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五章 命运变化

据说在遥远的过去,魔法师远没有今天这样弱小,他们乘着飞毯肆意翱翔,随心所欲地玩弄着闪电或者暴风。他们在平民眼里,是无所不能的神,在贵族眼里,是值得用一切代价来讨好的贵宾。他们深受凡人的景仰,每座城镇都以能有一位魔法师居住为荣,每个国家都将魔法师当做重要的战略物资加以拉拢,他们是时代的骄子。他们的力量足以填平大海,升起浮空城,制服多头海怪,封印远古魔王…… “我们这座法师塔,就是那个年代的产物,混沌魔王盖亚被死死地封印在塔底,直到现在,法师塔的魔法师们还在从封印中汲取这个魔王的能量。” “呃,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举手打断魔法史导师安东尼达斯的话。 他的脸上露出不快与尴尬交替的表情:“要说遥远其实也不算远了……至少在四百多年前我们的地位还是高贵光荣的,不必像现在这样戴着兜帽躲在阴暗角落里……你的名字叫罗兰?” 我站起来:“是的,大师。” “唔,久仰大名的高材生啊……那么,你来回答一下导致法师命运变化的原因吧。” 我胸有成竹地回答:“魔法师的衰落是一个漫长又突然的过程。我们对超自然的感召能力的下降是缓慢的,以至于早期的魔法师都没有对此产生足够的重视,但整体魔法文明的水平确实在退步,一代又一代的学徒发现他们掌握新咒语的速度变慢了,一代又一代的魔法师们发现越来越多的老式咒语在失效。他们也曾挣扎过,努力开发更复杂包含着更多技巧的咒语,魔法从一种粗犷的力量变成一种精细的知识,举个例子来说,旧式的一个火球术咒语只需要三个音节,而现代火球术却包含了三十一个音节,还经常容易出错。但这种努力也只能做到减缓他们衰落的步伐,他们不得不变得深居简出,不问世事,甚至开始靠伪装戏法来愚弄世人……” “好了你可以打住了,”安东尼达斯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我承认你将这段《魔法简史》念得很通顺,不过你的复述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