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七章 性骚扰

“我给你商量个事情,你好好听听,先不要炸了!”林木坚给黄英端了一杯水,自己也端着一杯水,坐在了沙发上,郑重的说道。 黄英挪动了身体说道:“你说。” “是这样的,我在公司的时候,我想了一个主意,我想开家快餐公司,主要以送快餐为主,主要以网上订餐为主,我们呢以拼餐的方式准备快餐。”林木坚小心翼翼的说着。 “啥,你好好讲讲……”黄英也突然来了兴趣。顿时间的烦躁一扫而空。 “是这样,我想开个快餐公司,主要订餐以网络为主,我们做一个简单的订餐网站,每天从网络上订餐,我们呢在打包分送。饭菜来源,我们呢每个月找10家饭店合作,由他们定时把菜和米饭送到我们指定的地方,然后呢?我们按照订餐,重新打包分送。”林木坚给黄英仔细的讲解着,并把那个策划书拿了出来。 黄英仔细看着策划书,10分钟过去了,黄英没有说一句话。 林木坚的心里边很忐忑,不知道黄英究竟是同意还是拒绝。如果同意也就意味着房子的事情肯定要后退,如果拒绝了,也句意味着自己有要重新开始迈入找工作的路。 “我觉得倒是可以搏一搏,也许可以呢?总是比上班强吧!”看完了黄英说了一句话。就这一句话给林木坚带来了无穷的动力。 “只是里边的细节性问题,要好好考虑考虑,还有就是资金的问题!”黄英也来了兴趣。 “这个没有问题,我都好好考虑了,这几天我也在找地方,初步就定在我们原来住的沙雁岭村子里边,哪里房子费用便宜,地方也大,也靠近高新区,可以试试。”林木坚把自己着几天的行踪等于是告诉了黄英。 “你怎么不早说,我还因为你干嘛去了,让我担心,天天早出晚归的,我还因为你养小蜜了呢。”黄英怒气中含笑,顿时怨气全消。 “不是想把所有的搞清楚了,给你个惊喜嘛!”林木坚看到了几日来的黄英的笑容。但是感觉到了轻松。 “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对了,我们的股票还有多少钱,我们现在没有存款了,全在股市里边了,听说现在的股市跌的厉害。”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究竟有多少钱?林木坚也不清楚,从股票开始走向顶峰的时候,许曼丽不止一次的提醒过自己,加上自己的工作,地震,流言,一切一切的事情把林木坚的平静生活打乱了,再也无心关心股票,股票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林木坚也不清楚。 “过两天,我看看吧,应该不赚也赔不了吧。”林木坚只能这样先敷衍过去。 黄英喝着水,说道:“你爸妈,我爸妈,都过来了!加上雯雯肯定一起住,我们这里又要打地铺了,还有我们工作的事情,先不能让爸妈知道。否则他们又该着急了。” “我想过了,我爸妈过来,肯定呆不了多久,最多也就是一周时间,他们不习惯这里,你爸妈至于住多久,都无所谓了。反正他们已经退休了,在家也是休息,让雯雯回来住也行呀,不知道雯雯最近干吗呢?也是经常不回来住!”林木坚说着。 “谁知道呢,雯雯最近似乎和那个张鹏闹别扭了,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但是也不跟我说,愁死我了。”黄英说着。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林木坚故作轻松的说道。 “还好,这房租便宜,希望我们的快餐公司赶紧开起来,然后呢,我们就可以轻松点。”黄英说着。 预想中的又一场风波,再次消弭于无形。 “雯雯,咱爸妈过来,还有林木坚爸妈过来,你可不能把我们两个都失业的事情说出去,否则爸妈得多着急呀!”黄英再次拨通了雯雯的电话。 “知道了!不会坏你的好事情的,还有这一段时间,你搬回来住呀!不要老是不沾屋子,你和张琴究竟怎么了?要是没有什么事情,你就带回来给爸妈见见,要不然又要让你相亲了,你呀,可愁死我了。”黄英问着。 “我说姐姐呀,你愁什么愁呀,我又不是嫁不出去,爸妈来,不让你着急的,你放心吧,我这里还忙着呢。”雯雯说着挂断了电话。 黄雯雯此刻的确很忙。从那次和张琴在宾馆里边分手后。雯雯不自觉的转变了很大。平时一下课,不是去图书馆就是回那个爱巢,现在呢,图书馆去的少了,爱巢成了过去。 自知理亏的张琴也是杳无音信了。几周来,雯雯安静的时候,都会思考,也许张琴变化了,当初那份纯真没有了,现在对自己的那些爱,那些信誓旦旦,都是虚假的。 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也许再走一步,前边就是森林,想通了这些,突然间雯雯感觉变了个人似得,和同学们,同事们打成一片。 此刻的黄雯雯正在做枪手,帮着同事写论文。6月底的学校,基本也临近了放假,天气炎热,校园里边充满了各色裙子,展现着不同类型的美色。 雯雯就是其中的一个,雯雯漂亮有才气,好在学校是一个纯真的天地,但是也有一颗充满淫欲和龌龊的眼睛在暗中盯着雯雯,只是没有合适的时间。 那个狼一样的眼睛,就是那个被人称作“陈叫兽”的系主任,兼任着学位评定委员会委员。50岁的年龄,一双色迷迷的眼睛专盯着漂亮女老师。但是此人才华极高,出国留学身份。加上是博士生导师。很多人对之恨,但是也羡慕。 这就是那个披着狼皮的禽兽。他也在盯着黄雯雯。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4点多的时候,办公室里边只有黄雯雯在。穿着白色的长裙,披肩长发,戴着黑框眼镜。穿着一双凉鞋,远处一看,朴素大方。走进,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 没有其他女人的妖艳,但是有着老师该有的内涵。但是逾是如此,逾是吸引人。 “小黄呀,在干吗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工作呀。”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陈教授站在了黄雯雯的背后。故意弯着腰,似乎近视了好几千度的时候。实际上是借此偷窥着黄雯雯饱满的胸部。 “没有什么,就是在写点东西。”因为是给别人帮忙,心虚的感觉油然而生,就顺手把写的东西抱进了怀里,好似小学生偷看小说突然被老师发现的那种场景。 “我看看,写的什么呀?”陈教授看似去拿东西,但是眼睛却是瞄向了雯雯的胸部。 此刻的雯雯突然明白了,原来传言是真的。 黄雯雯站了起来。说道:“陈教授,下午不回家陪陪师母和女儿吗?” 看似一句平常的问话,问的陈教授不知如何是好,“不是还没有下班吗!”说着退后了几步。 “你还是讲师,你可以评副教授了,再发两篇高质量的论文,到时候,我帮你。”陈教授色咪咪的说着。大量着黄雯雯,但是眼神不力胸部。 “那谢谢陈教授了。”雯雯说着,打开了门。顺势倒了一杯水。 “现在竞争那么激烈。你明白该怎么做的!”充满淫欲的眼神盯着雯雯。 天生聪慧的雯雯,一听话音马上就明白了。 “谢谢你,我这里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有机会我请你吃饭。”雯雯说着合上了书本和文档,准备离开办公室。 “小黄,要不,我们今天吃个饭,我请你!”陈教授说着。 “真不好意思,再过段时间吧,我今天真的有事情,到时候带上师母和女儿,我们一起吃饭,我请客。”雯雯说着离开了办公室。 望着雯雯离开的背影,陈教授色迷迷的微笑着,内心说道:“我就不信征服不了你。” 走出办公室的雯雯,也是心理堵了一个疙瘩,犹如吃了一个苍蝇般难受。 “学校这片干净的净土,怎么会存在这样的垃圾。 呸,也不看看你什么样子,本姑娘才不会为了一个区区的副教授,给你发生什么,痴心妄想。”走着的雯雯内心思讨着。 走出办公室的雯雯,也不知道究竟去哪里好?教室,图书馆,自己的宿舍,姐姐的家。突然间,接到姐姐的电话。说自己的爸妈要来。 想着就是头疼,自己的婚事总是爸妈的心病,但是自己似乎又是那么的不上心。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 后天就来了,我该怎么处理?不能找隋阳了,越来越多的和隋阳接触,觉得自己和隋阳再一起很开心,什么都可以不想,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但是总是没有太多的恋爱的感觉,没有那种从内心散发出来的甜蜜。 一个人夹了一本书,低着头走在学校的绿茵路上,犹豫不觉。 怎么应对3天后的爸妈,雯雯也是头疼不已。 “黄雯雯,你好。”迎面碰上的是一个见面才没多少次的端剑锋。 “有一个月不见了吧,你还好吗?”雯雯飞速的想着,是第几次见到了。第三次,还是第四次。雪中画画,书店里边,电梯里边。 “我呀,老样子!不忙也不闲。我们第3次见面了吧,很有缘分!”端剑锋说话总是语速很慢,总觉的每一句话思考了很久,给人成熟稳重的感觉。 “我们呀,应该是第四次了,前几次说是缘分吗,这一次见面不应该说是缘分了。”雯雯突然忘记了刚才的不快说道。 “看我这脑子,是第四次了,第一次,许愿树,第二次,书店,第三次,电梯,今天可不是第四次了,你这个学校任教?”端剑锋问道。 “是呀,很难得,在学校遇到你,你来办事,事情办的如何了?”黄英问道。 “很顺利,刚和张校长谈了点事情,正准备回去,就遇到你了!”端剑锋说着。 “这样,为了我们的缘分,我请你吃饭,在我们学校吧,很久没有在学校吃过饭了吧。”雯雯对这个男人有着好感。说不清道不明,就是为这个男人身上的一种儒雅气质所折服。这个折服是张琴和隋阳带不来的。 “也好,我也再次体验下学校生活。”端剑锋,慨然应允。 “学校有一个很好吃的档口,是做面条的,面的名字叫开封鱼剖面。味道没的说。”雯雯说着。 “只是觉得不好意思,第一次请你吃饭,不应该来食堂的。”两个人走向食堂的大门。 食堂里边6成的座位已经被人占满了,三三两两。 ?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七章 性骚扰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