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四十四章 各怀心事

定了定神,努力的回忆着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下午黄英离去,晚上张肪他们一起喝酒,然后就是在路上碰到了陈涛和黄英,似乎是在拥抱,又似乎是在接吻!然后自己就没有回家,为什么会来这里?又为什么会和安如玉赤裸着躺在一起? 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安如玉正睡的正香,赤裸着身体,搭在身上的薄薄的毯子,侧身看着安如玉,想着在家的黄英,林木坚不禁的眼泪滴下,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一步?不禁的自己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看着安如玉,脑海里边是和黄英认识的一点一滴,眼泪滴在了安如玉的脸上。 “你醒来了?”安如玉睡眼惺忪的问道。 “这是?林木坚拉着毯子盖着自己赤裸的身体!”林木坚问道。安如玉顺势就把台灯打开,屋子里边瞬间光明了很多。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喝酒了?”安如玉温柔的看着林木坚。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也想不明白?”林木坚回避着安如玉的眼神。 “你昨天真的很棒!谢谢你”安如玉探身在林木坚的脸上亲了一口。 林木坚明白安如玉说的真棒是指的什么?看着探身出来的安如玉也是全裸着身体,身上有一些自己撕咬的牙印,特别是乳房上的牙印,林木坚红着脸眼神示意了一下安如玉。 “这些都是你咬的呀,但是我真的内心很舒服,你让我有了第一次高潮。”安如玉顺势躺在了林木坚的怀里。 林木坚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你应该看到过我自己拍的那些照片,从第一次修电脑后,我就知道你肯定看过我的那些照片。那些是我自己拍的,也许在别人的眼里,我有着幸福的生活,但是内心的落寞又有几人懂,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落寞与悲哀,我需要伪装自己,从来不苛求做一次真实的自己,我也渴望有一个安全的空间,一个可靠的男人帮助我们一层层的剥去虚伪的外衣,在这个男人的身边自由的展示着自己,我不怕被你嘲笑,我已经很久没有高潮了,也可以说从来没有高潮过。我和我老公结婚后,不久因为车祸,他就失去了性能力,以后我就只有靠自己的双手解决,慢慢的迷恋上这些SM类型的东西。” 安如玉躺在林木坚的怀里,小声的说着,与其说是说着,也可以说是呢喃着。需要很认证的才可以听到。 慢慢的林木坚也慢慢的理解了安如玉,也是一个受伤悲哀的女人。不禁慢慢的抱紧了安如玉。 “昨天晚上,你给了我等待许久的高潮,谢谢你。” 面对这个有轻微SM情结的女人,林木坚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痛心,紧紧的抱着安如玉,这个注定这辈子与自己有瓜葛的女人。 突然间脑海里边闪过了,黄英,自己的老婆。慢慢的又放松了双手。 ? 想起自己和黄英认识的点点滴滴,走过的艰难路程。 “在学校里边,自己是成教学院的一名自考生,是被人看不起的自考生,而黄英确是学校里边的风云人物,学生会的成员,因为多才多艺,加上一手好文章,更是当年系里边的风云女生,长的漂亮。加上有才华,令多上男生倾慕,但是又望而却步。 在宿舍里边,不止一次的谈论过黄英,不过更多的是意淫。 自己宿舍的几个室友,也是更加的迷恋黄英,为此经常不去学习的几个人,反而成了自习室的常客。 那时候,黄英的代号叫白衣女孩。 自己对黄英并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因为觉得相差天地。 记得刚开始和黄英认识也是因为和宿舍几个哥们打赌。 “我告诉你们,不就是和那个美女,坐一起聊聊天吗?怎么样!老三你输了,这个月你请我吃10顿饭,每顿饭10块钱的标准,如何?” “10顿饭,小意思,但是呢,这个美女可是我的女朋友,你不要再打主意了。”老三说着。 每次几个人定时来到教室里边仔细,他们也摸索着黄英上晚自习的规律。每当有黄英的时候,宿舍的几个哥们会准时的来到教室里边,远远的坐着。 每次谈起黄英的时候,都是以“白衣女孩”来代替。因为那时候,并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是那个系哪个班?只是经常看到一个通身白色衣服,长发飘飘的一个女孩子,坐在前面仔细。 因为急着和哥们的打赌,每次林木坚来到教室都会慢几个节拍,总是会不经意间的遇到黄英,殊不知都是刻意的安排。 林木坚对漂亮女孩都没有什么好感,因为觉得那些女孩子都是冰冷的。加上本身也是内向,很多时候不激,林木坚也是不会做出这些事情的。 寝室的老三处处在计算着和黄英遇见的时间,总是可以制造出很多遇到的情形。 比如吃饭的时间,上课的时间,仔细的时间,总是会遇到。 但是呢也都是远远的看着,黄英内心并不知情。” 后来慢慢的和黄英熟悉,到慢慢的走到一起,很是不容易,当时自己也曾经受到宿舍哥们多少次的挤兑。 林木坚发誓一定要对黄英好,因为当时就是天差地别。” 林木坚想着这些,突然间感觉无尽的痛苦袭来。 林木坚和安如玉默默的看着彼此,此刻这个屋子里边安静的掉一根针都可以听到。 “你和我在一起,你后悔吗?我在很早的时候,就注意你了,也在帮助你。”安如玉说着。 “我知道,谢谢你!”林木坚看看旁边的表,依然是凌晨3点钟。 打开手机,里边是黄英发的的两个短信。 第一个是8点多的时候发的,“峰,我想你了。” 第二个是12点多的时候发的,“你晚上还回来吗?记得注意安全。” 看着两个短信,林木坚心情更加的心痛。但是又是无法诉说。 两个人躺在床上,各自想着心事,等待着天亮,夏天的早晨,5点的时候已经天亮,林木坚很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虽然自己也在幻想中或者梦中多次和安如玉发生过性爱,但是今天实际发生了,内心却是没有任何的快感,而是充斥着自责与内疚。 5点的时候,林木坚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安如玉的家,安如玉自始自终在床上没有动,没有多说一句话。他搞不清楚林木坚究竟是为什么? 打车赶到自己的快餐店里边,林木坚关上门,靠在门后,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为荒唐的一个晚上而流泪,为自己走出这一步而流泪。 一个上午林木坚都感觉心不在焉,努力的控制着自己,黄英担心的问着,“你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呀?” “没有了,就是想着老是一直这样,没有任何的起色,心情烦的很。” “慢慢来吧!总会好起来的。” 黄英昨天晚上也过的很不开心,本因为回到家里会有林木坚的一番安慰,但是林木坚却是突然没有回家。 金桥国际公司的年会异常隆重,在5星级的酒店里边,公司的全员有上千人,加上公司的领导几乎全书到场,还有一些客户。 黄英5点出门的时候,已经接到陈涛的电话,陈涛开着车在门口等待。 黄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素装淡雅,一身裙子,在陈涛的眼里是没有任何变化的,在夜晚的酒会里边,真是美女如云,各个是争奇斗艳。 黄英突然后悔来这个地方了,为什么回来?为了一点点的小利,就来了吗?突然间这个地方与自己毫不相干,如果自己不离职,自己也是这里的其中一员,现在的自己算是什么呢? 但是看着陈涛围着自己前后,一个晚上都不离开,黄英少许有些安慰,因为陈涛算是公司大股东的儿子,身边巴结着也是如云,特别是各式美女前来喝酒。 黄英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陈涛会喜欢自己,而且是这么的执着,也许是年轻,但是现在看到这么的美女如云,投怀送抱,但是陈涛并不为所动。 一项一项的进行着,黄英觉得很不适应,应该实时离开这个地方,但是又一个念头在提醒着自己,如陈涛所言有几个展会的负责人会到,可以好好引荐下。 酒店的大堂里边人来人往,陈涛拉着黄英走近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大腹便便,西装革履,头发稀疏,但是挺有精神。 “陈叔叔好,我是陈涛。” “陈涛呀,好久不见你了,最近工作挺你爸爸说很有长进。” “谢谢陈叔叔夸奖,我给你介绍下……” “陈涛呀,这个是你女朋友吧!也没有听你父母说。” “呵呵,是这样的,我朋友,黄英,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快餐公司,陈叔叔要支持下呀。” 黄英不知道为什么陈涛没有否定,也没有坦白自己的身份。但是可以感觉到陈涛是真的在帮助自己。 “您好,您好……”黄英说着伸出了手。 “好的,没有问题,你的朋友吗,回头有时间直接来找我!叔叔肯定要支持下的。”那个陈总轻轻地和黄英握了一下手。 “那谢谢叔叔。”陈涛很有礼貌。 2个多小时过去了,陈涛真的介绍了4个展会的老板给黄英认识,都说要给予支持,黄英也知道这是场面话,但是感觉陈涛家里的关系,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谢谢你,涛子” 黄英思索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以一句简单的谢谢开始与结束。 黄英和陈涛坐在一个座位前,看着前边的人来人往。两个人喝着红酒。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四十四章 各怀心事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