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二十六章 艰辛

第一次和雯雯在公寓里边,一个晚上看着雯雯,不忍心去碰她。想起损友说的:“不行就霸王硬上弓,生米做成熟饭。”但是隋阳的心里不会这么做。 自己要一步步的赢得雯雯的心。 雯雯也在一点点的感觉着隋阳对自己的心,但是始终不能放开自己的心,似乎在酒店里边看到张琴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样子,自己的心就死了。 自己在酒店里边,在钟点房里边,在酒吧里边放纵着自己,那一刻自己的心是死的。 但是面对着隋阳,自己始终只能把他当做自己的学生,自己的弟弟,亦或是……,但是从来没有把隋阳能当做是自己的男朋友那样来对待。 又是一段孽缘,上一辈子究竟干了些什么,这辈子遇到了隋阳和张琴这两个人。张琴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但是隋阳呢,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呀? 两个人坐在床上,默默无声。静的可以听到墙上的钟表声和彼此的呼吸声。 “隋阳,很晚了,你不回去吗,要不外边不安全。”雯雯说着。 “晚上我不想回去了,我留下来陪你好吗?”隋阳的声音很小,但是如此安静的屋子里边又都是真而且真。 “不行,我这是开会,况且旁边还有这个陈教授,那个禽兽呢?”雯雯说着。 “正是有那个禽兽,我才不放心你的。”隋阳说着。 又一次陷入了寂静,异地,宾馆,孤男寡女。 “隋阳,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我是你的老师呀?”雯雯率先打破了沉静。 “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也许是缘分,你的聪慧,大方,美丽,每一样都吸引着我,你在我眼里就是女神。”隋阳动情的说着。 “我是你老师呀?”雯雯说道。 “我不介意呀,我马上就毕业了,那样我们就不是师生关系了,况且现在师生恋都很正常呀?”隋阳说着。 “可是我介意呀,你小我5岁,你在我眼里就是学生,就是孩子呀!”雯雯说着。 “我发过誓,我一定要努力的学习,然后努力的工作,一定要得到你的心,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你喜欢我。”隋阳第一次动情的说出。 听着这些,突然间感觉好熟悉,当初张琴也是这么说过,但是现在的张琴呢?带来的是一片片抹不去的伤痕。 “我给你说,我们不可能,我们真的不可能。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你听我说,隋阳你是个好男孩,喜欢你的女孩子那么多,你一定可以遇到一个适合你的,不要为了我,而失去整个森林,你明白吗?”雯雯突然间不知道怎么说。 ? “我会付出我的真心,我不想失去你,除非你结婚了,或者是……”隋阳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隋阳,我谢谢你,你很尊重,我也很喜欢和你在一起,我让你假扮我男朋友,我和你一起在酒吧醉酒,我们一起在网吧打架,就在刚才,你还为了我,连自己的前程都不要了。我真的谢谢你。”雯雯拉着隋阳的手说着。 “我知道你尊重我,晚上很晚了,你在这里睡吧。”雯雯说着。 “你知道吗?我为什么租你做我男朋友吗?就是因为我觉得你很真诚,没有其他富二代那么纨绔,你家庭条件很好,还能努力的学习,不骄不躁,比同龄人来说你很成熟。”靠在床头的雯雯说着。 也躺在了床上的隋阳,侧着身子看着雯雯,又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雯雯。 “傻孩子,赶紧睡吧,我明天还要开会呢?最后一天了。”雯雯说着,顺手关掉了床头灯。 屋子又一次陷入了安静。雯雯知道隋阳会尊重自己,是真的喜欢自己,不像酒吧那些臭男人,说是喜欢你,只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 如果自己不开口,不决定把自己的身子给了隋阳,隋阳是不会强迫自己的。但是今天晚上雯雯也做好了准备,如果真的隋阳霸王硬上弓,亦或是其他,自己就会把自己的身体给他,这个男孩的确不错,如果早几年碰到,也许也是一段美好的爱情故事。 一天的会议下来,雯雯也很累,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隋阳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旁边躺着的雯雯,粉丝睡衣,淡淡的香味,就尽在咫尺,一个床上躺着。淡淡的香味也许就是女人的肉香。脑海里边交杂着损友的那句话,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我知道你尊重我雯雯堪称美女尤物,又是真么的聪慧,有内涵。 自己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如果雯雯不喜欢,我是不会碰她的。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强迫着自己平躺着,看着天花板,脑海里边两句话激烈的坐着斗争。 听到雯雯微弱的呼吸声,隋阳是无法睡去。 隋阳忽然间醒来,忽然间睡去。一个晚上都无法好好的入睡。 迷迷糊糊也只睡了不到2个小时,天有微弱灯光的时候,隋阳已无睡意。侧身看着熟睡中的雯雯,依然是那么的动人和美丽。 脸色微微的发红,轻微的呼吸声。 一点点的动静都足以牵动隋阳的心。 7点多的时候,天气已经大亮,看着雯雯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为了不开会迟到,还要早餐。隋阳决定叫醒雯雯。 轻轻从床上下来,害怕搞出一丝响动,影响到雯雯。 看着雯雯熟睡中的脸,红扑扑的异常的俏媚,不禁的附身给了雯雯一个吻,很轻,在嘴唇的轻轻一吻。 在嘴唇接触的刹那,突然雯雯醒来了。隋阳不禁的一愣。 “小朋友,有这么叫醒别人的嘛!”雯雯一句玩笑话,顿时化解了尴尬。 “你上午有会议的,需要起来,然后吃早餐的,否则会迟到的。”隋阳说着,打开了厚厚的窗帘。 雯雯打开门准备去吃饭的时候,正好遇到了陈主任,陈主任看着雯雯和隋阳从房间里边走出,微微一点轻蔑的笑容,问道:“黄老师,你昨天晚上和隋阳在一起?” “你先管好你自己,你还能走路吗?”隋阳还击了一句。 “你能不能不和他作对,他关系着你的前程和我的工作?”雯雯狠狠的掐了一下隋阳。被掐的隋阳,内心还是非常开心,觉得自己和雯雯越来越近了。 转眼三天过去了,林木坚和黄英开起来的幸福快餐,开业也有三天了,万事开头难,三天来的订餐势头还不错,但是基本都折扣价卖出,黄英也在林木坚商讨着,如果图新鲜感或者是便宜,如果活动结束怎么办? 在林木坚的心理一直在想着这个事情,是要跑业务,这个又不是自己擅长的事情。但是已经开工就必须有干下去的毅力。 第四天开始,订餐量就一下降低了一半。初次没有生意头脑的林木坚,但是订来的菜量还是那么多,给餐厅的人员商量了很久,还是无法推掉,最后决定便宜点在城中村的马路上摆摊卖掉。 郁闷的是刚摆了摊位,就被城管和村子里边的私人执法队给强行取缔了,必须要交摊位费,又是一笔钱,一天下来两个人闹了一肚子的气,最后扔掉了一半的菜,黄英的妈妈叹息着说道:“2000多块呀,就这么扔掉了,怪可惜的。” 一天下来黄英和林木坚和城管闹了一肚子的气,加上扔掉的价值2000多块的东西,一家人都是哀声叹息的。 “自己干就是这样的!明天我开始跑业务,到写字楼里边看看,刚开始嘛!遇到挫折不能这么都哭丧着脸,明天再看看,我们和城管协调下,看能否再摆个摊位,我们送餐8块钱一份,在摊位上我们卖6块一份,多的赚不了,我们赚少的。”林木坚看着这一摊子事情,越来越觉得自己做事情难做。晚上都离开后,想着倒掉的饭菜,自己也觉得好心疼。一份份饭菜就是一份份的钱呀。 跑业务,也在自己的预计范围内。本因为会一番风顺的事情,是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的顺利,林木坚一个晚上顶着酷热,开始在地图上圈画着,选定了离自己5公里内的所有写字楼。 从毕业以来,工作都是坐在办公室,自己更多的充当着甲方,很少上门求着对方办事,所以对跑业务也是一无所知。更何况不知如何下手。 明天这样来,我到方圆5公里的写字楼上派发名片,和办卡,我想总是会有成效的吧?林木坚也曾经准备好了2000张卡,订餐两10份送一份。发卡片也发了有3天了,但是一张办卡的都没有。令林木坚异常头疼。 早上8点的时候,黄英和黄英的爸妈刚到店里,林木坚就背着一个装满了卡片的背包离开了。投入到了扫楼的大军中。 一个上午过去了,坐在路边的树荫下,自己心中计算了一下,被拒绝的10家,门都没有,只是放下一张名片,被保安赶出的有15家,是连大楼都没有让进去,还有被前台赶出的有20家,发出去的寥寥无几。 一个上午是又饿又渴,但是强忍着,想多发几家,多一个订餐者。但是和自己想想的总是差那么远。在路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看着路边高楼林立的写字楼,难道自己就不是干这个的料吗? 今天才开业的第四天呀?为什么会这样? 自己在工作的时候,也曾经善待过这些发东西的,也曾厌恶过上门推销和发卡片的,今天自己就在做着自己曾经厌恶的事情。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二十六章 艰辛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