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 第四章 法师塔

“亲爱的妈妈,那边是否依然在下雪呢?我们已许久不在法师塔见到雪,这里的气候已经被奥术严重扭曲了,具体原理很复杂,我也是花了一个月才搞懂呢。 “有时候真的很想带你们进来,让你们看看法师塔里许许多多奇异的景象,上个月马林在尝试传送术时,将一半身体嵌入了墙壁里,想必你们看到了会吓得尖叫吧……不过对我们来说,这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或许也有一天,当我学会了传送术后,会一口气从法师塔传送到我们村呢。 “对了,你还记得珊莎吗?她也是我们村的,我想和她结婚……”我想了想,将这段擦掉。 “弟弟在这个年纪应该已经结婚了吧?或许连孩子都已经有了,而我还记得在离开村子的那年,他还只知道留着鼻涕跟着我满世界乱跑呢,他对我还有印象吗? “应该已经没有了吧?妈妈您别骂我,其实我对您的印象也不深了,我还记得您脸上有一颗显眼的黑痣,可是我就是记不起它是长在左边还是右边了,呵呵。 “我离魔法师又近了几步,但要真正成为伟大的魔法师似乎还有一段路要走呢。总有一天我会成功,乘着五色的法师飞毯回来找你们,到时候家里就不用每年给领主老爷交那么多税,也不用过那么苦的日子了。 “真到了那一天,您会开心吗? 罗兰。” 我将信卷好,连同另一张珊莎的信,分别系在了两只信鸦身上,拍了拍它们的头,我叮嘱道:“别弄丢了哦。” 信鸦们叫了两声,扑腾着翅膀飞走了,父母都是不识字的人,但我能想象他们请村子里的学者为他们朗读信时的场景。 至于珊莎呢?我失去了三个月的月假,珊莎会失望愤怒吗? 应该会吧。 如果我把失去月假的真实原因——和骑士老爷为了剧院的台柱子争风吃醋的话,那就会变成一定会吧? 转身回去的时候看到了卡尔,他也来送信鸦。我向他点了点头。 他说:“有亲人在远方牵挂的感觉真不错。”他是孤儿。 我看着他的信鸦,很想问一句是送去哪里的。在法师塔这种封闭的环境里几乎不会有机会让他结识外面的朋友才对。 我和他一同目送信鸦远去,他突然说:“能看到这幅景象……我就觉得学徒的日子也不错,之前那么多付出是值得的。” 我们透过窗口往下看,云海在翻腾着,奇幻种的身影若隐若现,闪电穿插其中,巨大而奇异的植物张开花朵。这是在乡下农村一辈子也见不到的壮绝景观。 他说:“我会成为法师的……不管要用什么样的方法。” 我突然觉得有些惭愧,他才是我们中最像法师的人。不,他是疯子,他的生活中永远只有学习,冥想,学习,冥想。而我还在想着珊莎,和其他学徒一起对着安娜的大腿流口水。 我拍拍头,将这些负面情绪赶走,还得给德雷克大师打工呢。 学徒也是人啊。 在冥想课上,我看着其他学徒欲求不满的脸,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我们正坐着围成一圈,圈中心点着特殊香料,我们试图借助它的作用深入自己的内心,将自己的精神力提炼成为魔力。 至少安东尼达斯大师是这样说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成功了,我反正是在发呆而已。 安东尼达斯大师拍了拍手,据说他才三十五岁,真是个年轻的魔法师。他说:“我知道你们都有困扰,这是一种独属于你们这个年纪的青春的躁动。或许费勒的离去给你们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你们是不是正在怀疑你们现在生活的这一切的意义所在?” 我们沉默,有人在微微点头。 “我也经历过你们这样的阶段,认为这种生活无聊透顶,对自己的坚持感到怀疑,”他继续说,“我们中大多数到五十岁才能成为魔法师,而如果选择战士之路,二十岁就可以成为正式战士,会有无数怀春少女向他们投去爱慕的眼光,二十岁时,我们在干什么?背着大段大段不知所谓的魔法咒文,也不知道这些咒语什么时候能在自己嘴里发挥作用;写着密密麻麻的魔法论文,详细论证着施法时每一个步骤的原理和影响;战战兢兢地和危险而丑陋的奇幻种打交道,一不小心就会变成白痴……” 更多人抬起头来,有些人的眼光变得亲切,安东尼达斯大师的话正中他们的心坎,我很疑惑他在讲这些干什么。 “可是,”他的话锋不出我所料地转变了,“当你们成为魔法师时,才会发现这些都是值得的!这其中的乐趣,根本就不是俗世之人能够理解的!奥术之路漫漫,你真正的敌人是你自己。” 我们从他那儿收到了一些稀少的蘑菇。 “它可以帮助诸位战胜孤独。” 我并没有将这些蘑菇放在心上,随手放在房间里就把它忘了。

返回
《火球》 第四章 法师塔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