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三十一章 仰天大笑

没想到这时,那切克多见自己的敌人傻傻的样子,不仅没有生气,反倒仰头哈哈大笑:“我说我的老朋友,这就是你的本事吗?不过这要是你的本事的话,那我只有对你说不好意思了,因为你的这两把刷子是根本不可能把我带走的!还有,你的小跟班魔法不怎么地啊!不如我送你们一程,回去好好练习,如何?” 霍恩海姆大叔气得将手狠命地一摁地,又从地上站了起来,同时看了看我。 我见自己的大叔都有如此的劲头,我也不敢怠慢,慌忙从地上爬起来。 霍恩海姆大叔走到那切克多不远处将自己的剑拾起来,又看了看切克多:“我告诉你,你这个怪物,今天不管怎样,你既然让我碰上了,你就休想再逃走!我非要把你带回法师塔听候法庭的裁决不行!” 切克多心里肯定觉得霍恩海姆大叔这是在说大话,不禁哈哈大笑:“我说霍恩海姆,你这人怎么说大话不脸红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本事,你连我的身边都靠不近,你还想把我怎么地!还有,你也不看看你的小家丁现在的情况!” 霍恩海姆大叔听到切克多说到他的小家丁,才慌忙扭过头来对着我道了声:“罗兰,我们的小家丁现在都在哪里?” 我连忙扭头寻找,这才发现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就连我心爱的珊莎也不见了踪影,心里很慌乱,但是脸上又必须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唉,我只好摇了摇头看着霍恩海姆大叔,道了声:“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会一直陪着你!” 霍恩海姆大叔听了我的话,又好气又好笑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道:“这样,你先去看看我们的小家丁情况。我在这里对付他!最重要的是珊莎现在的安全是不是有保障啊!” 我一听,双眼圆睁,嘴巴大张:“什么?你让我走,你自己对付!大叔,你觉得我会走吗?我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 霍恩海姆大叔知道我理解错了他的意思,随笑着对我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但是你也要知道,我们现在是一个团队,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制度,要有自己的人员啊!你现在看看左右,除了你和我,还有谁?我让你离开,并不是让你逃生!是让你去找人,救人!你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霍恩海姆大叔看着我笑了笑,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他的那种笑不是开心的笑。 此时的他已经扭过头去准备备战切克多。但是再一看我竟然还在身后站着。霍恩海姆大叔随对我苦笑道:“我说孩子,我刚才的话你难道没听见?” 我点了点头。 霍恩海姆大叔脸色立刻显出一种难见的难看,明显是有些生气了。还没等我张嘴说话,他已经开口,并带着一种严肃的语气:“既然你听见了,为何不去寻找!” 我有些委屈地看着他,不忍心丢下他一个人在此与怪物决斗,我们心里谁都清楚凭借着他的魔法想打败这个怪物,几乎是不可能。 于是我低着声音,道:“可是你的安全也很重要!万一我找到了珊莎,可是给她说把你丢在这里们,我可怎么——” 霍恩海姆大叔啧啧两声,还想再说什么,那边切克多已经开口说话:“我说霍恩海姆,你们搞好没有?两个男人在那里唧唧歪歪,还有完没完?别净扯些不咸不淡的话,你我现在可是要打仗的,要拼命啊!来吧,我的霍恩海姆,我们可是好久没交手。刚才那一下权当是热身,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吧!” 霍恩海姆大叔扭过头看了看那个该死的切克多,我知道他此时肯定已经气得牙疼,因为我能够看到他的牙部肌肉在抽动。 他看了看我,急忙道:“好吧,罗兰,既然你不愿意去寻找我们的小家丁,那就让我们再次合力,跟这个鬼东西决一死战吧!” 我一听大叔这话,用力地点了点头。同时怒视着那个大怪物。 我们两人很快便背对背站立在了切克多的面前。 那怪物看着我们两人一起并肩而立,不禁哈哈大笑:“哎呦呵,可以啊,霍恩海姆,没想到这么些日子不见,竟然有如此肯为你卖命的年轻人。好,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来吧!” 霍恩海姆大叔看了看我,我点了点头,我们两人旋即运转了魔法,并在体内汇聚魔力,将要开始与这个大怪物开始一次大决战! 切克多看着霍恩海姆与身边那个不知道姓名的小兵蛋子,他不禁呵呵笑了笑:“我说霍恩海姆啊,你其实挺可怜的。你知道吗,我跟你交手根本就没有费力气,说白了,要是我用力的话,你们早就已经上西天了!所以呢,我奉劝你们还是早点回去,我这个人其实对于老朋友还是有那么一点怜悯之心的!我不想吃熟悉的人!” 霍恩海姆大叔拿着剑,挥了挥,冲着切克多道了声:“你少废话,赶快给我过来送死!” 切克多看着我们两人,不禁仰天大笑:“就你们两个?!我说你啊,就这个坏毛病,到死都不肯认输!这样啊,你只要对着我一点头认输,我立刻把你的所有小家丁放了。但是你如果再跟我继续反抗,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和你的所有小家丁都将会葬身于此地。不管你们的魔法有多厉害!你信不信?” 霍恩海姆大叔听着切克多如此让人上火斗气的话,他此时只感觉自己的牙齿都要被自己磨碎了。他看了看我,低声道:“罗兰,你觉得怎么样?我们再来一次刚才的那一招式!” 我一听,慌忙道:“大叔,我们能不能再换一种形式,说实话,刚才他那一脚已经让我的内脏受伤了。我现在只是做个样子!我想我的魔法可能施展不出来了!” 霍恩海姆大叔听到此话,慌忙问道:“怎么,他刚才踢到你的心脏了吗?这该死的东西,竟然朝着你的心脏踢!还说什么对熟悉的人手下留情!去他奶奶的!” 我这是第一次听到霍恩海姆大叔说脏话,不禁摇了摇头:“没有啊,不过好像震到了心脏!我只感觉着这里很不舒服!有点酸痛!” 霍恩海姆大叔见状,叹了口气道:“那既然如此,你权且在此暂歇,我一人上去跟他决斗,拼魔法!” 我慌忙将霍恩海姆大叔拉住,说:“这怎么行!我留下来的目的就是陪着你一起作战的!我怎么会看着你自己上去跟他厮杀!来吧,大叔,我不怕,我愿意将自己的全部献给国家!更愿意为了保护你,折了我的这条小命!” 霍恩海姆大叔听了我的话,随即又再次看看这个平时虽然有些油嘴滑舌,但是关键时候还是有大用的学生,他用力地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并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呵呵笑了笑,并不言语。 很快,我们两人便合力运转魔幻异形术,在一连串的变幻中又一起冲了上去。 切克多见又是我们两人一起冲击,他的心里肯定是起了怒火,只听他对着霍恩海姆大叔和我满是怒气地道:“你们这群鸟人实在可恶,刚才我念于你和我相识,并没有下狠手,没想到你们竟然不识好歹,还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我,好吧,今天我就送你们走!他奶奶的!” 说话间,他早已将他那庞大的身子转过个圈,以背部对着霍恩海姆大叔与我两人。 我们不知道他这是干嘛,但是下意识里又都很清楚这肯定也是切克多的一种反攻方式。于是我们都多加了一点防备之心,以应对那切克多的冲击。 此时的霍恩海姆大叔看见那怪物背向我们,以为这正是冲击的最佳时机,随对着我道:“快,我们的时间到了。你从下面攻他下盘,我这次从上面直接击杀他的大脑。我就不信搞不死他!” 我看着满是信心的霍恩海姆大叔,随即点了点头,并按照霍恩海姆大叔的意思握紧自己的兵器,尽力地冲向了切克多,而那切克多见我们逼近,他却并不动弹,只是静静地等候着我们两人的冲刺。 此时的我心里有些迟疑,但是看着霍恩海姆大叔那副表情,我只好将到了嘴边的话憋进了嘴里,跟着他奋力向前。 说时迟,那时快,那切克多眼见着霍恩海姆大叔与我两人到了自己的身边,他立时张开了背后的那张大嘴,同时喷出了一股股绿色的黏液,那黏液正好将霍恩海姆大叔与我两人连人带兵器一并包裹住,并顺势将我们丢出了老远。 我们两人因为被那恶心的黏液粘住了身子,因此无法施展魔法,只能互相看着对方。此时看着包裹着我们身子的那层黏黏的泛绿的薄膜,我们两人都觉得彼此有些恶心。 霍恩海姆大叔气得更是双拳举天,发誓一定要干掉这个该死的切克多。 但最终是无济于事。 我们稍时休息,霍恩海姆大叔与我竟又再次站了起来。 那边的切克多倒是觉得我们这两位真成了打不死的苍蝇。此时的他耐力也已经到了极限,看着两个死死纠缠着自己的敌人,他的心里也开始烦躁起来,通过他那种独特的声音我可以辨识出来。 此时的他气得朝着天空咆哮了一声,惊得我和霍恩海姆大叔的心一起颤抖了一下。 不过,霍恩海姆大叔还是依旧显得战斗力十足,我看了看他,不得不重又握住自己的兵器,并艰难地试着走动了一步,但是却发现这种动作是那么的艰难。 霍恩海姆大叔看着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小子,你还是省省力气吧!这种薄膜叫魔结线网,是一种施了魔法的东西,你和我根本无法将其打断。” 我一听连大叔都解决了这种问题。我随即瘫软了身子,并开始心情烦躁。 此时在外面的切克多双眼圆睁,紧紧瞪着眼前我们这两个好像一万个该死的小人。 而霍恩海姆大叔与我还是试着做了最后一次努力,以期能靠近彼此。 当我们将那绿色薄膜在地上滚动着到了距离自己只有一米的时候,切克多止住了我们,道:“霍恩海姆,你知道吗,你们身上所粘附的东西是毒液,不过一天,你就会全身腐烂而死!” 霍恩海姆大叔看着切克多笑了笑,我倒是心里一紧,同时心里变得异常烦乱。 就在我们觉得希望不大,而又抱着烈士一样的心态时,那薄膜竟突然炸裂。这时,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站在我们前面不远的怪物。 那切克多看了看我们两人一身脏兮兮,随笑着道:“我看这样吧,霍恩海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求我放你。我就将你所有的人马全部放掉,还包括你的小女儿哦。你看如何?” 霍恩海姆大叔听了切克多的话,朝地上吐了一口痰,道:“你甭想!你是邪恶,我是正义,自古我们都势不两立,你休想让我放过你!” 切克多一听霍恩海姆大叔这话,不禁哈哈大笑:“我说可怜的霍恩海姆,你到现在竟然还在说什么大话。你放过我?上帝,你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河了呢!我看你还是想想怎么救自己吧!” 霍恩海姆大叔也笑了笑:“但是我终究还是菩萨!而你呢,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妖!你少废话,受死吧!” 说话间,霍恩海姆大叔已经将手里的巨剑抽出,并施了魔法,开始尽力地刺向切克多。 那切克多岂是等闲之辈,眼见着霍恩海姆大叔与我冲来,他连忙伸出自己那长满浑厚坚硬黒木硬质的手去接霍恩海姆大叔的剑,与此同时,他又用自己的脚将走下盘的我狠狠地踢了出去。 那被切克多抓住剑柄的霍恩海姆大叔本想将剑丢开,顺势攀上切克多的肩膀,却没想到被切克多一个老鹰捉小鸡的姿势给擒在手中。 此时此刻,霍恩海姆大叔才看清那切克多的真相,那可真是个恶心至极啊。同时我也感觉到了一种黏糊糊的东西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身体,从而使得我无法正常呼吸。 我怒视着切克多,而那切克多则是看着霍恩海姆大叔哈哈大笑:“你看看我早就说了,就凭着你那两把刷子的魔法还想跟我斗,是绝对不行的,你还不信,现在怎么样啊?” 正说话间,切克多却莫名地大叫了一声,因为我此时冲来了。 我被他踢出以后,又忍着剧痛趁着切克多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霍恩海姆大叔身上的当儿,从下面施了足够的魔法,并狠狠地用兵器刺了一下切克多的下盘。 这一击很凑效,使得切克多用力地将霍恩海姆大叔抛了出去。 霍恩海姆大叔借势轻轻落在了地上。 我连忙跑到霍恩海姆大叔的身边询问情况。 霍恩海姆大叔道了声没事。我们两人方才稳住,观看那怪物的表现。 那切克多被我如此偷袭了一次,他的怒火几乎到了嗓子眼,随即大叫了一声,并主动地冲了上来。 霍恩海姆大叔见状,本以为自己这一方已经占了优势,随与我一起向着那切克多的心口猛力冲去。

返回
《火球》 第三十一章 仰天大笑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