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二十章 接触

“太过仁慈是我最大的错误,”魔王挣扎着说,“从一开始,我就该将你们这个种族全部毁灭干净!” “导师,没有人类这一智慧种族,您又该与谁聊天呢?不会觉得寂寞吗?为什么不会懂得对他们好一些?这些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又有三个人类法师将匕首刺入了心脏。 魔王大半的身子已经陷入法阵中,他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 “丑恶的人类,不值得我对他们好!”他的表情空前狰狞。“等着瞧吧,等我再次出来时,就是你们毁灭的时候。” “我们以自己的生命担保,不会让这一天发生的。”云迪说。 “不会有人记得我们……同样,你也会成为人类厚重史书中一个不起眼的小章节……剩下的学徒们也不会知道我们用了什么方法封印住你的……他们将会成立一个组织,在此处建立起一座高塔,隔绝世人,只为能将你葬入永恒。” 所有还活着的人类法师将匕首刺入了自己心脏,包括云迪。 “不要小看人类了啊,导师……” 我看着他的笑容,他的笑容与其他所有祭品的笑容都不同,是一种解脱的,得意的笑容。就好像一个终于下赢了对方的棋手。 至少还有一个人会记得你,云迪,封印住魔王的无名法师。 等等,我晃了晃头,我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他们都没看到我吗? 我伸手想碰碰云迪的尸体,却发现自己的手直接穿过了他,并没有任何实在的触觉。 这是幻象…… 我又掐了自己大腿一把,一点都不痛,这里真的是幻境。 我看着天空,天空依然在燃烧,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就回到原样,然后再继续燃烧。 很快这种很壮观的画面就让人看厌了。 我双手做成喇叭状,努力喊出来。 “有人在吗?” “故事已经讲完了不是吗?” “是不是该放我出去了呢?” “我女朋友马上就要和别人结婚了,我还想见她最后一面呢,我时间很急的!” 声音在空旷的空间中回荡,不过无人回复。 不,回复还是有的,如果说尸山中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婴儿啼哭声也算的话。 我忍不住走向尸山,婴儿就躺在那里,或许是这里除我之外唯一的生命了。 咳,幻象也算生命的话…… 很让人意外的是,我居然能碰触到这些尸体。 我强忍着恶心感,拨开这些尸体,婴儿就在这些尸体里面,他的哭喊声变清晰了。 “能不能安静一点啊,就知道哭,吵死了!” 我终于见到婴儿了,还顺带见到了一直抱着他的母亲——如果这确实是他母亲的话。 那一瞬间,我的手脚冰凉,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是珊莎的脸…… 与其他的尸体不一样,她的脸上没有半点血污,依然如此清晰美丽。 但这改变不了她已经是尸体的事实。 她抱着婴儿,脸上的表情也与其他不一样,不是扭曲的笑,而是忧伤。 怀中的婴儿给了她一种圣母般的气质。 但这改变不了她已经是尸体的事实。 我忍不住退后,双手抱头,精神几欲崩溃。 空荡荡的空间中回荡着一个废柴魔法学徒绝望的咆哮。 一只干枯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作死啊,叫得那么大声!” 我猛然惊醒过来:自己所在的地方,正是大师们的休息室,我的左手还拿着为自己准备的风帆,右手上则是那枚戒指。 没有燃烧的天空,没有破碎的大地,没有尸体堆成的小山,更不存在所谓珊莎的尸体。 谢天谢地,这些都是假的……我几乎想要跪下来痛苦流涕了。 “不就是拿到一枚很烫的戒指吗,至于叫的那么惨么。”老头不满地看着我,是他把我抽醒的。 我晃了晃头,戒指已经不烫了,和他争这玩意儿仿佛已经是很远的事情了,不过事实上说不定就在刚刚才发生。接到戒指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很不好的东西,不过没必要告诉他。 老头说:“戒指我也不和你抢了,快点走吧,叫得那么大声,把坏人引过来了怎么办?” 话音未落门就打开了,一队学徒冲了进来,老头怨念地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说坏人果然被我的惨叫声引来了。我偷偷将戒指放回口袋里,和老头一起举手投降。 想不到麦迪文也在其中,他看到我惊讶地说:“罗兰?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你……” 带领这些学徒的是卡奇拉大师,他属于炼金术专精,平时我与他没什么接触。他看着我皱眉:“我记得你,既然你能逃到这里,就说明禁魔监狱也失效了吗?” 我和老头只能尴尬地笑。 两个学徒过来检查了下德雷克大师的尸体,然后脸上带着悲伤地向卡奇拉大师摇摇头。从他们的表情中卡奇拉明白了什么,恶狠狠地一拳击在墙壁上:“那群邪教徒,我们来晚了!” 一个学徒问卡奇拉:“大师,逃犯该怎么处理?” 麦迪文低声对卡奇拉说:“大师,我们的任务是搜寻溃败的邪教徒。”听得出来他是想为我求情,我感到一股暖流从心中流过。 “嗯,”卡奇拉大师正在德雷克大师身上搜索着什么,“那就杀了吧。” 不光是我们,麦迪文那几个学徒也吓了一跳。老头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冤枉啊,门是自己打开的啊!” “法师塔有明文规定,对逃出禁魔监狱犯人二话不说立刻击毙,自古以来能从中逃出去的都是极度危险的法师,十恶不赦,魔法功底深厚,放出去会引起整个世俗社会的剧烈动荡。更何况现在正是战争时期,局势瞬息万变,留下来始终是隐患,错一步,就可能输了。”卡奇拉大师轻描淡写地说,他还在翻找着什么。 等一下,“逃窜出去邪恶的大法师”?现在这个年代哪有魔法师能“引起整个世俗社会剧烈动荡”啊?即使是大师们变个火球也要好半天,你说的那种情况两百年前就不存在了吧?? 几个学徒相互看了看,似乎被说服了,但表情又有些勉强。麦迪文张张嘴想反驳,不过没能说出话来。 他们真的杀过人吗? 卡奇拉大师似乎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他的语气变得很不耐:“列文,就你,上吧!动作快点,那群邪教徒随时可能带着人来!” 那个叫列文的学徒勉强拿出一把匕首。 麻烦你有点职业道德好不好,作为一名法师,哪怕只是法师学徒,准备杀人时也该拿出魔杖而不是小刀肉搏啊! 逃跑的路已经被其他几个学徒堵上了。 列文满脸紧张犹豫不情愿的表情,我相信他以前也和我一样就是个普通的学徒,恐怕连鸡都没有杀过。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其他学徒,被他的目光扫到的人连忙移开视线。 不行,这么多人,真的要反抗的话绝对干不赢的。 妈的,我明明不属于任何一派,只不过想逃出去想见前女友一面而已啊! “冤枉啊!”我大喊,“我不是叛徒啊!” 卡奇拉终于放弃了搜索,他站起来对我说:“那场审判还没过几天,我们可还记得你呢,杀死德玛西亚的学徒!” “那是卡尔嫁祸给我的!他才是偷龙的贼啊!” “你以为把罪名推到卡尔大师身上去就没事了?够了让我来吧。”他手心上托,一个绿色的毒球出现在手中。 “德雷克大师也知道真相,他相信我!” “这不是你第一次把证据推给死人了。”卡奇拉挥挥手,毒球飞过来。 紧急中我掏出手里的戒指:“德雷克大师他相信我,他把这个托付给了我!”

返回
《火球》 第二十章 接触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