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八章 水分

已经到黄昏了,暖风微醺,夕阳浸泡在河水中,此时正是塞纳河岸一天中最美,也是游人最多的时候。 一个孩子正开心的奔跑着,手中高举着一只玩具风车,这是他亲爱的妈妈亲手买给他的,他超喜欢这个。 一定要将这个拿给隔壁家的玛露蒂娜看看,他幸福地想。 前面有一个男子跪倒在地上,行人纷纷避过。他担心地跑过去问:“叔叔,你哭了吗?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是哥哥不是叔叔,”我摘下眼镜,擦去眼镜里面多余的水分,“哥哥可没有哭哦,只是在感叹人生而已。” “哇哦,感叹人生啊……”小男孩瞪大了眼睛,虽然没听明白,却本能地觉得很深奥的样子。 我看着他,突然觉得很亲切,同时那种积郁在胸口的悲伤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小朋友,有件事请一定要记在心里,这是为你好,你将来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少受很多痛苦。” “嗯!”他重重地点头,真是个可爱的孩子,所以我就更有义务帮助他绕过一些难关了。 “听好了,”我摸着他的头,说出了我这二十年总结出来的肺腑之言:“永远,永远都不要相信女人。” 虚空出突然出现一声暴喝。 “你个笨蛋就不要再误人子弟引人进歧途啦!!!”珊莎突然出现,从撕破的裙子里伸出一条长腿,将我踢开。转身之后又回到了平时那个温柔优雅的珊莎,她亲昵地摸了摸小男孩的头,用足以卸下所有人心防的甜美微笑说,“小朋友千万不要听那个怪叔叔乱说,每一个女孩子都是上天赐给人间的珍宝,值得人们好好珍惜唷。好了,快去玩吧。” 小男孩重重地点头,高举着风车开心地跑开了,“玛露蒂娜!我有好东西要给你看!”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个珊莎,她的长发不再像以往那样温柔地飘下来,而是扎成了利落的马尾,露出的耳钉闪闪发光。她的白手套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去了,袖子被捋起来,露出了一截白皙的手臂,更引人注目的是那条原本洁白的晚礼服长裙,上面不仅沾满了灰尘,还从右侧人为地撕开一条长长的口子,美腿在其中若隐若现。再往下看,她的鞋也不见了,小巧的脚丫脏兮兮的。 此时她正插着腰,一条腿踩在石头上,那样子就好像…… 我喃喃地说:“自由女神……” “笨蛋你的眼睛在往哪里瞄啊!”她整了整裙子。 “借光,让一让!”一辆豪华马车挤开了围观人群,在我们面前停下,车夫是盛夏餐厅里的那个男子。 “这里不方便,先给我上来再说!”珊莎拉着迷茫的我上了马车,男子一甩长鞭,马车像逃难一样绝尘而去。 马车里的气氛有些僵。 我一直在偷偷地瞄珊莎,珊莎则一直把脸扭向窗外,让我看不清她的表情。 还是坐在前面的男子回过头来,他先把手伸到我面前:“你好,我叫洛林。”他一脸平易近人亲切和蔼的微笑让我想扁他的心情完全找不到地方发泄。 我握了握他伸过来的手,“我叫罗兰。”我脑子里突然感觉到一些不和谐的地方。 “这就是让珊珊发狂的男人吗?光从外表和言行中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或许多发掘一下可以看到更多的亮点。”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到贵族人特有的傲慢,不过这不会削减我对他的敌意。 因为他居然开口叫她“珊珊”,这么亲昵的口吻? 我又偷瞄了一眼珊莎,她的脸还望着窗外。 洛林继续兴致勃勃地说着:“我从来没看到珊珊那么认真呢……她看追不上你,于是就抢过我的马车,将车夫赶下去,一个人帅气地一甩缰绳,七条街的市民们都看到了船王之女帅气地驾着马车的英姿呢,后来跑到人多的地方马车过不去,她就自己下来跑,嫌长裙绊脚了就撕开来,高跟鞋太高了就踢飞掉……” 他后面的话说不出去了,因为珊莎微笑地用手帕堵住了他的嘴,把他的脸推回去:“车夫在赶车的时候是不是该认真地看着点前面呢?”她瞄了这边一眼,又把脸转向窗外,“这种又拌脚又固着铁丝的裙子麻烦死了。” 这幸福来得太快,我都无法呼吸。 “那,你呢?”珊莎的脸还是对着马车外面,但注意力明显转移到我这边来了。 “嗯?” “我刚刚吃完一顿让人累得半死的饭,出门的时候突然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见了我像见了鬼一样跑得远远的,为了他我追了好几条街,他就不应该解释点什么吗?” “那个那个是因为什么来着……”我搔着通红的脸蛋。 她转过来的脸上一股坏笑:“啊~~我来猜下吧,某个玻璃心的男人是吃醋了对吧?他是不是以为,自己温柔善良的女朋友要跟别人跑了?是不是打算回去苦练魔法,日后成为大魔导师后再回来复仇?” 她似乎非常享受这样死抓不放痛打落水狗的行为,看着我陷入尴尬很开心吗?我无奈地想。 “不,回来复仇那一段我没想到。”我诚恳地回答。 “咦,这和《屠龙骑士安德烈》上面不一样啊。” “……女孩子不要通过看那种书了解男性啦!” “那你会默默留下祝福,然后悄悄离开?” “……我是绝对不会祝福你们的。” 我们的马车夫轻笑了一下,一甩鞭子,骏马长嘶一声,跑得更欢了。 我把用“风帆”越狱的故事告诉了她,她吓了一跳:“要死哦,你不要命了吗?” 我微笑地看着她,现在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马车里的气氛缓和多了,我心中已经不会怀疑珊莎对爱情的忠诚,但依然有挥之不去的疑虑:“那个,洛林先生确实是个不错的男性呢。” 车内气温稍微降了一点,珊莎翻了个白眼:“你还是在怀疑?切,真小气。” 我只能撕下脸皮来说情话:“还不是因为珍惜你……”不行了这种程度的情话对我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珊莎叹了口气,对前面车夫的方向打了个响指:“罗琳姐姐,你不会介意吧?” 等等,我好像稍微听错了点东西。 男子回过头来,微鼓着腮说:“好吧,虽然有些不喜欢,不过为了珊珊的爱情……”他用水润地眼睛看我,“你不会对男同性恋有成见吧?” 我从震撼中恢复过来,连忙摇头。 洛林一笑:“稍微找到你一点优点了,不考虑让我掰弯他吗?珊珊?” “去死吧!” 通过他们的解释,我终于搞清楚了点状况,他们确实是在相亲,不过都是在应付家里人的催逼而已。 他们的真正关系,是无话不可谈的闺蜜。 握手时的不和谐感觉,我终于明白了。 珊莎问我:“好了,问得差不多了吧?” 我小心地竖起一根手指:“还有一个问题……你原来工作的那间‘镶金玫瑰’怎么不见了?还有,你这件衣服……好像蛮贵的哈哈。” 想不到面对这个问题她会这么狼狈。 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有些慌张地说:“其实呢……我之前跟你说过,只不过你那时候一直在讲自己在法师塔学到的知识心得,所以忽略掉了。” 我摇摇头:“完全没有印象。” 她像是放弃了一样:“好吧……其实我爸一开始确实是在龙息堡继承了一套酒馆,后来有一天被一群坏蛋烧掉了,所以他开始做别的生意,还做得挺大的。” 我想起了洛林刚才的话“船王的女儿”,问她:“是船王吗?” 她吓了一跳:“你都知道了!”又变得有些小心翼翼起来,“那你不会……?” 我飞快摇头:“当然不会,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个人,和你父亲的职业毫无关系,你担心太多无意义的东西了。” 珊莎就是我的女神,不管她有怎样的父亲这一点都不会变的! 她脸色恢复了正常,甚至因为放下一桩心事而欣喜变得红润起来。 我们两个像笨蛋一样傻兮兮地笑着。 话说, 船王到底是什么啊?

返回
《火球》 第八章 水分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