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凶猛》 第三十五章 谈话

而且导师证明那天叫宋歌过去有事儿,在江边的时候也有一对年轻的情侣见到了宋歌,因为他们每天都去那边约会,呆的时间很长,所以基本上是看着宋歌一直在江边散步直到她回去的,但是相反的,苏黎在那个时间段根本就没有人证明,她所说的去美容院,也只是预约而已,在莫晨奈的人的逼问之下说出了确实没有真的过去。 莫妈妈神色复杂的看着苏黎,这就是自己从头相信到尾的姑娘?一手策划了事情的一切,利用自己的信任让自己深信不疑,莫妈妈深深吸了口气。自己不是她最尊敬的长辈么?那孩子不是她最喜欢的小朋友么?她怎么会这样?被嫉妒蒙蔽了之后就变得这么恐怖么? 至于酒店的录像带,查明了也是苏黎找人寄出的,迷晕宋歌的人是苏黎亲自找的,代价自然事前。当然苏黎要求那个人什么都不能做,因为苏黎没那个胆子真正伤了莫晨奈的软肋。 而且,还让自己误会了那个从头到尾真的什么都没做的孩子。 “苏黎啊。”莫妈妈叹了口气开口。 “伯母我。。。”苏黎欲言又止。 “以后不要再来我们莫家了吧。”莫妈妈平静的说着。 “我。。。”苏黎还想说什么,被莫妈妈厉声打断。 “出去!” 苏黎愤愤的转身,砰的一声关上了门。莫妈妈瘫软在沙发上,这个自己看着从小长大的孩子,竟然这么让人失望。同时莫妈妈又对着宋歌愧疚着,自己如果能不那么冲动,多冷静想想,宋歌那孩子就不会被误会了吧。 想着莫妈妈便抬手给莫晨奈打了电话。 另一边宋歌慢慢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莫晨奈不住的点头的模样,然后说了声“好”便挂了电话,起身做到宋歌身边。 “我怎么在这儿?” “笨蛋你被人绑架了。” “我没有被?”宋歌一脸惊恐的低头看着自己。 “放心,你有英明神武的我在呢,怎么会有那种事情?”莫晨奈伸手揽了宋歌进怀里。 “恩。”宋歌紧紧闭着眼睛,“阿奈,我被赶出来了。” “小傻瓜,怎么会呢,妈妈说做好饭等着咱们回去吃呢。”莫晨奈轻声笑着,“妈妈说对不起你,诚挚的跟你赔礼道歉,还夸你是个好孩子呢。” “真的?”宋歌诧异的抬起头,看着莫晨奈,自己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怎么和自己睡以前的世界不太一样了?” “真的啦,是真的。”莫晨奈说着,把人按回自己的怀里,“小笨蛋,以后再有这种事情就应该告诉我嘛,你自己死撑着算怎么回事儿?” 咖啡店里,靠着落地窗的布艺沙发上,隔着棕色的原木桌,相对坐着两个女人。 一个女人衣着考究合体,虽然从她眼角的细纹可以看出她已经年近不惑,白净红润的皮肤却证明着她保养的十分好,没有显出丝毫老态来,她的眉目之间,更是有着不自知的一份矜持贵气。她正微微低着头,视线落在自己昨天刚做的指甲上,看着自己的白皙手指捏着银亮的小勺,无意识地轻轻搅动的咖啡。似乎感觉到这安静的氛围再继续下去,有可能变得尴尬,女人于是抿了抿唇,轻轻咳了一声。 坐在她对面的女人十分年轻,一头短发干净利落,眉眼秀丽,她原本也低着头,手指相互绞缠着放在膝盖上,听到了这一声假咳,受惊了一般,立刻抬起头,眼神有些怯怯地看向了对方,很快又收了回来,松开绞缠的手指,有些不知所措地捏紧了自己的衣角。 宋歌不知道莫母叫自己出来有什么事,她心里是有点奇怪的,更多的,却是惶恐不安。毕竟……她眼神有些黯淡,她知道以自己的家世配不上莫晨奈,她也知道莫母并不喜欢自己,再加上苏黎做的那些事,她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吧,难道说,今天是要摊牌,是要把她从莫家赶出去么…… 宋歌更深的埋下了头,使劲儿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不让眼底浮出的泪水没出息地流下来。她咬了咬唇,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和晨奈分开的!浅浅不能没有爸爸!谁也不能够把他们一家人分开!苏黎不能,莫妈妈也不能! 这时候,只听对面传来了一声轻到几不可闻的叹息,莫母的声音随后响了起来:“宋歌,当初是我错怪你了。” 宋歌一征,眼泪啪嗒就掉了下来。 莫母看着宋歌面前的咖啡漾开的一圈圈细腻波纹,再次叹了口气,这时候却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她是错怪了宋歌没错,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儿子值得更好的女人来做妻子,不自觉地眯起眼,莫母上下打量着宋歌——宋歌忽然抬起头来,还带着泪花的眼睛水润润的,脸上却是最绽放着笑容,窗外的明亮光线透射进来,让这个年轻女人的脸庞美好的不可思议。 “谢谢你,妈妈。”宋歌的声音还有点哽咽,却是满满的都是欢喜。 莫母轻哼了一声:“现在叫我妈妈还太早了点。”她拿起包,起身要走,临走之前看了眼神色明显黯淡下来的宋歌,不知道在怎样的情感趋势下,不由得又说了一句:“我还要再看看。” 宋歌的脸色一下子明亮起来,似乎有什么在她眼里燃烧一样:“谢谢——谢谢伯母!”莫母抬手掩住唇,再次轻咳了一声,攥着包包急匆匆的走了,有那么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宋歌对着玻璃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随即觉得还不够,冲着玻璃又比出了一个“V”的手势,正自顾自的傻笑着,她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等等,街道对面那个注视着自己在微微笑着的男人,不是莫晨奈是谁? 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这么傻的样子被看到了啊——宋歌破罐子破摔地吐了吐舌头,又做了个鬼脸,看到就看到了吧!反正更丑的样子他都看到过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宋歌的脸愈发红起来。 莫晨奈走过来的时候,见到就是女人双眸如水两颊飞红的模样,他眸色沉了沉,伸手撩起女人垂落到额前的一缕发丝,指尖若有若无地划过了那光洁的额头。 宋歌在莫晨奈撩起她头发的时候就回过神来了,感觉到男人温热的指尖,她觉得自己脸上更烧了。 “想什么这么出神,被人非礼都不知道。”莫晨奈轻笑着坐到宋歌身边,伸长手臂揽住了她。 宋歌瞪他一眼:“我知道是你。”刚回过神她就嗅闻到了莫晨奈身上的淡淡的烟草气息,莫晨奈吸烟,不过他并没有烟瘾,宋歌也就没有说要他戒烟。而且,宋歌内心里是很喜欢这种淡淡的烟草味的,非常浅淡的,属于这个男人的气息,漂浮在她身边每一寸的空气里,像是在被亲密无间地拥抱着,让她会觉得自己是被爱着的,无比安心。 莫晨奈扬眉:“是么。”他一把将女人揽进自己怀里,透过落地窗望向外面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开口道:“我妈她,并没有恶意的。” 宋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什么意思,反应过来后,并没有为莫晨奈替他母亲说话,却不是替她出头而觉得难过,她反而觉得心里狠狠的一暖。 今天莫母会对她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她不信莫晨奈没有做什么。这个男人就是这样,默默的为你做事,哪怕你完全不知道不了解,也可以说是大男子主义吧,没办法,她就是喜欢他,就是爱他,他的优点他的缺点他的头发丝他的手指尖,她都爱。 莫晨奈会这么说,他就一定知道了莫母今天约了她出来,在她和莫母谈话结束后,就能看见莫晨奈,他也一定就在附近。宋歌知道莫晨奈是很忙的,特意抽出时间来,只是因为担心自己母亲可能会对她说什么不好的话,想着要开导她。 虽然莫式安慰有些山路十八弯,宋歌却是直接就感受到了,感受到了莫晨奈对她的在意和保护,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手指捏了莫晨奈的衣角,宋歌点点头:“我知道,她也是为了你好。你少吸点烟,浅浅受不了烟味。” 莫晨奈颔首,拍拍她肩膀:“就今天。” 今天等的实在无聊,他就抽了烟。虽然知道母亲不会做什么,该说的他也全部跟母亲都说清楚了,苏黎那个人也得到她应得的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担心这个蠢女人。 “走吧,浅浅也该放学了,我们去幼儿园接她。”莫晨奈看了眼桌上一动没动的咖啡,接了浅浅后,还要再去吃顿饭。至于工作——不是还有助理和秘书么。 透过车窗,宋歌看向外面。夜色深了,城市里亮起的各色灯光将黑暗映照的光怪陆离。 浅浅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粉嫩嫩的小脸蛋上挂着甜甜的笑,酒窝里像是盛满了蜂蜜,不时咂吧一下小嘴巴,肯定是梦见什么好吃的了,这个小馋猫儿,整天就记得“好吃的好吃的”。 宋歌唇边不由浮现出笑意来,摸了摸女儿柔软的头发,她心里也是一片柔软。 坐在母女俩旁边的莫晨奈眼角余光扫到了身边女人那温柔的笑容,他瞥了她一眼,嘴角也带出一丝笑,随后收回了目光,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搁在自己膝盖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继续未处理完的事务。 远远的,车灯打过去,看见静默在夜色里的房屋,莫家的宅院到了。 也算是,家到了吧。 莫父莫母已经睡下了,女佣走上前来,要从宋歌怀里抱走浅浅,宋歌摇了摇头,女佣便退下了。 于是,莫晨奈揽着宋歌,宋歌抱着浅浅,一家三口朝卧室走去,脚步声轻轻的悄悄的,气氛静谧的像是那墨蓝色深邃天穹落下的丝丝缕缕莹透清澈的星光。 莫晨奈抬手拨了拨宋歌耳际的发丝,富有磁性的声音低沉悦耳如大提琴,带着点诱惑的意味:“夜还很长……” 宋歌脸上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返回
《总裁凶猛》 第三十五章 谈话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总裁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