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凶猛》 第十四章 撞见

男孩子叫高阳,今年刚刚19周岁,是本市内地人,今年刚上大一,已经成人的高阳去年刚刚拿到驾驶证,家里就给他买了一辆崭新的凌风,自从有了车,高阳开始喜欢以车代步,只要是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就喜欢开车前去,因此每日去学校也是几乎天天开车去。 可是前几日高阳的车子在路上爆胎了,就把车子放在修车厂自己打的去了学校,上课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论文没有带,今天是要收论文的,于是请了假赶回去拿论文,高阳从教室出来以后习惯性的就向地下停车场走去,等走到目的地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今天没有开车,于是恼怒的又往回走,走的路上发现有一辆机动车,机动车上还插着一把钥匙,高阳下意识的就走了过去,将钥匙取了下来,想要交给停车场工作人员,可是转念一想,我可以先借用一下他的车子,回家把论文拿回来。 内心的懒惰促使高阳骑着不知道是谁的机动车赶在回家的路上,在路过一片高速道路时,因为机动车没有挂牌,被交警拦了下来,要求高阳出示自己的驾驶执照,这个时候高阳可傻了眼了,经过一番解释后,交警没有相信他的话,反而将他送到了公安局。 这个时候高阳的家人都远在海外,没有人看护,高阳也不想麻烦爸爸妈妈,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就盘算着自己解决,可是找了好几家事务所,都说自己的事情没办法解决,直接就把自己给打发了。心灰意冷的高阳又来到了宋歌所在的事务所,这个时候他的内心已经不怎么抱希望了。 听到高阳的一番陈述,宋歌沉吟了一会,还没说话的时候,就听见高阳说道,“你不会不帮我吧?我的事是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宋歌看着可怜巴巴的高阳,内心里也是一片挣扎,说实话高阳的事情并不好办,看起来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高阳还在上学,若是被留下什么前科档案什么的,会影响这个大男孩一辈子的。于是不忍心说些不好听的话,先是安抚了高阳一番,笑着说,“放心吧,只要你自己没有要偷窃的想法,姐姐会帮你的。”。 听到这话,高阳的大眼睛瞬时明亮起来,仿佛看到了救星,“真的吗?姐姐,我的事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严重没有办法,对不对?我就知道,呵呵,那就麻烦姐姐了。”看着瞬间鲜活起来的大男孩,宋歌内心里一片欣慰,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应该尽力去帮助他。在仔细地询问了一些其他的情况后,宋歌送走了男孩子,“你先回去吧,回家保持联系,有事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 送高阳走后,宋歌立刻投身到各种法律条例当中,寻找是否有解决的方法。又经过一天的忙碌,宋歌下班回家,从公家车上走下来没多久就听到了一阵争吵声,马路前方围了些许的人群,不算多,但人也不算少。 宋歌走上前,想看看是怎么回事,还没有走进人群,就听到了几声女人尖锐的声音,“把我们家宝宝撞到了,说句对不起就想蒙混过去了?我们家宝宝伤成这样,你要负全部责任!”宝宝?撞到人了?听到这里宋歌赶紧走了几步,进去一看,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怀里抱着一只娇小可爱的红贵宾,红贵宾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望着围起来的人群,对面是一位推着自行车的大爷,面上满是尴尬与无奈。 可是又看了一圈,哪里有宝宝的身影?是去送医院了吗,正在这个时候老大爷开口了,“姑娘,是我的错,年纪大了腿脚不好用,没有及时刹车,对不起。”老大爷恭恭敬敬的道歉,却换来对面女人尖酸的声音,“知道自己腿脚不好用还出来瞎转悠?!说对不起有用吗?赔钱吧!” 这时,围观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一些声音传进了宋歌的耳朵里,“嗨,算这老大爷倒霉,早就知道这女的肯定是讹诈上大爷了。”又有一个声音说道,“是啊是啊,不过就是撞了一条狗,如今啊,这狗的命可比人的命值钱!”听到这话又有人说道,“明明就是讹诈,人老大爷只不过是碰了那小狗一下,根本就没有伤到,再说了,这人来人往的这么多人,有个磕磕绊绊的也正常,至于这么得理不饶人的嘛!” 听到这里宋歌算是听明白了,原来那个女人口中所说的“宝宝”就是她怀里所抱的那只红贵宾啊!看着老大爷为难的样子,宋歌站了出来,“大姐,那您说大爷该陪您多少损失费呢?”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又都投到了宋歌的身上。 抱着小狗的女人看到宋歌,脸色十分不屑阴阳怪气的说道,“呦,来了个管闲事的,我可不管其他有的没的,反正撞到了我的宝宝,怎么说也得做个检查什么,我不多要,就给个五六百块钱这事儿我也就不追究了。” 听到女人的话,宋歌笑了出来,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这小区周围都是些低收入人群,五六百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对于这位老大爷来说,应该是非常多得了,老大爷也是无辜的很,谁想到自己出来溜一圈就损失五六百块钱啊?!太冤枉了。 宋歌看了看老大爷无奈的脸,对女人说道,“要说给钱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想清楚了。目前来说你的错可是远远大过了老大爷的过错。”女人听到这话立马变了脸色,不高兴起来,尖声说道,“什么浑话,他撞了我的宝宝还是我的错了?你还讲不讲理了?!” “讲理是吗?好,咱们现在就好好讲讲道理,第一,要想得到赔偿,请您先出示您的合法养犬证。否则一切免谈。第二,本市规定,您的遛狗时间应该是在晚上7点以后到第二天早晨7点以前,现在是高峰期,您出来遛狗出了事儿也是您的责任。第三,” 说到这里,宋歌的语气顿了顿,接着说道,“老大爷年纪大了,长时间在这耗着,若是出了什么问题你能负全部责任吗?再者,力是相互的,谁知道老大爷有没有受伤呢,若是受伤了,责任也在您那里,您要负全部的责任!” 这一番话可把女人给镇住了,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周围人看宋歌的目光更加热烈了,还偶尔能听见几句赞许的话,“这谁家的姑娘啊,说话一溜一溜的,哈哈把那个婆娘都给镇住了,哈哈,真好笑。” 事情的结果就是女人气呼呼的走了,也没有要什么赔偿,临走前还恶狠狠的瞪了宋歌一眼,想想也知道,一般人养个狗什么的,都不会主动去办合法的养犬证,大多都嫌麻烦,而且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她出来遛狗本就不是时候,若真要追究起来,女人的麻烦事儿也不少,权衡一下自然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气呼呼的离开了,留下多云转晴的大爷笑呵呵的直感谢宋歌,周围人也拍手称快,纷纷投去赞许的目光。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宋歌给莫晨奈做好晚饭,自己只是粗略的吃上几口就窝进书房里,面对着电脑查询着有关资料。莫晨奈也是闲的没有事做,看平时饭量挺好的宋歌只吃了一点心里有些纳闷,而且今天回来的也晚,这么拼命工作?于是泡了两杯咖啡,端着敲响了书房的房门。 “咚咚咚。”宋歌头也不抬的说了声进来,眼睛就没有从电脑屏幕上离开过。莫晨奈看着眉头紧锁的宋歌,悄悄地来到身后,看来是遇到了什么难题。看了会电脑,全是些盗窃行为条件认定的一些法律知识。 莫晨奈把手中一杯咖啡放在宋歌面前,自己则喝着咖啡找了个凳子坐在了宋歌身后,宋歌看着面前热腾腾的咖啡,说了声谢谢。“不客气,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哎呀,别提了,我脑子都快炸了,今天刚接了一个小案子,说难吧,其实也不难,可说简单也挺棘手的。”接着就把今天高阳的案子给莫晨奈说了一遍,“如果高阳向法官证明自己没有不法意图,而且承办此案的法官能够相信高阳并没有盗窃的意图,那么就不会触犯刑事上的盗窃罪,可是棘手的就是这些都属于高阳的主观意识,并不能作为有效的证据来说明问题,别人是不会信服的。” 听完宋歌的话,莫晨奈慢悠悠的说道,“那么你就相信那个叫高阳的男孩子的话是真的?”对于这个问题,宋歌想也不想的就回答道,“那是当然,如果我都不相信我的当事人,又有什么能力让别人相信我的当事人呢?!” 莫晨奈想了一下,“这件事也没什么难得。”听到这话,宋歌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你有办法?!”,看着宋歌急转的态度,莫晨奈潇洒的站起身,右手插进裤袋里,左手端着咖啡,一言不发的向外走去,宋歌急忙跟上去,“莫晨,你说话啊,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好办法了?昂?快说啊。” 相对于宋歌急急忙忙的态度,莫晨奈显得很是淡定,直到坐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才慢悠悠的开口说道,“只要有拿的出手的证据不就可以了。”宋歌翻了个白眼,这不等于没说吗!“哪有证据啊?有的话我还需要这么愁吗?” “这个世上没有用钱办不到的事,你不是说,那个孩子家庭条件挺好的嘛。”听到这里,宋歌疑惑的看着莫晨奈,用钱?怎么用钱?看着一脸迷茫的宋歌,莫晨奈接着说道,“找到车子的主人,造一个证据,只要得到车子主人的配合一切就简单多了。”听到这话宋歌仍旧一脸迷茫,过了片刻,脸上终于拨云见日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你的意思是说,找到车子的主人,跟他商谈一下,然后伪造一份借用车子的证据?莫晨,你太聪明了!”边说着边兴奋的给了莫晨奈一个大大的拥抱,就差亲上一口了。 莫晨奈被突之而来的拥抱吓了一跳,一脸嫌弃的表情推开了宋歌,宋歌却一脸不在乎的表情,高高兴兴的去研究方案了。问题有了眉目,宋歌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连日以来的劳累,也一下子汹涌而来,困倦的感觉包围着疲惫的身子,宋歌的脑袋几乎刚触到枕头便进入了梦乡。

返回
《总裁凶猛》 第十四章 撞见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总裁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