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一章 黄英发飙

林木坚和她老婆黄英都失业了,失去工作的林木坚,内心对自己开快餐公司,有了一定的想法!但是总是感觉那么的有隐隐的担心,但是具体是哪里的担心,又说不出。 创业对林木坚来说,太过艰难,很难迈出第一步。林木坚决定找安如玉讨论一下自己的想法,究竟有什么问题? 工作了几年,从公司离开了,突然安静下来想想,真的能想起的,敢于去打扰的,只有那么一两个。 安如玉,丫头王萍,马笔。安如玉和自己总感觉有那么丝丝缕缕的牵挂,说不清道不明。王萍总是感觉就是个可以让自己开心的妹妹。 妻子对自己的另一半的朋友总是敏感的。就算你们没有什么问题,在彼此的眼里总是感觉有问题似的。 林木坚曾经把安如玉和王萍介绍给黄英,但是三者似乎有很难成为朋友。 走在赴约的路上,林木坚脑海里边一遍遍的想着,和自己有交际的几个女人,爽朗大方的林潇然,聪慧的安如玉,机灵可爱的丫头。有朋友,有老师,有亲情的感觉。 林木坚和安如玉约在公司附近的茶秀里。 林木坚赶到的时候,安如玉已经在等候了。安如玉,一身淡色的衣服,穿着长裙,头发挽起,显示的那么的淡雅。 “玉姐,来迟了,不好意思呀!”在安如玉的面前,林木坚离职后感觉顿时亲近了很多,没有了公司职务的羁绊。 “没有关系,你老婆,黄英怎么没有一起过来!”安如玉抬头看着林木坚,余光扫视了一下林木坚的身后问道。 “我想做的事情,她还不知道,我想给她个惊喜。”林木坚坐下说道。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夫妻间应该及时沟通的,否则裂痕会越来越大的。”安如玉品着茶说着。 “这个是我写的计划书,你给看看,我隐约老觉得哪里有问题,但是又想不出,所以就找你来了,不嫌我麻烦吧。”林木坚把打印好的资料递给了安如玉。 “我要是嫌弃你烦的话,我就不挽留你了,你呀!”语气中充满了惋惜和怜惜。 安如玉专注的看着林木坚的计划书,时而皱眉,时而微笑。 林木坚也仔细的看着安如玉,还是那么的诱惑和美貌。 如果自己的老婆是安如玉该多好!不禁的想入非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十几页的资料,安如玉一字一句的看着,很专注。 “你现在在哪里呀?老公!”黄英温柔的声音想起,一年来每当黄英很温柔的叫自己老公的时候,总不知道有什么要发生。 “我在外边和朋友聊点事情!”林木坚小心谨慎的回答道。 “男的,女的呀?”黄英还是很温柔的问道。 “男的……”林木坚小心翼翼的说着,夫妻之间对这些还是比较敏感的,为了不想黄英多想,就说是男的,只从打掉孩子以后,黄英老是感觉疑神疑鬼的,以前的几年都很少发生矛盾,但是最近一年的矛盾日益增多。 “男的,你他妈快给我回来,限你十分钟,否则过时不候。”听着滴滴声音,林木坚感觉莫名其妙。 “你老婆没有看出来脾气还很大呀?不过你欺骗你老婆也是不对的。”专注着看资料的安如玉抬起头看着林木坚。 “我也是不想让她多心,不知道为何?她的脾气越来越大了!哎,这不是两个人都突然失去工作了吗!”林木坚一脸无奈的回答着。但是也不知道究竟该回去还是不回去。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要是实在有事情了,你就回去吧,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是!”安如玉善解人意的笑着。 “没有什么大事的,你看看我的资料,给点意见吧!”林木坚是很期待安如玉给一些意见,林木坚是很想自己做点什么。 “说实话,你做的这个,和你的专业相差太大了,我根据我的看法,我提出几点问题!”安如玉说着。 “第一,送餐怎么进入写字楼?第二,怎么保质期?第三,无形损耗怎么算?”安如玉很是麻利。 “说实话,这几条,我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但是不迈出第一步,总会有很多的问题出现。” “有机会,我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也许可以给你帮忙!慢慢来,就是你说的,走出第一步,就会很好走很多。”安如玉说着。 “你准备投入多少来做这个事情?你自己的资金有多少?需要我做些什么?”安如玉看着林木坚。 “我想从小做起,大约10万元左右吧,主要资金都投入在了房租上边,不过呢,到那时候已经是一无所有了。”说到钱的林木坚情绪很低落。 “股市里边的钱,不知道还有多少,从地震开始,股票已经走到了顶峰,继而开始不停的下坡路,太多的事情和复杂的心情,年初那激昂向上的心情不复存在。”林木坚想着突然不知道这10万块钱能否凑齐。 “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你就尽管说,我们是朋友嘛。”安如玉盯着林木坚的眼睛,林木坚看到安如玉的时候,眼神总是躲躲闪闪的。因为时不时的脑海里边总是会浮现那些照片。 总是试图把高贵端庄的安如玉和那些激情性感的安如玉合二为一,但是越是想这样,越是不能。 “你赶紧回去吧,我看小黄,刚才应该是生气了,不要影响了你们的夫妻感情。”安如玉端起了茶杯品着茶说着。 “那好吧,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机会我们再见。 说着林木坚离开了茶秀,但是内心对黄英有些看法,自己和安如玉并没有什么,好像在盯梢似的。 看着林木坚离去的背影,安如玉长叹了一口气,安如玉的脑海里边是自己初恋的身影,有几分相似,也许是一种精神寄托吧。 林木坚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总是不能平静,也没有那么着急的赶回家,离职几天的黄英心情也变得几分烦躁,两个人都同时失业。 两年前,两个人也曾经开心的商讨过,如果哪一天两个人同时失业了,那就有时间一起去旅游了,去去海南,去上海,想去一切自己想去的地方。 那样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情,那时候,两个人期待着同事离职,但是现在了离职了,但是又是一副场景。 家里似乎没有了家的气氛。沉默寡言的空间里边。更加感觉的冷。 但是想着自己要开一个快餐公司,也是自己的希望,顿时间有来了精神,想着今天就把这个消息告诉黄英,让她也知道自己还是在努力着的。 两种不同的想法,交叉着辉映在林木坚的脑海里边。 开开家门的时候,黄英和雯雯两个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放着几包零食。 “你知道回来了?你和你那个小蜜,约会完了?”迎头黄英给了一句。语气中充满了讽刺,充满了愤恨。 “莫名其妙,不可理喻。”林木坚换着鞋说着。 “你厉害了,敢还嘴了!你不想过了是吧,说着一包东西朝着林木坚扔来。”林木坚眼疾手快接住了东西,是一包吃过的瓜子的垃圾。 林木坚火就不从一起来,声音提高说道:“神经病了!你发哪门子疯呀?” “你刚才去干嘛了?”黄英厉声问道。 “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去和一个朋友谈点事情。”林木坚提高了很多分贝。 黄英的妹妹黄雯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着零食,黄英和林木坚的拌嘴似乎与自己也没有一点关系。 “是男的吗?要不要我给你说出来呀?要不要我连名字给你说出来!老老实实坦白交代。”黄英的声音很大,似乎很有底气。 “什么呀?你不要没有事情找事情,你真是闲的无聊了吧。”林木坚针锋相对的说着,但是内心还是有一丝的心虚,虽然没有安如玉发生什么,但是总之刚才的电话欺骗了黄英。说话感觉还是中气不足。 “老实交代,你和你那个女领导,究竟是怎么回事情?否则有你好过!”黄英的语气很大。但丝毫没有打扰雯雯吃东西和看电视的兴趣。 “你有病吧,我看还病的不轻,那个女领导呀!都他妈离职了,你烦不烦呀!有时间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林木坚的语气也透着不耐烦。 “你他妈没有能力,还怪我……”黄英对林木坚刚才究竟干什么去了,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也不知道,只是心情不好,是诈唬着林木坚,所以内心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不可理喻,真是不想回来,你以前也不是这个样子呀!”林木坚降低了很多的声音说着。 “不想回来,那就赶紧滚吧,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黄英心情烦乱的说着。 似乎总感觉婚姻出了点什么问题,最近总是时好时坏,但是问题出在哪里,自己说不清楚,真是剪不断理不清。 “你俩别吵了好不好?有没有意思呀,老这样我也不想回来住……,烦死了,烦死了。”雯雯突然插入了一句话,狠狠的关掉了电视。 顿时间房间里边一片安静。 三个人面面相觑。在这个城市里边,这三个人是最亲的亲人,算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 “烦死了,你说我遇到一个变态的张琴,就够倒霉了,你说你们都结婚3年了,吵什么吵,再吵离婚去呀!”雯雯说着。看着情绪似乎有些激动。 她是大学的老师,刚跟变态的张琴分手没多久,看见姐姐两人吵架,于是忍不住激动起来。 “要不你们现在拿着本子去离婚,要么就老老实实的呆着,吵架好玩呀……”雯雯看着姐姐说着。 “工作算什么呀,没有工作再找呀,我就不信了,地球离了谁就不转了呀,至于吗为了个工作吵架,累不累。” “我给你们说,看着你们这样,能坚持几年呀,迟早离了算了,烦死了。” 雯雯语速很快的说着。又使劲的盯着林木坚和黄英。 “死丫头,你怎么说话呢?”黄英突然朝着雯雯说了一句。 “还不是因为你和张琴的关系,导致我也心情烦躁,我发发火就不行呀。”黄英说着。 “工作没有了,现在连房子也没有,孩子也没有,加上你这个倒霉孩子,我就不可以唠叨几句。有你这么说你姐姐的吗。”黄英说着。 也许真如黄雯雯说的那样,夫妻生活本身就是柴米油酱醋茶。所有的浪漫就被淹没了,慢慢的转化为了亲情。只是成了一种生活在一起的习惯。 但是突然间让你离婚,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和一个人在一起,需要很多年的磨合,才能养成习惯。 被雯雯的几句戗,黄英和林木坚回复了平静。 “有你这么劝人的吗……,小丫头片子。”林木坚顺势说了一句。 所谓借坡下驴,林木坚走到面前给黄英和雯雯倒了一杯水,一个无奈的笑脸,一场小小的风波再次化于无形。 夫妻之间,生存的智慧,相处的智慧,总是遇到事情,各让一步,也许就化干戈为玉帛,一场影响夫妻感情的吵架,就可以化解了,但是有时候两个人对着干下去,也许就会为以后的夫妻裂隙,添了一份力。 一个下午,三个人在家除了电视,就是做饭,吃着零食,又一次开心的气氛在屋子里边弥漫。有时候想想无论如何,这样的生活着也未尝不是好事情。 但是偶尔提及的房子,孩子,总是一个不容易逾越的门槛。 “上天呀,你什么时间才可以给我一套房呀!”林木坚不禁的内心祈祷着。

返回
《婚姻边缘的人儿》 第一章 黄英发飙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婚姻边缘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