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凶猛》 第二十三章 打胎

“真是没有想到啊,看着那么规矩的一个孩子,怎么就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情了呢。”四十几岁的女人唏嘘着开口,一边说,一边摇头。 “到底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五十几岁的女人开口问道。 “还能有什么事,那丫头竟然有了,都已经二个半月了,真是造孽啊,真是不知羞耻啊,难怪从外面回来了,真是丢人。”四十几岁的女人一边说,一边态度鄙夷,仿佛刚刚要将宋歌配给自己儿子的人不是她一般。 “怎么可能,那个孩子也算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本分着呢,绝对不会乱来的,你不要乱说。” “什么我乱说,我刚刚可是亲耳听到医生这么说的,医生还让她注意着呢,要小心流产,要我说啊,那样的孽种,还不如溜掉算了,一了百了。”女人的嘴巴无论在哪里,都是恶毒的。 五十几岁的女人不说话了,毕竟,她也觉得,四十几岁的女人说的可能是真的,否则,那丫头没事上什么二楼啊,唉,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一阵唏嘘,两个人拿了药,就一起步行回村子。 女人都是八婆,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尤其是农村的女人的嘴巴,那是最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的,而宋歌怀孕的事情经过那个四十几岁的女人的大嘴巴,不出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弄的人尽皆知,当然,连宋爸宋妈都已经知道了。 唾沫星子满天飞,即使淹不死人,也恶心死人。 宋爸宋妈觉得脸上挂不住了,都躲在家里,家门不敢出,只是气闷的等着,等着他们的女儿回来。 而宋歌此刻还在晴天霹雳中,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一次就中奖了,现在怎么办?将孩子拿掉吗?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啊。如果不拿掉,以后肚子大了,爸妈那里怎么办?如果村子里的人看到了,又怎么办?着实让人头痛啊,而此刻的宋歌还不知道,村子里已经沸沸扬扬了,因为已经过了农忙的时候,家里都清闲了下来,自然的,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或者,更确切一点说,就是见不得别人好,数到数到。 而十分不幸的,宋歌上榜了,并且成了头版头条。 当宋歌回家后,脚还没有站稳,立刻就挨了自己父亲狠狠一巴掌,“你个逆女,你说,你都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父亲的怒火来的突然,宋歌是一点防备都没有,直接被一巴掌扇倒在了地上,久久无法起来。 而这个时候,宋妈上前了,一把拉住了宋爸,“她爸,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怒。”劝了宋爸后,宋妈又将目光落在了宋歌的身上,“小歌,你老实告诉妈,是不是在外面,被人欺负了?” 宋妈的眼神有闪躲,有心疼,也有无奈和无措,毕竟就是农村的妇女,懂的太少了。 宋歌疑惑,心中却已经开始打鼓了,难道,他们知道了什么?可是,不应该吧?“妈?” “逆女,你干的好事,说,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宋爸的火气压不住了,原本就是正直的人,见不得一切隐晦的东西,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女儿的身上,火气自然是无法控制的。 宋歌一听到自己父亲的话,顿时明白,自己这事,是被知道了啊,可是,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走漏消息的,想想,也大概就是医院了吧?毕竟,那里人多,她因为心事重重所以没有注意到别人,但是,可能这村子里的人注意到她了。 “爸,我......” “闭嘴,我不是你爸,明天,明天你就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宋爸愤怒的打断了宋歌的话,然后愤怒的瞪了宋歌一眼,没有理会。 “妈!”宋歌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宋妈摇头,“唉,小歌,你太让爸妈失望了,你怎么可以做出那样的事情呢,你那样,怎么让爸妈在村子里抬头?好了,你也别想太多,等过一晚,你爸气消了就好了,先去休息吧,别坐地上了。”宋妈上前,将女儿扶了起来,虽然生气,可到底是自己唯一的女儿,又能如何。 宋歌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到自己母亲仿佛忽然之间就憔悴了许多的脸,终于没有开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想想又不甘心,于是,又出了房间,然后,跪在了自己父母的门前,恳求着父母的原谅。 可是,宋爸是铁了心了,就是不开门,也不准宋妈开门,宋歌这一跪,就是一夜。 当天快亮的时候,宋歌拖着已经几乎无法走路的双腿,回到了房间,坐在床上,宋歌想了很多,这个孩子,是一个意外,或者应该说,认识莫晨奈就是一个意外,然后和他发生关系,也属于意外,如果保持清醒,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接着因为伤心回家,然后刚刚开心了一段时间,竟然又有了意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意外? 宋歌很烦躁,她知道,因为自己的事情现在整个村子,怕是父母都难以抬头了吧?或者,自己真的应该离开了,至少这样,父母会好过一些。 孩子,一个小小的生命,你说,你为什么要来呢?来了,她又舍不得拿掉,可是,不拿掉,就意味着,她会时刻记着,和那个男人发生的一切。 她到底该怎么办?宋歌迷茫了。不过,有一个想法,却已经十分坚定。 离开,已经到了势在必行的地步。 可是,一想到离开,宋歌还是有几分不舍的,难得回来,却因为一个意外,又要离开,而父母的年龄也大了,身边没有一个人,她如何能够安心。 可是,当房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宋爸宋妈同时出现,他们也一夜没有睡,自然的,脸色已经差到了极点,尤其是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而母亲的眼睛,有些红肿,很显然,也哭了。 “收拾东西,走!”父亲的话语,很干净利落,五个字,表明了他坚决的态度。 宋歌其实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了,或者她离开了,父母会好过一些,至少,不用承受村子里人的那些压力了。

返回
《总裁凶猛》 第二十三章 打胎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总裁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