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十八章 暧昧

很开心的一天,也许刚才是想多了,黄英能被人喜欢也许正说明自己的眼光,也许在这个城市里边也同时有着这么一个黄英和陈涛。 什么都说不定。听着林潇然的话,突然感觉林潇然要比自己坚强。 一起走出广场,直到分手,林木坚看着林潇然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女孩真的很不错,真希望是一生的朋友。 想着心事的林木坚,走向了公交车站,虽然离家不远,但是有十几站的路。 走出广场出口的地方,猛然间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前边坐着的是黄英和黄英的妈妈。给林木坚一个很大的意外。 “妈,黄英,你们怎么来这里?买东西还是?”林木坚也是很意外。 “你怎么也来这里了?”黄英问道。 “啊!是这样的,我去送爸妈去火车站,回来的时候碰到一个朋友,就陪他来这里转转。”林木坚很想说这个人你也认识的,但是转念一想就算了。 “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呀?”黄英的妈妈加了一句。 “啊……男性朋友。”林木坚心情,光是那个安如玉,都在家里都差点引起一场吵架,为了这个家里不在起事端,能平和一点。顺口就说了一句。 “那就好,那就好……”黄英的妈妈看着林木坚眼神似有深意。 “我和妈来这里转转,顺便买几件夏天的衣服,已经买好了,准备休息下回家。”黄英说着。 刚才的一幕尽在老太太的眼里,但是老太太并没有告诉黄英。 但是刚才一句,男性朋友,又在老天太的心里更加的感觉到了些许不信任。 一起坐车回家,在几十分钟的路途中,三个人基本无话。更加显得沉闷。 ? “雯雯,最近怎么样了,快放假了,准备怎么过呀?”喊着雯雯的是办公室的王老师。 “不知道呀?我爸妈再这里呀,我哪里也去不了呀,只能在家好好度过了!”雯雯说着。 “最近怎么样,不见你那个男朋友来接你,发生矛盾了?”王老师问道。 “我们分手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雯雯说着。 “得了吧!我才不信呢!你能没有男朋友,小黄,告诉你个事情,你多注意点那个陈教授,不是什么好人。”王老师低声的告诉着雯雯。 “那个陈教授呀?”雯雯问着。 “就是咱们系主任呀,陈教授,人品很差,老是想占年轻女老师的便宜,但是还是有些老师往上贴,哎,真是世风日下呀!”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两个人,两个人在肆无忌惮的聊着。但是声音也压低了很多。 “知道了,那是他没有惹我,否则我给她难堪!”雯雯说着,想起陈教授前几天那淫邪的眼神。 “哎,转眼就放假了,都不知道干什么,烦死了!”雯雯说着。 “还是你一个人清闲呀,我们呀,有孩子,有家要照顾呀!”两个人闲聊着。 雯雯不想回家,也不想和父母住在一起,父母知道自己租借男友的事情后,虽然给予很大的原谅,但是雯雯的心理还是很抗拒和父母住一起。 夜幕降临的黄雯雯,关掉了电话,在自己的小屋里边,但是莫名其妙的烦躁,想起陈教授那淫邪的眼神,还有酒吧那个小伙子急促的喘息声,想着隋阳被自己一个耳光的无辜的眼神,想着端剑锋文质彬彬的贪图,自己母亲抱着自己流泪的场景,都是历历在目。 夜幕降临,雯雯心理的说不出的燥热比着6月底的天气更加的燥热。 洗过澡后,穿着睡衣的雯雯,看着窗外的点点灯光,心情更加的说不出的压抑和烦躁。 来来回回的在小屋子里边走着,心情说不出,觉得不出去散散心,自己会被崩溃的。 褪下睡衣,换上一个短裙,喷洒着香水,挎着一个包离开了宿舍。 走在校园的路上,一对对的情侣手牵着手走在路上,在雯雯的眼里边更加的显示的亲昵,更加的刺激着雯雯的内心。 这一对对能经受住岁月的考验吗,自己当初不也是这样吗? 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雯雯突然觉得压抑的心情,一下子释放开来。 莫名其妙的走着,又一次走到了天地缘的酒吧。 酒吧里边依然是喧嚣,依然充斥着暧昧。 这一次雯雯选择了离中间的那个钢琴台子最近的地方,那是一个瘦弱的男孩。 突然间一种想弹钢琴的想法涌起,想在这个地方弹琴。 “老板,我想弹钢琴”,酒吧的老板,疑惑的看着雯雯,雯雯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个酒吧,也算是半个朋友了。 “好呀,一会休息的时候,你可以弹一首,你喜欢的曲子。” 10几分钟过后,雯雯走到了台上,一下子太多的场景涌上心头,莫名其妙的就弹了一首“爱的罗曼斯”,曾经的必弹的钢琴,仿佛回到了童年,父亲母亲在一旁关切的看着自己的眼神。 童年的记忆就在这样的琴声中缓缓展开,那些逝去的纯洁,健康的往昔。和张琴认识的一幕幕一点点,在教室里边申请的表白,在教室给自己求婚,给自己戴上戒指,深情的吻,张琴母亲的冷眼相对,酒店里边那刺耳的呻吟声,自己蹲在地上的痛苦声,一起涌来。 慢慢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酒吧里边的人都在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表情都因为雯雯,多了几份凝重,多了几分安凝。 弹完曲子的雯雯,突然间感觉异常的心酸,转身离开,转眼间对这个地方突然感觉到陌生,一种恍若隔世的陌生。 “小姐,我们一个客人送给你的!”服务生打断了雯雯的思绪。 坐在角落的雯雯,突然间有种流泪的感觉。 慢慢的打开,一个房卡,一个地址,一个信封,信封里边是一沓钱,***酒店405号。黄雯雯看着这些,突然间控制不住的泪水,流了下来,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突然间会这么的抑郁,会这么的心酸,究竟是为谁心酸? 雯雯,环视着酒吧,一个角落的男人,一个40多岁,微胖,还算端正的脸,微微的注视着黄雯雯,两眼相对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这些东西是不是他送的。 转回神的雯雯,突然很想把这些东西砸在他的脸上。 突然见一个报复的念头,在雯雯的脑海里边升起,但是又是感觉可笑,自己是在报复谁? 走在往酒店的路上,突然间又突然感觉一阵轻松。 微风,夜里匆匆忙忙的人,突然感觉自己好悲哀。 推开门的一瞬间,突然间黄雯雯的内心很痛,痛的在流血,这一刻,自己堕落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看着身边熟睡的那个男人,肥猪一样的白白的身体,令黄雯雯恶心,但是昨晚没有醉,但是一切又都记不起来了。 穿好自己的衣服,拿起自己的包,放下了100块钱。 走出酒店,上午的热气已经扑来,但是黄雯雯的心情突然间又出奇的好。 昂首阔步走向学校的时候,似乎觉得自己重生了的感觉。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十八章 暧昧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