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7章: 如涅盘重生

后来啊,真是虚无这一生,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 东方笑最擅长的便是用药,手上功夫也十分了得。三人过了数十招,也因为东方笑那边有数十人帮忙,三人就这么打成了平手,而虚无虚空稍显劣视,毕竟体力也是有限的。 于是三人纠缠在一起,虽然虚无虚空还在担心陈佳青,但是人数太多实在无暇顾及,到最后连眼神都难得能看一眼。 可是陈佳青在另一边,一直不停在踢打那个扭绑住她的人。可是瘦弱的身躯哪有什么力道,就像挠痒痒一样。 一边在奄奄一息的司徒惑看到陈佳青如此为难,想要起身帮助她一下,可是实在是没有能力。只得重重的躺回地上。 陈佳青都要上口咬了,却突然被一股浓重的粉末撒在脸上。立马便是烧灼般的疼痛。陈佳青的脑海里想的第一件事便是文坚最后的样子,自己脑海里便一直是来到这个朝代的各种影子。 可是只有烧灼人心的疼痛感,并没有迷失感。 她缓缓睁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感知到原来自己的生命并没有流逝。而且似乎没有了人在禁锢她的双手双脚。 可是为什么这么疼,钻心的疼…… 那些难耐。 陈佳青痛苦的却想要拥有死亡,可是是谁拽着自己的胳膊,谁让她痛做这样,却把她连死亡的权利都这么剥夺。 陈佳青这一生,都不想再受这种痛了,她终于还是昏了过去。 谁知道这再一醒来自己就成了什么样子呢? 再醒来便是一个月之后。一睁开眼便是虚无道长的影子,而并没有看到虚空。是一个古声古色的地方,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地方。 陈佳青敲了敲脑袋,自己不是在那个什么文坚山吗,怎么又跑到了这么个地方。 她看到虚空便叫:“师傅。”想要询问师傅自己为何在这里。可是徒然,一个月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的嗓音,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 她噤了声。 虚空将水递在她的嘴边。她喝了两口。 虚空的眼睛里满是溺爱又是怜悯,那些复杂的情绪满满塞在眼睛里。看的陈佳青几乎要流出眼泪。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这一瞬间呼之欲出。 她想要起身可是太过虚弱,只能躺在床上先恢复些体力再说。 虚无摸了摸她的脑袋:“丫头,你好吗。是为师错了,是为师错了呀……” 陈佳青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可见到虚空这么心酸难过的样子,自己还是乖巧的摇摇头:“不怪师父,不怪。” 刘佳青又恢复了数日,这才稍微看起来起色好了一点可是仍然不能下床。因这几日不能下床于是便只能跟师傅说话。可她心里毕竟有满肚子疑惑,现在气色好一点便开始朝着师傅发问:“师傅,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又是哪里?” 虚无叹了一口气,张了张嘴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此时陈佳青忽然想到了些什么,急忙摸向自己的脸。疤痕……浓重的疤痕…… 陈佳青一呆。 自己虽然一直是男孩的扮相,可一定是女儿身。甚至连自己的身子都不是,可还是有些难过。她怔怔的呆在那里。 虚无定知道瞒不住:“佳青,我有个朋友,可以改变容貌,你的疤痕定不复存在,可是会改变容貌。你,可愿意?” 陈佳青看师傅如此愧疚难忍,自己难过可这毕竟是别人的皮囊,成为什么模样又有何干? 为了不让当初那个严厉又袒护自己师傅难过她还是乖巧的装作欢喜的样子:“好啊,正巧我觉得这张脸不算好看。” 师傅看着她一脸纯真无害的模样,真想一巴掌打死自己!是自己害了她! 那些场景历历在目,不只血腥,更多的是弥漫在空气里的残忍。 当时陈佳青痛的昏了过去,痛苦的大叫了一声。纷纷惹的众人侧目,在这空当,虚无扭身看了一眼,就知道不好。可眼前的东方笑仍在纠缠之中 他想着陈佳青痛苦的模样自己便是无尽的愧疚感。虚无虽然偶尔严厉,但是毕竟,这个瘦弱小小的女子,也是他的徒儿!是他虚无无暇顾及才被伤害的徒儿! 这么一想,掌间便凌厉起来,越发凶狠,东方笑笑的更是放纵阴柔,两人几分钟之间已是几十回合。 虚无只担心他的徒儿到底如何,便把虚空一扯,奋力打出一掌后,凌空向陈佳青飞去。 那张脸已经面目全非,虚无一痛!自己在一天之内,伤害了两个人! 虚无道长人生第一次觉得愤懑难平,大吼一声,便将围在陈佳青周围的众人驱散开来,抱起陈佳青就要走,可东方笑伤了虚空,夺路而来想要拦截住虚空,可此事虚空定了决心,必然要带陈佳青走出这里,动用他当时赢得武林盟主时的招数---掀天术,像海浪一般席卷而来。他一把抱起陈佳青,扯住虚空便向天边飞去。而就在此时……东方笑用厉气打断了陈佳青的腿。就那么一瞬间,虚无感觉到陈佳青的腿已经绵软无力的时候,积郁在心中的鲜血一口喷了出来,可危机当头,只能强忍着带着虚空远走。 只是文坚的仇,只能在等待了。 其实这一切都源于文坚的父亲英年早逝,留下这么大的家业,徒留好多人窥测,这东方笑便是实力最大的窥测者。而东方惑等人预感到东方笑要进攻的时候,便将身为主公的文坚请了回来,想要震一振门派,可是终究还是失败了啊!甚至连生命就此丢失了。 而司徒惑众人定是打不过东方笑这个邪魅纵声的人,而这文坚之地。。。已被血洗了遍,从今以后,又将改头换面。 师傅,那这里又是哪里?师叔呢?”陈佳青看到师傅沉浸再悲伤的氛围中,想要转移话题转移师傅的注意力。 虚无看了眼听话懂事的陈佳青,心里叹了一口气,她的腿也算是废了,她还不知道吧:“这里是师傅的隐居之地,连你师叔也不知道在哪,我让他去江湖上打听些事情,就带你来了这里。这地方,世间就你我二人知道” 陈佳青心里讶异了一把,心想以前的小瘦干是多讨师父的喜欢,还能让师父待自己来这里,也算是沾了这个身子的光。 她想站起来给师傅做饭,却根本使不上力气,她察觉到不好,脸色煞白:“师傅,我的腿……” 虚无面露不忍:“佳青,师傅对不起你,当时木颜也就是你的文坚哥哥在我眼前被东方笑杀死,我报仇心切,忘了护你周全,是我不好,是为师的错。你放心,为师必定让你站起来!” 陈佳青心里哀嚎一声,这个身体怎么这么倒霉!脸毁了就算了,腿怎么也断了!她真想回到公园里啊!都怪那些死鸟!可是看师父一个人这么愧疚,她心理也不好受,只好安慰自己说不定一会就还能再次回到二十一世纪!她笑了笑:“没事的,师父,我听你的!” 听得虚无几欲落泪,要是知道陈佳青是因为不是自己的“真身”才如此,不知还会不会这么感动。 可虚无此时担心陈佳青腿上的厉气再不及早医治会有更大的不妥,便为她带上一抹面纱,前去取药,顺便再要些医治东方笑毁容药的草药来。 拿回药回来之后,虚无不敢让陈佳青照什么铜镜之类反光的东西,只能自己亲手给她抹药。看见陈佳青眼神清澈的样子,虚无默默的下了一个决心,自己的下一代接班人,一定就是她陈佳青! 而且为了她的腿上,自己一定要将所有的功力都传授于她,才能治好她的腿疾,如此说来,他的接班人也只能是陈佳青了,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每日抹药练功,虚无不断把功利传送给陈佳青来抵挡她腿里的寒气,所以陈佳青进步的非常快,甚至都到了让虚无都有些吃惊的地步。渐渐那些药也相当有用,此时的陈佳青早已不需要面纱依然是那么一抹亮色。变得妩媚又妖娆。 渐渐就这么每日练功抹药,两人在这山水之间,过了三年之久。 陈佳青的腿也好了,只是不能站立太长时间,终日坐在轮椅上,师傅还找了一个得心的人照顾着。 可这三年吃过的足够多的苦,那些不能站立着练功的日子以及那些改容换貌的草药抹在脸上也是剧痛难忍。陈佳青心底的恨也与日俱增。不论是文坚哥哥(就是木颜),还是自己的仇,她陈佳青报定了! 闲来无事,终日在院子里闷着的陈佳青终于想要出去走走了,可师父老是怕这个怕那个总不让自己出去。她偷偷地趁着师父出去采药的时候带着身边那个照顾着她的青衣,穿上一身红衣,一脸淡然地走了出去。 这三年,早已让她足够沉稳。 她要去的地方,便是那说书之地,而这里最是能打探现如今消息的地方。可巧,刚刚走进去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坐着,那说书的人正讲到兴头处。

返回
《穿越之红粉佳人》 第7章: 如涅盘重生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穿越之红粉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