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凶猛》 第二十六章 起床啦

“那您这些天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就随时打电话。”几番交代,莫晨奈也对苏黎多了几分好感。凡事都想得周到。他赞许的看着苏黎。苏黎一抬眼就看见莫晨奈定定看她的眼睛,脸居然微微泛起红晕来。 送苏黎出门的时候,苏黎问莫晨奈,“刚刚你那样看着我干嘛?”好似明知故问一般。 “呵呵,你还不明白么?看看我这个未来的老婆是多么的贤惠,体贴人啊。”说得,苏黎更加的开心了。他们这段感情,兜兜转转已经十年了。当苏黎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女的时候,已经在心里下决心,莫晨奈是她这辈子非嫁不可的人。他在她的生命里有太大的重量,他演绎着她生命的全部。苏黎是一个做事干脆的人,但是在莫晨奈这里,在这段感情里,他总是让她等了又等,有过伤,也有过快乐,而那些终究是过往了,现在的她和莫晨奈终于有了结果。她幻想着自己穿上婚纱,和莫晨奈一起,站在教堂的时刻。她会大声的说着:我愿意。这幸福的时刻,想着就可以让她在梦里笑出声来。 “夜深了,快回去吧。”莫晨奈体贴的拿起风衣披在苏黎的身上。“路上注意安全。” 他总是那么的细心体贴。每一份他对她的好,她都记得。 “那你快回去休息吧。休息好了,我们就出发。” “嗯。” 月光如水,清澈透亮。走在细碎的风里,莫晨奈想到了一个人,这个有着和她一起共度快乐时光的人。不知她在何处,是否为人妻,为人母?她对他的帮助,他铭记在心,只是总有一份情愫在心里,不可抑制。它是那么真实的牵动着他的心。那一段时间美好的相处时光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 当时莫晨奈回到自己的公司,把一切事物都处理好了。再回到他们住的房子想找她时,可是早就人去楼空,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无从找起,也许,她也是不让他再找到她吧。那些尘封的往事就让这一切都随风去吧。以前的种种都是过往了,以后的他会做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 ?十月份的天气有些凉了,浅浅不管妈妈再怎么叫就是赖着床不愿意起来。被窝里的温度刚刚好,而这季节真的很让人犯懒。宋歌早早的起来煮好早餐,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今天有早课,所以要快点送浅浅去到幼儿园,不然该迟到了。 宋歌走进浅浅的房间,拉开窗帘,阳光刺眼,浅浅立刻把被子拉过头顶继续赖床。宋歌走过去掀开被子说道:“浅浅起床咯。太阳公公都晒屁股啦”宋歌依旧温柔的说着,揉揉浅浅的头发,还是那么可爱。 “嗯,不嘛。”浅浅的起床气上来了,说什么也赖着不起。用力踢着被子,好似受了极大的委屈。 今天不能领到小红花了。”听到小红花,浅浅终于屈服了,这确实是很有吸引力。孩子的世界里确实很容易满足。立马爬起来,自己穿起了衣服。“浅浅真是懂事的孩子。”宋歌满心欢喜的夸着自己的女儿。内心觉得温暖了不少。至少我还有你。宋歌想着。 ?“妈妈,今天我们去象山吧!”穿好衣裤,浅浅跑过来缠着宋歌。正好今天下课的早,也是好久没有去了。便答应下来。“那浅浅今天在幼儿园里要乖乖的,听老师的话,知道吗?” “嗯。知道了。” “那快吃饭吧!”宋歌赶紧催促着。 “嗯.” 此时,却响起了敲门声。“谁会这么早来敲门呢?”宋歌自顾自的说着。便警惕的透过猫眼看看外面的人。原来是他。 她打开门,惊讶的问:“林大哥,你怎么来了?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就是昨天看见你的车坏了,想着你今天要上早课,这个时间段又难打车,所以……我想着可以送你过去。” “这个,不麻烦了吧。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了。况且你也有要忙的事情。不用管我的。” ”不用每次都拒绝我的好意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帮帮你,你把我当大哥就好好的让我开车送你去。“ 看出林大哥有些生气的样子,只好让他送了。”那就麻烦林大哥了。“ ”不麻烦,不麻烦。“说着又开心的看着宋歌。宋歌被他看着怪尴尬的,于是扭头问:”浅浅,早餐吃好了没有,快出发了。“ ”嗯,好了。“浅浅背起书包,蹦蹦跳跳的过来跟宋歌口中的"林大哥”问好:“林叔叔好!林叔叔特地过来送我去上学吗?” “是啊,过来看看浅浅是不是很乖啊。” “嗯,我很乖很乖的。” 宋歌口中的林大哥是隔壁王大妈介绍给宋歌的,说是她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正好这位林大哥离异了,孤身一人,人品还不错。见他对宋歌也有一番心思,便想促成这一桩事。只是宋歌真无心想其他的,现在的她心如静水,不想有太多的纷扰。是放不下一个人也好,是无心再寻其他人也罢。所以这位林大哥的出现,对宋歌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一路上,只有浅浅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其实他挺好的,只是宋歌无此心,他也就白费了心思。 把浅浅送到了幼儿园,又继续往宋歌所任教的大学赶。 ”今天要上几节课?“ ”早上两节,下午两节。“ ”哦,那下午要来接你吗?“ ”不用了,下午在职工宿舍休息一会就好了。真的,不用麻烦了” “宋歌”他觉得她对他怎么就是拒之千里之外呢,心里不免有点难过。“你知道,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我只想对你好。” 听到这里宋歌赶忙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的念头:”林大哥,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是从来把你当做自己的亲大哥对待。真的很谢谢你,我和浅浅在这里举目无亲,多亏有你,肯帮助我们,并未嫌弃。“ ”我怎么会嫌弃。只要你过得好,我就安心了。“ 宋歌无言,她最受不了别人的好。认为自己亏欠的太多了,无法补偿。 终于到了学校,谢过林大哥,宋歌就直奔教室而去。在转角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看,只见他转身在路边随便买了一份早餐,就吃了起来。看着他对她这样心里多少是有几分感动的。只是要愧对他这一番真心了。 莫晨奈和苏黎今天也到了丽江,由于旅途太过疲累,便决定今晚稍作休息明天再去看望苏黎的奶奶。不一样的城市,不一样的风景,连心情也是如此的不同。 ?“苏黎,累吗?”莫晨奈问她。 苏黎转过身,说:“还好,缓过来了。” “我想出去走走,你要一起去吗?”在这座美丽的古城,一切都是那么的有吸引力,叫人怎能待在房间了睡觉,而浪费那么多好时光呢? “嗯。你想出去,我就陪你吧。”苏黎是有些累了,但还是想陪陪莫晨奈。 在丽江,带着闲散的心情,行走在街道,没有目的,没有思绪,那些烦恼,都被这份恬淡的心所沉淀。每个年轻人都向往着去丽江游玩或是居住一段时间,不仅是因为它的风景绮丽,更是丽江拥有一份淡然的宁静。让人不知不觉置身其中,忘却自身的烦恼,哪怕只是暂时把烦恼搁置,也能使心情得到片刻的安宁。丽江的街头,店铺都可以听见的一首歌——《一瞬间》,歌词的大意是那么深入人心,就是这样的心情,这样的感觉。 就在这一瞬间 才发现 你就在我身边 就在这一瞬间 才发现 失去了你的容颜 什么都 能忘记 只是你的脸 什么都 能改变 不知不觉走到了象山周围,这里很安静,风景也好。慵懒的心此刻正悄悄地沉睡。 苏黎停下脚步,环顾四周,问莫晨奈:“我有些渴了,我去看看有没有卖水的地方。你要喝吗?” “嗯,可以。” 苏黎一个人去买水,莫晨奈继续往前走。 在一颗古树下,看见一个小女孩对这一张纸时而开心,时而难过。 ?莫晨奈走过去,看了看,原来是她的涂鸦。他问她:“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莫晨奈从未主动问过陌生小孩这样的问题,这一次也不懂怎么了,就是想和她说说话。 “我叫浅浅。”浅浅回答他。抬起头,偏着脑袋仔细看着眼前这人。 “这是你画的吗?” “嗯。”浅浅回答完,继而又低下头,变得闷闷不乐了。 “这个是浅浅,那浅浅旁边的大人应该就是浅浅的爸爸妈妈了吧?”莫晨奈拿着浅浅的画,翻来覆去的看,好似很认真的样子。 “嗯。”浅浅继续着自己的不开心。 “浅浅,告诉叔叔为什么又不开心了呢?堵着嘴可不好看。”莫晨奈看着浅浅难过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是揪成一块。 ?他不忍心看她眼里的悲伤,仿佛是和她连着心,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他很奇怪自己的这种感觉,却又不明白为什么,只能跟着她难过,还一个劲的讨她欢心。 “叔叔,你知道我爸爸在哪里吗?” “呃……”他不知道浅浅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来,一时也无法回答上来。 浅浅看看他,又说道:“你怎么会知道呢。我只是随便问问。”好似很失望的样子。随即又说着:“从我出生起就没有见过我的爸爸,不知道他在哪里,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我会在梦里梦见他。真的会梦见他。浅浅怕身旁的人不信一样,又重复了一遍。浅浅说着,他听着。 “昨天老师布置作业说是要把自己的家人画下来,我就画成这样子了。”浅浅摊开纸张给他看。 “可是他们都笑我,没有见过爸爸,怎么知道爸爸长什么样。” 哦原来是这样。莫晨奈知道了,浅浅应该是单亲家庭,没见过爸爸,但又画出了爸爸的样子。所以才会被同学笑话。很想念爸爸,才郁郁寡欢。这孩子真叫人揪心呐。 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她,只是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像一个父亲一样。 ”妈妈说爸爸是去赚多多的钱要给我买布娃娃,可是轻轻浅浅不要布娃娃,只要爸爸回来。我好想他。他怎么还不回来?”似在问她,又似在自言自语。忽地,哇的一声,又哭了。还哭的很凶。 “浅浅不哭,爸爸会回来的。”莫晨奈慌了手脚,他从来就没有哄过小孩子,坐在一旁显得手足无措。 远处的宋歌听到浅浅的哭声,立刻赶了过来。 她跑过来,急急的问:“浅浅怎么了?”害怕她又出什么问题。完全没有在意旁边的莫晨奈。 “妈妈,我只是想爸爸了。” 唉,宋歌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抱紧了浅浅。该是要怎么跟你说才好。那些事,小小年纪的你可以理解吗?可以承受吗?我只是怕你的童年,你以后的时光过得不开心。你不开心了,妈妈又怎么开心的起来呢。一个一个的问题,该要怎么解决,绕在心头,真是烦透了。 可是宋歌一抬头。就看见了莫晨奈。是她千思万想的莫晨。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他,又怎么会是这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匆匆的抱起浅浅转身就走。却被莫晨奈叫住了。 “宋歌,好久不见。你这是要躲着我吗?”居然一下子就被他认出来了。有欣喜,欣喜的是他还记得她,能那么快的就可以叫出她的名字,她还以为他已经忘记了她,忘记了他们曾经美好的过往。有难过,宋歌想着,他是否寻找过她,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难道就没有记得她丝毫的好吗?渐渐的就生出了埋怨的情绪。特别是现在,看着自己怀里哭泣的浅浅。她的心乱成一团了。以前想见他,现在他就在自己的面前又想逃避了。 “我没有躲着你。只是……孩子哭了,想哄哄她。”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 “这是……你的孩子。”莫晨奈不愿相信她已嫁做人妇,虽然他知道应该是这样的一个结局,只是当这一切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又显得难以接受。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就是她的孩子吗?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这时,苏黎过来了。她问:“这是你的朋友吗?” “嗯,是的。”莫晨奈回答。已没有过多的言语。 浅浅见这场景,把头从妈妈怀里伸出来。带着泪水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莫晨奈。

返回
《总裁凶猛》 第二十六章 起床啦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总裁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