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1章: 废人

“我知道你有钱。”红衣的公子还是笑笑。 “你……我真要被你气死了。”那被唤作师父的叉着腰,指着他你了半天,蹦了这么一句。 “你再不让我进去,我淋了雨可真要病死了。”那红衣少年状似头疼得抚了抚额头。 师父差点跳起来。“那你还不快点进来,真是不要命。”嘴里还是不断的埋怨,但是人已经冲出去推车了。 那红衣少年笑的灿烂无比,师父想打又下不去手。 “师父,我有带酒给你哦。” “你啊……”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宠溺不予言表。 少年抱着酒,哈哈的笑出声来。笑声在山林里久久不散。 可怜了后面撑着伞站在雨里的某人。 下雨天在屋子里一壶酒,两个小菜,很惬意才对。不过,师父就是惬意不起来。 “乖徒儿,陪师傅一起喝呗。” 摇头。“我不喝酒。” 师父只好自己拿着酒坛自己喝,好生无趣。 “外面那个倒是可以陪你喝,不过应该已经走远了。”少年拿着一把匕首,不停的削着手上的一节竹子,不知道想做什么。 师父白了一眼,默不吭声喝酒算了。 屋子里安静了,外面哗啦啦的雨声在这竹林中就听得异常清楚。 那被唤作师父的拿着根筷子在杯子上敲着,嘴里隐隐有些调子,听不真切。 “我……今天去听书了。” 敲着杯子的手顿了顿,那规律的敲击声也停了。“我一个老头子,你跟我说什么啊,死了才好呢。”师傅埋怨道,完全没有了刚才跳脚的样子。 “嗯,死了才好呢。”少年调侃道,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像是做那些打发时间。 “你……”师父又是一阵气结,这徒弟非要把他气死才安心啊。“你又听到了什么了啊……”语气颇为不满,一个啊字音调拉的很长。 “听到……”削去了竹身上的节,才又开口道。“陈佳青。” 那师父像是被酒噎到了似的,险些将酒喷出来。 “陈佳青?”放下酒杯,那师父诧异的反问,像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说什么了?” 抖了抖衣服上的碎屑,少年将匕首放到了桌子上,看似随意的将那削完的竹子丢进了一个桶里,拍了拍手才道“嗯……说陈佳青不知是男是女,名不见经转,却又是个传奇,不知使了什么法子,才能没露面就将武林盟主的位子拿了下来。” 吹了吹指甲里的竹屑,瞥了瞥那一脸茫然的老人。 “你什么反应?” “还能什么反应?觉得无聊呗,难不成抓他打一顿么?”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伸出拳头对着那老师父。 师父又是一阵无语。 “你说,他们如果知道新任盟主是个坐轮椅的废人,是不是要郁闷死?”拍了拍身下当椅子坐的轮椅,话语中并没有嫌弃自己的意思,说的那么风轻云淡,仿佛那个废人就算是他也无所谓。 那师父狠狠将酒杯摔在桌子上,火气又上来了。“你还怕他们不服不成?”拍桌而起,一副谁不服我去剁了他的样子。 陈佳青扶额摇头。 这比他自己还急燥的人,竟是他师父!“火龙王。”陈佳青感叹了一声。“你什么时候能学学你徒弟我,淡定点~” “火龙王?那是什么?名号么?不错不错,我以后就叫火龙王。”做了个摸胡子的动作,可惜胡子不够长。 又是一杯酒下肚,抿着唇“啧啧”两声。将那酒的味道都品完了,才又开口道“我若像你一般,那你被人欺负了去的时候,谁替你出头?” 陈佳青哑然。 那师父也不知又喝了几杯酒,独自喃喃着“你现在哪还需要我这把老骨头护着,只要一声令下,那个敢欺负你的人,祖坟还不都得被刨了,用不到我喽……” 陈佳青叫了声“师父……”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闭了嘴。自己动着轮椅,将轮椅转了个方向,往走廊上推去。 屋子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没有门槛,没有高低落差,一切都是为了方便他这个坐轮椅的废人。 废人呐……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死了,吞了那药一切就都结束了,自己却又被人救醒了。 这个师父说是捡到他的,看病的不浅便带回来救治,以挑战自己的医术。 捡到?这里与那文坚相隔十万八千里,他将自己捡了回来? 不管怎样,陈佳青心里却觉得,他是不会害自己的……将自己从绝望中拉出来的人,是不会害自己的吧? 他不敢相信,却又不想怀疑,就那么挣扎着,矛盾着。 醒来以后,双手双脚都废了,手不能拿,腿不能行,废人一般的,整个脸也毁的不成样子,早就没了求生意识LE……还是他的那句话“你若不坚强,拿什么来报仇?”点醒了他。 是啊,报仇! 一语将他惊醒。 木颜的仇,花荣的仇,他难道就不报了? 不是立下誓了?如若不死,定要变得强大!强大到无人可以撼动! 想到这一切,便打消了寻死的念头。 可是白沂依旧死了,安梅霞也跟着花荣一起死了,再也没有白沂,没有安梅霞。 陈佳青陈佳青,他叫陈佳青。 为何叫陈佳青?似乎是因为一个梦,那梦说,他叫陈佳青。 醒了以后,经常梦魇缠身,从噩梦中惊醒。但似乎那场梦过后,他身边就多了一个人,梦里也多了一个人。 每次焦躁颓废,那梦总会来的。守着他,哄着她,让他不至于噩梦,不至于难眠。 “陈佳青陈佳青陈佳青……”每次梦里都会有人一直重复着这个名字,唤道他能安睡,消失在他醒来之际。 “又在想什么诡计?”师父不冷不热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打断了陈佳青出神的思维。 师父的话虽尖锐难听,但却是二人的交谈方式,陈佳青也不见怪。 这个师父照顾他,鼓励他,医治他,甚至替他换了张妖媚到妖异的脸,竭尽全力,从不懈怠。 治好了他的脸,医好了他的手,尽心竭力的想办法医治他的双腿。奈何药物难寻,治好了手,腿却有法子却没有药了。 他要武林,师父便将盟主之位拱手相让,却只是不想他抛头露面参与武林之争。 护他万分周全,生怕出一点差池,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一个人对他如此! 他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打的江湖众人臣服,师父却要召开江湖群聚大会,坐实他的名头。 为何?不过是不想他树满仇家于江湖,并且帮他博得江湖先辈的照顾。 虽说这些并不是他想要的,但是这千万般的好,他却不得不认。 “我在想,怎么能取消江湖群聚会。” “为何要取消?” 陈佳青不答,望着雨幕,目光远了。不知过了多久才开口道: “我怕,我闹的他们人仰马翻,鸡飞狗跳……” 若说这江湖群聚大会,其实也没什么了不得,说起来也就是前任武林盟主以身份发了帖子招江湖好友来喝喝茶聊聊天斗斗武。 弄得好是各路英雄好汉比武切磋,增进增进感情,弄不好就是各大门派竞相争斗,暗中陷害,你死我活。 这江湖群聚会几十年开不了一次,此次却开在武林大会前夕,当真叫人猜不到所为何事。 不过既然是几十年难得一见,各大门派自然是带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好在各个门派前一展风采。 武林山庄内,门派掌门带着徒弟参加酒宴,剩余各派子弟碰上,交情好的道一声有礼,不好的,那边是剑拔弩张。可就是在看不惯对方,却也只能干瞪眼,然后擦肩而过。 谁人不知武林山庄内动刀动剑,那可是要被直接丢出去的。不仅丢人,还丢了门派的人,更是要贻笑江湖,没脸做人了。 那偌大的武德殿内,上座上端坐着一个半百老人,威严毕露,与坐下各个掌门洽谈着。 一席人竞相交谈问好,只待一声令下,开宴饮酒比武。 “盟主,此番办这个群聚会,所为何事?”尽管盟主之位以易主,这群人却依旧唤他盟主。 那被唤作盟主的人端起酒杯浅尝了一口,放下酒杯才悠悠道“为的就是这事。我以让位半年,为何还叫老夫盟主?” 众人尴尬了一阵,也不知是那个门派的人回了一句。“新任盟主面都不曾露过,我们不服!” 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全场静默了。 武林盟主亲自让位的人,竟有人不服!当真胆大…… “咳咳……这新任武林盟主,你们想见也不是不可,不过你们当真会心服口服?”那上座的人缓解了尴尬,喃喃开口。 一阵议论声。 好奇心人皆有之,求胜欲更是这群江湖人士不会缺少的。 “要是他真有本事,我们自当心服口服。至今面都不露,难不成有隐疾露不得面吗?”这一句话,倒是叫众人看清了那说话的人。 新月沙漠,月沙阁。 非中原武林人士,竟也在场,各派掌门不由一惊。不过还是保持着看情况出手的态度。 “有无有隐疾,不是江湖识人之道吧?”前任盟主淡淡道。 “自然不是。那前盟主你可否告诉我们大家,那新任盟主的来历?”这次开口的却是峨眉的弟子,众人又是一阵疑惑,峨眉怎么如此沉不住气? 那前盟主点了点头。食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敲着,沉吟道。“他,是老夫的小徒弟。” 徒弟?! 此言一出,刚安静下来的全场又是一阵轰动。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1章: 废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