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五章 命运变化

据说在遥远的过去,魔法师远没有今天这样弱小,他们乘着飞毯肆意翱翔,随心所欲地玩弄着闪电或者暴风。他们在平民眼里,是无所不能的神,在贵族眼里,是值得用一切代价来讨好的贵宾。他们深受凡人的景仰,每座城镇都以能有一位魔法师居住为荣,每个国家都将魔法师当做重要的战略物资加以拉拢,他们是时代的骄子。他们的力量足以填平大海,升起浮空城,制服多头海怪,封印远古魔王…… “我们这座法师塔,就是那个年代的产物,混沌魔王盖亚被死死地封印在塔底,直到现在,法师塔的魔法师们还在从封印中汲取这个魔王的能量。” “呃,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举手打断魔法史导师安东尼达斯的话。 他的脸上露出不快与尴尬交替的表情:“要说遥远其实也不算远了……至少在四百多年前我们的地位还是高贵光荣的,不必像现在这样戴着兜帽躲在阴暗角落里……你的名字叫罗兰?” 我站起来:“是的,大师。” “唔,久仰大名的高材生啊……那么,你来回答一下导致法师命运变化的原因吧。” 我胸有成竹地回答:“魔法师的衰落是一个漫长又突然的过程。我们对超自然的感召能力的下降是缓慢的,以至于早期的魔法师都没有对此产生足够的重视,但整体魔法文明的水平确实在退步,一代又一代的学徒发现他们掌握新咒语的速度变慢了,一代又一代的魔法师们发现越来越多的老式咒语在失效。他们也曾挣扎过,努力开发更复杂包含着更多技巧的咒语,魔法从一种粗犷的力量变成一种精细的知识,举个例子来说,旧式的一个火球术咒语只需要三个音节,而现代火球术却包含了三十一个音节,还经常容易出错。但这种努力也只能做到减缓他们衰落的步伐,他们不得不变得深居简出,不问世事,甚至开始靠伪装戏法来愚弄世人……” “好了你可以打住了,”安东尼达斯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我承认你将这段《魔法简史》念得很通顺,不过你的复述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究竟为什么,使魔法渐渐离开我们?” 我语塞了,这个问题无人能答,书本上根本没有。业余时间我也参详过各种各样对魔法文明的衰落提出假设的文献,但它们大多都缺乏严谨的论证,仅仅处于假设阶段,也有魔法师根据这些假设身体力行想要复兴魔法文明,但大多都失败了。 我犹豫地选了一种目前最被认可的理由:“是因为我们接触到了全知全能神的领域,冒犯了他,使他大为震怒,所以对我们人类下了诅咒,使魔法越来越难以被掌控……” 安东尼达斯竖起一根食指摇晃:“真想不到这种神棍一样的假说会出现在我们这一代的高材生之口呢……‘全知全能的神’真的存在吗?有哪位魔法师证明了这一点?真是可笑的理论,南方的戴维教派甚至以此理论建立了宗教,为了取悦这个可能存在的神想尽一切办法,其中有些手段血腥得像野蛮人一样……他们甚至尝试用孕妇和小孩做祭祀来取悦这个‘神’!他们的努力得到过这个‘神’的回应吗?” 我沉默,戴维教派在魔法师中间属于禁忌话题,很多魔法师教派都将其视之为邪教。 “难道你们中间,就没有一个学徒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吗?为什么魔法渐渐枯萎?为什么我们必须背着大段大段枯燥的原理书十几年,才能达到古代魔法师一个月的水平呢?” 门突然被打开了,确切地说是被粗暴地撞开,一个禁魔傀儡站在门口,它机械的声音响起。 “扫描到违禁词汇‘戴维教派’,确定大师安东尼达斯在授课过程中试图向学徒传授禁忌知识。” 禁魔傀儡是法师塔的最高者,大贤者拉比克的得意作品,除了他本人的咒语外,根本不会受其他任何咒语的影响。即使安东尼达斯身为近百年来最年轻的天才魔法师也不例外。 当咒语无用时,适用的就只剩物理手段了,不过安东尼达斯和其他大部分魔法师一样,不擅长户外运动,体能偏差,所以只能被禁魔傀儡爆锤。当禁魔傀儡轻松地拖着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安东尼达斯的右腿,走向紧闭监狱时,安东尼达斯还在努力地大喊:“不要被表象所迷惑了!你们要睁开眼睛看清楚这扭曲的制度的真实!你们要学会反抗!不然,你们永无摆脱魔法学徒的机会!” 我们呆呆的向他行注目礼。 安东尼达斯绝望地锤地:“该死的醒醒吧!看看你们那呆滞的眼神!” “煽动性言论,政治犯,暂关入小黑屋中,具体刑期待定。”禁魔傀儡机械的声音响起。 从那天以后,安东尼达斯就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但他的影响却与日俱增。 比如那天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柜子被打开,安东尼达斯之前分发的那袋蘑菇被小偷吃掉一半,而那个贼——麦迪文正大摇大摆地躺在我的床上睡觉。 虽然没有贵重物品失窃,但这种目无法纪的行为还是让我感到愤怒,哪怕他是我的室友兼好友,麦迪文。 我靠近他,他睡得非常甜美,脸上是幸福得要死的表情:“布兰妮……我的小甜心……” 这个白痴!难道交上女朋友了?我用一杯水倒在他脸上,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时的表情很微妙,有些遗憾,有些惆怅,但又有些甜蜜。 他向我怒吼:“为什么要打扰我的美梦?!” 我回敬道:“躺在主人床上呼呼大睡的小偷没有资格咆哮!” 他的精神萎靡了一下:“可惜了……今天连二垒都没上……” 我问他:“小甜心布兰妮是谁?” 他露出了幸福到痴呆的笑容:“布兰妮……她是我的女神,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人类的所有赞美词都不足以形容其万一。这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比她更了解我,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了。她精灵古怪,有时候会穿成酒吧女郎,有时候是英武帅气的女剑士,有时候是圣洁的修女,有时候是妩媚的魅魔……” 从他的语无伦次中,我终于明白了布兰妮是什么。我取了一点安东尼达斯的蘑菇来研究,果然是幻觉蘑菇,那上面附带的晶莹的小粉末,应该是一种催情药剂。 我的脑海里响起了安东尼达斯分发这些蘑菇时的话。 “它可以帮助诸位战胜孤独。” 麦迪文这小子,是在做梦啊。 为了将这个甜蜜的梦延续下去,他不光用掉了自己份的蘑菇,还跑过来偷我的那份。 在我发呆的时候,麦迪文又偷到一小块蘑菇,他手颤抖着吃掉了。 “喂,别睡着,醒醒啊!”我拉着他的领子前后摇晃,他露出幸福的表情说“我想我再也无法爱上现实中的女性了”,眼睛慢慢眯起。 “这都是假的,不要被这种虚拟的东西骗了啊!”我疯狂地抽他耳光,他却陷入了沉睡,“我们又可以见面了,吾爱。” 我一把将他扔下,心中无比悲凉。 这就是安东尼达斯战胜孤独的方式,做春梦吗?就这样逃避现实? 我绝对不可以这样!我还没那么惨呢,我还有珊莎,我的青梅竹马,珊莎! 我要见她!

返回
《火球》 第五章 命运变化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