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十二章 啧啧称奇

“至于法师塔嘛……”他拉了拉桌边的铃铛,对进来的副手说,“让客人进来吧。” 霍恩海姆的客人吓了我一跳,居然是德雷克大师,学徒的天敌。此时他却没有了让我们心惊胆颤的铁面无情,而是一脸谄媚地笑着说:“您可算是接见我了,不不不,我绝对没有等得不耐烦的意思。” 霍恩海姆说:“我们的事情先不谈,他是你们的人吗?” 德雷克大师一看到我脸色就变了,眉毛拧起回到了那个我熟悉的德雷克:“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的假期不是被取消了吗?” 我一下子虚了,霍恩海姆说:“想不到他还有其他问题啊……我和他还有些话没说完,能不能等下再进来?” 德雷克大师点头哈腰地出去了。 我心中的信心被一点一点摧毁了,不愧是船王啊,法师塔的大师在他手下可以招之则来,挥之则去,实力深不可测。 “可是事情毕竟没有恶化到那一步的时候,”霍恩海姆说,“所以我才会找上你,以一个长辈的身份,从你们的角度出发,奉劝你们分开吧。” 我反驳道:“可是伯父,如果你真的是为珊莎着想,就不应该阻碍我们之间的感情,难道分手不会让她伤心欲绝吗?” “你想得太天真了,我内心是个向往自由的人,这一点我也同样寄希望于我女儿身上,她即使爱上的是掏粪工的儿子,或者小偷妓女的后代,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出手干涉,唯独你,魔法学徒罗兰,你不行。 “你们年轻人真的很浪漫,口中说着‘有爱就行’,看事情乐观地像傻子,你有没有想过,你能给珊莎怎样的将来?你要何时成为正式的魔法师获得自由,好有足够多的时间来陪她?四十岁?五十岁?又或者,就这样和珊莎一个月一次见面过下去过一辈子。 “我已经看到你们的未来了,原本炽热的爱情冷却下去,只剩下无尽的猜疑、吵架、嫌弃、拖累,这是个多么垂头丧气的结局啊…… “所以早点脱身吧,在这份感情它还美好的时候,就封存在记忆中,这样你还能有个甜蜜的回忆。” 我张张口,这些东西我真的没想过。 我能给珊莎未来吗? 珊莎是怎么想的? 德雷克大师带我离开时,我偏头问了他最后一句:“只要……我成为魔法师就可以了是吗?” 他点燃了另一根雪茄抽上一口,一言不发。 回法师塔的时候,德雷克大师向我抱怨:“你怎么会惹上那个家伙?”他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与平时相比多了不少人情味。 我小心翼翼地点头:“船王确实是很了不起的人呀。” 德雷克大师摇头:“虽然还不是魔法师,不过你必须保持作为魔法师的气节!不要随便在一个凡人面前就萎了!” 打消掉魔法师气节的人不就是你么……我看着他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前几天打牌输了他不少钱。” 德雷克大师没收了我的风帆。法师塔的大师们对它啧啧称奇,破例没有加重我的刑期,不过让我做了两个月的清洁工。 这样的处罚对我来说,已经是万幸了,我再也没有奢望过越狱去找她。 面对珊莎那如同雪花般飞到我面前的信鸦,我只简短地回了一句“我会成为魔法师的,等我”。 成为魔法师,这个愿望从来没这么强烈过。 仔细想想我来到法师塔纯粹是随波逐流而已,那时候还小,连什么是魔法师都不懂,就被人们送到了这儿。这里的日子虽然苦闷了一点,但吃饱穿暖也足够安逸,认真回忆起来,我这二十年几乎没有产生一个明确的人生目标。 对啊,我已经二十岁,不可以再玩下去了,我在家乡的弟弟十八岁,孩子都已经出生了。 我可以结婚的,我应该结婚的,我连对象都有了,珊莎,我的稀世奇珍。 有多少无意义的时间悄悄从我手中流失? 有多少空白的时间里我用来发呆而非冥想? “小甜甜……来……亲一口……” 深夜里当他人在梦呓时,我点着蜡烛在看书。 “罗兰,我们去龙息堡玩吧!德普好像约到了安娜!她只要一个金币!” 我拉上窗帘,将男人们心照不宣的笑声隔开,再把书翻到了下一页。 “罗兰,信鸦已经把《魔法英雄传奇》新的一卷送来了,帮我去取一下,作为交换看完了我可以给你借哦,是你最喜欢的《魔法英雄传奇》哦!” 我闭目冥想,充耳不闻,唯有燃香升起。 这几天的冥想不再毫无头绪了,我几乎能够感受到冥冥之中的某些东西,元素也好,秘能也好,精灵也好,幽界也好,不同的魔法流派对其有不同的称呼与解释,但所有流派都指向了一点:它是咒语成功的关键。 “罗兰?” “罗兰……” “罗兰!” 我睁开眼,看见的是朋友们担忧的脸。 麦迪文问:“你最近怎么了?有些怪啊……也不和我们玩,也不出去泡妞,连看小说的兴趣都没了。” 德普补充:“上次安娜那次真的很过瘾啊……连坚称对现实中女人没兴趣的麦迪文也动心了。” 贝尔用阴阴的声音说:“失恋了对吧?女人啊……” 我平静地看着他,心中有漏洞才会被言语所击中,不过现在的我心里没有了,经过了这么多事情,我对自己的爱人有足够的信任。所以我不会生气。 阿兰说:“这几个月你好像变成卡尔附体了……这可不行啊,失去了食欲和性欲作为源动力,人类就失去了人性,这样下去和高等傀儡又有什么分别呢?” 几个学徒一起点头,我不禁笑了,这就是我的兄弟们呐,如果我要离开这里,最放弃不下的也是他们吧。 “其实,”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实话,“我最近在准备这个……” 我指了指桌上的日历,上面的一个日期有我做的鲜明记号。 他们一惊:“魔资考?” 魔资考,每年一度的魔法师资格考试,我已经报名了。 面对着他们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我微笑道:“所谓魔法……就是产生奇迹的东西啊。” 我打了个响指,从拇指中指摩擦的地方出现了一星火光,随着我默念咒语之下这一丝火光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亮,虽然最终也只有烛光一样大小,但也足以让他们目瞪口呆了。 我在心里偷偷呼了口气,还好成功了,总算没给我丢脸。 但是,如果在魔资考上它没有成功呢? “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渡过这个难关的。”一次假期中,还是那棵老橡树下面,珊莎握住我的手说,她心痛的摸了摸我的脸。“你这段时间憔悴多了……” 我勉强给出个微笑:“魔法的第二定义,就是常人所不能见到,更不能做到的奇迹啊……我们要相信奇迹,相信自己。” 橡树下,两人的影子短暂但是甜蜜地和在了一起。 就算是为了她,我也一定要成功。 魔资考地狱冲刺计划,开始。 我报名魔资考的消息,在学徒中炸开了花,许多四十多岁的前辈学徒们摇头冷笑。 值得注意的是,那个一直不合群的卡尔也报名了这次魔资考。

返回
《火球》 第十二章 啧啧称奇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