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十四章 警告

安东尼达斯所说的地方,居然是奇幻种培育室教室。他没有具体说来这里之后要干什么,不过我已经没别的选择了。 幸好我早就配过一把这间教室的钥匙,我开门进去。 月光从那个我跳过好几次的窗户外洒下,夜风吹过,教室里什么都没有,不,面前的地上有一把匕首。 我将它捡起,这是南方仪祭时常用的一种祈福匕首,也就是说,幸运匕首。 这就是安东尼达斯口中所指吗?我迷惑地看着它。 但我很快又注意到了其他,月光找不到的角落里,有什么东西,我屏住呼吸往那边靠近。 那个东西动了一下,喉咙因为含着火焰而发红发亮。 是火龙席拉。它依然被铁链锁着,安静地趴在教室的角落里。我长出了一口气,将临时想用来防身的匕首别在腰带上,蹲下去摸了摸它的头。“笨孩子,不吓人会死吗?” 真奇怪,刚进来的时候怎么会没注意到她。 即使没人召唤,你也会经常出现在教室的法阵里吗? 一直被铁链拴着,会不会寂寞呢? 一定很辛苦吧? 她突然变暴躁,喉咙嗬嗬作响,龙炎在其中酝酿。 “不是吧?又来?”我狼狈地被龙炎赶出了教室。 这段毫无头绪的深夜探险就此结束,我也不知道我得到了什么,或者失去了什么,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明天就是魔资考。 我爬上床,心中毫无底气。 这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有多重要,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完全想清楚。 “魔法”一词的第二定义就是奇迹,理论考试结束之后,我的心里只剩下这个念头。 我考得怎么样?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因为没把握的地方太多了。我总觉得如果运气好的话,它们未必会全错。 如果运气好的话……该死我应该再多看点书才对。 实践测试在大礼堂中间举行。我从没见过这么多大师坐在一起,再加上不少来看热闹的学徒,我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自己的火球术吗? 大贤者拉比克也来了,其他大师站起来行礼,大贤者悠然坐下,“你们也坐吧。” 主考官德雷克大师紧张地问:“您怎么也来了?” 拉比克一脸轻松的样子:“唔,只是有某些预感罢了,总觉得预言中即将带给魔法复兴的那个人会在最近出现……今天有年轻天才想要过关对吗?” 德雷克点点头,往我和卡尔这边指了指:“有两位。” 拉比克微笑道:“或许预言中的人就在他们中间呢——年轻人,放轻松一点,无论输赢,这对你来说都会是个不错的经历。”后半句话是对我说的,我点点头,抹去额上的汗珠。 大贤者的话在人群中产生了不小的骚动。 “每年的实践测试都会出几个聪明的笨蛋想要骗过我们,”德雷克站起来,先向拉比克鞠了个躬,然后说,“他们有的背后有其他学徒暗暗用支援法咒,有的身上藏着魔法卷轴,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一个学徒,他用抛硬币的方式证明自己掌握了幸运术,不过我们很快就发现他的硬币一面密度是另一面的两倍——我说了这么多,是想警告大家,不要试图在这么多大师面前撒谎。 “那么,测试开始吧。” 一位又一位应试者上去了,冰箭,传送,闪电,幻象……各种各样的中级咒语伴随着学徒们的惊呼,不论是成功还是失败的应试者,下来时都是一脸疲惫。 卡尔是在我前面上去的,上去前他向我微行了个礼。看到他的身影,人们开始窃窃私语。 卡尔闭上眼睛默念咒语,面前的一堆沙石突然滚动了起来,就好像煮沸的水一样。人群中的嗡嗡声变大了。 沙石滚动着迅速直立起,仿佛有刻刀在上下来回一样,它的头颅,四肢,五官渐渐成形,居然是一个小巨人般的泥浆傀儡! 泥浆傀儡走到卡尔身边,和卡尔一起优雅地向大众鞠躬。 “他才二十岁出头!他一定作弊了!” 德雷克站起来将异议压了下去:“对此结果大师们并无异议,没有作弊。” 可是这是高级咒语啊……我呆呆地想到。后面的人捅了捅我,“该你了。” 我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大礼堂中心已经空了,所有人都在等着下一位上去。 所有人……大师、学徒、清洁工、在桌下啃骨头的狗、大师肩上的乌鸦……都偏过头来看我。 卡尔带给他们足够的震动,他们在期待着同样是年轻学徒的我。 他们在期待着奇迹。 我张张嘴,感觉非常渴,早餐应该多喝点什么的。 “我要表演的是……” 眼角瞟到了那几个狐朋狗友们,他们挥舞着旗帜为我呐喊。 “火球术。” 我低下头开始搓手。我的兄弟们开始鼓噪起来。 “加油啊,给我弄个太阳出来!”这是麦迪文。 “不可以输给卡尔那个性冷淡啊!”这是戴普。 “考完了我请你吃肥鹅肝!”不用说了这一定是阿兰。 面前的几位大师们开始窃窃私语,“这是什么?”“一种新的施法手势吗?”“有谁见过这样的火球术手势?” 大贤者拉比克微笑着说:“我记得风帆也是这位学徒弄出来的吧?我没有理由不期待一下他新的表现。” 没有。 我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什么都没有发生,连青烟都没有。 感觉眼睛变模糊了一点,我飞快地抹掉这些多余的液体,默念咒语的声音开始走调。 人群中的嗡嗡声变大了,我几乎可以想到他们在谈论着什么,但我不敢想象。嘲笑、鄙视、同情……周围的身影渐渐变高,开始扭曲异化,开始居高临下地审判着我。 我跪倒在地,痛哭失声。奇迹是不存在的。 珊莎……结果我还是没办法娶你啊。 伴随着玻璃碎开的清脆响声,只存在于人类传说中的生物出现在众人面前。 火龙席拉四肢抓着已经破碎的窗户边缘,示威性地吼了两声,然后展开翅膀飞了进来。她虽然没有吐火,但礼堂里已经一片混乱。 “该死的为什么它会出现?他身上的锁链呢?” “德玛西亚?出来负责?!” 大师们手忙脚乱地准备咒语。 火龙盘旋了几圈,然后轻巧地落了下来。她就落在我面前,一双眼睛对我眨了眨,似乎在打招呼。 整个大堂静下来了。 我屏住呼吸,向她伸出手,她温顺地低下了头。 如果可以得到一只奇幻种的承认并且签订契约的话,我就可以以召唤师的身份脱去学徒袍…… 人们沉默地见证着这一幕。 席拉眨了眨眼睛,睁开时突然变红了。我心中莫名地产生了一种熟悉感,我知道它要做什么了。 又来? 在她张开口的同时,我拼尽全力向旁边闪躲过去,与此同时,龙炎击中了我刚刚站立的地方。 虽然我没有受伤,但身后的几位学徒惨不忍睹。 席拉发出震天的怒吼声,“契约签订失败,大家小心!”德雷克大师站起,“给我辅助!”他身后的几名学徒会意过来,默默地开始准备支援法咒。 不愧是在法师塔主掌纪律的大师,虚空中莫名且强大的力量酝酿着,但是席拉的龙炎更快,她再一次喷火,目标依然是我。 学徒们四下奔逃,惊吓的尖叫声与被灼烧时的呻吟使整个礼堂混乱不已。 我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从这里看着席拉张开大嘴是那么陌生,虽然我也记不清这是她多少次向我喷火了,但唯有今天她的火焰中带有杀意。 一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了我面前,龙炎摧毁了它,却也保护住了我。

返回
《火球》 第十四章 警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