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二十九章 十分自责

“雯雯,我会对你好的,一辈子,你放心,不会让任何你欺负你,我会给你好生活的,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我的,你会给我的,我们毕业就结婚,给你一个安稳的家。”隋阳抱着雯雯在雯雯的肩头说着。 “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会爱你一辈子的。”此刻的隋阳很激动,是雯雯为自己而感动,自己终于成为了雯雯的男朋友。 自己用自己的诚心打动了雯雯。 抱着隋阳的雯雯,内心好复杂,刚才的端剑锋究竟是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的疯狂的把自己的身体给隋阳,自己究竟再干什么呀? 自己为什么没有端剑锋一个耳光,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又主动的抱住了隋阳,为什么? 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变成这样? 老天爷呀,为什么这样?是什么把我毁了? 隋阳呀隋阳你为什么这个时候来呀,我把你毁了吗? 眼泪在眼眶里边打转,看着眼前的隋阳,一会是隋阳,一会是端剑锋,一会是张琴,我上辈子做了什么,这辈子要这么的折磨我? 抬手给了隋阳一个响亮的耳光,“你滚……我不想见到你” 一直沉浸在幸福中的隋阳,突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而后就是这一句。 黄雯雯顺手拿起那个瓷娃娃,啪的一声摔倒了地上,应声而粉碎。 隋阳在床角看着这一幕,呆呆的不知所措。 “雯雯……”隋阳轻轻的叫着。 “滚,不想看到你,不要叫我名字,你给我滚哪……”最后一句基本是吼了出来。 突然间隋阳被整的莫名其妙。 “雯雯,你好好休息,明天我过来看你。”说着隋阳穿好了衣服,轻轻的带上了门。 走在门口看到的是陈主任那意味深长的眼神。 隋阳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陈主任,离开了酒店。一路上的隋阳都搞不清楚今天为什么会这样?但是甜蜜冲淡了一切。 “声音小一点,注意点影响。”陈主任推开门,说了一句,就关门离去。 蜷着身子的雯雯,裹着浴巾,呆呆的发愣,低声的抽泣着。 足足有两个小时,雯雯的脑海里边都是空白,都理不清楚,搞不明白。 突然间自己都讨厌自己,自己为什么变成这样?1年前的自己不是这个样子的? 单纯善良的自己哪里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劲的问自己?此刻的雯雯心情很乱。打开窗户,打开电视,让电视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到那时越是这样,越是迷乱。 如果此时有酒,自己肯定会酩酊大醉。 雯雯不是愁,是烦躁,是莫名奇妙的烦躁,为自己刚才的疯狂而自责。 ? 一个人呆坐到天亮,早上起来换上制服套裙,8点多的时候,从酒店房间走出,来到了位于酒店里边的开会会场。 疲惫的神态,陈主任轻蔑的眼神,雯雯扫视着一周,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着眼前边的文案,脑海里变还是一片乱。 会议如时进行,中间讲的什么?雯雯都不知道,脑海里边还是昨天晚上的场景交叉着进行。一会是端剑锋,一会是隋阳。 自责已经深深的印入了雯雯的脑海,此刻的雯雯谁都不愿意看到,先尽快回家,和自己的父母和姐姐在一起。哪里才是最温暖的窝。 此刻感觉谁的眼神都是嘲笑,感觉谁的眼神都是轻蔑,自己似乎已经不是一个老师了,为什么昨天晚上能和端剑锋颠龙倒凤,为何会主动引诱隋阳,难道自己骨子里边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吗? 想着这些,不禁有点想呕吐的感觉,来到洗手间,用凉水定定神。洗了一把脸,再次走入会场,情绪平复了很多。 今天是最后一场会议,晚上就是回家的火车,要赶紧回去,这一次的开会与自己想的相差太远。 直到下午会议结束,黄雯雯再次拒绝了吃饭的邀请,在人们不解的眼神中离开了会场,回到酒店。会议组安排好的火车票早已分发给各个人员。 晚上10点的火车,32个小时之后,就会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 希望这个火车的旅途中,能让自己的心好好平复,仔细的理一理。 打开房间门的时候,看见站在门口的端剑锋,两个人发着呆,彼此的看着对方。 端剑锋率先伸出了手,说道:“对不起!”也顺手塞给了黄雯雯一张纸条。 转身离开。 打开纸条,里边赫然是一个地址。看了一眼的雯雯顺手把纸条仍到了屋子的地上,锁门走人。在进入电梯的瞬间。 突然有发疯似的跑回房间,把那张纸条捡起来,塞进了皮包。 再次退房的时候,毅然而决然。 关掉手机,不再想有任何的打扰。再次登上火车的时候,躺在卧铺上,听着外边的铁轨撞击声。疲累的雯雯渐渐的进入梦境。 一夜的熟睡,雯雯梦见自己在医院里边,护士抱着一个小孩,很可爱的男孩,眼睛忽闪忽闪的,旁边是自己的母亲和姐姐在逗着孩子,自己看着孩子,突然间很模糊,自己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从梦中惊醒,四周黑呼呼的,只有铁轨声和偶尔传来的火车鸣笛声,就是呼噜声。再也无法入睡的雯雯,坐了起来,披头散发。 一个上午,黄雯雯都盯着窗外的风景。 下午的时候,对面的下铺来了一对夫妻,一个小孩子,大约有1岁左右,忽闪着大眼睛,两个人在逗着孩子。感觉和梦境中那么的相似。突然间雯雯看着孩子,想起了自己的遭遇,自己也曾经怀孕,为了张琴,自己打胎,到头来,一场空。 自己的愿望很简单,也许就是嫁一个疼爱自己的老公,有一个自己的宝宝,过开心的生活,也许就这么简单,但是为什么努力来努力去,自己却永远也得不到呢。 再次打开电话的时候,里边有20几个未接电话,除了两个是母亲和姐姐打过来的,其余全部都是隋阳的电话。 “你是回去了吗?为什么不等着我” “你还好吗,你昨天晚上的情绪,我很担心你” “你看到短信了吗?” “你看到短信给我回个电话,让我知道你很好。” 翻看着一条条短信。雯雯的眼泪有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两夜一个白天的火车,让黄雯雯没有平复心情,反而更加的混乱。 前后10天的会议,学校已经临近放假,陆陆续续的有学生离开了学校。在黄雯雯离开的第一天,黄雯雯的资助本校大学生的事迹,已经传遍了学校。 黄雯雯,一个学校的明星老师,次次事情都很轰动,学术是一绝,张琴就制造了几次轰动。雯雯在学校里边已经是明星老师。但是这些都是雯雯不想要的。 “雯雯,开会回来了,怎么感觉你状态不好,憔悴了很多?”迎面而来的就是王姐,王老师。 “可能是南方太热了吧。”雯雯有气无力的回答着。 “快放假了,好好休息休息。”大家都在谈论着。 是呀,马上放假了,很多老师组织旅游,自己呢,准备怎么过,一点头绪都没有?一切兴致似乎都被这次开会给打破了。 还是决定回家吧?哪里才是自己的窝。 林木坚和黄英都在思考着,如果打开快餐的局面。两个人都同时在给彼此打着电话。 “黄英呀,我想了一个办法,你看如何,我们自己设计饭盒,然后我们每天的菜品都有所不同,然后价格不等,通过网络订餐和手机短信订餐。”林木坚一口气把自己想的全部说完了。 “我想的和你想基本一样,我们要改变呀,不能和村里其他人的做法一致,但是具体我们要考虑下究竟怎么才能控制成本,还有成本是多少?”黄英说着。 “怎么保存的时间更长,还有就是合作菜品的质量也要保证!我们都要想想。”黄英说着。 “好的,我们好好考虑下,晚上我计算计算成本,看看我们怎么开始?”说着林木坚挂掉了电话。 突然一个点子,在林木坚的眼里似乎可以改变,也许在其他人的眼里,原本就应该是想到的。 林木坚拿着一个本子,一支笔,在低矮的凳子上,在详细的计算着。 此刻的每一分钱都应该花在刀刃上,不能有些许的差池。 足足有2个小时,林木坚都在盘算着如何打开局面。 站起来伸伸懒腰,走到门口,街道上已经人流如潮了。林木坚看着如火如荼的夜市,感觉自己也是这里边的一员。 三十而立的年龄,自己却还没有立起来,奴隶一样的生活,不知何时才是个头,而这个城市,这个村子有多少和自己一样的人呢?也许数也数不清楚。 站在马路上,林木坚突然想起了安如玉,拿起电话,放下电话,不知道该不该打,最终还是拨打出去了电话。 “玉姐,这几天好吗?天气热了,多注意呀!”林木坚寒暄着。 “你那边进展如何?天气热本身也是个淡季,不要着急上火呀。”安如玉善解人意的安慰着。 “万事开头难吗,现在开头了,就努力走下去了,今天我去咱公司了,在你办公室经过的时候,看你不在。”林木坚倒是很想说一句,我想你了。但是长几次口都无法说出。 “我下去出去半点事情,所以没有在办公室。” “你注册公司了吗?我觉得还是注册个公司,然后呢,可以跑一下展会市场的业务。”安如玉一语点醒梦中人。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二十九章 十分自责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