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十一章 珊莎

想不到珊莎听到这句话变得更加烦躁了起来,她在原地急的转圈圈跺脚抓头发,最后咬了咬下嘴唇,跟我说:“你不了解他,但他肯定骗不过我。” “他是骗人的?” 珊莎用力点头:“我爸这套我太熟悉了,他越是笑得没心没肺就越危险,他那些夸你的话,全部是麻痹你的毒药啊!” 我还是无法理解。 珊莎捏了捏我的鼻子:“他要是说实话说真心话,怎么可能把你说得那么好?你哪有那么好我听了都替你脸红。” 我郁闷地摸了摸她捏过的地方,要是没那么好你是怎么喜欢上的。 珊莎斩钉截铁地对我说:“以我在他身边这么长时间的经验,他刚刚绝对有杀气,很浓重的杀气!” 我原本想说不信的,但是一道电光闪过我心里,我想起了霍恩海姆大叔最后问的那个问题,腿肚子突然有些颤抖。 “你说,我是不是该把那个小偷装进麻布袋里,绑上绳子拴上石块扔到塞纳河中心去?” 如果说“珍宝”是珊莎的话,那小偷就是…… 我拉了拉珊莎的衣服,嘴巴有点干:“珊莎,他……可能真的想杀我啊……还好你赶到了。” 珊莎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苦恼得跺脚:“果然是因为上次赶着马车追你的时候动静闹得太大了么?居然让他知道了你的存在。” 我也感到心有余悸,霍恩海姆大叔不愧是几年时间就坐上龙息堡黑暗世界头号交椅的男人,手段高明,谈笑间杀人于无形之中。 珊莎突然抓住我的手:“我们私奔吧!” 我们私奔吧。 我沿着塞纳河慢慢地走着,脑海中回响着珊莎的这句话。 这意味着珊莎要抛弃掉之前所有的幸福生活,背负着之前所有亲朋好友的诅咒,将自己未来的全部交给面前那个男人。 她已经下定决心了,要与我共度余生。 珊莎能理解这句话的意义吗?还是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此时我心中的惶恐,却大于惊喜。我也想着有一天能和珊莎有个完满的结局,但现在……却也太快了。 我努力回忆着珊莎握着我的手说这话时的眼睛,瞪大了的,充满不安的泪水的双眼。 或许是心事太重过于恍惚,我都没有注意到前面河岸边的那几个人影。等我注意到的时候,虽然很后悔但已经跑不掉了。 我们敬爱的霍恩海姆大叔嘴里的雪茄亮了一下,他吐出一口浓重的烟圈,然后向我打招呼:“贤侄,这么巧啊?过来这边啊。” 既然已经被看到了,我就只能硬着头皮上前。现在的霍恩海姆给我一种全新的印象,他已不是那个刚从大树上掉下来时醉醺醺的醉汉,也不是那个笑眯眯和珊莎说话时慈父,他现在眯着眼睛抽雪茄时,有种更加懒散,更加张扬的气质,就好像打哈欠的狮子一样。 或许这才是他的真正样子,面对珊莎、面对道上的敌人他会伪装起来露出笑脸,但面对我完全不需要伪装。 因为我们两人完全不是同一数量级上的啊。 我走过去后,大叔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的女儿今天又麻烦你了。” 我连连摇头:“哪里的话。”比起和大叔套近乎寒暄,我更在乎的是大叔身后那几个人在干什么。 大叔也注意到我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拍拍手催促道:“你们几个麻利点啊!” “好嘞!”“嘿哟!”那几个人合力抬起麻袋。 然后他回来笑着对我说:“指挥几个手下人倒垃圾而已。” 可是那个麻袋好像还在动啊。 “扑通”一声,麻袋在塞纳河面溅出一点水花就悄无声息了。几个人拍拍手中的灰,互相击掌相庆。 “生了病的瘟猪罢了。”大叔继续解释,他也不管我接受不接受,又抽了一口雪茄,然后笑了。 笑得好危险。 虽然怀疑霍恩海姆是故意在河边等着我,扔麻袋的表演也是给我的下马威而已,但我的心依然不争气地颤抖了起来。 岳父大人啊,你刚才才夸我“面对强权面不改色”,但其实是你搞错了啊,我那时只是不知道您“船王”的真正含义而已。 “现在想想,珊莎小时候就这么缠你呢……想不到你现在都这么大了。”大叔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唏嘘。 您的变化也不小呢,我在心里想。小时候的大叔完全是个和和气气的人,想不到他日后的变化会有那么大,几乎完全看不出往日的痕迹了,难怪第一次见面时,我没能认出他来。 大叔一把搂住我的肩膀:“走,我们两个好好地聊聊。” 搂住我的那只手坚强有力,显示了它的主人的意志:不许你反抗。 我们两人上了一辆马车,相对而坐,沉默无言,他一直抽着雪茄,看着窗外。 马车在一栋豪宅前停下,大叔带我进去的时候笑着说:“这几年因为生意上轨了,所以才买这样气派的房子,以前我们工作的地方可是又阴暗又隐蔽见不得光的呢。” 这里就是“冥河摆渡者”的大本营啊。 不过我已经有觉悟了。刚刚在马车上我想了很多,有些事情我想清楚了。 这已经是一场战争了,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我要把珊莎,从面前这个老男人身边抢过来。 或许我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小青年,手中的资源没有他那么多,但我有一张王牌,那就是珊莎。 珊莎的心是在我这边的,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被残暴专制的父亲强迫,嫁给有权的贵公子什么的,珊莎可不会答应,她不是那么没主见的弱女子。她看似柔弱的躯壳内,隐藏强大的、坚定不移的灵魂。我必须有和她相称的坚定和决心,不然一定配不上她。 在大叔的办公室里只有两人,大叔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后面,不过并没有我的座位,我只能站在原地。 这情形就好像在治安官的审讯室接受拷问一样。 但我已经不会软弱,不会畏惧,我瘦竹竿一样的身材站的笔直,目光没有躲闪,心中没有犹豫。 片刻沉默之后,霍恩海姆放弃了雪茄:“看来你想得差不多了啊。” 我点点头:“伯父,我和珊莎是真心……”他止住我的话,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们之间的感情,可是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我需要考虑的东西远不止单薄的‘爱情’那么简单。”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如果没从珊珊那里得到事先警告,我一定会在刚才就把你和那头瘟猪一起扔下去了,你猜她是怎么警告我的?” 我说:“我相信伯父一定不会做出这样伤珊莎心的事情来的。” 他绕到了我后面:“她竟然说,会跟着你一起去死。多么伟大的感情啊,我都有种白养了女儿十几年的念头。” 我一时无言,心中对珊莎又多了一份感动。 “可是,”他从背后靠近我,就在我的耳边低声说,就好像野兽在低语一样,“我也认真思考过,把你阉了之后扔给珊莎,看她会如何对待你。相信我,我做得到的,我只要把手中这个杯子摔下,就会冒出一大群人把你压在地上。” 我感到毛骨悚然,转过身去强自镇定地说:“珊莎会恨你一辈子的,而且我也不会束手待毙,不谦虚地说一句,我也是法师塔年轻一辈的高材生呢,法师塔不会坐视他们的人被随意虐杀的。” 他嗤笑一声:“一辈子?我毕竟是她的父亲啊,而另一边呢?一个一无是处的阉人,她能保持对你多久的热情?你们的爱情究竟能坚持多少天呢?” 我不敢想下去。

返回
《火球》 第十一章 珊莎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