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十六章 散心

“闷死了,我出去走走,林木坚我和你一起出去走走!”林木坚的妈妈说着。 突然间一切的猜疑都得到了验证,林木坚和黄英失去了工作,存款也剩余了一半。5万元对老太太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黄英的妈妈也在思考着,大女儿突然失业了,没有房子,没有孩子,小女儿又受着感情的伤害,至今单身一人,黄英的妈妈看着两个女儿不禁的老泪流出。 “你和黄英最近怎么样?”走在小区里边的林木坚的妈妈问道。 “怎么怎么样?我们很好呀!”林木坚也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这么问。 “我今天跟着你们出去了!看你们都去书店了就知道有事情,果然是失业了,后来黄英出去了,我在后边跟着,你猜测我看到什么了?”林木坚的妈妈说着。 “你看到什么了?”林木坚也疑惑的问着。 “我看到黄英去了一个地方,应该是二层,里边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大约有3、40分钟,后来出来了和一个男人拥抱了一下,那个男人就开车离开了。”林木坚的妈妈说着。 听到这个的林木坚也突然一愣,没有想到母亲能跟踪自己,也没有想到母亲能遇见这些,究竟黄英见的是什么人?和什么人拥抱分别?二层楼又是个什么地方? 一切的疑惑涌出,突然间觉得很混乱。 “你看错了吧,况且现在男女之间分别,拥抱也很正常的。”林木坚镇定的说道。 “我怎么能看错,黄英也看到我了!”林木坚的妈妈说着。 “你太老实了,不能被欺骗呀!我还是要先生孩子,有了孩子,你们的日子还能继续过下去,如果买房子,我听人说以后离婚了都是要分开的。”林木坚的妈妈说着。 “你想哪里去了,我们很好的,不会出什么事情的?你就放心吧。”林木坚嘴里说着,但是内心也有一丝疑惑。 “哎呀,你就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自己好好留点心,不要……”林木坚的妈妈想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 林木坚和母亲在小区里边走着,但是两个人心里都是若有所思。 “我给你说,这几天我和你爸爸就回去了,你要坚定注意,就是不要买房子,先生孩子,还有今天你们说的那个什么姐,究竟是怎么回事情?”林木坚的妈妈问道。 “是我原来的公司的领导,都42岁了,给我很大的帮助,你看这房子都是她帮着租的,房租很便宜,所以有时候叫姐了,你别多想了。”林木坚解释着。 “我不管那么多,你不要做出格的事情,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上帝都不会原谅你的,上次黄英打胎,我回家做礼拜祷告了多少次呀,近一年呀。”林木坚的妈妈说着。 “妈,没有啥事情的,我知道怎么处理。”两个人一起走这聊着。 在家里的黄英,雯雯还有黄父、黄母也在聊着,刚才的话题。 “刚才你也看到了,你婆婆坚持要先生孩子,再买房子。你要坚持住,就是要有先有房子,在生孩子,以后有孩子了,我们过来伺候你,不是也有地方住嘛!再说这孩子要是生在出租屋里边算是怎么回事嘛?”黄英的妈妈说道。 “知道了,你都说了这么多次了,你不是说你去看房子吗?到时候我陪你们一起去!”黄英说着。 “我不是不想把买房子的钱给你们投资去开餐饮,但是你看你们没有一点经验,要是像股票那样赔了怎么办?我坚持买房子就是给你留个住的地方。”黄英的妈妈说着。 “还有刚才说的那个姐姐是怎么回事,又是酒吧什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黄英的母亲追问着。 “我也不知道,好想是林木坚上班时候的一个领导,对他还不错,有很多次的帮忙。”黄英对这个安如玉也很少知晓。 “你也长个心眼,不要给你妹妹那样,那么傻,被人欺骗。”黄英的母亲说着。 “你呀,你和你妹妹,在这个城市里边,你们就是最亲的亲人了,要互相照顾,不能让人欺负你妹妹,知道吗?”黄英的母亲说着。 “知道了,不会让人欺负我妹妹的。你放心了,都马上30岁的人了,怎么会有人欺负她。”黄英说着。 “只是可惜了那个隋阳了,很不错的一个男孩!”黄英的妈妈发着感叹。 黄英的妈妈看着黄英和雯雯,一脸的怜惜。 “我说老婆子,孩子都多大了,你还是操不完的心。”黄英的爸爸说着。 “我能像你那样,就知道吃,啥都不操心。”黄英的妈妈说着。 也许一次风波再次平息了,但是似乎总是有些问题没有解决,两个人的缝隙也越来越大,不是房子和孩子的事情,而是不信任的问题。 一个晚上,三个卧室里边的人都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睡,都想着各自的心事。 星期四的早上不用起的太早了,林木坚帮父母买好回家的车票。 每次父母来都是开心的来,不开心的走。林木坚的心里很是难受。 再送父母上车的瞬间,看到两鬓斑白的父母,驼背的父母亲,林木坚站在站台上心情尤为难受。 父母年龄大了,还要为自己操不完的心。 也许自己遇到的一摊子事情,在别人看来也许不是什么事情,但是在自己身上,总是感觉的那么难。 坐在火车站旁的立交桥身上,看着桥下的车流人流,林木坚尽力的梳理着自己的心情。 梳理着自己和黄英的感情,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 房子和孩子很是遥远,也许是2年后,或者更远。 目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怎么把快餐公司给开起来。让自己忙碌起来。在来梳理着一宗又一宗的事情。 坚信只要自己努力,总是会很容易梳理清晰的。 还坚信自己和黄英的感情不会有裂痕的。我们自己可以修补完好如初。 夫妻之间更加的应该是信任。 坐在立交桥上,看着匆匆忙忙的人流,林木坚沉思者。 “嗨,怎么是你,林木坚!”一声清脆的声音想起。 “原来是你,冉冉,你不是去四川了吗?”林木坚意外的看到了林潇然。 林木坚急忙的站起身来。 “一言难尽呀!你最近怎么样?一忙起来很久都没有打电话了!有好几个星期了吧?”林潇然每次总是那么的开心快乐。 “我们遇到的地方总是奇怪,不是游乐场,就是水果店,再就是立交桥。”和冉冉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很开心的。 站在面前的林潇然,没有了过去的常常的披肩发,剪成了短发,白色的T恤,白色的7分裤,白色的凉鞋,显的青春靓丽。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看风景呀,还是想不开呀?”林潇然开玩笑的问着。 “我像那种想不开的人吗?今天送我爸妈回家,就在这里坐会了!你呢,怎么突然回来了?”林木坚回答着。 “我现在不想说,等我想告诉你的时候再告诉你。今天天气很好,有微风,天气也很凉爽。”林潇然笑着说道。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十六章 散心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