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凶猛》 第二十五章 思念

“这个是浅浅吗?很可爱啊。”宋歌猜到了浅浅为什么这么委屈了,只是在这时候她要故作坚强,故作轻松,好转移浅浅的注意力。在浅浅面前她一直是一个坚强的妈妈。即使有再多的苦和累,她都会为她挡风遮雨。 只是一碰到她心里的这个痛点,平时活泼开朗的浅浅,瞬间就会变成另一个人。任谁的百般安抚都无济于事。 “妈妈,这个是爸爸吗?” “爸爸不是一直活在浅浅的心里还有梦里吗?”宋歌无言以对,孩子是单纯的,只是其中有太多大人带给小孩子复杂的事物了,让原本开心快乐的心性变得困惑和委屈。这是她自己造成的,所以宋歌一直觉得对不起浅浅,于是对浅浅的爱多了一层愧疚。可是不管宋歌对浅浅如何的小心呵护,那份如陈旧的伤疤的往事还是一次一次的揭开,伤透了浅浅幼小的心灵。 “我不知道爸爸长什么样,在梦里也没有看清楚,妈妈,你说为什么爸爸要躲着我。今天那些小朋友都在笑我,说我从来没见过爸爸,怎么画的出来爸爸的样子,我跟他们说……我跟他们说我在梦里见过……真的见过……”此时的浅浅已经泣不成声了,一搭一搭的说着话。这些话,深深的刺痛了宋歌的心。 “他们笑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我不是野孩子,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浅浅继续的哭闹。此时的宋歌也以完全没有了主意。浅浅长大了,一些东西渐渐懂得了,要怎么跟她说?她又如何可以承受的住?会不会影响她的性格?她不要浅浅变成一个沉默寡言的孩子,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快乐幸福,让所有的痛自己来承担好了。 “浅浅不哭,浅浅乖。”宋歌把浅浅拥在怀里,擦掉她委屈的眼泪。小孩子的哭有一种拼尽全力的狠劲,任凭宋歌怎么哄,那些泪珠子还是连成线的落下来。 “浅浅哟乖一点,这样爸爸才会回来啊。爸爸可不喜欢爱哭的浅浅。” “看看,浅浅的脸都变成小花猫了,爸爸回来都不认识了啊。”还是哄不住浅浅,宋歌知道这几年以来,这样的对话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以前浅浅小的时候还可以哄哄就过了,可是她现在长大了,那些话已不再对她有作用了。宋歌只能一声声的叹息。 “爸爸怎么还不回来?爸爸……爸爸不要浅浅了吗?” “爸爸怎么舍得浅浅呢,浅浅这么可爱懂事。我的浅浅最乖了,嗯,不哭了。” “那……什么时候回来?浅浅好想他,真的好想……” “爸爸在外面赚多多的钱回来给浅浅买布娃娃好不好?“这应该是最能哄小孩子的话了吧。谁知浅浅反而哭的更大声了,说着:“我不要布娃娃,我要爸爸!” 夜幕开始降临了,宋歌抱着浅浅,摇着,哄着。墨色的天空,颜色慢慢沉着,在一片颓败的花坛边上,只留下淡淡的光晕。 想当初,宋歌为了这个孩子和父母决裂,背井离乡,远离了亲朋好友,只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只为求一份安心。痴痴的守着对莫晨的爱,不曾后悔。而浅浅便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是他给她的礼物,弥足珍贵。他好似梦一般在宋歌的世界里来了,又去了,如果不是浅浅的存在,都不知道他是否出现过,好似梦一般,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因为真实,所以倾情。因为虚幻,所以变得致命的美好。这个男人占据着整颗心,那些曾经的伤痛变不再那么深刻,只记得他的好,他的温度。于千千万万人之中,遇见了最最美好的那个人,便不负此生。不是没有幻想过和他重逢,只是在那时又该说些什么,该怎么说。宋歌曾经幻想过和他重逢的场景,她觉得只要他知道浅浅是他的女儿,能认她,他爱她,便足够。而自己将来会怎样,以后的路改怎么走,直到现在还是未知数,一切就交给老天去安排吧。命运既然让我遇见他,让我的生命里起伏不定,定有命数。 不知道在这些年他在何处,在做些什么? ?华灯初上,彼时的莫晨奈拥着未婚妻,站在落地窗前,看灯火阑珊,人潮涌动处尽是繁华一片。他在自己的未婚妻耳边呢喃:“苏黎,明天晚上和我一同回家吃个饭吧,母亲说好久不见你了。” 肩上靠着的女子,莞尔一笑。说:“好啊,我也是听想念伯母的。不知道她最近身体可好。”轮廓分明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让人摸不透,猜不着。所有的思绪都被脂粉掩盖着。不过还是分外的美丽。 “嗯,身体没什么大碍。她说见着你才开心呢。”莫晨奈手抚上苏黎的头发,眼中满是欢喜。只要母亲开心,他这个做儿子的就觉得开心了。正好苏黎有这个本事,能让母亲开怀。在一起十年,她的精明能干,善解人意也是令人欣喜的。只是十年了还没结婚,莫晨奈总觉得他们之间缺少了什么,但究竟是什么自己也不明白。 “对了,过两天你陪我会一趟老家,看看我的奶奶的,她现在老了。身体不好。我想多回去看看她。”苏黎转过身手环上莫晨奈的肩,甜甜的说。 “老家?就是在丽江吗?” “嗯,是啊。” “也好,顺道出去散散心。”每个人一提到丽江,就是心生向往之情。以前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去游玩,而现在,也是时候该把工作放放了。 苏黎把头埋进莫晨奈的怀里,丝丝甜蜜,暖暖情怀。 ??夜空里,繁星点点,是离人泪,还是幸福的眼泪。 似乎这一切事这么的平静,在没有风波的生活里。每个人都过着自己独一无二的世界,可是,谁有在为谁伤,为谁痛?只不过快乐的人永远不懂的伤心的人的心情。也许他已经忘记了宋歌的存在,那些美好的过往,在宋歌的心里也许是她这一辈子最值得珍惜的事情,是最值得深深埋在心里的往事。而对于某些人来说不过如过眼云烟,不值得一提。这份爱情究竟要不要问值不值得。人们总说爱情不要问值不值得,可是在当事人的心里,这一份值得与不值得分量有多大,自己承受的有多心酸。爱,如果不是相互的,又何必痴痴念念,说到底还是有放不下的人。在爱情里,谁先付出,谁就将万劫不复。 ?莫晨奈带着苏黎到了家里,母亲吩咐厨房做了一桌子的好菜。看的出她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很是喜欢。 “苏黎啊,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最近工作很忙吗?” “嗯,是的。伯母,最艰难的比较忙,所以没有空过来看您。”苏黎看着这位未来的婆婆对自己那么的关心,心里很是高兴。 “在怎么忙也要顾及自己的身体啊。”莫晨奈的母亲对苏黎说完,又转过身对莫晨奈说:“你应该好好照顾苏黎,你看她都瘦了。”莫晨奈应许着。 “晨奈,对我已经很关心了。他也有工作上的事,也很累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反倒是担心伯母您的身体,老人最是让我们牵挂的。”这一番话,说的莫晨奈的母亲又是疼惜又是欢喜。看的出儿媳妇是善解人意,又能干,还那么有孝心。真真是一个很好的媳妇,以后晨奈娶了她定是最好不过的了。 “母亲,最近父亲经常不回家吗?”莫晨奈见餐桌上又少了父亲的身影,关切的问道。 “你爸爸最近生意上忙,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母亲露出担心的神色。但是却又无能为力。 “哦,在忙什么?需不需要我帮忙?”此时的莫晨奈已然是一个大人的角色。感觉肩上的任务又重了很多,很多。 “你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你也是不要太累。”莫母又是一番苦口婆心的说道。想着儿子这么孝顺,很是宽慰。 坐在一旁的苏黎显得很是乖巧,讨人喜欢。但是她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在这一点上,莫晨奈是知道的。只是这个女人深爱着自己,有些事情就可以慢慢忽略了。 “伯母,过两天我想和晨奈回丽江老家看望我的奶奶,您需要什么东西,我可以顺道捎些回来。” “丽江,嗯,这是个不错的地方啊,年轻人去玩一下,最好不过了。你们去玩的开心不用再给我带什么了,东西太多,免得旅途上麻烦。”苏黎看着这么贴心的莫母,感觉又亲近了几分。

返回
《总裁凶猛》 第二十五章 思念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总裁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