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二十二章 叛乱

“今天您要是成功了,无数先人累积下来的知识就要毁于一旦,这也是为了您所求的复兴吗?” “些微损失与我们将获得的相比,微不足道。”厄尼尔举起双手,虔诚地说,“今夜,魔法之神即将复苏!” 卡奇拉说:“呸,你们所谓的魔法之神只是一个臆想而已,它根本就不存在。”他一挥手,一个无比熟悉的酸球飞向对面。 酸球在半空中碰上了透明的防护罩而消失了,厄尼尔将目光转向了他:“与学院派的你们相比,我们这些被排斥在外的法师天生就有着不足,我们没有你们那么多资源,没有你们那么多知识,许许多多的咒语我们见都没有见过,我们为了战斗不得不放下法杖与咒语,而拿起刀剑弓弩——在你们眼里,这或许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也唯有一直呆在封闭的平静的港湾中的你们,才会有这种老旧过时的观念。” 两边似乎都在拖延时间,我这样想,卡奇拉这边会想拖延是很正常的,因为大贤者只要进行完仪式,从法阵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局面就会立刻倒向他们这边,恢复了魔力中枢的法师塔有无尽的战斗傀儡不说,大贤者本身就是深不可测的战斗力。但是为什么从厄尼尔脸上看不到一丝急切的表情呢? “不过我也有我的优势:你们宅在这个世外桃源太久了,根本没有真正接触到外面,枯魔期的魔法师们有多么辛苦?法师塔之外的法师们的生存环境有多恶劣?他们究竟被残酷的现实扭曲成了什么样?你们坐拥如此大的财富,对此没有直观的感受也是正常的。我可是亲眼见过无数起因为咒语失灵而酿成的悲剧,无数同类为了争夺资源而尔虞我诈,魔法师早就成了阴暗、变态的代名词。以至于我刚来到这里都感到不自然,你们的心理真是太健康了!” 不,你只看到了表象而已,我们也差不多快心理变态了,有三十多个学徒正在与想象中的女人谈恋爱呢。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同时向麦迪文偷偷道歉,虽然很抱歉但我是真心认为这种行为很变态啊。 “你的废话真多!”卡奇拉身前出现了八个酸球,但依然没办法突破对面的防护咒语。 “你们对刀剑固执的排斥就是表现之一,你们充其量只是一群研究者而已,根本不了解战斗,更不了解战争,如果要说杀人的话,一支毒箭与一个酸球相比究竟哪边更有效率呢?你的酸球移动速度还不到毒箭的一半。” 身后的仪式似乎进行到了高潮,我回头看到大贤者举高了双手,他口中吟唱的声调也达到了最大,看得见的光芒正在修复着大厅中央的碎裂石柱。卡奇拉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仪式成功后,我会更有兴趣聆听您有关魔法师战斗的课程。” “不,你们的仪式不会成功的,”厄尼尔说,“那么我也该施展那个咒语了。” 咒语?我和所有没有参与进仪式的学徒和两位大师都一样,注意力被这个不祥的名词吸引过去。 厄尼尔胸有成竹地说:“听好了,这就是学院派法师与当代实战派法师之间的差距,当这个咒语开始作用时,我就赢了。” 他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一只手指指向天空,同时用极慢的口型拼出三个字。 “动,手,吧。” 于此同时,我看到旁边一直在颤抖着的麦迪文突然停止了颤抖,他冲向了将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厄尼尔身上的卡奇拉,并将那把藏在袖子里不知道有多久的匕首刺进了他的背心。 十数名学徒做了与麦迪文相同的事情,他们将匕首插进了面前的大师背后。 仪式瞬间被打断了。那些没动手的学徒方寸大乱,他们看到自己敬爱的导师倒在同窗的手下,一个个不知所措,站在法阵中心的拉比克大师喷出一口血,倒在地上,似乎受到了强烈的法术反噬。 厄尼尔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他居高临下地告诉没有瞑目的卡奇拉大师:“这就是你我的差距,我们在外面经历过的,现代法师们之间的战争……你们想都想不到。” 卡尔是唯一还站着的大师。他和他的泥浆傀儡一起,走到了厄尼尔身边。 我被眼前的情形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局面在一瞬间就颠倒了。“告诉大贤者,要小心卡尔。”德雷克大师的话语犹在耳边,而我一直没有机会将其传达给拉比克。 “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啊。”双手沾满导师鲜血的麦迪文跪倒在地。 “你做了一件很勇敢的事情。”站在他面前安慰他的并不是厄尼尔,而是卡尔。“你,和他们,救了我们所有人。那个咒语,我会教给你的。” “叛徒!”“走狗!”“说你是狗屎都已经是在侮辱狗屎了!”那些并未参与到叛乱的学徒们大骂道。但无人敢向卡尔动手,他们明白自己与大师之间的差距。 趴在高台上的拉比克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无比虚弱:“我曾以为,你会是那个预言中带给我们复兴的年轻人。”此时的他,已不再是那个伟大的贤者,只是一个衰弱的老人罢了。 卡尔的声音听起来很冷漠。“对,我会带来的是整个魔法文明的复兴,而不是一座腐朽破落的塔楼的。” 回应他的是一阵干涩的苦笑,伴随着一个垂死老人的咳嗽声:“一群盲目的疯子。想不到你能蛊惑这么多学徒。” 那些手上沾着自己导师鲜血的背叛者们羞愧地低下头。 “你的名字叫奥特兰是吧?”拉比克对其中一个背叛者说,他的声音沉重无比,“我记得你……因为拉格纳罗斯大师经常提起你的名字,是他亲手从贫民窟里发现了你,把你带进了这儿,你刚到这儿的时候瘦小得像只小鸡。他是个不懂得表达自己感情的人,但你应该明白,他会对你这么严厉,是因为他把你当做了自己亲身的儿子啊。你看看刚刚你对他做了些什么?” 那个名叫奥特兰的学徒痛苦地看着炎魔拉格纳罗斯的尸体。 但是卡尔插进了两人之间:“收起你那假惺惺的演说吧,大师们究竟对我们怎么样,我比你们清楚得多!你们只不过是仆人,是奴隶而已,他们根本没有把你们当做真正的学徒在培养!” 回应他的是一片叫骂声,“胡说!”“危言耸听!”“一派胡言!” 卡尔没有理这些骂声,他向厄尼尔点点头,然后走到拉比克身边,将他面前那本咒语书拿起来,看到他的动作拉比克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想要反抗,却被卡尔用一个简单的咒语制服,失去了知觉。 学徒们发出一阵惊呼。 卡尔指了指其中骂的最大声的一个学徒:“我记得你,你的名字是克斯汀吧?你是法师塔的秘书。” 尽管被指名道姓,此时已毫无战斗力的学徒克斯汀却不打算有任何妥协,他用冷哼来回应卡尔。 “你能不能告诉我,法师塔现在总共有多少位大师,而今年的魔资考又为它新增了多少位?” 克斯汀迟疑了一下:“法师塔总共有二十二名大师,今年能通过的……只有三位。” “那有多少位学徒,今年又从外招收了多少新生呢?” “二百四十名学徒,今年招收了……大概五十个吧。” “五十个学徒进来,却只有三名成了真正的魔法师不是吗?那其他的学徒呢?” 克斯汀沉默了。 “你还是新生,当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已经困扰老生们很久了,可是他们又因为无法离开法师塔太远而接触不到那些已经出局的学徒。让我来告诉你们吧,当一个学徒魔力枯竭后,就会被法师塔一脚踢开。他们花费了十数年青春学习的知识被封印住,又没有其他的技能,穷困潦倒,成了真正的废物。这就是你们中大多数人将来的命运!” 一片死寂的沉默。 为了保守住法师塔的秘密,离开的学徒会被封印住知识,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一条有什么不妥。 不,是不敢想。 可是半生所学都已经被封印的话,那我们还能干些什么呢? 卡尔继续说:“更可悲的是,他们悲惨的命运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只不过法师塔不需要这么多大师罢了。” 克斯汀强辩着说:“胡说,这不过是因为他们的天资与努力不够……” “那么我呢?为什么我会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师?在我还是学徒的时候,可有一位导师夸过我的天赋吗?” 卡尔的话引来更多的思考,不错,卡尔作为学徒时的成绩并不出彩,真正有天赋的学徒是已经出局了的费勒。一个天赋并不高的学徒,为什么会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大师呢? 学徒克斯汀抬头:“莫非你掌握了修炼魔法的捷径?” 所有学徒看向卡尔的视线都变得灼热。 “不错,”卡尔点头,“但老实说,这也并非什么秘术,至少有一半的大师对此心知肚明,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教给你们!” “为什么?”不光是克斯汀,有好几个学徒都叫出来。 “因为你们不过是奴隶而已!” 克斯汀反驳:“胡说,我们在法师塔的待遇很不错!” 卡尔冷笑:“你们难道是那种只要能吃好穿暖就会心满意足的动物吗?那和家养的猪有什么分别?与这些东西相比,大师们从你们那儿得到的可远远超过这些!他们从你们这儿剥夺魔力,他们甚至剥夺了你们的未来!” 克斯汀嘴巴大张,几乎要被他说服了,但又嘴硬地说:“妖言惑众!” “用你们的猪脑子好好想想吧,大师们究竟是怎么控制你们的,他们只用了一个咒语,你们中所有人,不论新生老生,都无比熟悉的那个咒语。” 我们都明白了,他指的是哪个咒语。 是支援法咒。 当然所有学徒都会这个咒语,因为它就是法师塔用来判别一个孩子是否有资格有天赋成为学徒的唯一标准。像我,很小的时候就在那个旅行法师面前复制了一遍这个咒语,于是被兴奋的他带到了法师塔。 这个咒语的作用很简单,向另一位法师提供纯粹的魔力支援。火龙在大礼堂发飙的时候,德雷克大师就从两个学徒那里得到了支援,施展了一个高级咒语困住火龙。在这次和戴维教派战斗中,法师塔的人分成战斗小组,一位大师带着数名学徒,也是以这个咒语为基础的。 在魔法史的课本中,对这个咒语的评价很高,“它的创立给原本已经日暮西山的魔法文明带来一线曙光。”有了它,那些深藏在古书中,原本因为需要消耗太多魔力,已经超过一名当代魔法师所能的咒语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这也促使一些固步自封的老魔法师走出自己的实验室,去招收一些年轻的学徒,因为光凭他一个人的魔力根本无法做研究。 “对大师们来说,这个咒语,就是你们存在于法师塔的意义。”卡尔说。“你们怎么能成为大师呢?成为大师就不必给他们提供魔力支援了啊!” “等一下!”克斯汀说,“用支援法咒为大师提供支援,完全是我们自愿的啊!这根本不存在掠夺,我们也不是奴隶!” “你们真的是自愿的吗?”卡尔露出了嘲笑的表情,“你们有选择给这个大师或者那个大师支援法咒的权利,可是,你们有选择不使用支援法咒的权力吗?” 不用克斯汀回答我们也早已知道答案了,我们没有。 我们在法师塔里的衣食住行,并不是免费的,更何况还有学费和巨额的魔资考费用,我们无法离开法师塔,所以只能通过从大师那儿打工来赚钱,而这些所谓的打工,就是给他们的魔法实验提供魔力支援。

返回
《火球》 第二十二章 叛乱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