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那时也许就会不一样》 第二十五章 不一样的待遇

然而宋思思今天没有跟林初雪是因为她想完全展现自我。而且她不想被林初雪看到并且连代这她也一起嫉妒。让她起害她之心,虽然这对他来说没什么。。不过她对自己还有用。宋思思想到。这些年他用她的名义干了许多坏事。四处为她树敌,现在的她的处境十分的危险。如果到时候自己成为皇后在对他打压一下。那么很多人也会因此来报复?不管她是不是丞相女儿。而自己也可以将这几年来的委屈全都发泄。想到这,宋思思笑了,不过笑的十分的恐怖。原本俏丽的面容变得十分的扭曲。 今天的宋思思因为没有用那些简陋的妆容遮住自己较好的面容,今天的她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茉莉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与往常相比之下确实美丽了许多。可是比起夏雨沫还是那么的稍稍的逊色。不过也够脱颖而出。 看到此时的宋思思。宋鹏也是十分的开心。看来他有机会了。不用一直受这林如海的压迫了。女儿也可以不用一直忍让林初雪了。当然这是在没有夏雨沫之前是可以有的。可是偏偏有这么个人。所以她们的美梦终将落空。 “思思。好好表现。为父无能,只能靠你了。才艺方面我知道你肯定没问题。容貌也是十分的可人。十分的漂亮,所以这次你一定能脱颖而出。就算选不上皇后只要被翼王看上也一样。”宋鹏说道。 “父亲,女儿要就要最好的。我会努力的。即使有夏雨沫我也会努力的让皇上纳我为后?”说道这宋思思脸露流光。 “思思能这样想就十分不错了。为父相信你。”宋鹏虽然不知道夏雨沫的才艺怎么样。但她确信宋思思能夺得后位。因为他有听过宋思思弹奏过。那曲子,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嗯嗯。我会的。父亲?”宋思思乖巧的回答。长期的被打击让她十分的充满仇恨?也让她学会了察言观色。刚刚她父亲是完全的信任,这让他不由的感到十分的开心。 “走吧。现在去刚好人都差不多齐了。我们晚到那可麻烦大了” “嗯,我们快点去把。”说着宋思思踏入了马车。宋鹏也往另一边走去。 此时马车中的宋思思显得十分的不安。可是却故作淡定。其实她也没把握可以争的过夏雨沫。不过她是不会放弃机会的,必要的时候她不介意利用林初雪来帮助她。想到这她握了握拳然后又松开了。呼了口气。然后挂起一个淡淡的,得体的微笑。 跟随着夏哲们一起走的夏雨沫打量着四周。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那宫殿上的凤凰遥遥相对……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堪比当年潘玉儿步步金莲之奢靡。如此穷工极丽,凌月倒还是第一次见呢。接着凌月推开珊瑚长窗,窗外自有一座后园,遍种奇花异草,十分鲜艳好看,知是平时游赏之处。更有花树十六株,株株挺拔俊秀,此时夏初,风动花落,千朵万朵,铺地数层,唯见后庭如雪初降,甚是清丽。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故宫里显得神秘而安静。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雪地上一样。坐落在树丛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华清宫那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让夏雨沫不由的感叹其华丽。只不过夏雨沫十分纳闷没有带路人。带路的只是夏哲这不符合常理。然而夏哲也觉得十分的纳闷。不过好在设宴的地方自己常去。所以自己领着夏雨沫她们去。就在她们纳闷的同时一个身着淡粉色宫装的女子出现。 “夏将军。”说着便福了福身。 “嗯。不知落兰姑娘有何事?”夏哲对这突然窜出的御前宫女感到十分的奇怪。 “我是带将军们先去休息的。皇上说了你们宴会晚点才会开始。”落兰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他们进行特殊照顾。不过当看到夏雨沫的时候她大概明白了。此女的确有此资本让他家主子如此特殊照顾。 “既然如此,那带路吧。”夏哲也知道了他的意图也没说什么,任由其带领着。 夏雨沫看到这样的场景觉得十分的怪异。让她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她有种莫名的被坑的感觉。具体她也说不上来。 林初雪在身后看着夏雨沫被落兰带走,心中觉得十分的不平衡。这代表着夏雨沫她是最有可能会夺得今天的后位了。 夏雨沫他们被落兰带到离宴会不远处的一个宫殿。 “将军,夫人。小姐们先在这休息片刻。待会宴会快开始,我会来带着你们过去的。奴婢先退下了。”说着便离开了。 而夏雨沫持续打量着周围的摆设。这个房间俨然是位女子的闺房。房间里粉色纱幔随风飘动,屋子分三间,外面是客堂,中间是主人的活动地点,里面是卧室,地板都用檀木做成,是深紫檀木。白色的曲线花架上放着一盆白百合,开得正艳,浅黄色的花蕊羞娇的藏在里面。卧室里一张整洁的嵌玉木床。一张桃木做的桌子上摆着一个青花瓷茶杯,里面有碧螺春,桌上笔墨纸砚都有。里屋有一金色香炉,里面燃烧着合欢香。房里有个楠木柜子,里面可存放着她自己的钱财,屋内还有一个梳妆台,上面放着粉色,黄色的胭脂;青盐;梳子;步摇;玉钗;玉镯和那价值连城的紫色耳环,一面明镜放置于中。中屋里有个长案,案上设着大鼎,放着紫罗兰。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这让夏雨沫一愣。这个宫殿是谁的?不过看样子一切都好像是新整的。这一点大家都发现了。只不过没有太在意。 “父亲,你知不知道这是哪位姑娘住的。”夏雨沫开口了。 “没有人住,之前这一直都是空着的,不然怎么会带我们来这休息呢,对吧。”夏哲说道。 “可是给我感觉却是一位女子的闺房而且这个女子一定十分的优雅。”夏雨沫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是么?我也不知道了。我不长来这后宫。我们一般都是在正殿的。不过这,我十分确定没人住。”夏哲一脸肯定。 “为什么?”夏雨沫被夏哲的笃定吓一跳。很好奇他是有怎样的自信。 “因为还没有人配到这里居住。”夏哲说道。这里可是未来皇后的寝宫诶。他不明白冷俊曦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夏雨沫想知道他也全都告诉他毕竟他不久后也得明白了。 “没人配?”听到这个让夏雨沫十分的不解。既然没人配干嘛把她给带来。这是意味着什么嘛? “这个宫殿如果要住也只能一国之母才能住进来,其他人都不行。可是到如今别说皇后了。我们的皇上连妃子也没有纳。所以没人配。”夏哲看着夏雨沫说着。眼神含着一种莫名的情绪。 夏雨沫听着有点吃惊。然后看着夏哲忽然明白了什么。“那爹爹。应该知道了什么吧。” “我只是猜测。雨沫应该是今天最有可能成为这宫殿主人的人。不然干嘛把雨沫带来这呢,”夏哲认真道。 “这样真好。雨沫姐姐,看来你的才艺在没进宫之前皇上就看见就,就对你倾心了。”夏攸然一脸兴奋道。 然而夏雨沫脸上却毫无表情。看着这样的夏雨沫大家不由的都保持沉默打着自己的算盘。 这个沉默也被落兰的到来给打破。 “夏将军。宴会快开始了。跟我过去吧。”落兰看出屋内诡异的氛围。不过没有理会。 落兰带着大家往着宫殿不远处的一个园子走去,远远的夏雨沫就听到一片嘈杂眉头皱了皱。这一细节并没有被落兰错过。

返回
《待到那时也许就会不一样》 第二十五章 不一样的待遇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待到那时也许就会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