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十六章 决裂

“后来我跟着爸爸来到了大城市,我变得越来越漂亮,围在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可是我却越加能感觉到他们的虚伪与浅薄,尤其是父亲的生意做大之后,我见惯了他们的勾心斗角,每个月唯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能感到轻松,罗兰,或许你没发现,你身上的单纯对我来说就像太阳一样。罗兰,罗兰,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罗兰,我们分手吧。”她的眼泪流下来。 我没有笨到去问分手的理由,只是感叹自己的幼稚与浅薄。 我永远都不会考虑明天,总是想着“会有办法的”,却从来没对此做出过深思,我连一个合理的办法都拿不出来。 我还要这样拖着珊莎多久? 我真正关心过她吗,我连她什么时候从酒吧侍女变成黑社会老大的女儿都没注意。 我能理解她一月只能见我一次的煎熬吗? 她永远不会说这些,只是强颜欢笑地和我在一起。 我真是太烂了。 珊莎离开后橡树后,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 我正呆呆地靠坐在老橡树下面,洛林大摇大摆地走来,一脚踩在我的胸口上:“这个失魂落魄的样子真适合你啊。” 我挣扎着想要反抗,他旁边那个孔武有力的侍从将我制服在地。 上次见到他时的温文尔雅全都不见了,他用最嘲讽的笑容说出最恶毒的语言。 “我真不能理解珊珊为什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废柴。黑暗世界的公主和魔法学徒?这真是天底下最滑稽的一对!”他没有笑意地笑了两下,“不过这样的错误终于终结了,下个月我和她的婚礼,我会给你送一张邀请函的。你知道我扮成同性恋来接近她有多么辛苦吗?” 抓着我的侍从手轻轻一抖。 “你就抱着魔法师这个信念老死吧。” 洛林打了个响指,侍从放开我。他们两人转身离开。 “罗琳姐,”我叫住他,“你说自己是异性恋什么的,是骗人的吧,不过还是伤到了你的爱人哦。” 他的爱人,那个孔武有力的侍从,僵住了。 洛林猛地转身靠近我:“不错,我不喜欢女人是真实的,我要娶珊莎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我会骗你,都是为了激起你哪怕是一点愤怒,想不到你真的不行啊。珊莎怎么会为了你这种人伤透心。” 心已经死了啊,怎么还会痛。 “最后,不要以为婚后我会允许你和珊莎鬼混,这可事关冈萨雷斯家族的脸面呢。”洛林抛下最后一句话也离开了。 冈萨雷斯家族,龙息堡的统治者似乎也叫冈萨雷斯呢。 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另一个女孩像珊莎这样爱我了。 我只是个法师塔的死宅而已,一事无成,面对陌生女子只会害羞,连话都说不清楚。 如果不是青梅竹马的话,珊莎也不会多看我一眼吧。 我再也遇不到像珊莎这样好的女孩了。 从今天开始,我的世界只有魔法。 可是回到法师塔,我才明白还有另一件事情在等着我。 “想不到你还会回来,”德雷克大师的脸黑得像墨水一样,“学徒罗兰,你被怀疑是一次针对大师的谋杀案的凶手,你被捕了。” ?? 对远方的人来说,法师塔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传说,无数传说与歌谣中提及此处,却从未在现实中见到与其相关的线索。 在唯物论者眼里,法师塔只是个骗局,不过是流浪街头的卖艺者为自己的骗术所找的借口而已。魔法在现代在历史中,都不存在过。 对于龙息堡的人们而言,法师塔有着不亚于贵族阶级般的权威,里面的大师虽然很少见到,但每次出现都深远地影响着当地人民的生活。 唯有法师塔的大师们心里明白,他们的圣地已经衰落到了何等地步,曾经深深浸入每一块砖石上的咒语日渐褪色,原本随处可见的奇迹变得稀有,他们唯有张开结界与外界隔绝起来,保持自己的神秘,才能维持住大师们的权威。 但是对另一批住在法师塔里的人来说,法师塔是他们的火与光,是他们的希望,是他们的未来,是他们终生奋斗的目标。 为此哪怕要与世隔绝,过着苦修士一样的生活,抛妻弃子,与爱人决裂都无所谓,因为他们确实有着远超常人的天赋,他们亲眼见到过奇迹,他们相信有一天奇迹也会在自己身上发生。 “感觉好厉害的样子啊,你说,有朝一日我能去那里看看吗?” 珊莎笑着问我。 那是一个初春,我们正走在龙息堡最繁华的街道上,行人与商贩的叫卖声络绎不绝。 我点点头:“只要拥有了大师的资格,我的权限就足够为陌生人张开结界,让她进入法师塔。” “所以说需要你成为大师对吧?可是我们的天才学徒现在连一个简单的火球术都用不好呢。” 虽然她只是在开玩笑,但我还是感觉受到了轻视:“咳,哼,火球术可不‘简单’呢,能够掌握这样伟大的奇迹,我就足够成为法师塔的大师了……而且最近我确实摸到了一些门道……我发现只要……” 珊莎突然爆发出一声欢呼,“你看前面那个玩偶,好可爱啊!!!”她快步跑上去。 我把自己的长篇大论压回肚子,笑了笑,跟上去。 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只是单纯地觉得在一起很快乐,二十九天的苦苦煎熬,无形之中为这一天的相逢增色不少。 那个时候,法师塔的大师们的地位是崇高而不可侵犯的,虽然他们很少施展奇迹,但我从未怀疑过他们每人都身怀绝技。他们就是我的未来,我是如此热爱魔法。 而到今天,当农夫之子罗兰再次回到这里时,面对他的却是前所未有的敌意。 我看了看周围,无数道视线都集中在这里,防范、敌意、好奇、痛惜……他们陌生的视线使这个原本熟悉的地方也变得陌生了。 这次大礼堂聚集的人比魔资考还多。 “卡尔大师,想不到你也来了。”德雷克大师说。他似乎并不习惯在这样一个年轻人的名字后面赋予与他同等地位的头衔。 卡尔微微欠身,穿着大师袍的他看起来气度不凡,完全不像以前那个阴沉的小学徒:“我和后面几个人与被告人私交不错,我们坚信他是无辜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他后面德普阿兰他们连连点头。“我希望能尽早解决掉这些误会,我还期待着他能来听我新开的课程呢。” “新开的课程”似乎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德雷克背后几位大师的脸色有些变化。 “那么,”德雷克清了清嗓子,“审判开始。” 我直到现在才知道,那个据说被我杀死的大师是德玛西亚。他死于魔资考前夜的奇幻种培育室,由于教室的门一直锁着,尸体在魔资考结束后才被人发现。 德玛西亚大师最得意的成就在于他从幽界召唤出了一条火龙,虽然以他的能力并不能牢牢操纵它,只能用铁链将其拴住。 与我一同选择了奇幻种培育这门课程的学徒作证我在课上多次尝试与这条火龙亲近。 数百名学徒作证我在魔资考上试图操控这条火龙。 动机已经有了,我是为了能够掌控这条火龙成为召唤师而杀人的。 德雷克大师从我身上搜出了这间奇幻种培育室的钥匙,我辩解这是我之前为了和珊莎约会而偷偷配的,不过无人理会。 当晚的监视魔眼记录下了我进入那间教室,几分钟后又慌慌张张逃出来的景象。 礼堂里的讨论声变大了,我看了看卡尔身后的那几个跟我交好的学徒,他们脸上的表情从坚定到怀疑,从怀疑到不可置信。 阿兰脸色有些变化地表示当时他们在计划越狱时,我曾打算用丑闻绑架德玛西亚大师为我们保守秘密,或许这造成了两人的不和。 与我同一间房的麦迪文回忆到魔资考前夜他起床上厕所时,注意到我床上没有人。 最后……是决定性证据,德玛西亚大师从我房间里搜到了一把匕首,虽然看起来擦得干干净净的,但它特殊的刀刃与德玛西亚大师身上的伤口配合得天衣无缝。麦迪文发誓在魔资考之前,他从没见我拿过这把匕首。 这把匕首就是那天我在奇幻种培育室见到的祭祀匕首。 人们自认为找到了拼凑真相的最后一块碎片。

返回
《火球》 第十六章 决裂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