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十五章 城主

是卡尔的泥浆傀儡,刚刚龙炎蒸发掉了它身上所有的水分,现在的原地只剩下了一团干燥的泥块。 “塑能之手。”德雷克大师的咒语终于完成了,他一只手向前做了个抓取的动作,虚空中出现一只巨大的由能量手抓住席拉,但德雷克大师显然并不轻松,他伸出的手随着席拉的疯狂挣扎也在微微颤抖着,他的额头上出现了汗珠。 其他大师也纷纷抛出自己准备好的法术,冰箭、闪电、激光纷纷打在了席拉身上,火龙在挣扎时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但大师们的攻击持续了一会儿就被迫终止了,一个人的背影挡住了他们的攻击。 拉格纳罗斯大师说:“卡尔,你在搞什么?这里很危险!” 卡尔似乎没有听到大师的话,他仿佛被席拉吸引了一样走近它,被能量手限制住的火龙只能徒劳地挣扎。 “快滚开,我不能坚持太久……”德雷克大师憋红了脸说。 “你们不觉得,她太委屈了吗?来到这个世界并非她的本意,可是又因为无人能控制所以只能被牢牢拴在锁链里……这又不是她的错。”卡尔的喃喃自语清晰地传到了所有学徒耳里。“她还小,只能用这样过激的方式表示自己的不满,她只是不懂事而已。” 火龙的挣扎变小了一点,卡尔伸出手去摸她的头。 塑能之手的效果消失,德雷克大师精疲力尽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他身后的两名学徒已经累倒了。 但是获得自由的火龙并没有大开杀戒,卡尔的手像是有魔力一样,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卡尔的手碰到她的头时,她顺服地低下了头。 所有大师看到这一幕都站起来了,拉比克大笑着说:“真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年轻人啊,他做到了连德玛西亚都做不到的事!他会是预言中的那个人吗?” 年轻的学徒们更加热情,他们欢呼着将卡尔和他的龙围了起来,伴随着“一、二、三”,卡尔被学徒们高高抛起。 “万岁!最年轻的魔法师!” 我没有参加进去,自从席拉失控后我就一直站在原地,我知道我的一切都完了。 他理应受到此殊荣,我看着卡尔意气风发的脸。 他为此花了多少时间与努力,这是他应得的。 不像我,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年,过半精力都放在不知所谓的东西上面,到头来只能寄希望于奇迹。 唯有弱者才会期待奇迹,因为他们根本毫无力量。 魔资考一结束,我就明白有些事情已经躲不过去了。 下一个假期里,我如约前往蔷薇旅馆,手中拿着珊莎的信。 “我们私奔吧。”珊莎的信开头就这样说。 “我可以等明年,但我爸一定等不下去,他暗地里给我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了,知道你没考过,他会做出什么来谁都想不到。” “我已经计划好了,这个月正好我爸会跟着城主出去打猎,我会让我的侍女扮作我的样子,在房间里弹着竖琴,听到琴声我爸的手下就会放心了,而我可以扮成倒垃圾的女佣,和其他女佣一道混出去。” “目的地我都想好了,我偷偷藏了一条船在塞纳河边,我们乘船顺流而下,那里的流屿堡不在我爸的控制之下。我们可以在城堡外找个封闭的、安静的小镇小村子生活下去。” “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我这几年悄悄存下了不少呢。” “我在老地方等你。” 我叹息地垂下了手,即使大叔愿意等到明年,珊莎的期待也不会得到任何回应,我已经付不起下一次的魔资考报名费了。 我还要让珊莎等多少年? 我想象着三十年后,五十岁的我终于拿到了魔法师资格,乘着五色飞毯到了她家门口,大门打开,脸上打着摺的珊莎开门让我进来,笑容和皱纹让她的脸变成了一朵花:“亲爱的,我终于等到今天了!”我们两人激动地双手交叉,老泪纵横。 一个小女孩拉了拉她的围裙,然后躲在她后面怯生生地看着我。 “她呀,”珊莎蹲下来亲昵地摸着小女孩的头,“是我的外孙女呢,可爱吧?她的爸爸妈妈都在城里工作,所以由我来抚养她……不过你放心吧,她的外公前几年已经因病去世了,不然我又要纠结很久呢……” 我打了个冷战,把这个荒唐的妄想驱逐出大脑。 要和她在一起的话,就只有私奔这一条路了。不过这样,又有其他的问题会困扰着我。 我不可能带她躲进法师塔的。法师塔本身带有特殊结界,没有天赋的凡人连看到法师塔都不可能。那么私奔的话,就只有和她一起去别的地方。 我不知道船王究竟有多大本事,珊莎带着我是否真的能逃过他的追杀,但我知道法师塔的大师们一定有本事找到我,毕竟他们有预言术这样的咒语啊。 所有学徒必须住在法师塔内,除假期外不得外出,逃亡学徒会被自动视为叛徒,这是法师塔的铁律,是为了保护法师塔的珍贵知识不被外泄给其他魔法师组织而设的条例。 所以我也只能提前像费勒那样自动出局了吧。拉比克大贤者会封印住我脑海里所有关于奥术方面的知识。 可是失去了魔法之后的我,又能干什么呢? 我想象着私奔后和珊莎的生活。 “我回来啦。”珊莎回到了我们的爱的小巢,疲惫地扭了扭肩,“今天和客户谈了半天生意,累死了。” “亲爱的你回来啦~,”我穿着围裙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今天辛苦了,晚饭和热水都准备好了,您是要先吃饭呢,还是要先洗澡呢,还是要……” 我打了一个比刚才还大的冷战。 不管怎么样,我必须要给她个答案。 虽然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答案。 我又来到了塞纳河边,这段时间经过这里好像都会出点事情。 “妈妈,那人的衣服好怪哦。”一个小男孩拉了拉母亲的手,指着我悄悄地说。 妇女悄悄说:“嘘,小声一点,别让他听到了,那是魔法学徒的衣服呢,你看他头发又脏又乱,眼镜又厚又油,魔法学徒全都是这种怪人啦,以后千万不要成为魔法学徒哦,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喂,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呢,而且我才不是没女朋友的人生失败者啊。 “让开!”一架马车无视着街上的行人疾驶过来,行人纷纷避让,马车上的高贵纹章让行人敢怒不敢言。 那个妇女发出一声惊呼,她的儿子在躲避中不小心掉进了塞纳河。 “谁来救救他!”妇女将求助的目光扫向周围,行人们纷纷心虚地偏头。她将求助的目光锁定在我身上,或许是因为我没有偏头吧。 我也不会游泳啊。 “做点什么!拜托了!”她哀求道。 孩子在水中挣扎着,力气越来越小。 “好吧,”我下定决心,“……虽然咒语并不是每次都灵。” 但这次显然是灵的。由能量构成的一条绳子,迅速准确地将小男孩缠住。 成功了!惊喜只在我心中停留了一秒,接下来还有更难的……我潜下心来,将魔力注入到绳子里面。 这个咒语是德雷克限制火龙时所用的弱化弱化再弱化版,即使如此要不是这段时间为了魔资考恶补了相关知识,我也不会学到它。平时我用它的成功率是三成。 慢慢地,慢慢地……我全神贯注地将孩子拉上来。 母亲一把抱住了湿淋淋的孩子,喜极而泣。 这样就好,我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原本安静的周围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喝彩声。 “这样的魔法还是第一次见到啊,他是法师塔的大师吗?” “好厉害啊,这就是魔法吗?一直以为法师塔里都是一群骗子呢!” “这个年轻人好帅。”也有女孩红着脸说。 我傻笑着摸头,近几天的疲惫与忧虑一扫而空。 孩子的母亲也到我面前向我道谢,我连连摆手说不用。 “当年他也有你这样的天赋就好了。”母亲擦着眼泪唏嘘道。 她的前男友也是魔法学徒?听完她的叙述我张大了嘴,难怪她会对魔法学徒有这么深的怨念。 “他现在好像还是魔法学徒呢。”母亲长叹了口气。 “妈妈,我也要做魔法学徒!”水灵灵的小男孩睁大了眼睛说。 我一把摸住他的头:“记住,不管你有没有这个天赋,离这个职业远远的。” 这段插曲很快就结束了,大家各回各家,各走各路,可是它带给我的好心情却持续了很长时间。 我终于注意到了一点,我学魔法并不是为了贵族地位,也不是随波逐流,更和“成功”、“奋斗”之类虚无的人生信念没有关系。 我只是单纯地喜欢着魔法啊。 我喜欢看着龙在天空中飞翔,喜欢手中托着火球时的沉甸甸,喜欢站在高耸入云的法师塔往下看时那壮观的景象。 我更喜欢……用魔法帮助人们之后得到的感激。 我已经有了答案,我和珊莎会找到其他办法的。 想不到珊莎听到我的回答会这么淡定,她微笑着说:“以前和你约会时每次都会听你讲两个小时魔法理论,这样的答案也是意料之中啊。” 我点了点头,珊莎果然是最懂我的,会支持我的梦想,我开心地握住她的手:“我们会找到其他办法的。” 她说:“还记得小时候吗?我们在村里一起玩的时候,那个时候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但真的很简单很开心啊。” 在我的记忆里其实一直是我在欺负胖墩墩的她,不由扑哧一笑,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候确实非常甜蜜。

返回
《火球》 第十五章 城主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