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三章 醉话

只从两个人离职后,都没有了找工作的欲望,不知道为什么,转眼已经离职一个星期了。两个人都没有刻意问彼此,为什么没有找工作? 从毕业到现在,已经持续上班,从来没有断过,感觉持续一周的休息,内心会是那么的恐慌。两个人都说不清楚为什么不去找工作,是怕找不到更好的工作,还是?总之内心是有忧虑,忧虑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去面对。 一大早林木坚离开了家,黄英也懒得问,也是失去了问的激情。 黄英一个人呆在家里,看着电视,手里的遥控器,频道一个挨着一个换着。任何一个频道的电视都引不起黄英的兴趣。 直接到晚上9点的时候,林木坚都没有回来…… 黄英一个人在家呆了整整一天。 越是这样,心情越是烦躁,又越不想给林木坚联系。 电话铃声想起,因为是林木坚打来的电话,黄英从沙发上起来,拿起电话。 “你今天一天干什么去了?不知道回家呀,回来给我捎点吃的。”黄英对着电话就是一通大叫。 “我是陈涛,我想见你,你快来吧。”电话中的声音醉熏熏的。声音也是时断时续。电话中也是吵闹非凡。 “我不是给你说了吗,不要找我了,我们不可能,你也不要影响我了。”黄英说着挂掉了电话。 她不知认识陈涛是福是祸,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他之后,那家伙一直就喜欢自己,想尽各种办法追求自己,这让自己烦恼之中感觉很不得劲。 挂掉电话的黄英,沉思者。他究竟怎么了,看似应该喝了很多酒。会不会出事情呀? 拿起来电话,看着陈涛的电话,黄英犹豫着是否应该拨出去。 “英啊,我想见你,没有你的日子我过的很不开心,我也觉得活着没有意思。”醉醺醺的陈涛依然口齿不清的说着。 黄英的心理咯噔了一下,一句活着没有意思,触动了黄英的心。 不能让陈涛出事情,也许只是一句气话,但是自己相处的一年来也看得出陈涛很执拗。 “你在哪里,我现在过去,你不要喝酒了!”黄英急切的说着。 黄英的内心不想陈涛出事,在内心看来陈涛的确是个不错的男孩,只是错过了。 又有几分钟过去了,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我在电子一路的路边的一个烤肉摊!你过来把,我真的想你了。” 电话中陈涛的话在黄英的耳朵里是那么的真切。 此刻的黄英更多的是担心着陈涛,希望不要做出什么傻事。 无暇多想的黄英,起身,拿起包和电话就离开了。 甚至来不及收拾一下,简单的短裙和短袖,和平时上班时的黄英判若两人。 等黄英找到陈涛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了10点,夜晚里路上的人依然热闹。三三两两的行人还设有在路边摊档上的吃着烤肉,喝着啤酒的情侣们。 找到陈涛,陈涛已经怕在桌子上,手里拿着啤酒瓶子,桌子上桌子下已经到处是啤酒瓶。看见黄英过来,陈涛迷迷糊糊的说着:“你还是来了,你真的来了,我真的好开心。” “你男朋友醉的不轻,你扶他回去吧,喝了不少的酒。”结着账,摊主说着。 “陈涛,你家在哪里呀?我给你打个车送回家?醒醒,你在哪里呀?”黄英结着账,问着陈涛。 “我不愿意回去,我不想看到我爸妈,你说他们为什么那么固执,非要把你降职,为什么就是不能听我的。”陈涛断断续续的说着。 “我不想回去,我在也不想回去,除非他们能让你回来上班!”陈涛说着。 每一句虽然是醉话,但是黄英听的很真切。 “那怎么办?”黄英也突然感觉没有了办法。不禁的问着自己。 “你有没有朋友呀,让他们来接你?”黄英问着,看着醉酒中的陈涛,黄英拿出陈涛的电话,可巧的是陈涛的电话依然没有了电。 “算了,给你找个酒店,你住一晚,明天清醒了,你再想办法吧!”打定主意的黄英扶着陈涛离开了烤肉摊。 在烤肉摊的不远处,就有一个快捷酒店。 身体单薄的黄英扶着醉酒了的陈涛,非常吃力的走进了酒店。 “醒醒,你有没有带身份证!”黄英摇晃着陈涛,但是看着陈涛摇摇欲坠的样子。 无奈黄英只好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一间房,扶着陈涛走进房间。不禁的感觉满身是汗。 扶着陈涛走进房间,一个单间,布置简单而精美。 陈涛的满身酒气,扑鼻而来。 黄英把陈涛放在床上,把鞋子脱掉,费尽力气,把陈涛安顿好。 躺在床上的陈涛,口里呢喃着:“黄英呀,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我为什么就第一眼就会喜欢你呢?为什么老天爷这么的不公平让我遇到你了?” 看着醉酒的陈涛,黄英的内心很复杂,陈涛一个不错的小伙子,没有其他富二代的纨绔,踏实肯干,富有灵性,是自己错过了吗?不禁的问着自己。 黄英给陈涛倒了一杯茶水…… “陈涛,你清醒下,喝口水,解解酒!”黄英欲把陈涛扶起,让他喝点茶水,解解酒气。 在扶住陈涛的瞬间,由于屋子的窄恰,一个不小心,黄英就倒在了床上,正好是前身伏在了陈涛的脸上。 陈涛也顺势抱住了黄英。 “我真的好想你,你不要走好吗?你为什么不能答应我呢!”微闭眼睛的陈涛倾诉者。 “你不要这样。”黄英说着想把陈涛推开。 欲是这样,陈涛抱的越紧。 陈涛抱着黄英,坐了起来。两个人咋一看就是拥抱在一起。 “哐当一声响起……”黄英推倒了在自己脸上亲吻了一口的陈涛,丝毫防备的陈涛就倒在了床上,脑袋正好磕在了床头上。 黄英夺门而走。离开酒店。黄英的心一直咚咚直跳。 在这样的环境里边,夜半,孤男寡女,一个醉酒,不是很容易发生事情的吗。那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 黄英走出酒店,一步步的走着,没有辨别回家的路,就是向前走着。 脑海里边自己和陈涛相识相知的一切,都在自己的脑海里边放着电影。 只是黄英的心理始终搞不清楚为什么陈涛会喜欢自己,如果早几年遇到陈涛,自己会不会和陈涛在一起。 脑海也会闪现出网友平淡如水的一番话,“夫妻生活不完整的夫妻,就是不完美的生活。你应该找个情人。” 那些话,那些事情都犹如在昨天,清晰的在脑海里边一幕幕展现。 不禁的放慢了脚步。 自己该不该就这么离开,他刚才有没有磕坏,还有醉酒的他,是否需要照顾?一个个问号又爬上了黄英的心头。 黄英停止了前进的脚步,不禁的转身向会走。 如是几次,最后黄英决定回去看看,希望陈涛不要出什么事情。 毕竟是一个喜欢自己的男孩,虽然两个人无缘。 ?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三章 醉话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