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二十八章 时机

眼见着一片大火,霍恩海姆大叔对着我道了声:“虽然我知道你已经很辛苦,不过还是要麻烦你一下,将这些火扑灭,如何?” 我连忙点了点头,并很快拿起自己的武器投入到灭火之中。 待一切收拾完毕,霍恩海姆大叔在大家的簇拥下走到了一个不错的帐篷门前,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我看着霍恩海姆大叔有些犹豫,随道了声:“这个帐篷听说是他们头领居住的地方。大叔不妨进去一歇。” 霍恩海姆大叔一听我这样说,随道:“你也知道,我和孩子们这可是一起死过来的。如今你让我住这样的帐篷,我怕我的良心不安啊!” “大叔,你这是说哪里的话?!我们谁会怨你,谁会说你?我们一直视你为我们最好的领导。好了,你就不要多想了,跟我一起进去吧!” 霍恩海姆大叔见我如此说,又看了看身边的孩子们那一双双眼神,他随点了点头:“好吧,不过我这一进去,恐怕今晚将要失眠了!” 我与其他几个队员暗自笑了笑。 霍恩海姆大叔安排定,他又将我叫来:“你看大家这一仗打下来,也不容易。再说,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其实并不好。所以为了能够给大家鼓一下士气,我想让大家好好地痛快一下。怎么样?” “好啊。我正想向你提这个建议!没想到我们撞一块了!” 霍恩海姆大叔看着顺风说话的我,笑了笑:“好,你去通知那几个家丁还有珊莎他们吧。让孩子们注意一下聚会的度,可不能因为一次聚会,而出现什么乱子。” 我领命而去。 霍恩海姆大叔一个人待在帐篷里,却是无论如何也坐不安稳。他随又冲到外面叫我。我权当没听见。 只听得他的随身小跟班道:“大叔,你不是让他去通知各支队进行宴会吗?” 霍恩海姆大叔一听小家丁这话,随点了点头。 我通知大伙时,一帮人正聚在一起议论:“这大叔怎么回事?打了这么一次大仗,收缴了这么多东西。也不说举行一个宴会或者庆功会啥的。他竟一个人跑到帐篷里去闲闷着。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我走到大家面前。那些人随也停止了议论。我看着大家笑了笑:“你们多心了。大叔自有他自己的主张。还有,我们大叔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清楚。你们可不能乱说啊!这不,他让我来通知大家今晚好好快乐呢。” 众人一听,一片欢呼。 很快,灯火齐明,歌乐声顿起,这片原本厮杀得不分你我的战场顷刻间又变成了这群有血性的取得胜利的战士的娱乐场所。 大家尽情地欢乐,尽情地痛饮,高歌。 这时,霍恩海姆大叔的随身小跟班来到众人中,找到我,道了声:“大叔找你!” 我问什么事。小家丁只是摇头说不知。 我看了看那小子有些硬的语气,不自然地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并跟着他去了霍恩海姆大叔的帐篷里。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我进来,随即向着我左右的小家丁一挥手,道了声:“你们先出去吧!” 我看了看走出去的人,心里顿时一紧,不知道大叔如此做法是所为何事。 我连忙翻着眼皮看了看霍恩海姆大叔。 大叔不说话,只是一边看着我,一边用手指了指一把椅子,示意我坐下。 我听话地慢慢坐下。 这时,霍恩海姆大叔开口,不过语气并不是太好:“我在你们出发后,好像通知你利用你的魔法看准时机最好给我抓来个活口。但是这为何不见人影?” 我一听霍恩海姆大叔这话,心里一放松,我原以为会是什么要紧事,原来是为这个。于是我笑着对霍恩海姆大叔道:“是这样的,我当时怕影响大家的情绪。另外,你也知道在战场上,最容易使大家眼红的便是敌人。如果那个时候我给你送来,我怕到时候连你也不好收拾,所以我给你放起来了。” 霍恩海姆大叔听到我这么说,呵呵笑了笑:“是吗,还有人敢收拾我?”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连忙摇头:“不是这个意思,大叔。我是说吧,我们将那活捉的两个人暂时关押起来了。” 霍恩海姆大叔想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恩,如此也好。还是你做的对啊。想想如果你在作战后给我交人。我估计大家都会说闲话。不错,你办的还是有一定水平的。呵呵,这样吧,你明天上午八点将他们带来,我们正好在明天当着大家的面对他们进行一次审问。怎么样?” 我点了点头。 霍恩海姆大叔本想再说什么,可能见我心不在焉,于是挥了挥手,示意我出去。 我随即听话地离开。 很快,外面的喝酒猜枚声又继续传来,霍恩海姆大叔没好气地笑了笑。 第二天,大家因为昨夜的兴奋多是搅得头脑沉沉地醒来。我挪开一个小家丁的脚,然后看了看手表,见误了点,慌忙穿衣着装,并叫醒了和我同住一个帐篷的人:“赶快起来,今天大叔要审问那两个活捉的蒙面人。说是让八点集合,你们看看现在都快八点半了!” 几人一听,也慌忙起身。 我带着自己的几个小家丁来到矿场时,老远便看到珊莎他们几人都已集合在了矿场中央。而大叔正掐着腰站在那里,一副威严的样子。 我心里知道要挨训了,再者加上刚才的一着急,又忘了去提那两个活捉的蒙面人。于是我连忙对着自己的小手下道了声:“赶快,把那两个活捉的蒙面人带来。” “带到这里吗?”一个小手下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问我。 “你觉得呢?去交给大叔啊!”我见他有些犯迷,有些生气地吼了一句。 我眼看着几人去了一个帐篷,自己才慌忙去了霍恩海姆大叔那里报告。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我,白了我一眼:“你终于睡醒了,大英雄?我正打算叫人去把你抬来呢!” 我呵呵笑了笑。 霍恩海姆大叔脸色不太好看地又问我:“人呢?我昨晚给你说的话还记得吗?” 我连忙说:“我去让人带了,很快就会来!” 霍恩海姆大叔皱了皱眉头:“自己不是会魔法吗?你完全可以使魔法把他们搞来吧!”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因为昨夜喝了点酒,头有点晕,我不敢确定自己的魔法是不是可以凑效。 于是我将头一低,随便大叔说去。 还好,时间并不算长,两个蒙面人在几个小家丁的押解下给带到了矿场中央。 霍恩海姆大叔看着两人一脸憔悴的样子,再加上嘴唇干裂,他立刻瞪了我一眼:“你不会没让他们吃东西吧?” 我知道没有,但是又不敢说。只是撮了撮嘴,不说话。 霍恩海姆大叔用手指着我道:“你可知道这是违反我们规定的行为?赶快!” 我点了点头,并将双掌紧搓,以期通过此将魔法施展出来,但是结果却是徒劳。 霍恩海姆大叔看到我的糗样,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让我道了声:“你退后!”他自己径自走上前去,施展了魔法,并为被俘的那两人变出了水和食物。 小家丁将两人喂饱,霍恩海姆大叔随即冲着两人吼叫:“快说,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两人本来还是狼吞虎咽样,一听我的霍恩海姆大叔这么一问,顿时止住,并同时间将头颅仰起。 霍恩海姆大叔此时火气有点大,我看了看那两个明显欠揍不打折的蒙面人,随指着押解的几个小家丁道:“你们把他俩的面罩摘下来!” 几人领命,并走上前去试图摘取那两人的面罩。这不摘不知道,一摘才发现一个严重又可怕的问题,那面罩好像直接与他们的面皮连在一起,生了根一样,根本揭不掉。 于是一个小家丁去霍恩海姆大叔那儿汇报情况。 霍恩海姆大叔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大眼圆瞪,觉得有点不可信,随即自个儿走上前几步,看了看两人的面罩,发现果然没有缝隙,然后才转过身对着小家丁道了声:“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开始审问吧!” 这时,霍恩海姆大叔示意了一下我。 我见状,一个箭步走上前,并用手指着那两个蒙面人高声问道:“我说一句,你们答一句。不用多说话。当然,也不能少说话,或者隐瞒什么。说吧,你们是哪个地方的?你们的组织名字叫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两个蒙面人互相看了看,然后对于我的话全当没听见或者没听懂,都不理会我。 我一见两人如此的架势,心里很来气,随抡了抡衣袖,想凑上前去狠狠地揍他们一顿。 霍恩海姆大叔见状,连忙止住我,并道:“我看他们也是一个有着极严格规定的组织。好了,你就算了!” 我见如此,随又道了一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对他们用刑嘛,我就不信他们不说。” 霍恩海姆大叔瞪了我一眼。 恰在此时,就在大家不知道什么状况的情况下,偌大的一个矿场顿时开始了晃动。 同时那两个蒙面人一起哈哈大笑。 众人正在犹豫间,距离大家不远的几个矿洞突然发生大爆炸,与此同时,整个矿场开始被黑树根笼罩。 而那些不知情的小家丁因为没有做好防范,随即被黑树根缠住或者因大爆炸而死掉。 我眼见着矿场变暗下来,而且跟在我身边的几个小家丁一见这情形,慌忙各自躲避,没有人护着珊莎。我赶紧冲上去护住了她,并拉着她往外围跑。 珊莎此时因为担心霍恩海姆大叔的安危,还在念叨着让我快施展魔法去救他。 我只有苦笑。并一边护着她逃,一边揣着粗气:“我的姑奶奶,我们还是暂时躲避吧,然后再从长计议也不迟!” 珊莎听了我的话,然后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了看我,并对我道了声:“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那可是我爸爸!还有啊,你赶紧松手。你太有劲儿,搞得我手腕子疼!” 我听到珊莎这么一说,随即松开,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此时,整个矿场已经被黑树根死死地扣住,就像一个箩筐盖住了一片本来看着还不错的地面。不过这种情形要比那种状态的破坏程度严重。

返回
《火球》 第二十八章 时机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