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二十五章 离开

“咦?”罗兰反应过来,“我刚刚说了什么吗?”所有混混一起点头。 第二张画面的中央,一个旅行法师正在教那个男孩一个咒语,画面的角落,那个胖乎乎的小女孩正担忧地望向这边。 罗兰摸了摸脸,似乎有不正常的液体划过。 第三张,男孩一边回头做鬼脸,一边拉着小女孩跑走了,画面的后方是脸上沾着牛粪的气急败坏的旅行法师。 罗兰的眉毛皱起来,怎么好像有些不对呢?他飞快地翻开后面的画。 第四张,依然是这个村庄,两个孩子都长大了,她变得苗条,他们在一棵橡树下接吻了。 第五张,教堂里,两个年轻人正在举行婚礼,他们的双亲坐在一旁,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一个大叔被死死地绑在了座位上,他的嘴里叼着一根雪茄,脸上是恶狠狠的表情。 “霍恩海姆大叔……”他已经慢慢想起来了,眼泪开始不由自主地流出来。 第六张,他们有了两个孩子。一个骑在他肩膀上,一个被她抱在怀里。 第七张,他们的孩子长大了。 …… 最后一张里没有画,只有一行字: “呐,我想我看到了平行世界哦。” “想不到她还有绘画的天赋啊。”罗兰喃喃地说,他已经完全想起来了。 平行世界也是他告诉她的理论,这是她唯一死缠滥打也要弄清楚的魔法理论。 她究竟是自己编出来的这些故事,还是她真的看到了另一个可能的世界? “兄弟……今天是几号?”罗兰问旁边的一个混混。 那个混混飞快摇头:“不知道。” “笨蛋,”另一个混混接腔,“今天不是城主的儿子大婚的日子吗?” 罗兰猛地一抬头,冲出酒馆。 “珊莎!等等我!” 他爬上一头狮鹫雕像,飞快地在上面画了一个魔法阵。 “向日葵之力!”这是他为自己独创魔咒起的名字,来源于这个魔法阵的形状。 源源不断的魔力被从里面汲取出来。 狮鹫雕像活了过来,尖啸一声,带着他起飞。 “目标,冈萨雷斯家的教堂!” 狮鹫冲天而去。 一定要赶上啊!他在心里说。 这时,一个幽幽的声音突然响起来,那是集合了数万名灵魂碎片的怨念的声音:“罗兰……” 他隐约有了不祥的预感:“怎么了?” “我们都知道了哟……你现在要去的地方,你将要做的事情,你找回的回忆……我们通通知道了哟。”这个声音来自狮鹫脖子上的魔法阵。“真是……无比青春,无比热血,无比感动啊……呵呵呵呵……”它发出了毛骨悚然的笑声。 “等一下,听我解释……”罗兰努力想说。 “我们……绝对不会祝福你的……叛徒……人生赢家……我们已经为你准备好了火刑架哦…… ……在地狱里。” 魔法阵失去了效用,振翅高飞的狮鹫变回了雕像。罗兰张大嘴巴,感受着自由落体运动。 “混混混混混蛋蛋蛋蛋蛋,我没有带风风风风风帆帆帆帆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另一边,珊莎再次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 穿着婚纱的,人生中唯一一次如此美丽的自己。 她叹了口气。 门响了两下,然后被推开了。 “女儿,我觉得你还是得再想想。” “这已经是决定好了的事情了,不是吗?凭着这次婚姻,我们家族的事业离洗白就更近了一步,对吧?” “……不,女儿,我想清楚了,对我来说,更重要的还是你们,你们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啊。” “好了爸爸,”她将来人推出去,“现在反悔的话,我们可就大大地得罪冈萨雷斯家了,您的事业可就根基不稳了啊。” ?“我不想你后悔啊……” 关上门,她背对着门呼了口气。回到镜子前,她的化妆师立刻继续为她化妆。 她其实从来没喜欢过这种又长又笨重的裙子,不过她一直想在他面前穿一次。 算了吧,她自嘲一笑,为什么现在还在想那个混蛋? 教堂的大厅天花板正中央是没有顶的,一束束神圣的光线垂直地从上面照下来。 一对心思各异的新人就沐浴在这些神圣的光线之下 长着浓密白胡子的神父咳嗽了一声:“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她死亡。” 洛林的注意力一直在后方,他明白,自己的他正死死地盯着这边,但他也知道,这是他母亲给他唯一的选择,他只能痛苦地闭上眼,说,“我愿意。” “可是我不愿。” 珊莎瞪大了眼睛,看着大胡子神父摘掉胡子变成自己熟悉的那个人。 “抱歉,”罗兰说,“只有通过这样的方法,我才能接近你。” 罗兰一脚将洛林踢飞,在人们的尖叫声中,那个孔武有力的侍卫接住了他。 所有的卫兵都冲进来,包围了这两个人。 洛林听到他母亲说:“不要做傻事!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难道你们以为你们还能飞出去吗?” “是的,女士。”罗兰说。 罗兰开始飞快地搓手,一团大火球突然出现,卫兵们吓了一跳,纷纷退后留下一个空白圈子。 “背上这个。”罗兰将一个背包拿给珊莎,让她背上后又从背包上取过一个带子环绕住自己。 于是两人变成了面对面紧贴,看到这一幕洛林的母亲已经要气疯了。 一个卫兵偷偷向她报告:“在教堂后面发现了被打晕的神父。” “杀了这小子!” 珊莎担心地问罗兰:“这是什么?” “两人合用的风帆,我临时做出来的。”罗兰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你会恐高吗?” 珊莎兴奋地摇头。 “那好,一二三,一起拉绳子!” 卫兵们还在忌惮着火焰的威力,教堂中心的两个人头上突然爆出了一块巨大的布。 “燃烧吧,大火球术!” 罗兰拼命地搓手。 这块布被上升的热风吹起来,拉动绳子将下面绑着的两人拉上天。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两人飞上天空。 教堂的正中央是没有顶的……他们就这样飞了出去。 洛林坐在他怀里笑了。 多么华丽、多么浪漫、多么危险的抢亲啊! 那个男人,为了他的爱人,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呢! 真的有些羡慕姗姗了呢。 妻子被人夺走的他,在心中默默地祝福天空中的那两个人。 这时,他的手被侍卫握住了,他读出了侍卫眼里的决意。 “那种程度,我也可以为你做到哦。” 一个更年期妇女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视,洛林的母亲站在他们面前,她的影子笼罩了他们:“周围有这么多亲朋好友在,你们也敢这样搂搂抱抱?快点分开!果然,我一早就觉得那个女人不正派,黑社会老大的女儿怎么可能配得上我的儿子呢?你等着,明天我要你去娶公爵的女儿!” 洛林两人对视了一眼,彼此确定了心意与决心。 于是…… “快来人啊,城主夫人被打晕啦!城主之子被一个侍卫劫走啦!” 混乱教堂的另一边,霍恩海姆大叔正努力咬住雪茄,以免自己笑出来。 “我偷偷带了手弩进来。”他的副手在旁边低声说,“让我把他射下来怎么样……?” 回应他的是大叔的响亮的耳光。 “听好了!”他严肃地盯着人的样子像暴怒的狮子:“谁敢不让我女儿幸福,我就让他一世不幸福。” 他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天花板,那两人几乎已经要飞出教堂了。 飞吧,飞吧。 离开这个充满勾心斗角,充满斗争与伤害的地方吧。 要幸福,你们两个。 敢欺负我女儿的话,不管你是学徒也好魔导师也好,也不会放过你。 半空中,罗兰关心地问:“不怕了吗?” 珊莎终于肯睁开眼了,她还是不肯看下面;“我,我才没怕过!”她顿了顿,突然用力地咬住了罗兰肩膀。 “为什么这么晚才来?” “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啦……昨天刚刚顺手拯救了一回世界呢。” “以前都没发现你这么会吹牛哦!”珊莎看着罗兰,发现他确实有了不少变化。“我们飞去哪儿?” “其实……”罗兰说,“我也不能确定的,这个貌似只能看风向……飞到安全的地方我们就下去吧。” 其实珊莎早就想下去了,不过嘴上却说:“切,真逊。” 罗兰认真地说:“不,这可一点都不逊哦。你知道吗,这可是我的独门发明呢!” “你发明的?” 罗兰迅速进入解说模式:“对啊对啊,这里可是一连利用了好几个原理,比如说,热胀冷缩原理,这个原理是这样说的,你看,当给一个东西加热的时候,它会膨胀起来对吧?如果是对空气加热呢?……” “天呐!!!!!!” 就在我给珊莎兴奋地讲着热胀冷缩的原理时,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向下的力死死拽着外面的力量。此时已经吓坏的珊莎声音颤抖着看着我:“天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怎么会——” 还没等她说完,我们两人已经跌坐在地面上。而在我们周围是茂密的森林。珊莎连忙将身子紧紧贴着我。来自她身上的那种火热顿时激发起我体内的一种力量。我连忙站起身来,开始搓手,想以此打出小火球,看看能不能带着我们离开此地。 但是到了最后,我发现这种行为只是徒劳。 珊莎看着我有些着急,再加上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怪鸟的叫声。我之所以叫它怪鸟,是因为这种鸟叫在以前是我所不曾听见的。 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并带着些颤音道:“罗兰,拜托你快点使魔法带我离开这里吧!我怎么听着这一阵阵的鸟叫心里感觉着就像是一群孤魂野鬼在这里乱嚎一样。我——我有点害怕了!” 我听着珊莎那害怕的声音,再看着她那有些恐慌的神情,故作镇定地将她揽进自己的怀抱,安慰她:“亲爱的不要怕,有我在!你在一旁先等等我。我努力一把,我相信我们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 珊莎看着我,满是信任地朝我点了点头。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是我第一次感到了内心里没底,看着已经明显吓破了胆的珊莎,我的心里也多少受了点影响,而正是这种影响使我的心智不能完好地定下来,所以在我使魔法时,我总觉得心里有什么在阻扰一样。 就在我使出点木为舟术,准备将身边的一棵大树变成飞船时,我的心口猛然一痛,我竟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胸口,同时吐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珊莎看到了这种情景,慌忙蹲到我的身边,我能迷迷糊糊地看到她那张紧张而又担心的脸,可是很快我便失去了知觉。 等我再睁开眼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和珊莎已经躺在了一个满地铺草的大暗室里,我连忙问珊莎这是什么地方。 此时已经吓坏的孩子只是惊恐地看着我。 我见她那一副可怜相,也不忍心再让她心乱,于是朝她的小鼻子上点了点,宽慰她:“珊莎,你放心吧,我肯定会把你带出去!” 说完,我试着摸索一些石头,并希望能够通过它们帮助我们离开此地。但是无论我怎么摸索,到最后所能感触的就只有那一层光滑的地面。我心里一时间很纳闷。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我和珊莎同时傻眼,没想到那人竟然是洛林和他的小侍从。 珊莎见到是洛林,以为他是来这里找她要带她回去,于是连忙躲到了我的身后。我见是洛林和他的小侍卫,连忙站起身来冲着他们两人怒视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不对,你们把我们带到这里干什么?” 洛林见我一脸不友好的态度,忙笑着迎上我:“罗兰,你想错了,我们并没有害你们的意思。还有,你放心,我现在一点都没有想夺回珊莎的想法。我只是——” 话没说完,他看了看我。 我不言语,只是盯着他。 洛林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后的珊莎,小心地道了声:“我其实救你们到这里,是想让你教我一些魔法。你也知道,我这人笨,在我那视一切都像粪土的老妈眼里我就是一个榆木疙瘩,是永远也不会开窍的。不过我就是想出来学点东西,然后让她知道我不是那种笨人!” 我看着一脸认真的洛林,然后又看了看他那身体十分健硕的侍卫,苦笑了一下:“你也真是难为了你的妈妈。我相信她的初衷也是对你好!只是你有你自己的想法了!” 洛林点了点头:“是啊。你也不想一想,我都已经多大了!这都要结婚的人了,还整天把我当小孩子一样看待!你说说我能不烦吗?其实我是一万个不想难为珊莎。可能你不知道,那天在教堂,当我看到神父是你乔装的时候,我的心里不但没有着急和惶恐,我倒是觉得自己的内心得到了一种解脱。我在想好了,终于珊莎想的人出现了,以后她就会幸福了!所以当初我根本就没有阻挡你!” 我苦笑了一下,并在心里想,你想阻挡,就凭你恐怕也阻挡不了啊! 不过,我只是在心里想想,嘴上还是笑着谢了洛林,并问他以后有什么打算。 傻小子还是对着我道了声:“以后就跟着你学魔法啊!你看看你的魔法多厉害!搓一搓手,就可以迸溅出那么多厉害的小火球,我现在就想学这个!” 我苦笑了一下:“你不会真想学这个吧?其实我们的德雷克大师就会这个啊!你可以回去给他送点礼,然后跟着他好好修炼,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你一定会是一个优秀的人!” 洛林看着我,顿了一下:“难道跟着你不能更好地进步吗?” 我一时嘴塞,想想怎么回答都不是。怎么着,也不能说自己不是吧,只好叹口气:“这个,你能不能让我想想,说实在,我这个也是自己瞎捉摸,其实我也什么能耐。你也不想想,我是真有超强的魔法,我还能让你捉住吗?” “你这是一时失误!” 洛林呵呵笑了笑。 我还能说什么,唉,得了,我教! 看着自己眼前这个有点木讷的傻学生,我的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就在我们商定好的时候,珊莎说话了:“我不管你们干什么,麻烦你们把我先送回家,好吗?我爸爸在家肯定担心死!” 我一听珊莎这话,心里立刻联想起老丈人那头难过的情景,只好对着洛林道了声:“看来,我们只能等以后有时间再开始吧!” 看着有些不愿意的洛林,我笑了笑,转过身后又突然想起了件事,随又折过身来,对他道了声:“如果没什么事,还是早点回家。虽然你妈妈对你要求很严格,但是那也是她对你的爱的一种表达方式。可能你觉得有点方法不对,但是那种爱是存在的,这一点你我都不能否定,对吧?” 洛林点了点头。 我和珊莎随向他简单道了声别。 然后,他把我们放出来,在一块空地上,我看到了一把大扫帚,于是我连忙走上前去,在上面摸了摸,试了试魔法,眼见得那大扫帚有了飞行的能力,我连忙叫上珊莎上去。 我们两人很快便离开了洛林与他的小侍卫,但是我还会回来。我既然答应了他,我就要做到。 我把我的心理告诉给了珊莎,她不同意,原因是她不想再见到洛林。其中缘由我明白,可是我也要实现我的承诺啊!不然我以后可怎么在法师塔里混下去。 我看了看珊莎,看到她正眯着眼睛试图看向更远的地方。

返回
《火球》 第二十五章 离开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