨颇深,定要利用回来。 陈佳青心中盘算着,便坐起身来,对着夜云痕回了一句。“陈佳青见过二师兄。”但是那摸样,却毫无尊敬之意。 “好师弟好师弟,坐在那高坐上,莫不是新任盟主说的就是你?” “正是。”陈佳青点头称是,散碎的刘海挡着眼,也可光明正大的看清下面众人,对上谢谙雨的目光,陈佳青却是一惊,慌忙躲开,心中却是慌乱。 谢谙雨那探究的眼光,其中带着肯定,难道已经认出来了? “甚好甚好啊,师弟想必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陈佳青不答。 答是,摆明了不尊师重道。答否,却是在天下英豪面前否决了自己的实力。 夜云痕,当真有心计,连同门都算计。 “师兄才应水为之而寒于水才是。”陈佳青回了一句,不温不火,却也夹枪带棒。一口道出了夜云痕武功不如师父。 夜云痕笑笑也不回话了。 东方笑勾了勾嘴角,看着陈佳青的目光带着某种不明的意味。“痕儿,你这同门师弟要与我比试争这盟主之位,你可要帮忙?”夜云痕是不敢当众忤逆她的,她就是要陈佳青丢人,让他们那个师父丢人。 “自然是要帮的。” 此话一出,东方笑却是讷了。显然是没料到夜云痕会这么回答。 “不必,虽是师出同门,我却是以绝情宫争这盟主之位,并无瓜葛,师兄帮忙于理不合。”陈佳青冷冷的道出一句,看都没看二人。 众人又惊讶了。夜云痕可是一等一的好手,帮忙更是多一份胜算,竟然不要! 没错,就是不要,夜云痕的帮助,他不稀罕,一点都不。 若是那季昀谢谙雨,勉强接受也就罢了,夜云痕,一点也不要。两年前的文坚,他可是冷眼旁观,一个字都没有讲过。 一分好便记一分,一份坏便十倍还! “真是有骨气,不愧是那老头的徒弟。”东方笑鼓掌说道。 “废话什么,你派人便是。” “金银护法,还有雨花闫飞飞。”东方笑往身后挥了挥手,示意这三人出来。 陈佳青眯起凤眼看着那持剑而立一脸冷漠的闫飞飞,嘴角一抹玩味。“我对闫飞飞,这场算你们赢,送你们赢一场。” 真是不惊死人死不休,众人惊讶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送赢一场?就那么有信心拿下两场? 陈佳青穿着靴子,整个人躺倒在座位上,高跷着二郎腿。就是让你们吃惊,吃饱你们! “剩下的,就让我带来的两个人上吧,前提,一人不得上场两次。冥离,赢了叫我。”说完枕着胳膊,睡觉去了。 气的东方笑差点吐血。 这么一来,闫飞飞连场都不用上,便赢了。说起来是赢了,但气势上就输了那小子一大截。他这么做,不是摆明了有信心赢下面两场么,让他们面目往哪搁!怎能不气! 夜云痕却是笑了,心中暗自诽腹这小师弟真心有胆量,做事狠辣让人猜不到头绪。纵然是他,也不敢这般单挑东方笑,睡的那么理所当然,还是以那么狂妄的一个姿势睡在盟主之位上。 陈佳青是真的睡着了,两耳不闻现场事,全然不管所有人,睡得个舒服。 陈佳青的淡定也是建立在稳赢不输的基础上的。 剩下的两场,毫无压力的不过十招便结束了,让想要开开眼界的人唏嘘懊恼,不能一饱眼福。而那陈佳青却是一脸埋怨嘴里还嘟哝了一句“你们不能多打一会,让我好好睡一觉么……”雷到众生。 东方笑却是险些气昏了过去,自家的两个护法,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带的人不出十招就都给解决了!还被这么赤裸裸的嘲笑了!“你们这群废物,我要你们何用!”两掌便将那二人送上了黄泉路,也又让江湖人再次看见了东方笑的心狠手辣。 陈佳青的位子坐稳了,醒来后招呼不打,就跟着自己带的二人逃遁了,偌大的场面没人管理,酒宴武会没人主持,也就不换而散了。 各派人一肚子郁闷,这趟就相当于白跑了? 离得近的,收拾收拾带人就回去了,离得远的,干脆就在山庄里住下来,省得武林大会还要再跑一趟。 不过人多,这事儿也多。人多,吃喝也就麻烦。 而整个武林山庄,空空荡荡,一个下人一个守卫都没有,留下的人不免的要自己掏腰包,自给自足自力更生了。 不禁又暗骂那陈佳青小气抠门,坐着武林盟主的位子,不干像样的事儿。 但人心终究隔肚皮,谁知道,那些人真正又是怎么想的? 陈佳青毕竟没有出手,实力如何,尚不可知…… 而那厢陈佳青,正坐着轮椅,悠悠闲闲的被人推着准备回断情殿了。 要说这一声行头着实不是太低调,不过陈佳青大宫主……还真没打算低调…… 一人黑着脸在后面推着车,表情仿若石像。一人坐在车上嘴里衔片竹叶,模样好不悠闲。这二人走在路上,当真奇葩。 不过要说这两人也是不走寻常路,条条大路都不走,小路泥泞偏要行。 “你慢点儿,颠得慌。”嘴里咬着竹叶,讲话有些怪异。那竹叶随着动作一动一动的,一副痞子样。 如言放慢速度。 “快点,不然明天早上不见得能到家。”陈佳青又牢骚。 家,陈佳青叫那个地方家,有一堆可爱奇葩的朋友们。每次说起来,虽然一个个冰冷冷的不以为然,但内心的触动并不是没有的。 “属下还是喜欢你心狠手辣傲视众人的那副样子。”身后的人不冷不淡的应了一句。 吐了嘴里的竹叶,陈佳青禁不住又是一阵调侃。“不错不错,我以为你不会应我的,看来让你当当随行车夫还是很有必要的,练习练习口才,也不错!”陈佳青自顾自感叹着,他知道后面那人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口若悬河都没人理他,自己不说说话,要郁闷死呦。 “你当真是个双面人!” 一句话,让陈佳青闭嘴了。 这个小子骂他什么?!双面人!“你才是双面人,你全家都是双面人。” “我家,不是你家?”也不属下了,直接以我自称。 陈佳青呛了一下,这小子竟然敢跟他顶嘴!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3章: 利用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