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四十五章 难以解开的内疚

“陈涛,这么多美女,你怎么不挑一个呢?我看刚才有好多美女对你有意思呀?”黄英说着。 “我不喜欢这些,至于原因嘛,你是明白的。”陈涛深情的盯着黄英。 “你是看走眼了,真的,我不值得的,况且我已经……”黄英说着。 黄英刚说完,就看见了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走了过来。 黄英对这个女人再也熟悉不过了,陈涛的妈妈,三次见面,每次都有深刻的印象。 自己曾经答应过陈涛的母亲,至此离开陈涛,但是今天又被发现了。 “小黄呀,欢迎你来参加公司的年会,有时间吗,我们聊聊,你今天真漂亮。”陈涛的妈妈说着。 黄英随着陈涛的妈妈离开了大厅,走到了门外,站在栏杆前,可以看到城市的美景,但是总是会有热风吹来。 “小黄呀,你和陈涛为什么还没有断呢?我给你说过,我不希望看到你和陈涛在一起的。” “我……” “我给你说,我们陈涛的条件,你也知道,你自己的情况你自己了解,我也了解。” “我和他爸爸都不希望看着陈涛在你身上痴迷,况且你也不配。” “陈太太,我知道我不配,况且我们也说清楚了。我们没有什么?” “真的吗?真的没有什么吗?” “如果真的没有什么,今天公司的年会你怎么会过来?况且我也听说了,你让陈涛给你介绍什么展会的老板给你认识?你在利用我们陈涛的年幼无知吗?” “陈太太,不是你想想的那样……” “我不希望以后再看到你们在一起,我也求求你,让陈涛死心好吗?” “我也曾经告诉过你,我已经结婚了,我马上要生孩子了,我也不希望陈涛来打扰我。” “那今天晚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突然间黄英哑口无言。自己曾经的一点私心小利,导致今天的大辱。 “好的,我保证,我现在就离开,然后,你儿子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好吗?” 说着黄英准备离开这个本来自己就不该来的地方。心情从刚才的还算可以,一下就跌落到深谷。 “黄英,我们的酒会马上开始了,会有舞会,一会一起跳舞。”看着走出的黄英,陈涛说道。 “不用了,我家里还有事情!我刚才接了个电话,我要马上回去了。”黄英说着,直接向着门外走去。 “我妈妈是不是给你说什么了?”陈涛放下酒杯就跟了出来。 陈涛的妈妈看着陈涛追了出来,并没有大声的喝止,而是维持着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 10点多时候,从酒店出来,陈涛一直跟在后边。 “你不要跟着我,我给你说过,我不能见你,请你也不要见我好吗?”黄英甩开了陈涛的手说着。 “就算我妈妈给你说了什么?那只是我妈妈,并不代表我的心。” “陈涛以后不要见我了,我也不在见你,就此当做谁也不认识谁好吗?” “你等等,你等我一下……”说着陈涛离开了。 黄英站在酒店的大门口,突然间很想痛苦,自己的生活为什么活的这么压抑,在学生时代是多么的开心快乐,每天教室,宿舍图书馆,有那么多的同学朋友,工作了,结婚了,房子,孩子,家庭,父母一切切都压了上来,突然间失去了自我。 就连最令人向往的感情,有时候都这么痛苦。 看着街上的人流涌动,匆匆忙忙的脚步,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相似的经历呢? 几分钟过后,隋阳从侧边开着车出来了。 车停在黄英的旁边,说道:“算我对不起你,不应该邀请你来参加公司的年会,这样吧,很晚了,我送你回去,你自己打车我也不放心。” 迟疑了片刻的黄英踏进了陈涛的车子。 陈涛开着车送黄英离开。 “本来是一场开心的年会,都被我妈妈搞的一点心情也没有。” 定了定神的黄英说道:“陈涛,你为什么非要喜欢我呢?我大你那么多,又结婚了,马上有自己的孩子,我们本来就是两条平行线,是没有交集的可能的。” “我明白。” “你不明白,你还这么年轻,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本是两个不相同的世界。” “我知道” “你不知道,我不想和你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我不想每次碰到你妈妈的那种眼神。” “我理解” “以后你不要找我了,我也不会见你,我有自己的生活,平静而平淡。” “我不后悔认识你一场。我曾经喜欢过你,我自己的这段经历,以后也是美好的而回忆。” “谢谢你,我也不后悔认识你,我也是美好的回忆。”黄英说着。 两个人在车上聊着,说出了两个人最本真的想法。 车开的很慢,快要到达黄英租住的小区的时候。陈涛停下了车。 “我送你到这里,还有一段路,你走回去吧,我不想你老公看到有所误会。” “谢谢你”说着黄英准备下车。 “你等等,我有礼物送给你。”陈涛说着。探手从车后座那起一个盒子。 “希望你能收下,就算是对我们相识一场的纪念吧。”陈涛真诚的说着。 “是一块手表,是前些天我和爸爸出国买的,是一块浪琴手表,是两块,这一块送给你。”陈涛很是真诚。 看着这个手表,突然想起,林木坚也有一块浪琴手表,说是客户送的,真的吗?会不会是和今天的场景一致呢? “太贵重了,你对我的情意,我已经经受不起,更何况?” “算是我对你这段时间的打扰,对你带来的不快乐,而道歉,也为我们认识一场做一个了解和纪念。” “陈涛,我真的不能收。”说着推回了要给黄英戴手表的林木坚。 “最后一次送给你礼物,你放心,我不会对有任何打扰,我们只做普通朋友,希望你收下。”看着陈涛对自己真诚的眼神。 也许真的如陈涛所说,今天是最后一次,以后会对自己改变。 听着陈涛说着这些话,突然间有点心酸,有点不舍。 陈涛再次温柔的为黄英带上了那块手边,在陈涛的手上也有一块相同款型的手表,很明显是情侣手表,但是陈涛既然如是说,那就当是一个了解吧。 一个简单的动作,正好有发生在夜深的路边汽车上,正好又是被侧面的微醉的林木坚看到,注定又是婚姻生活中的一个劫难。 人的一生,就是在这无边无际的劫难中艰难的生存着。 林木坚一天都在自责中过着。黄英没有戴那块手边,而是放在家里的首饰盒子中,与其说是首饰盒子,还不如说是就是一个普通的盒子,里边只是放了一个简单的玉镯,还是结婚的时候买的廉价货。 只是黄英还没有想清楚,怎么给林木坚解释。 时间又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又是两个星期,生意依然如故,只是慢慢了走入了正规,没有太多的惊喜,也没有太多的失误。学校也开学了,雯雯也投入到了紧张的教学工作当中,只是回家住的时间也明显多了起来。 一转眼,黄英的父母在这里住了大半年了。 林木坚也习惯了和黄英父母及雯雯在一起居住的生活。 只是每次看到黄英忙碌的身影,还有老太太亲切的关怀,愈加让林木坚感觉到内疚和自责。 真是这个人世界自责和内疚的滋味是最难消化的,况且是这个弥天大错。 如陈涛说言,两周来,陈涛所在的公司没有任何的订餐,林木坚也没有和安如玉打过电话。也在刻意回避着一些敏感的话题,有时候大家聊天说到出轨,说到,林木坚都会联想到自己身上。 晚上回到家里,依然是吃饭,聊天,看电视,说说笑笑好不热闹。不过今天多了隋阳,只是很久以来,林木坚和隋阳的接触日久,也慢慢发掘到隋阳有很多过人之处,感觉习惯了把隋阳当做了家庭的一员。 每次隋阳到来,老太太总是会做几手那首好菜来款待这个心目中未来的女婿。 只是老太太还不知道这个女婿还是一个在校学生。是正在努力考研的大三学生。 隋阳是一个开朗的男生,很会哄老人家开心,有隋阳在的地方,一般都比较热闹,家里也不例外。 一桌子的菜,被摆上了桌子,大家正准备动筷子吃饭的时候。雯雯站了起来。 “等等,我宣布个事情!然后大家再吃。” 顿时间所有的人都把筷子放了下来。 “从今天开始,我和隋阳,也就是他,我们正式恋爱。这个就是我以后的男朋友,以后我们还会结婚。好了大家开始吃饭吧。” 声音清晰而简单明了。除了老太太的满意的笑容外,其他人都是错愕不已。 一直以来,林木坚和黄英知道这个是雯雯的学生,曾经的假扮男朋友,怎么突然间就成男朋友了。 “你开玩笑的?还是正式的?最近妈可没有逼你相亲呀。”黄英问道。 “当然是正式的,有拿这个开玩笑的嘛,我觉得这孩子挺不错的。”老太太率先说话。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四十五章 难以解开的内疚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