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十七章 回荡

一个碌碌无为的小学徒,为了摆脱学徒的身份,走投无路之下决定将赌注下在导师的一条龙身上,于是在深夜前往培育室的召唤法阵,却没有想到火龙的主人也在那儿,慌忙之中做出了弑师这样的罪孽。 “难怪这条火龙会如此怨恨你——因为你杀了她原有的主人。”德雷克大师点点头。“你可认罪?” “我没有!我从来没有打过这条龙的主意,我会去那间教室,是遵从安东尼达斯大师的旨意!我在那里根本没有见到尸体,只看到了那条火龙!” “安东尼达斯?”德雷克大师冷冷地说,“我以为你会找个更好一点的证人,你是如何知道,在魔资考后的第二天,安东尼达斯也死在地牢里的呢?” 罪名成立。 礼堂一片混乱。在学徒们的议论纷纷中,不断有臭鸡蛋烂番茄扔过来。 麦迪文他们用痛惜加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说,没考上也无没关系啊,想不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真想不到因为这么荒唐的理由我们就失去了一名大师。”德雷克大师叹息着说,他摆了摆手,两个仆从会意地将我拖下。 “不,这个理由一点也不荒唐,”卡尔大师站起来,“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一个平日里人畜无害的学徒会突然露出獠牙?让我们回忆下他那几天的表现,为了魔资考,他废寝忘食,回绝一切社交活动,没日没夜地泡在图书馆里,他为‘成为魔法师’付出了多少代价?对已经成为大师的诸位来说,”他向德雷克一行点点头,“‘成为魔法师’不过是一个荒唐的理由,但对学徒们来说,这就是他们将半辈子心血投入法师塔的唯一原因!正是因为这样扭曲的制度,才会诞生像罗兰这样的怪胎,他的悲剧并不是偶然的,这一切的背后,是体制问题!我们不妨这样想,如果学徒的待遇不会那么差,又或者每一个学徒都可以早点学会咒语,成为他们梦寐以求的大师,那么……” 周围的学徒们都听得很入神。 他意气风发的样子有些眼熟,我想起来了,和安东尼达斯很像。 “罗兰!前面就是剧院了,安娜小姐今天有特别福利演出哦。” 德普的声音唤醒了正在发呆的我,于是我点点头跟上。 贝尔幽幽的声音飘来:“为了钱在那么多人面前卖弄大腿……这就是女人啊。” 麦迪文义正辞严地说:“我是不会背叛我的小甜甜的!” “所以说你们到底去不去啊?” “去!” “大事不好啦!”阿兰突然出现,他抓住我的肩膀,嘴里还塞着鹅肝,“大,大事不,不……” “到底怎么了?”我好奇地问他。 紧接着地面的震动给了我答案,我带着不祥的预感扭过头去,看见珊莎帅气地站在疾驰的马车上,手中抓着缰绳。 “快跑吧!”德普推了还没反应过来的我一把。 于是我跑了起来,奇怪,为什么我要跑啊? “兄弟加油,跑快一点!为了自由!”几个狐朋狗友大喊道。 “罗~~~兰~~~~!!!”珊莎怒意十足的声音在大街上回荡。马车嘶叫了一声,她跳下来用脚跑。 “老婆,为什么要追我啊?” “那你为什么要跑呢?还不是心虚!你给我站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啊,不过看到你这么有气势两只脚就忍不住了……” “如果不想我这么生气的话就不要再跟着以前这群狐朋狗友鬼混了呀,你不是说你出来是为了工作吗?” 几个损友们大喊:“嫂子不要误会我们啊,我们一个月才能和罗兰见一次面呢,我们去看安娜只是为了艺术与美而已。” 珊莎突然发出一声呻吟,“哎哟。” 我回过头去,看见她摔倒在地,旁边是断了的高跟鞋根。 看到她低头揉着脚踝的样子,我立刻心疼地回去,蹲下关心地看她,想不到她迅速伸出手抓住我的胸口。 她抬起头来,双眼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灼热。 “安娜是哪位?不会就是大剧院里那个特别特别那啥的安娜吧。” 她的身影变得越来越大,躯干越来越粗壮,背上伸出了两只粗壮的翅膀,抓着我的手变成了爪子,她变成了一条暴怒的火龙。 “席拉……?” 火龙的爪子抓住我,嘴巴大张吐出了致命的火焰…… “又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醒来,回到现实。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只蜘蛛正好停在我面前,将它拉住的那根蛛丝若隐若现,我盯着它半天,才让自己的意识回到现实中来。 欢迎来到法师塔底层牢房,这里有最温暖的霉味床铺,这里有美味如同砖块的干面包,这里有热情好客的老鼠主人,这里没有珊莎。 没有珊莎没有珊莎没有珊莎没有珊莎…… 从天堂到地狱只花了我一秒时间。 隔壁牢房的老人看了我一眼,然后失去了兴趣一样继续嚼着自己的干面包。嚼着嚼着觉得有些不对,吐出一颗硬硬的东西来。 是牙齿。 即使心情差到了我这个地步,看向他的眼神中也充满了同情。 “喂,你这是什么样的眼神啊?在看可怜虫吗?”老人的声音干涩沙哑,一如他瘦弱的躯干。 我没有和他争吵的心情,收回了目光。 但是他开始不依不饶了起来:“怎么了?心虚了?不敢看我吗?还是说你看不起我?认为我没有和你争论的资格?现在的年轻人未免也太自大了吧?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翻了个身,背着他,心中还想着珊莎。 如果……那个时候我答应她,会变成什么样呢? 我们会像梦中那样甜蜜吗? 她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接受了洛林的求婚呢? “你还是处男吧?” 利剑穿心。 我的背抖了一下,强自镇定下来,转过身去看隔壁牢房。 那个老人脸上露出了洋洋自得的笑容,好像终于胜利了一样:“真可怜啊……你才二十岁吧?比我可怜多啦。我进来之前,可是把该享受的都享受个遍……” 我试探着问:“烈焰红唇?” 他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似乎承认了这一点。我点点头:“虽然我没去过,但我从别的学徒那儿听过这个名字。” “笨蛋!去烈焰红唇有什么不对的?不管你坚持多久,烈焰红唇才是学徒们最终的归宿啊!我们还能在别的地方讨女孩子开心吗?”他生气地大喊。“为什么你又要用这种可怜的眼神看我?” “我只想说,”我的心中充满甜蜜与哀伤的回忆,“即使是魔法学徒,也是有资格谈恋爱的。” 哪怕等待他的结局终究是毁灭。 对啊,我的结局一早就注定了不是吗。魔法学徒是没有未来的。珊莎也明白地暗示过我了,我只能在魔法学徒和她之间选一个。 我做了道人生中最臭的选择题。 良久的沉默。 “喂,说说话吧,好久,好久没有人和我说过话了……”老人干涩的声音响起,“上一次住在我隔壁的人死去……还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老爷爷,你叫什么名字,在这里呆了多久啊?”我问他。 “名字?已经记不清了啊。我只记得刚来的时候,窗外的太阳和月亮轮换一次,我就在墙上画一痕,可是后来就不行了,我抬头看看四面墙壁,已经找不到可以划痕的地方了……” “那,”我抬起头来注视着他的双眼,“干脆我们逃出去吧。” 反正我又不是没做过这种事情。 要逃出去的方法要多少有多少,比如说…… “开饭了,你们这些渣滓!”看守的学徒将干硬的黑面包扔给我们。 一块面包掉在扎栅栏外,我勉强伸出手,但够不着。看守的学徒哈哈大笑地看着我努力的样子。 “拜托了,帮个忙吧……我在外面还藏了点钱,可以告诉你地址。”我只能求助于他。 看守心动了,弯腰建起了面包,递到我面前。 “谢谢……”我接过面包,另一只手突然伸出抓住他的手,将他拉近围栏,然后掏出一块磨尖的瓦片抵住他脖子:“将牢房的钥匙交出来!” “然后我会将钥匙扔给旁边的你,由你来打开牢房的大门。” “这就是计划A?”隔壁的老人张大嘴巴。 我胸有成竹地点头,这个越狱方法我在《屠龙骑士安德烈》上看过八次。 老人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你会哭的。” 午餐时间到了,我在衣服后面握紧了瓦片。 出现吧,傲慢黑心又贪心的守卫,你是我们走向自由的踏脚石。 “午餐到了。”一个机械的声音响起。 “叮当”,是某样东西掉在地上被摔碎的声音,比如说一块削尖的瓦片。 不过为我们提供食物的傀儡没有注意到这些。它放下食物就离开了。 为什么会是傀儡啊!我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返回
《火球》 第十七章 回荡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