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凶猛》 第八章 竟然倒在了浴室!

莫晨奈区车来到了离工厂半小时路晨的居民住宅,这里的房子并不算好但是没有人会关注这里,莫晨奈把车子开到了一家报废场,又走了十几分钟的路程,一路上莫晨奈没有留下任何他的足迹,这让他变得有些模糊,他朝着他左手边的房子走了进去,从后花园爬了进去,还没有到房间里他就倒在了浴室的门口了,但是此时的他并没有昏迷,还保持着他的思维! 这个时候莫晨奈听见了脚步声,而且就从脚步声可以听得出来,这不是一般的人,这些人经过严格的训练。 眼看着后面的人就要走过来了,出于无奈,莫晨奈在紧急之下,推开了手边的门。而这时候正在洗澡的宋歌还陶醉在自己的歌声当中。 “伤的那么重,一定跑不远,你们几个从这边追,你们几个跟我来。”这时候追来的人的声音响起。 看着满身是血的男子闯进自己的浴室,本来还在唱歌的宋歌立马止住了声音,想要尖叫。可是却又被男子身上的重伤给惊住了。宋歌拉起了浴巾。莫晨奈在看了宋歌一眼之后就没有说话了,只是眼睛一直盯着门口看。 “你是谁?”宋歌的声音不大,因为她害怕太大声把眼前的陌生男子给吓死。因为显然眼前的陌生男子很虚弱。 “帮个忙。”莫晨奈转过头看了眼前女子一眼,便继续看向了门口。 莫晨奈其实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快要昏迷过去了,对于眼前的情景也只是看在眼里,完全不能够思考了。 当宋歌还想继续询问的时候,门口又响起了声音。作为一名律师宋歌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暂且不去议论谁对谁错,反正先救人要紧。 很快,敲门声响起。“谁啊?有事吗?”宋歌镇定的回答。说话间,宋歌已经去卧室换好了衣服。 可是还没等宋歌去开门,那些人就把门给打开了。“给我找。” “你们谁啊?”他们一进来就翻找宋歌的房间,这让宋歌忍无可忍。 “我是律师,我在警告你们一次,你们有什么事和我明白的说,要不然我要你们这辈子都不好过。” 其实追杀莫晨奈的杀手就是和她打官司的对家找来的,这些人是职业杀杀手,但是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良知,对于无辜的人他们也不会过多的为难,所以,面对宋歌的询问,带头的人也说话了。 “有没有看见有人进来?”带头的人问道。 “我这一大活人在这,就看见你们进来了。”宋歌在镇定住自己,不让自己出现什么紧张的情绪。 “真没看见?”其实这些人也不确定要找的人是否在这里,只是正巧这家的门没锁好,一推就开了所以几个人才进来。几人早已经把手上的抢给收了起来。 “我说了没有,我是做律师的,你们找谁都不关我的事,可是现在私闯民宅,我可就不会这么说了算了。” 这些人其实就是收了钱办事,也就是想要拿到钱,现在居然碰上律师,他们也不想太麻烦,无辜的人他们并不会为难,所以看着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几个人也忙着去搜寻,不然难以交差。所以最后什么都没说就又走出去了。 等人都走了之后,宋歌一下便瘫坐在了沙发上,其实宋歌是很紧张的,这辈子就没遇到过这样的事,还好这些人还算笨,可以这样忽悠过去,不然可是要遇到大麻烦了。 还记得读大学的时候,老师就会教如何去处理一些紧急情况。因为作为律师,个人的生命安全也是很担忧的,一个官司打好或者打坏,在一定意义上都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也许赢的一方会感谢你,但是输的一方便可能会将一切的原因都付诸在你的身上。还有,若是官司打输了,那么这时候的麻烦也许会更大,遇到一些不讲理的主,那么也算是倒霉了,小则全部怪罪于你,大则让你日子过不下去。这些都是作为律师很可能会遇到的麻烦。 这些情形其实也有解决的办法,不过这就要看本人是否有那个口才与能力了。这一次,宋歌很庆幸。 本来以为现在麻烦过去了没什么事了。但是这时候宋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一看是苏雪言打来了,宋歌虽然在这种情况下不想接电话,可是对方是苏雪言,没办法,宋歌接起了电话。 “喂!” “宋歌,你在干嘛呢?这么久才接电话。”苏雪言的声音很大,震的宋歌立马把电话移开了自己的耳朵。 “我在家呢,我能干嘛,你在干嘛呢?” “我正在去你家的路上呢,听说今天你的案子该没有结啊,那个MZ的总裁今天没来是吧?” 一听苏雪言说在来自己家的路上,宋歌的神经一下便紧张了起来。“是啊,今天还没结,不过过几天就可以结案了,之前的事真的是谢谢你了。小雪,你在来我家的路上啊?”宋歌希望自己听错了。 “是啊,我是想来看看你,我们都好几天没见面了,而且这几天我都没什么新闻报道,我就是想来和你聊聊天,你都不出来玩,所以我只好来找你了。” “那个,小雪啊,我和你说我今天有点不太方便,所以要不我明天去找你吧。”宋歌的声音很轻。 “不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啊,我又不是男的。”苏雪言说这话句话的时候,前面开车的司机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便默默的转过头继续专心的开车了。 虽然苏雪言是宋歌的好朋友,可是这个时候宋歌不想把苏雪言给扯进来,因为宋歌现在还不知道在自己房间里的这个人到底是谁,要是不是什么好人的话,那到时候苏雪言被扯进来,宋歌一定会怪自己的,所以在没搞清楚情况的时候,宋歌一定不会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尤其是自己的好朋友苏雪言,况且苏雪言还是个记者,到时候一定会麻烦死了。 “小雪,看在我们那么多年的份上,你就听话,我明天一定去你那里谢罪。”宋歌每次这样的时候,苏雪言都是义无反顾的答应任何条件,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太多年了,已经习惯了,这一次也是。 “那好吧,明天不来把事情说清楚就灭了你丫的。”苏雪言是个记者,平时大大咧咧的性格也只有和宋歌在一起的时候会表现的那么的淋漓尽致。 在打发了苏雪言之后,宋歌的整颗心都放下来了,不说苏雪言看见一个男的在她的房间里会有的反应了,况且现在还是个满身是血的男子,苏雪言一定会指着宋歌的头说她是个笨蛋。这种事情怎么能不说。 宋歌其实也是在为苏雪言考虑,实在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到时候事情就更加的不好解决了。 等到走到门口确认了那些人真的已经走了之后,宋歌才把心放下,走进了洗手间 这个时候宋歌才发现在面前的男子已经昏迷了。宋歌这时候脑子想开了锅一样,翻炒的不停。宋歌这活了二十几年,什么事也算碰到过,但是在洗澡的时候被人闯进来还是头一回,而且自己居然还就下了这个陌生的男子,宋歌觉得自己简直是昏掉了。 就在宋歌蹲下来,想要叫醒昏迷的男子的时候,男子的眼睛睁开了。而也是这个时候宋歌才仔细的看清眼前男子的样貌。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宋歌不得不承认,这男的长的实在好看,无论是整体还是个别,都好看的无可挑剔。不过一看见他身上血红的一片,宋歌那种惊艳的感觉一瞬间就消失了。会被人这样追杀,而且还受这么重的伤,一看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你没事吧?”眼前的男子虽然睁开了眼睛,可是却只是看着宋歌什么话都没说,这让宋歌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便问了一声。 不过对方却没有回答,在沉默了很久之后只是淡淡的对宋歌说了声“谢谢。”而且,说完之后就又闭上了眼睛。 在这个时候,宋歌是很苦恼的,自己家里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人。而且还是个完全不知道背景的人,宋歌又不敢把他送到医院去,无奈之下,宋歌只好自己为眼前的陌生男子清理了。 将莫晨奈从洗澡间里拖出来对于宋歌来说实在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事实证明确实是件不简单的事。本来是想将他叫醒的,可是无论宋歌怎么拍,怎么打眼前的人就是不睁开眼睛。无奈之下,宋歌便只好想办法将他拉进房间的沙发上。 宋歌不得不说眼前的陌生男子实在是太重了,将他拖出来之后,宋歌也将快歇菜了。 宋歌将用热毛巾将男子的脸以及手擦拭干净。然后便拿出了家中的药箱。对于这些事情,宋歌可算是做的得心应手,因为宋歌以前在大学期间除了主修律师之外还辅修了医学,但是在医学方面宋歌也只是学了皮毛,没有去深入的了解,因为时间都花在了专攻律师上了。 小心翼翼的解开了男子的衣服。宋歌的心也跟着碰碰碰的乱跳了。在把上身衣服脱光之后,宋歌便惊呆了,因为身上的伤痕让宋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胸前的两道深深的血痕,显然是被磨伤的。而背上那有点血肉模糊的景象,分明就是被灼伤的,宋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严重的伤居然还可以闯进自己的家,坚持这么久。眼前男子身上的伤口甚至还在冒血。庆幸的是还好没有抢上,因为宋歌对处理枪伤没有很多经验。 宋歌实在无法想象眼前的男子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在快要晕倒的前一刻,还可以忍着这么大的伤痛保持警惕。不知为什么,宋歌有点不自然起来。虽然眼前的人闭着眼睛根本看不到宋歌,可是宋歌还是觉得不好意思,也许是第一次这样去救一个人,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个好看的陌生人。 宋歌拍拍自己的脸,好让自己慢慢的放松下来。在处理好了眼前男子的伤势之后,宋歌便将一切安顿好,去房间睡觉了。进入房间之后,宋歌还不忘将自己的房间门锁好,虽然在沙发上的男子醒过来的机会很小,但是宋歌还是不愿放松警惕。 在躺在床上的那一刻,宋歌觉得这一夜实在是太疯狂了。明天还得打官司,所以没过多久宋歌就睡着了。 明天的官司就是之前总裁一直没出出面的那场官司。今天宋歌才接到电话说MZ公司的总裁今天回国了。宋歌心里说不出的开心,因为这场官司,宋歌的三千烦恼丝都快要发白了,如今这位大名鼎鼎的总裁总算是露面了,宋歌觉得自己的负担也要卸下来了。 可是如果宋歌知道在自己客厅沙发上躺着的就是MZ公司的总裁,那么我想今天晚上宋歌就不会那么高兴,那么安然的入睡了。 第八章早餐 一大早,宋歌便起床了,在房间里洗漱好,换好衣服了才出去。来到客厅,本来以为昨晚的男子会醒了,不过看了才发现他还是和昨晚一样,躺在那安安静静的,眉头都没有皱。 宋歌是不习惯在家里吃早餐的,一般都是出门的时候去外面买一些,然后边吃边去法庭。可是今天宋歌却在家里做起了早餐。因为宋歌害怕男子醒来了以后没东西吃,在宋歌看来自己这种行为是好人做到底的良好行为。但是究竟是不是现在谁也不知道。 宋歌吃完早饭,将另一份摆在茶几上就出门了,当然出门之前把家里的东西都放好了,这个防人之心不可无是宋歌从小就知道的道理。 以前在读书期间,就是因为提防他人之心太薄弱,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的把东西弄丢,不过这也给宋歌一个大大的教训了。 今天宋歌的心情很好,因为这段时间的烦心事就要解决了,宋歌发誓以后接案子的时候一定三思,一定不乱接。要不然,又会被折磨的苦不堪言啊。 可是另宋歌没想到的事今天的开庭居然又取消了,宋歌的脑袋一下便蒙了。 “不是说MZ的总裁回来了嘛?为什么今天的官司取消?”宋歌问着面前的客户。 “对方MZ的总裁身体不适,宋小姐,那就等几天吧,辛苦你了。”说完他们便走了。当然,他们的心里是高兴的,因为昨天虽没有将莫晨奈置于死地,但是至少给了他教训,至于什么时候开庭并不重要,因为这场官司总归是要打的。 不过宋歌就不一样了,一大早的好心情一下便被破坏了。本来还以为今天结束之后便可以轻轻松松的去休息几天了,没想到居然出现这样的情况。 同时宋歌也忍不住的在心里咒骂起了MZ的总裁莫晨奈,不得不说他是个很麻烦很麻烦的人。 突然想起今天和苏雪言约好要去找她的,于是宋歌立马就离开了法院赶向了苏雪言的家。可是到了才发现她没在家,于是这时才想起了打电话。 “喂,小雪,你在哪呢?” “宋歌,今天有个新书发布会,是最近很火的那个小说作者,我现在在这边采访呢?人特别多,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我不去了,你好好采访,等你结束了给我打电话吧。”挂了电话之后,宋歌便回家了。 打开门,一眼便看见了还依旧躺在沙发上的人,要是不回家,宋歌还真忘了家里还有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在呢。 平时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宋歌都会习惯的换上家居服,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实在是没办法。宋歌替沙发上的男子检查了伤口,并且换了药。眼前的男子还是没有要醒的样子,而且从昨晚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嘴唇也开始干裂了。宋歌本着救人救到底的原则,倒了杯水想要喂他喝下去,可是无论宋歌怎么努力都无法将男子的嘴巴打开,最后就在宋歌实在没办法的时候,突然看见了放在茶几上的吸管。宋歌犹豫了很久,觉得这样做不太好,自己很眼前陌生男子的根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想一想,宋歌又拿起了吸管,当初既然已经救了,那么现在也没必要把他弄死。于是在下定决心之后,宋歌便用吸管降水灌入了眼前男子的嘴里,当然那水是先吸进宋歌的嘴里的。 一杯水喂完之后,宋歌的脸红的也快熟了。看着眼前依旧没有任何情况的男子,宋歌的心里也没了什么顾忌。用水将男子的嘴唇润湿之后,宋歌便去睡觉了,这一次,宋歌没有把门反锁。 醒来之后已经是晚上了,打开手机便看见了里面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苏雪言打来的。 宋歌立马回个电话回去。“喂,小雪,我下午睡觉呢。” “你怎么睡得那么死,你看我都打几个电话了?” “不好意思嘛。这几天比较累。” “好吧,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今天我下午没空呢,不过你也没接电话。我现在还在加班,在弄今天拍好的照片,所以你在家好好休息吧。” “恩恩,你加油啊,别太累。拜。” 来到客厅,人还是依旧躺在那,安安静静的。宋歌喂完沙发上的男子喝水之后就坐在另一边去看电视了。宋歌这个女孩有点和别人不一样。别的女孩都喜欢看一些什么韩剧或者青春偶像剧,而宋歌却不同,宋歌最喜欢的就是军事方面的电视剧,比如《我是特种兵》、《国防军》什么的,反正宋歌就是不喜欢偶像剧,当然也是看这些电视看多了,宋歌的审美也转了方向。对于自己的对象,一定要有钢铁般的意志,还要有很强壮的身材。 不过以以这些标准,好像躺在沙发上的男子倒挺适合的,不知道宋歌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比如坚强的意志力,强健的腹肌等等。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宋歌都待在家里没出门,出门的时候也就是出去买饭的时候了,这两天MZ的总裁一直都没出现,所以官司也一直在搁着。而苏雪言也很忙,一天到晚都是这里跑哪里跑的采访拍摄,也都是没时间可以陪宋歌。其实宋歌也不需要谁陪的,待在家里自由自在的日子实在是很舒坦。 宋歌想着如果这一辈子都可以这样轻轻松松就好了,早上睡到自然醒,晚上早早的就睡觉,能够好好的睡一觉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了。 不过唯一的不足就是,自己家里还有个陌生人。这两天,沙发上的男子还是没醒。不过宋歌却还是没有间断的照顾着他,换药,喝水什么的都没有少。 在这几天,宋歌都不得不称赞自己了,仿佛像个天使一样照顾着一个不知为何受伤,为何到来的陌生男子。这几天,陌生男子身上的伤也好了许多。背上和胸口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别的一些小伤口也都好了。 今天已经是这个陌生男子在宋歌家待得第三天了,还好这几天苏雪言比较忙,不然一定瞒不住她。眼看着自己的那起官司还没消息,宋歌心里也是很烦躁的,但是既然改变不了就只好等了,相信奇迹一定会出现的。当然,这些都是宋歌的自我安慰。 中午宋歌的午饭便是去楼下买的肯德基套餐。宋歌不喜欢在家里做饭,其实是因为宋歌懒,宋歌的手艺其实很好的。这一点宋歌的家人以及苏雪言都咳哟证明。不在家煮饭就是因为懒而已。 这几天宋歌变得更懒了,因为天天待家里无所事事,公司接了案子的人都可以在做事期间不用去公司,所以自从接了这个案子之后,宋歌就没去过公司,不是她不想去,而是案子还没结,不大愿意去公司而已。 宋歌便看电视便吃着自己买的套餐,并没有发现躺在沙发上的人的手指动了一下。在宋歌津津有味的吃完了自己的午餐之后,她便又开始了一轮的照顾。那就是换药以及喂水。 要说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现在这么多次了宋歌也都习惯了,仿佛在她面前的人已经是个熟悉的人了。宋歌慢慢的脱下了他的衣服,然后又小欣翼翼的给他上药。胸前的药上好之后,将他慢慢的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给他的背上上药,最后将纱布包好。将他衣服穿好,做完这些之后,宋歌动了动自己的胳膊。 然后便是拿起桌子上的水杯以及吸管给沙发上的陌生男子喂水。就在宋歌喂完一口在喂第二口的时候,沙发上陌生男子的眼睛睁开了。而宋歌的眼睛也睁大了。 “啊!”叫了一声之后,宋歌像看见了鬼一样躲得远远的。 “你什么时候醒的。”宋歌这个时候的样子没有一点一个成熟女子该有的形象。完全看不出来她是一个律师。 沙发上躺着的莫晨奈吃力的做了起来。其实在换药的时候他就醒了,只是眼睛有点难受,不适应,所以没有睁开眼睛而已。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子居然是这样给他喂水的。 “刚醒。”已经还没有完全好,所以莫晨奈说话的声音很轻,而且他也不想说太多的话。不过看着这个环境,莫晨奈便立马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已经眼前的女子救了自己的事实。 “谢谢。”莫晨奈看着宋歌。 宋歌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要做何反应了,不过应有的礼貌还是有的。 “不客气。那个,你三天没吃东西了,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吧。”这个时候宋歌实在不愿意将他独自放在自己的房间里。 莫晨奈恩了一声。之后便坐在那想自己的事情了。原来自己昏迷了这么多天,找不到自己,也许他们该疯了。翻找一番,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在逃亡的时候丢了。 莫晨奈从第一眼看见这个女子,便觉得眼熟,现在回想起来终于想起来她是谁了。那个不怕死的律师,这个时候莫晨奈更加确定了这个定义,不怕死的律师,想着莫晨奈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不过也只是稍稍的嘴角上翘。 很快,吃的便做好了。宋歌把吃的放在了莫晨奈的眼前。莫晨奈虽说饿了这么多天,但是吃起饭来还是很绅士的。不过另莫晨奈惊讶的是,这叫做宋歌的不怕死的律师做的东西真的很好吃。 宋歌看着莫晨奈吃饱了于是便发问。 “我救了你,你在我家躺了三天,你现在醒了,你告诉我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虽然这几天他并没有给宋歌带来什么麻烦,可是现在醒了却不一样了,宋歌可不想天天自己的家里多一个大活人。 “我有点累了,我先休息。”说完,莫晨奈就躺下继续闭上了眼睛,无论宋歌怎么喊都没有睁开那双眼睛。宋歌怒了,可是宋歌却又不能做什么。 显然,莫晨奈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而且他不走,宋歌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返回
《总裁凶猛》 第八章 竟然倒在了浴室!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总裁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