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凶猛》 第五章 原来

虽然已经知道吴太太要告MZ集团,但是当吴太太说出莫晨奈的名字的时候,宋歌的心里还是抖了一下。 莫晨奈作为MZ集团的总裁,拥有亚洲最大公司的最高决定权,决策果断。在莫晨奈接任MZ集团总裁之后,在短短的两年内,将MZ集团推向国际,让MZ集团稳站亚洲华人最大公司的名头。正是因为有了莫晨奈,MZ集团才有了今天的辉煌。有杂志甚至称莫晨奈是一个帝王,MZ集团的帝王。 吴太太敏锐地察觉到,在提起莫晨奈的时候,宋歌表情的改变。 吴太太轻轻开口:“宋律师很为难?”毕竟莫晨奈是大公司的总裁,像宋歌这样初出茅庐的小律师,不敢对上莫晨奈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吴太太的眼睛里,有了一些不确定,不信任,甚至在开始怀疑。 宋歌赶紧辩白,语气有点急切,生怕吴太太误会:“不,没有。虽然他是MZ集团的总裁,但是我并没有为难,只是因为想到一些与他相关的一些事情。” 这可是她生平第一次的案子,她怎么可能为难?想到以后在法庭上要对上莫晨奈,宋歌心里一阵激动,到时候,她要让莫晨奈那个目中无人,欺负女人的男人,当庭向吴太太道歉! 宋歌放下纸笔,抬起头看向吴太太的眼睛:“吴太太,你放心,这个案子交给我,我一定会尽力帮您打赢这场官司,不会因为对方是MZ集团总裁而故意打输。” 吴太太这才放心下来,面色有些缓和,看着宋歌,很久才开口:“其实,在打给你们律师事务所的时候,我已经打电话问过其他事务所的律师。” 这个消息,宋歌知道。 今天早上宋歌过来S市的时候,经理特地打电话过来,再一次问宋歌,是不是一定要接这个案子的时候,已经告诉过她。吴太太此前已经几乎打遍了北京所有律师事务所的电话,可是所有人听说吴太太状告的是MZ集团,就全都拒绝了吴太太的案子。 吴太太看着桌上摆设用的竹枝,抬手轻轻地捏着一片竹叶,在指尖摩挲了一下,才决定将实话说出来:“宋律师了解MZ集团吗?” 宋歌很清楚吴太太这么问的原因——吴太太是怕她到最后还是打退堂鼓。 打电话找遍了连整个北京的律师,都没有人敢接,在吴太太快要放弃,即将崩溃的时候,宋歌接了。吴太太听到宋歌答应接下这个案子的时候,一定很激动,可是现在情绪平复下来,吴太太未免会认为,宋歌之所以敢接这个案子,是不是因为宋歌不了解MZ集团。 宋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吴太太的质疑有些无可奈何。连北京有名气的大律师都不敢接的案子,她这个小到不能再小的无名律师居然敢接,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吐一口气,宋歌面上带着安抚的笑意,笑意不大,只在嘴角轻轻勾起,是给对方的尊重:“吴太太,我很了解MZ集团。” 吴太太这才意识到自己对宋歌的质疑很是不礼貌,歉意地一笑:“宋律师,我不是质疑你的能力,而是因为,我不愿意因为我先生,而让宋律师以后为难。”吴太太停了停,似乎在压抑自己的情绪,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才又说,“我先生已经过世了,如果不是因为MZ集团咄咄逼人,我也不会想把MZ集团告上法庭。虽然我不清楚MZ集团在律师行业里是不是有什么禁忌,但是北京的大律师都不肯接,必定是有原因的。宋律师如果因为这个案子而毁了自己的前程,我和我先生都会觉得过意不去。” 没想到吴太太居然是这样考虑的,宋歌立刻觉得,吴太太这样的好人,如果都不能得到公正的判决,那么她还做什么律师? 轻轻盖住吴太太的手,宋歌抚慰吴太太:“您放心,就是因为我不是什么大律师,所以我才不怕MZ集团。MZ集团在我们律师行业有什么禁忌,您大可以不用担心,我敢接下您的案子,就表明后面的事情我早已知晓,我不会放弃您的案子的。” 吴太太看着宋歌坚定的小脸,不确定的眼神渐渐安定下来:“宋律师有多大的把握?” 宋歌深深地看了一眼吴太太:“吴太太,您可以放心,如果我不能帮你打赢这场官司,整个北京你都找不到能帮你打赢官司的人!” 虽然这是宋歌律师生涯里接的第一个案子,但是正是因为是第一个案子,所以宋歌一定会竭尽全力。 宋歌眯了眯眼睛,明朗的小脸上,满是自信。不就是个MZ集团,她宋歌作为北京政法大学的高材生,以法律系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吴小姐这种案子,明摆着是对原告有利,她又怎么会输? 因为宋歌肯定的态度,吴太太觉得宋歌非常值得信任,之前在各大律师事务所遭到拒绝而难过的心情,此时因为宋歌,而渐渐转好,开始相信MZ集团会败诉,会给她一个道歉。 吴太太突然起身,向宋歌道谢:“谢谢你,宋律师。” 宋歌没想到吴太太会突然郑重道谢,有些拘谨地站起来,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随后又想起,应该给委托人稳重可靠的印象,只得故作镇定地接受吴太太的道谢。 两人再次坐下来,宋歌询问吴太太关于赔付方面的问题:“吴太太想要MZ集团赔偿什么?” 吴太太干裂的嘴唇抖了抖,似乎又是想起了吴先生,眼眶微微泛红,嘴唇嗫嚅了一下:“他们能拿出来的,也只有赡养费了而已。” 吴先生已经不在了,吴太太又能要求什么? 看见这样的吴太太,宋歌又怎么会不尽心为吴太太打赢这场官司? 大体的事情已经谈完,已经快到十二点半,吴太太起身,要请宋歌吃饭。 宋歌答应了,一来她也确实饿了,二来,有很多细节方面的事情还需要和吴太太谈一谈。 吃饭的时候,吴太太只喝了一碗汤,就再也吃不下了。坐在位子上,虽然没有哭出来,可是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宋歌蹙眉,一脸地担心:“吴太太,您吃这么点东西,如果因为身体原因,到时候不能出庭,或者在法庭上昏厥,那这场官司很容易打输的。” 宋歌说得合情合理,让吴太太无从拒绝。 吴太太此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被宋歌一提醒,赶紧添了一碗米饭,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可到底还是吃了。 宋歌在旅馆歇息,正在整理白天和吴太太的谈话,电话铃声轻快地响起来。 宋歌看了一眼电话的屏幕,是家里打来的。 宋歌咳了两声,让声音放松下来,这才接起电话:“妈?” 宋歌的话音刚落,宋妈妈就已经开口问:“歌儿,最近过得还好吧?” 扬起嘴角,宋歌一边点头,一边回答:“嗯嗯,挺好的,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宋妈妈的声音有些失落:“哦,没什么事情。你怎么都不打电话回来啊?”好几天都没有打电话过来了。 宋歌无奈地翻了翻台历,她记得她毕业那天还打电话回去的,现在才第二天好不好? 宋妈妈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唉,歌儿以前可喜欢妈妈了,天天跟着妈妈。” 宋歌沉默——怎么可能,从高中开始,她就住校了,一个月回去一趟,周末是宋爸爸来送生活费的。 虽然宋歌是这么想的,可是宋歌绝对不敢这么说,只是连连应下:“嗯嗯,妈,我知道,我知道,我也想你。妈,最近家里怎么样?” 宋歌问完这句话,就觉得电话那段的氛围不太对劲了。 果然宋妈妈又开始唉声叹气:“歌儿,今天村里有人过来给你提亲,男方是城里的。歌儿,妈觉得对方挺好的,也是大学生,家里条件也不错,听说是你高中同学,喜欢你好多年了,要不然你抽空回来看看?” 宋歌翻了翻白眼,觉得这肯定是媒人骗宋妈妈的。喜欢她好多年?那她怎么连流言都没有听到过?再说,从高中到大学这么多年,那个男生都没有胆量透露出一点喜欢她的意思,这大学一毕业,就突然上门提亲了,那男生是毕业了,突然长胆了? 宋歌偏头,从旅馆的窗户看外面绿油油的法桐,对宋妈妈说的话不以为然:“妈,你别信那些媒人的话,媒人说话,有几个能信的?” 话说到这里,宋妈妈就被宋爸爸训了,听不清楚说的什么,宋爸爸已经把手机接起来:“歌儿,我啊,你爸。” 宋歌立刻乖巧地应一声:“爸。” 宋爸爸非常满意地“嗯”了一声:“工作怎么样了?” 果然宋爸爸会关心一点宋歌工作的事情,宋歌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边回答:“已经在接案子了,最近应该会比较忙。” 宋爸爸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刚工作就这么忙啊?”他们家歌儿瘦瘦的,要是工作太忙的话,会很辛苦的。 对宋爸爸的抱怨,宋歌失笑:“爸,有人想忙还忙不起来呢。” 那边宋爸爸了然,随即鼓励宋歌:“嗯,那你好好工作。别听你妈瞎说,媒人让我给回了,那男生要真喜欢你,会自己找你的。你在外面,也稍微注意一下,有没有合适的对象,要是谈上了,先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这话说到最后,还是说到了谈恋爱头上。 果然是像别人说的那样,家长啊,一毕业,就念叨孩子的工作;有了工作,就念叨孩子的对象;有了对象,就念叨孩子结婚;结了婚…… 宋歌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家长,有些事情,是很有共性的。 挂了电话,宋歌揉了揉笑僵了的脸,继续埋头整理资料。

返回
《总裁凶猛》 第五章 原来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总裁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