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三十五章 坚持不见

自己是个不孝顺的女儿,父母辛辛苦苦的把自己养大,到头来呢,父母为自己有操不完的心。自己的变化自己都有点唾弃。 一闭上眼睛,似乎就有人在唾骂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现在的雯雯已然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雯雯,而是一个双面精灵,白天是那么的知书达理,受人尊敬的老是,晚上又俨然是一直绝色的妖艳狐狸。 是没有了让雯雯相信的爱情,还是雯雯已经失去了对爱情的信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外边已经下起了漂泊大雨。 雨水敲打着窗户,雯雯突然响起自己以前自己和张琴也是这样的雨天,两个人可以肆无忌惮的雨水中嬉戏,但是此刻的张琴又在哪里呢? 拿起电话,拨打起那个熟悉的号码,提示音传来,“你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没有听完里边的提示音,一种愤怒从内心深处涌出。 拿起手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看着支离破碎的手机,雯雯突然感觉很压抑,又一次的泪流满面。为什么? 从那次事情后,张琴就没有一次的解释,以前在教室里边当中表白,当众道歉,在广播里边道歉的勇气哪里去了? 难道自己付出的爱,本来就是一场骗局,最后的输家是自己吗? 近三十年来,自己全心全意的付出的爱,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男人出轨消失了。 是张琴把自己害成这样,让自己不敢再爱。 也让自己不敢再接受别人的爱。 有一天过去了!大雨过后,又是晴朗的天空,只是空气让人有了清新的感觉。 雯雯打开房门,还是决定出去走一走,打开房门,隋阳已经离去。在门口隋阳贴上了一个大大的“我爱你,黄雯雯,隋阳,我发誓对你一辈子好。” 看着那几个大字,雯雯,顺手就撕掉了,撕的粉碎,似乎还是在发泄着内心的怨气。 大学里边的学生已经慢慢的离开了,但是还是有部分没有离校的学生,学校里边虽然没有了往日的喧嚣气氛,但是人流不断。 看着走过的一对对的年轻人,想自己是孤单影只。 一个人在校园里边,慢慢的走过,从没有这样慢,从没有这样仔细的欣赏着这个校园的一草一木。突然间感觉都是那么的亲切。 隋阳,我只希望你顺利的毕业,你为了我把系主任打了,他会不会是个睚眦必报的男人,那么隋阳,是我混了你的前途,为什么你还这么执迷的喜欢着我。 爸妈,你们为什么又是那样的喜欢他。 ? 林木坚为了快餐公司,还是忙碌着,慢慢的感觉到了那是一种累,但是又是说不出的累,你也不可以推卸责任的累。 开始跑着注册公司,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因为注册的规模小,注册的人根本不愿意理你,从开户,验资,到地税,到国税,那一样都让林木坚伤透了脑筋,不是一字填错了,好不容易排了一个小时的队伍,需要重新开始,有时候为了一个东西,你需要跑一天。 几天下来,林木坚的内心就像天气这样时而阴云密布,时而晴空万里。 注册一个公司,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个还是快的。 此刻的一个月,对林木坚来说似乎太慢了。但是对这种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来说,你无权无势,总是要不停的等待,在不停的委屈中度过。 生活就是这样,真是老说说的好:“年好过,节好过,日子不好过。” 有时候被那些人劈头盖脸的骂一顿后,坐在外边的台阶上,突然很想不干了,自己做回办公室里边的白领,每天不用风吹日晒,不用这么的看人脸色。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30天来说,对林木坚来说也是很快就过去的事情。 快餐订餐量也在日日攀升,也基本能维持在500份左右,也是趋于稳定。林木坚也不止一次的算过,当前的几个人,日订餐500份也是最大利润点了。 每一周,陈涛都会订餐,每次都是几十份到几百份不等,黄英的心头也是经常响起陈涛妈妈的那句话。坚持着不见陈涛。 无论是什么理由,黄英都不会见。 持续劳累了几周,周末的时候,黄英决定和老两口,休息休息,只从开始这个快餐的小事业。两个人再也没有休息过。 雯雯还是时不时的回来住,有时候到快餐哪里帮忙,但是总是感觉闷闷不乐的。只从黄母知道了女儿的遭遇后,再也没有催促过小女儿的感情的事情。 事情总是要过去的,偶尔的隋阳也回来来帮忙,黄父母从内心里边很喜欢这个勤快聪明的男孩子,但是又无法问雯雯的真实想法。 就这么一直的过着。一个暑假的时间也是很快就过去了。 私底下,黄母也和隋阳说着:“小隋呀,你不用老过来帮忙的,有机会你和雯雯出去逛逛什么的?”。 “阿姨!其实我早就想好了,我本身是想去旅游的,我之前也跟雯雯说过,但是后边雯雯又不想去了,所以就没有去成。” 每次在一起的时候,隋阳也是想尽办法逗着雯雯开心,但是雯雯又始终开不起心来。 晚上的时候,一家人呆在屋子里边,计算着开业也已经有40天了,该是个什么样子,其实每次赚多少钱,赔多少钱,两个人似乎都不敢去算,第一次做生意,没有一点的经验。 晚上在一起小心翼翼的算着,总怕算到最后,是赔钱,而大打两个人的积极性。 一点点的计算着,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40天,净赚了8000块。 只是比自己上班差不多,但是现在可是7个人在拼命的。 “8000块,我们是先交房租呢?还是先把借的钱,先还一点?”黄英的妈妈问着。 “8000块能干嘛呀?先交房租吧,借的钱再等等吧。”黄英说着。 林木坚在旁边想的,房租和借款也许都是安如玉一个人的,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具体房子是不是安如玉的,林木坚也不清楚,但是隐约觉得是安如玉的。 “丫头呀,周末了,我们去看看房子吧?这房子要赶紧定下来?”黄英的妈妈说着。 林木坚看看黄英和黄英的母亲,说道:“妈,要不明天你们想去看房子了,就去看房子吧,我去把房租给交了。” “林木坚,你和安如玉究竟有没有关系呀?我直接怀疑你俩,你说那有这么好的房子,这么便宜的?”黄英边敷面膜边说。 “药不可以乱吃,话也不能乱说,我们俩能有什么关系,就算我有那心,人家也要看上我才行呀,明天去交房子,顺便问问?”林木坚说着。 “有哪心也不行,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给我做出格的事情,小心我给你离婚。到时候让你鸡飞蛋打,什么也捞不着。”黄英说着。 躺在床上的林木坚,没有说一句话,突然就想起了安如玉,安如玉现在在干吗,是不是也是在镜子前敷着面膜,是不是一个人? 突然感觉自己似乎精神出轨了,太可怕了,不禁的林木坚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让自己清醒过来。 瞬间的疼痛感把自己的胡思乱想一扫而光。 上午的时候,林木坚走进了安如玉所在的小区,林木坚内心不由的心底一颤,想起那次和安如玉的吻,在内心深处似乎又很想再有一次,但是也很害怕,这样的话自责会一直纠缠着自己,令自己万事不安。 踏入安如玉家门的时候,安如玉,打开房门,脸上敷着面膜,真的是和昨天晚上自己想象的一样。 “木坚呀?快请进请进”安如玉说着。 看着安如玉,敷着面膜,穿着睡衣,头发别起。赤着脚穿着凉鞋,一副刚刚起床的样子。 “你起床这么晚吗?玉姐。”林木坚在安如玉面前没有多少拘谨。 “昨天晚上赶了一个商业计划书,今天就睡了大懒觉,刚刚起来。哪里有水果,你自己削着吃,我着面膜还没有完呢?”安如玉说着。 “好好的,还是第一次看到你敷面膜的样子呀”林木坚说着。 “女人老了,就要对自己好点,对了你最近的快餐怎么样了?转眼也有40天了。”安如玉说着。 “玉姐不老,我觉得是黄金年龄,是最吸引人的年龄。哦,我们的快餐正好40天,净赚了8000块。”林木坚在安如玉面前没有任何的隐瞒。 在说安如玉不老的时候,林木坚的语气突然间很温柔。安如玉随之一愣。 “你先随便坐,我把脸洗一下。”说着安如玉走进了洗手间。 再次从里边出来的安如玉,感觉是焕然一新了。40多岁的女人,但是依然容光焕发,明艳照人。 看着安如玉,林木坚脱口而出说了一句:“真漂亮。” 由衷的内心散发而出的一句赞叹。 “8000块钱,刚开始挣的不算少了!慢慢来,总会好起来的。今天来是不是想请我吃饭呀?”安如玉笑着坐在了林木坚的旁边。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三十五章 坚持不见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