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0章: 新任武林盟主

这新任武林盟主确实是个秘密,哪怕你消息再灵通,也查不出他是谁。 那红衣公子手撑着头,无聊的望着窗外,对说书人讲的提不起任何兴趣。 “对那新武林盟主唯一知道的就是--”说书人拉长了调子,刻意卖关子。 台下立马响起了吆喝声,让那说书人快些说出来,不要吊人胃口。 惊堂木又是一响,“名字叫……”伴着那说书人的声音,那红衣公子吐了个嘴型。 “陈佳青--” 台下众人不约而同的“切”了一声,弄得那说书人好不尴尬。 “我不想听这段了,给他些钱,让他换些东西说道说道。” “宫主想听什么?” “随便,不要太无聊便好。” 玄衣人去了,那红衣公子继续无聊的看着窗外,却瞥见了一行人撑伞进了茶馆。 勾唇笑了笑,笑不入眼,却叫人不寒而栗。 说书人换了个人妖执念的故事说道,那玄衣人便回来了。 刚坐下,那红衣公子便又开口道“替我叫壶好茶,给那座儿几人送过去。” “是。” 那红衣公子端起面前的茶杯,唇沾了些,舌头一触,尽是苦涩,挥手将杯子连着茶水从窗户扔了下去。 “我家宫主久仰神医大名,今日得一见,特派在下送壶好茶,也算打个招呼。”那人端着茶,说着。 “你家宫主?” “是。” 虚空等人面面相觑,不清楚说的是谁。 “我们并不认识什么宫主。”虚空开口,与两年并无什么不同,只是少了一份潇洒。 “只是一壶茶,神医收下便好。” “多谢。”虚空抱拳回礼。 将茶放在桌子上,玄衣人便走了。 虚空一干人等却摸不着头脑。 “尘你是神医,江湖上知道的人挺多,送壶茶也没什么吧?”白紫芩说道。 “嗯。”虚空端着茶杯轻轻应了声。 众人都安静的听着说书人讲故事。 那狐狸与人感情如何,又怎样真挚,可怜狐妖寿命无限,人却只有几十年,那人转世,狐妖寻去,那男人却已有了新妻,将狐妖忘了个彻底…… 狐妖不甘,日日痴缠…… 那男人见狐妖美貌,终是心动,背着家中妻儿与狐妖往来。 不了被家中妻子知道,请了道人来,才证明那是个狐妖…… 那男子慌忙逃了,请了道人日日夜夜作法辟邪。 狐妖不甘,却也不畏那道人,依旧上门哭诉,说自己才是他的妻。 那丈夫妻子妒火燃气,联合着道士将那狐妖一顿好打。 狐妖依旧不肯走,生生被那男人用乱棍打死,化作了一批狐狸,惊得众人落荒而逃。 众人听得心惊的时候,尚孓愆拍了虚空一下,指着门口。“尘,你看。” 虚空看过去,是那个送茶来的人,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绛红色衣裳的公子,却看不见脸。 虚空却记下了那挑染着红白相间颜色的头发。 看着那轮椅,又是一阵惊讶。坐轮椅的人,他认识的,也没有几个了。 几人起身追出去,哪还有那二人的影子。 不禁又是一阵疑惑。 “坐轮椅的人,动作这么快?”白紫芩问出了声。 虚空若有所思,没有搭理。 “不是他动作快,是那个送茶的人。”尚孓愆说着,也开始琢磨哪二人来自哪里。 功夫底子绝对在三人之上。 如果一个下人武功如此之高,那主子呢? 可主子看起来是个坐轮椅的废人,那护卫下人武功高超是不是也很正常? 各自想着,却也连伞都忘了撑。 “不知道这次的江湖群聚会,能不能再见到他。”白紫芩又开了口。 “对,还有江湖群聚会。看样子,他应该也是来参加的,而且到的比我们还早。” 虚空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像是在想什么,久久回不了神。 那玄衣人推着那红衣公子到了一间竹屋,还没进门就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啊你,谁让你带他出去的?在下雨你知不知道,他这样子淋了雨生了病怎么办?在外面遇到坏人了怎么办?你长不长脑子啊,我怎么跟你说的……” “师父……”那红衣公子一阵无奈。“我要出去的,再不出去我要闷出病来了。” “跟你说了身子弱,不要出去不要出去,治病不要钱啊。” “我知道你有钱。”红衣的公子还是笑笑。 “你……我真要被你气死了。”那被唤作师父的叉着腰,指着他你了半天,蹦了这么一句。 “你再不让我进去,我淋了雨可真要病死了。”那红衣少年状似头疼得抚了抚额头。 师父差点跳起来。“那你还不快点进来,真是不要命。”嘴里还是不断的埋怨,但是人已经冲出去推车了。 那红衣少年笑的灿烂无比,师父想打又下不去手。 “师父,我有带酒给你哦。” “你啊……”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宠溺不予言表。 少年抱着酒,哈哈的笑出声来。笑声在山林里久久不散。 可怜了后面撑着伞站在雨里的某人。 下雨天在屋子里一壶酒,两个小菜,很惬意才对。不过,师父就是惬意不起来。 “乖徒儿,陪师傅一起喝呗。” 摇头。“我不喝酒。” 师父只好自己拿着酒坛自己喝,好生无趣。 “外面那个倒是可以陪你喝,不过应该已经走远了。”少年拿着一把匕首,不停的削着手上的一节竹子,不知道想做什么。 师父白了一眼,默不吭声喝酒算了。 屋子里安静了,外面哗啦啦的雨声在这竹林中就听得异常清楚。 那被唤作师父的拿着根筷子在杯子上敲着,嘴里隐隐有些调子,听不真切。 “我……今天去听书了。” 敲着杯子的手顿了顿,那规律的敲击声也停了。“我一个老头子,你跟我说什么啊,死了才好呢。”师傅埋怨道,完全没有了刚才跳脚的样子。 “嗯,死了才好呢。”少年调侃道,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像是做那些打发时间。 “你……”师父又是一阵气结,这徒弟非要把他气死才安心啊。“你又听到了什么了啊……”语气颇为不满,一个啊字音调拉的很长。 “听到……”削去了竹身上的节,才又开口道。“陈佳青。” 那师父像是被酒噎到了似的,险些将酒喷出来。 那玄衣人推着那红衣公子到了一间竹屋,还没进门就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啊你,谁让你带他出去的?在下雨你知不知道,他这样子淋了雨生了病怎么办?在外面遇到坏人了怎么办?你长不长脑子啊,我怎么跟你说的……” “师父……”那红衣公子一阵无奈。“我要出去的,再不出去我要闷出病来了。” “跟你说了身子弱,不要出去不要出去,治病不要钱啊。” “我知道你有钱。”红衣的公子还是笑笑。 “你……我真要被你气死了。”那被唤作师父的叉着腰,指着他你了半天,蹦了这么一句。 “你再不让我进去,我淋了雨可真要病死了。”那红衣少年状似头疼得抚了抚额头。 师父差点跳起来。“那你还不快点进来,真是不要命。”嘴里还是不断的埋怨,但是人已经冲出去推车了。 那红衣少年笑的灿烂无比,师父想打又下不去手。 “师父,我有带酒给你哦。” “你啊……”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宠溺不予言表。 少年抱着酒,哈哈的笑出声来。笑声在山林里久久不散。 可怜了后面撑着伞站在雨里的某人。 下雨天在屋子里一壶酒,两个小菜,很惬意才对。不过,师父就是惬意不起来。 “乖徒儿,陪师傅一起喝呗。” 摇头。“我不喝酒。” 师父只好自己拿着酒坛自己喝,好生无趣。 “外面那个倒是可以陪你喝,不过应该已经走远了。”少年拿着一把匕首,不停的削着手上的一节竹子,不知道想做什么。 师父白了一眼,默不吭声喝酒算了。 屋子里安静了,外面哗啦啦的雨声在这竹林中就听得异常清楚。 那被唤作师父的拿着根筷子在杯子上敲着,嘴里隐隐有些调子,听不真切。 “我……今天去听书了。” 敲着杯子的手顿了顿,那规律的敲击声也停了。“我一个老头子,你跟我说什么啊,死了才好呢。”师傅埋怨道,完全没有了刚才跳脚的样子。 “嗯,死了才好呢。”少年调侃道,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像是做那些打发时间。 “你……”师父又是一阵气结,这徒弟非要把他气死才安心啊。“你又听到了什么了啊……”语气颇为不满,一个啊字音调拉的很长。 “听到……”削去了竹身上的节,才又开口道。“陈佳青。” 那师父像是被酒噎到了似的,险些将酒喷出来。 “陈佳青?”放下酒杯,那师父诧异的反问,像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说什么了?” 抖了抖衣服上的碎屑,少年将匕首放到了桌子上,看似随意的将那削完的竹子丢进了一个桶里,拍了拍手才道“嗯……说陈佳青不知是男是女,名不见经转,却又是个传奇,不知使了什么法子,才能没露面就将武林盟主的位子拿了下来。” 吹了吹指甲里的竹屑,瞥了瞥那一脸茫然的老人。 “你什么反应?” “还能什么反应?觉得无聊呗,难不成抓他打一顿么?”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伸出拳头对着那老师父。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10章: 新任武林盟主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