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十三章 优雅

“自从那次越狱后,他的成绩就突飞猛进了。”麦迪文告诉我。 “疯子一下子多了两个。”德普叹了口气。 从来没有哪个学徒会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报名魔资考的。不光是自信不足的原因,还有报名费。 魔资考的报名需要海量报名费,至少花掉了我七年的积蓄。这些积蓄都是我为大师们打工一点一滴攒下来的。还好我从不去烈焰红唇,不然这么多钱怎么也攒不够。 但这还只是第一步而已,魔资考除了题目量巨大的理论测试部分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应试者需要当众展示一次中级咒语,才足以证明自己有资格成为魔法师,而不是半吊子的纸上谈兵。 对我们这样连初级咒语都时灵时不灵的学徒来说,无疑比天还难。 不过我有一张底牌,火球术。虽然一开始只是为了讨珊莎开心,但随着我搓手的技巧日渐熟练,这个中级咒语的成功率已经越来越高了。 我更需要担心的,是理论测试,这部分我的信心几乎为零,下定决心后,我在图书馆安下了一个窝。 “疯子……”人们偷偷在我背后指点。虽然也有其他备考的考生会流连于此,却从来没有哪个有我这么疯狂的。 《多元宇宙理论的具体论证过程及其衍生法术》 必须全部背下来。 《奇幻种特性与幽界环境详解》 看不懂?看不懂也给我一个字一个字啃下来。 《元素精灵理论发展史》 这是多少个日夜了? 珊莎……我一定会成功给你看的,我们约好了…… 珊莎出现在我面前的书上,温柔地看着我。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考试前再不见你,但果然我还是好想你啊,你终于来见我了吗? 我低下头,用侧脸摩挲着她的脸,这触感如此美妙…… 我眼前的世界渐渐变暗了,越来越黑…… 我会成功的,珊莎。 身穿着白色礼服的珊莎优雅地伸出了手,洛林低头轻轻行了个吻手礼。 上马车时,珊莎看了过来,不是随意地看,而是直直地盯过来,眼中带笑。 “怎么了,那个人你认识吗?” “我怎么可能会认识这样的男人啊,”珊莎轻轻摇头,“或许是法师塔里出来的死宅吧……我只是觉得他有些奇怪而已。” 拜托了,不要看我,给我保留最后一点尊严吧。我转过身去,跌跌撞撞地跑开了。 “他跑路的姿势好像一条狗啊。”洛林轻笑着将珊莎拥入怀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坐起来,发现自己正在寝室里,头上是熟悉的天花板。 门打开,还是那几个学徒进来,德普一屁股坐在我对面的床上:“你一定做了一个非常美妙的梦,你喊着‘珊莎……不要……珊莎……不要’喊了七十六句。” 我摸摸头,上面全是汗,勉强笑了笑。 阿兰送上一碗燕麦粥:“你居然是饿晕过去的。就在魔资考的前一天。” 我惊讶地看了看日历,魔资考就在明天了,我颤抖着手想去拿书,被麦迪文挡住,他把粥强塞给我,“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德普问:“准备好了?” 我沉默地摇头。 德普说:“说到底你还是太勉强了,二十岁就成为魔法师,哪有这样强人所难的事情啊,这么好的时光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 “不,”麦迪文说,“奇迹是存在的,也不是没有先例嘛。” 我的耳朵动了动,默默地把粥喝完了。 深夜里,我悄悄站在禁魔监狱的门口,这里有我最后的希望。 安东尼达斯大师,法师塔百年来最年轻的魔法师,他就是麦迪文口中的奇迹,他二十二岁就通过了魔资考。 我回忆起他被傀儡拖入监狱前的话,“不要被表象所迷惑了!你们要睁开眼睛看清楚这扭曲的制度的真实!你们要学会反抗!不然,你们永无摆脱魔法学徒的机会!” 或许我的想法有些荒诞,但我总觉得他知道点什么,很多学徒都这样怀疑,但无人敢在公众场合谈及此事,因为有禁魔傀儡的存在。 我现在唯有将希望放在他身上了。我悄悄地潜入进去。 据说禁魔监狱的每一块砖石都渗透着先代大师们的禁咒魔法,即使是苍蝇未经许可也无法进来。不过这至少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 现代魔法文明已经衰落到连这里的禁咒都维持不住的地步了。在监狱的最深处,我见到了他,隔了一块铁质栅栏,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安东尼达斯。 他完全失去了昔日年轻有为,风流倜傥的外表,整个样子凄惨到让人难以认出。 “你怎么又来了……”他抬起头,看到是我后又顿了一下,“喔,是你呀,为什么直到这个时候才来找我?” 我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弟子礼,并将自己的烦恼与要求告诉了他。“大师,我来向你祈求真理。” “想要成为魔法师……二十岁?”他神经质地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丝毫不介意会惊动别人,“比我还疯狂呢……帮你有什么好处?” “我成为魔法师后,会想办法救你出去。”我允诺道。 他思考了半天,突然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你没有吃我送的蘑菇吗?”我摇头。 他叹了口气:“那就难办了……我确实可以给你增强记忆力的药剂配方,不过明天就要魔资考的话,也来不及了。” 我没说话,低下头去,悔恨在胸中酝酿。 “不过你还有机会,”安东尼达斯说,“这需要你去一个地方……”

返回
《火球》 第十三章 优雅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