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六章 龙息堡

同样想越狱的同志要多少有多少。我们选择了一间无人的教室见面了。一个胖胖的学徒咳了一声:“那么,大家先来个自我介绍吧。我先来,我叫阿兰,刑期三年。出去是为了能够再次吃到龙息堡名厨的肥鹅肝和鱼子酱。”阿兰拍了拍他圆滚滚的肚子。 “贝尔,刑期两年零五个月。出去是为了复仇,将那个扮作我兄弟抢走我女友的男人痛扁上一顿。”贝尔是个阴郁到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人,他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这是因为失恋。。” “卡尔,刑期无限。出去的理由不想说。” 我惊讶地看着卡尔,假期里他从来没跟我们一起去龙息堡游玩过,原来是因为他的假期已经被剥夺了啊。 真是个谜一样的男人。他还是淡淡地站着,在他的世界里仿佛除了魔法再无其他。 “德普,刑期五年,出去的目的是找个妓院鬼混一天,”德普嘿嘿地笑着,做了个男人都懂的动作,“年轻人就该为了这种事情而活啊。” 轮到我介绍我自己了,我点点头:“罗兰,刑期三个月,出去的目的也不想说。” 他们纷纷表示惊讶。“三个月的刑期熬熬就过去了,为什么还要冒越狱的风险呢?” 我摇头不语,是因为爱啊。 虽然说是越狱,不过我们只不过是一群被剥夺假期想要讨回来的学徒而已,我们约定,在龙息堡玩一天就回来。 法师塔大门的监督机制,只会阻拦学徒出去,不会监督学徒进入,这也给我们越狱提供了方便,我们只要考虑怎么出去就好了。 整个越狱行动严谨而大胆。我们用一个月的免费助手,买通了奇幻种培育课的老师,德玛西亚大师,他会给我们借用她的教室一小时。 不过,我们没打算告诉他这是越狱,我们骗他说借用教室是为了实验一种禁咒。如果他知道是越狱的话,一定不会同意借我们教室吧。 大师和学徒私下交易是非常严重的丑闻,我们打算以此来绑架德玛西亚大师为我们保守秘密。 整个过程都很顺利,我们陆续来到了这间位于法师塔中部的教室,窗外云海飘荡。 等待其他人进来的时候,阴郁的贝尔找我搭话:“我知道你是为了什么要出去,看你的眼神和表情就明白了,是女人。” 我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五个要出去的学徒中,有三个是为了女人,他能猜到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贝尔用眼窝深陷的眼睛盯着我:“我听过你的她的事情,因为你我都是学徒中少数能在外面交上女朋友的人,你是不是还在甜蜜蜜地想着她,想着她在家里做着午饭,等你荣升魔法师后回去娶她?”他阴阴地笑了。 我低声说:“住嘴,你不可以这样侮辱珊莎!” 他笑了,看着我的眼神中带着怜悯:“你现在的样子和我那时差不多,真是讽刺啊……女人究竟是怎样的生物,我们这些将半生奉献在法师塔里的可怜虫永远猜不到。” “我呢,自从上次安东尼达斯大师从我们眼前被带走,就得到一种认识,”我慢慢走近他,“不管魔法再怎么厉害,必要的格斗术还是非常重要的。” 我挥拳打了他,他狼狈还手,我们扭打成一团。 其他学徒拉开了我们,阿兰恼火地说:“现在这种时候不可以内讧!” 这时,教室的门打开了,德普喘着粗气狼狈地进来:“禁魔傀儡往这边来了!德玛西亚大师正想办法拦住他们!” 我们一惊,是因为这次越狱走漏了风声吗? “让我们快点开始吧!”阿兰急切地说。 我点点头,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五个包袱,一人一个。“我将它命名为——风帆。”我解释道,“只要在高速坠落中拉下这根绳子,就可以获得羽落术的效果了。” “真的要用这个吗?”卡尔犹疑地看着背包,“完全无法从这里面感受到奥术波动。” 门外的台阶上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同时传来德玛西亚大师刻意抬高的嗓门:“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除了奇幻种外我的教室里没有其他人!” 时间更加紧迫了,他们还在怀疑。 我继续解释:“我研究过法师塔的结构,这间教室在从塔的主干延伸出去的支干上,从这里往下跳绝对不会遇到其他障碍物。”我指了指翻滚着云海的窗口,“我们要做的就只有从这里跳出去,然后拉下绳子。” 德普紧跟我后面,第二个背上背包,他吹了口口哨:“烈焰红唇的小妞儿还在等我呢。”卡尔也背上了包。不过阿兰和贝尔还在犹豫。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无人应答,德玛西亚夫人抬高了嗓门:“钥匙被我忘在自己的家里了。”他们开始用力敲门,木质的门板发出呻吟。 十万火急!门锁已经开始松动。 阿兰突然露出一幅下定决心的表情,他跑去堵住了门板。 “阿兰?” “阿兰!” 我和德普叫了起来。 阿兰说:“你们先走,我挡住他们!”他洒然一笑,“我觉得以我的身材,用来挡住敌人比跳楼更好一点呢。” 我和德普一起喊道:“好兄弟!” “有空的话,就去盛夏餐厅里帮我带一份鱼子酱和肥鹅肝的外卖吧……快走啊,这里快撑不住了!” 我们含泪点头,转身跳入云海中。 “要玩得开心哦!”阿兰大喊,我们最后回头,看见傀儡们破门而入,将阿兰和贝尔两人围住。 我们不忍在看下去,闭上眼睛,任由泪水被疾风吹散,同时拉下了背包的绳索。 事后回想起那天的事情,我们还会感到无限唏嘘。 我,德普和卡尔三人最终选择了跳出去,阿兰和贝尔被傀儡捉回了监狱,他们的刑期被延长了一倍。对于阿兰的牺牲,我们无限感激,而贝尔最终的退缩,虽然出乎人之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因为支撑他越狱的动力,是仇恨而并不是“爱”啊! 但是结果并没有那么乐观,我的计算中,忽略了风的存在。平时在高塔内有固化守护咒语的影响,使我们感受不到高空中的强风,但当我们跃出塔外,强风的影响就变得显而易见了。 可怜的德普被风卷走了,他最后的话是这样的。 “乌啦啦乌拉乌拉唔啊啊啊啊啊啊啦啦啦啦。”(我要是学会传送术或者羽落术就好啦!) 不过能学会的话,他也就不会是魔法学徒了。 他最后被发现被挂在法师塔的另一个塔顶,刑期同样被加倍。 结果我们这支越狱小队,以过半阵亡的惨烈代价,得到了自由。 等着我哦,珊莎!

返回
《火球》 第六章 龙息堡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