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二十三章 路途遥

“或许你们不愿意相信,不过这就是真相,这也是已逝的安东尼达斯大师拼命努力想要传达给我们的东西,可惜在这之前,他就被大贤者的禁魔傀儡阻止了。”卡尔从怀里掏出一份羊皮卷,“这是安东尼达斯几年前的一份论文,《论支援法咒对青年灵觉的长期损害》,这里详细论证过,长期使用支援法咒的学徒,其魔力源会渐渐枯竭,到一定地步后,就永远没有机会成为魔法师了。这份论文从来没有得到发表过,这是我从他的遗物中找到的副本。” 所有学徒都被说服了。 我突然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更深刻的惶恐:就算我没有被投入禁魔监狱,在这座法师塔继续待下去,也永远没有办法成为魔法师,别想乘着魔毯飞回老家,更别想去娶珊莎。 卡尔终于把话说完了,他呼了口气,将之前从拉比克那儿夺过来的那本书教给厄尼尔,然后又走到沉睡着的拉比克身边,手中拿着一把匕首。 “就是他,”卡尔说,“一手建立了这样的制度,想要毁掉我们的未来。” 如果是在五分钟前,这些学徒们看到他们景仰的大贤者被卡尔杀死,恐怕会立刻失去理智吧,不过此刻已经无人反对。学徒们沉默地看着卡尔将匕首刺入大贤者的背心。 还是有几个学徒呜呜地哭了起来,人生为之奋斗了半天的目标崩塌,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很正常吧。 他们之后会怎样呢?他们能到哪里去呢? “大家,”麦迪文站了出来,“大家不要灰心了,魔法之神并没有抛弃我们,我们也不会抛弃魔法不是吗?” 那些学徒们用茫然的眼神看着他,后者露出一个开朗的笑脸,一如过去我那个室友。 “和我一样,跟随卡尔大师吧!他向我们承诺,会让每个学徒都成为魔法师哦!” 学徒们用渴求的视线转向卡尔,他转身往外走:“魔力中枢的修补已经失败,这里马上就要塌了……愿意跟随我的人,就跟上来吧。我会让你们都成为魔法师的。” 那些背叛了大师的学徒马上跟上去了,剩下这些学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紧接着学徒克斯汀第一个站起来跟上去,看到他下定决心的表情后,又有两个学徒站起来。 三个,四个……所有学徒都跟着卡尔走了。 “罗兰?”麦迪文过来叫我,“不一起走吗?”他期待地看着我。 我看着他,他脸上已经没有了弑师时的悲伤,兴奋地向我伸出手,我问他:“你刚刚才杀了人,就不会觉得罪恶吗?” 话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他的表情变阴暗起来。 “你又懂什么?”他反驳道。 “抱歉,我能体会你们的心情,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徒劳地奋斗着,看不到希望……” 我的话被他粗暴地打断了。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有你的珊莎不是吗?” 他的声音引来几个学徒的注意。 这个名字让我的心也痛了一下。我的声音也变得低沉了:“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专心不二,温柔可亲,有这样好的女朋友的你,又怎能体会到二十岁还没有摸过女孩子的手的我的心情呢?你可以为了爱情跳楼和她约会,为什么我不能为了爱情而杀人?” 我吃惊地问:“你是为了……” 麦迪文的表情变温柔了:“昨天,卡尔大师让我真正地见到了布兰妮,在现实中。你听过那个咒语吗?” 梦境连接咒,将梦境与现实连接起来的咒语,只属于传说的咒语。 麦迪文说:“卡尔大师许诺了,他会将这个咒语教给我,为了布兰妮,我别无选择。你也能理解吧,因为你有珊莎。” 到最后我也没有和麦迪文他们走。 很快所有学徒都离开了这座摇摇欲坠的法师塔,空荡荡的大厅中,除了我就只剩下这些大师们的尸体。 我的脑子乱成一团,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我有些消化不过来。 法师塔已经彻底完了,再留在这里也不会有任何好处。 那我该去哪儿呢? 去找珊莎?看看她现在究竟怎么样了,她结婚了吗? 我想到那个幻境,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但又回想起洛林那得意的笑容,心里有些发堵。 你去找她又能怎么样呢?你一无所有,能带给她什么?她凭什么跟你走? 恐怕霍恩海姆大叔看到我的第一眼,就会把我装进袋子绑上石头往河里扔吧。 那,还是回老家算了?虽然路途遥远,路上又有强盗或者野兽出没,不过以我现在的水平,没准儿还对付得了呢。 我无意识地开始搓手,一团小小的火球出现在了手心,看着它散发着微弱的光与热,心中不由得平静下来。 或许……可以去剧院或者马戏团做个魔术师也说不定…… 这时,一些声响吸引了我。我循声望去,看见一个本应该死了的人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我试探着问:“卡,卡奇拉大师,您还好吧?” “我可是炼金术专精啊……身上不带两瓶生命药水怎么行呢?”他晃了晃脑袋。“那个小畜生扎得真够深的。” “那就好……”我呼了口气。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的手一晃召唤出了一个酸球:“那么,把那东西给我。” 他的声音中全是贪婪。 “嗯?”我没反应过来。 酸球砸在我的脚尖前,地板发出哧哧的声音。 “别装傻了,就是那枚戒指,一直放在你兜里的戒指!”他的手里又出现了一个酸球。“交出来,快点!” 经他提醒我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玩意儿,这是德雷克大师临死前要我交给拉比克大贤者的。我拿出这枚邪门的戒指,就是它,让我看到了很不好的东西。“是这个吗?” 刚拿出来,我就感觉到他的呼吸变粗重了。 “快,快点给我!” 既然大贤者已经死了,这枚戒指也就无法亲手交给他,给卡奇拉大师也未尝不可,从道理上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为什么我心中会有犹豫呢? 只是一瞬间的犹豫,就招来一个更大的酸球。我闪身躲过它,惊出一身冷汗。 这个酸球明显是冲着人来的,卡奇拉大师他真的想杀人。 “也罢,法师塔已经没了,也不会有碍事的学徒或者大师看到,这枚戒指,我杀了你照样也能拿到!况且……我不需要一个多嘴之人去满世界宣布戒指在我手上!”他狞笑着说,手中又凝起一枚酸球。 拜托,身为大师性子怎么这么急呢?我又没说不给!现在你求我我都不给了! 一个、两个、三个……我一口气闪掉了六个酸球。不过我也没办法逃出去,因为他已经把大厅唯一一个出口堵住了。 “臭小子,真能躲啊……”卡奇拉大师停下喘了两口气。 “不,大师,”我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你没注意到吗,任何一个四肢健全的年轻人,都可以轻易躲开的。” 因为这些酸球……太慢了。 一个个在半空中轻飘飘飞过来的酸球,其速度与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差不多,我又不想自杀,不可能躲不开吧…… 卡奇拉大师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与之前厄尼尔一战时相比判若云泥。之前那一战他可是面不改色地一口气用了三个高级咒语呢,不像现在只能用慢得吓人的酸球。 “我明白了,”我再次闪过他的酸球,“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七八个学徒为您提供支援法咒了,所以以您的魔力只能使用最低级的酸球了……” 他的脸不知道是因为施法过度还是别的原因,涨得通红。看着他这样努力憋出一个酸球的样子,我突然觉得有些悲哀。 平时高高在上深不可测的大师们,其真实水平也就只有这样吗?他们虽然掌握那么多咒语,而且能够确保每一个都有效,却根本没有足够魔力来施放…… 我突然明白刚刚厄尼尔那一番话了,在真正的战斗中,低级的酸球杀伤力怎么记得上一把手弩呢?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在看不起我吗?”卡奇拉大师怒发冲冠,苍白的胡须抖动着。“我,我还有更厉害的咒语,你等着瞧!” 这时,另一个熟悉的声音插入了我们之间。 拉比克大师站了起来:“差不多了吧,卡奇拉,我想你也该明白了,这枚戒指即使德雷克大师无法继承,也轮不到你的……” 卡奇拉大惊:“你?” 我惊喜地大喊:“拉比克大贤者!” 本来就该这样!连卡奇拉都没有死,比他厉害千百倍的大贤者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呢? 拉比克大师从我手中接过戒指,然后对卡奇拉说:“你的行为伤透了我的心,卡奇拉。” 卡奇拉咬牙:“这枚戒指,本来就该是我的!我为法师塔做了那么多,为你干了这么多脏活,结果你却要将我一脚踢开,把它赐予德雷克那个橡木脑袋?” 拉比克大师的声音听起来很沉稳:“你还不明白吗,你这充满怨气与不甘的灵魂,就是我万万不敢将戒指留给你的原因……好了,我不想再见到你。” 卡奇拉的双眼仿佛被戒指吸住了,他牢牢地盯着它。 “滚吧,或者你想试试看我的大静默咒?”拉比克大师挥了挥手中的法杖。 卡奇拉似乎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最终还是不甘地走了。 拉比克大师负手望着他离开。 他就这样站着,沉思着,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了大理石墙壁,射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在旁边大气不敢出一声。 其实我很想问他卡尔所说的是否是真的,学徒对他们而已到底是学生还是奴隶,支援法咒真的会对学徒造成永久性的伤害吗?

返回
《火球》 第二十三章 路途遥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