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十七章 一场误会

“是呀,否则我也不会坐在这里了?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也出现在这里了?”林木坚问着。 “我最近失恋了,没有什么事情?就开心了,正好碰到你,你陪我去游乐场玩吧!我好想疯玩一次,我请客。”林潇然说道。 “好呀,可以考虑呀,不错的建议,关键是今天天气好。”林木坚觉得郁闷了半天,突然觉得很想放松一下。 和冉冉在一起的时刻是轻松的,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两个人一行来到了市中心广场,这个地方林木坚不是第一次来,但是今天的这样的心情还是第一次。 在广场旁边的游乐场里边,也许因为不是周末的缘故,人不是很多,但是也有六、七成的人,两个人买票进入。 过山车、高空游戏、激流勇进,划船,碰碰车,一圈下来,近3个小时就过去了,转眼已经下午的4点钟。 看着疯玩的林潇然,想起和黄英刚认识的时候,也曾经这么玩过,但是没有这么疯。看着身边的学生情侣,充满了欢笑。 看着额馒头大汗的林潇然,林木坚递过一瓶水,说道:“累不累,要不我们去喝杯东西吧。游乐场的出口处有个肯德基。” “好呀,没有问题。”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就是放松。林木坚很庆幸有这么一个朋友。 “我在想,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非常的放松,非常的开心。”林木坚端着冷饮说道。 “我想你和你爱人也有曾经在一起的时候,非常放松和开心的时候吧。”林潇然吸着冷饮说着。 “是呀,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好久了,都觉得记不起来了。”林木坚说着。 “经历过了,就不是空白呀,30年后,你可以回忆今天,也是蛮不错的。”林潇然说着。 “我在想她要是像你多好!”林木坚看着旁边的一对亲昵的情侣说道。 林潇然吃着汉堡,喝着饮料说道:“如果她和我一样,那我就不是我了,她也不是她了。” ? “你现在回来这个城市了?”林木坚问道。 “是呀,有机会我们还可以一起爬山,一起玩。”林潇然说着。 林木坚看着眼前的林潇然,想着第一次见面、第二次见面、第三次见面,每次见面都是那么的开心和快乐,从来没有过心酸与痛苦。 “感觉这次见面,有些许伤感呀?”林木坚问道。 “我失恋了,其实我也是用这种疯狂的游戏,来派遣自己的伤感。我男朋友和我分手,是她先提出的分手。”冉冉说着。 “他和你提出分手,是他没有眼光!”林木坚安慰着。 “但是你知道吗?我很爱他的,我们在一起有好几年了,从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为什么感情都这么不靠谱呢?”林潇然说着。 “现在什么靠谱,什么都有可能有假的,但是是否开心也许只有自己知道。”林木坚是个拙嘴笨腮的人。 “你知道吗,那个女人是他的网友,我去四川的几个月里边,他居然因为一个网友而和我分手。”林潇然不禁的流出了眼泪。 “你听说一句话吗?情义千斤不敌胸脯四两,现在的男人很少有靠得住的。”林木坚说着。 看着身边左右的三三两两的情侣,那几个是可以永久的呢。也许转眼间就分道扬镳呢。 “我一个人在这边,父母不在身边,有时候想想哭都没有一个肩膀可以靠的住!”林潇然接过林木坚递过来的纸巾。 两个人并排的坐着,面对着马路。 “其实你应该有很多朋友的,我应该也算你的朋友了!有什么不开心的话可以随时找我呀,我可以找你的听筒,我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忠实听众。”林木坚说着。 “今天疯玩一下,也是不错的!给你个建议,这个广场上有个许愿树,我陪你去看看,我们可以把自己的不快乐与快乐,都可以挂在上边。”林木坚说着。 “好呀,不错的选择。”拿来纸笔,两个人都在上边写下了自己的愿望。 从肯德基走出,两个人径直走到了许愿树哪里,人并不多,多是一些学生和学生情侣。许愿树上已经挂满了纸条,远远望去,一个茂密枝条的大树,在红砖绿瓦的古老建筑下边,一副很美好的场景。 林木坚走进,想选择一个树枝,把自己的枝条挂上去。 突然间望去,一个异乎寻常大小的许愿枝条还在树上飘荡,不禁的多看了一眼。 “黄英,第一眼看见你,我就不能把你忘记,永远爱你的陈涛。”陈涛多么熟悉的名字,黄英也不止一次一次提起。难道真的就是那个陈涛。 林木坚不禁的绕着树转折,寻找着同类型的纸条,一个个的看过去,足足有几十个之多,应该是记录着对黄英的点点滴滴的爱意。 顿时间林木坚的内心很不好受,涌上脑海的是那个晚上的那个电话,11点了,黄英还在外边,有浴室的水声,有男人的声音,黄英闪烁其词。 难道陈涛和黄英真的有…… 看着飘荡的纸条,林木坚不能再想下去。 “林木坚,你挂好了吧!我的也挂好了。”林潇然挂好自己的纸条喊着。 呆呆的林木坚没有回话。 林潇然走过来顺着林木坚的眼神,看着挂在树上的飘荡的纸条,一个个的看过去,全是陈涛对黄英的爱的表白。几十个之多。 顿时间似乎明白了很多。 看着呆呆的林木坚,想着自己的境遇,但是能理解许多。 林潇然给了林木坚一个安慰的拥抱,似乎是同是天涯沦落人。 “你们既然结婚了,信任是第一位的,我相信嫂子,也相信你可以处理好。”林潇然说着,不禁的眼泪流出,自己的感情不是也没有处理好吗! 再次看着林木坚的时候,豁达面对,我相信我们都会处理好的。 两个人一起离开了许愿树。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十七章 一场误会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