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十九章 争吵

自己魔鬼的一面在自己身上慢慢的展现。 打开手机,跳出的第一条短信:“黄老师,我准备暑假去旅游,邀请你一起去旅游!隋阳。” 第二条短信:“雯雯呀,你晚上还回来住吗,妈妈给你熬汤喝”是妈妈的电话。 第三条短信:“最近好吗!多注意身体。”闪动着的号码是端剑锋。 看着三个短信,心中突然有一种对张琴的报复的快感升起。 快步的走回宿舍,庆幸的是没有碰到自己的认识的老师和学生,在宿舍里边,换掉衣服,穿上制服套裙,淡淡的妆容,突然间感觉有一丝奔三女人的憔悴。 夹着书本走在路上,迎面的微风,突然间很惬意。也许这样才是自己的生活状态。 “小黄呀,今天打扮的很漂亮吗?最近忙什么?要不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我们讨论讨论你晋升副教授的事情。” “对不起呀,陈教授,我晚上和我老公约好,要一起吃饭的。”黄雯雯笑着说道。 “我听说你没有结婚吧?”扶了扶眼睛问道。 “我们住在一起,领证了,没有办酒席的。”黄雯雯说着。 “原来是这样的呀?”陈教授说着。 “那还是谢谢你为我晋升的事情,这么操心,有机会拜访你和师母。”黄雯雯说着,快速的离开了。 看着陈教授的嘴脸,黄雯雯的心理感觉比吞了一个苍蝇还难受。 不知道怎么回到隋阳的短信,漫漫的暑假,自己该怎么度过?转眼间的事情。 上午的办公室里边,只有稀疏几个老师。 走进办公室里边,就听到了大家在议论,关于一个会议,省级教育研讨大会,在外省举办。 也是一个走走过场的会议,这个雯雯很明白,大家都躲着这个会议。 “我去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雯雯说道。 “哎呀,你可帮了大忙了!谁都不愿意去,就是浪费时间嘛”大家对雯雯的这种精神所感动。 “也许可以约上隋阳,一起出去玩玩,散散心也不错的。”黄雯雯内心想着。 ? 从林木坚的父母离开后,家里相对又平静了不少,但是买房子的坚持是不可动摇的。晚饭的时候,林木坚帮着黄英的母亲在厨房里边洗刷着。 “你和黄英都结婚三年了,是应该有个房子和孩子的,否则婚姻不稳定的。”黄英的母亲说着。 “我们想着现在没有房子和孩子,正好可以好好的发展下事业。”林木坚说着。 “有个稳定的住所吧,婚姻不容易,不能轻易出任何问题的。”黄英的妈妈说着,但是林木坚总感觉有所暗示。 “你和黄英都不在父母身边,你们在外打拼也不容易。”黄英的妈妈说着。 “你和黄英有没有发生矛盾吧,上次打电话,我看你们说话那个语气,我和你爸爸都赶过来了,我想你们的家庭能和睦点,不要吵架。”黄英的妈妈语重心长的说着。 “我们挺好的,我们没有什么矛盾呀!”林木坚说着。 “没有就好,不要轻易吵架,古话说,百年修得共枕眠。” “上次,你在广场许愿树哪里,那个女孩是谁?我相信你们。”黄英的妈妈说着。 “那是一个朋友,黄英也认识,当时她失恋了,我们真的没有什么的。”林木坚说着。 “我详细你,我没有告诉黄英,我就是想你们和和美美,能长久的过一辈子,不要发生一些无可挽回的事情,好吗?”黄英的妈妈盯着林木坚看着。 “我知道,我不会的。”林木坚说着。 “好了,这件事情,就当我没有见到,你也不要往心里去,以后你们两个要好好的,互敬互爱,彼此信任。”黄英的妈妈说着。 再次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林木坚突然感觉岳母很可敬,也很睿智。 自己本身和林潇然本就没有什么,不存在心里的愧疚。如果岳母把这件事告诉了黄英,也许免不了一场口交,其实每一次口交都是婚姻的一个裂痕。 “黄英呀,明天我和你妈妈,还有你爸爸,咱们一起去看看房子,房子这件事情我是不会退步的,你们说的快餐公司,你们自己处理,木坚,你明天怎么安排?”黄英的妈妈问着。 “你们去看房子吧,我想再跑跑看看快餐公司的事情,你和黄英定就好了。”林木坚说着。 房子的事情,在岳母哪里就是一个不可逆转的事情,除非离开省城回家了,否则看房子买房子肯定是第一位的。 第二天的一大早醒来,黄英的妈妈就张罗着要去看房子,气温飙升到了35度,看着黄英妈妈那高涨的热情,谁也无法劝阻。 林木坚和黄英分开两道进行。 在林木坚的脑力里边一直在盘算着钱的事情,也就是说房子和快餐公司是在赛跑,如果先开快餐公司,也许房子就可以推后,如果房子定下来了,也许自己就要再一次不如上班的征途。 4万元,也许只能是开一个店的本钱了,想着自己的希望再一次被降低,突然感觉很失落。 每一分钱在林木坚的心里都是那么的重要,一家有一家的看着,一块钱的往下讲价,总是想找一个性价比最好的一个地方。 一个一个饭店的去谈价格,一份饭菜能降低一毛钱,就有一毛钱的希望。 一天下来,林木坚手里的矿泉水瓶子接的是自来水。 吃的是最便宜的凉皮,但是开店的激情使得林木坚没有了饥饿感。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的时候,黄英的妈妈、爸爸,黄英也是刚到家,可以看得出大家的疲惫,躺在沙发上可堪是东倒西歪的。 “妈,胖子,我们要不出去吃吧,太累了。”黄英说着。 “出去吃啥,那得多贵呀,现在我们要多节省,你知道吗?你想吃啥,妈给你做。”黄英的妈妈坐了起来。 “妈,我给你打下手吧。”林木坚说着,也站了起来。 “你休息吧,你也很累了,妈给你们做。让你爸帮忙。”黄英的妈妈说着,穿上围裙已经进入了厨房。 林木坚也跟着进入了厨房,劳累了一天,但是为了儿女们,做父母的总是那么的辛苦。 “今天进展如何?”黄英的妈妈问着。 “我谈妥了一家房子,租金是三个月一付,每次一共是15000元,剩下的,我准备暂时不注册公司了,以开店面的方式进行,但是肯定要雇佣人!”林木坚说着。 “你自己看着办,你确定了,就大胆的往前走。”黄英的妈妈洗着东西说着。 “妈妈,你们今天看房子怎么样了?”林木坚问道。 “看了几家,不是证件不全,就是房子朝向不好,现在的房子怎么那么贵呀?5000以下的房子,都看不到了,比去年我们过来,又涨了2000多,没有一家合适的。”黄英的妈妈说着。 “妈,天这么热,要不明天你们休息下,然后休息再去看。”林木坚说着。 “你不用管我们,没有事情的,反正在家也没有什么事情。”黄英的妈妈说着。 “订房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们要多注意身体的。”林木坚说着。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事情似乎进展很缓慢,慢的令人发慌。 第二天在大街上奔波的时候,黄英的心里也不知道该如何取舍了,看着妈妈对房子的期待,自己似乎也无法说什么。 “小林呀,最近你的事情进展的如何了?”安如玉的电话响起。 “玉姐,是这样的,她父母过来了,执意要买房子,我只能把开快餐公司的想法,改变下,先开一个快餐店吧。”林木坚无奈的说着。 “小林呀,怎么想不起玉姐呀,我可以给你帮助呀,你差多少钱?”安如玉随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情。 “老麻烦你,我都不好意思了,可能需要近10万元吧。”林木坚声音很低,不想再次欠安如玉的人情。 “这样吧,周六下午吧,你到我家来,我把现金给你,就当是借你的。”安如玉说着,语气很坚决,不容拒绝。 “谢谢你,真的不好意思的,玉姐。”林木坚突然间感觉安如玉真的是雪中送炭,但是又如何给黄英和黄英的父母解释呢。 “那好吧,我们周六见。我这边有点事情,先挂了。”安如玉说着挂掉了电话。 突如其来的事情,不知道该开心还是忧虑,开心的是自己深思熟虑了这么久,总算度过了一个难关,但是呢,又如何解释。 站在路边的林木坚突然间又理不清了。 借10万块,不是小数目呀,该怎么解释呢?一遍遍问着自己。自己父母給的,朋友借的,但是一切又都瞒不过黄英的眼睛呀。 自己贷款的,但是又是要和银行做交道。如果实话实说,肯定黄英和父母又要多疑,如果没有私密的关系,一个女人怎么会借给你这么多钱? 一直到下午都没有想好一个借口,林木坚明白如果是撒谎,那么就需要一个接一个的圆谎的道理,最后在回家的路上,林木坚还是要决定撒一个谎。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十九章 争吵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