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 第四十七章 不要让他知道

到楼下,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胡瑾晓拿起来一看,是穆婉儿,这两个人还真是默契啊,无奈地接起了电话,穆婉儿听见胡瑾晓低落的声音,关切的询问了一下胡瑾晓。胡瑾晓有气无力的答道:“我可能坚持不了太久了。” 听到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胡瑾晓挂了电话,继续慢慢的走着,能撑多久是多久吧。穆婉儿听见电话那头的忙音,知道胡瑾晓挂了电话,有些无力的坐在床上,摸着眼睛一片湿润。她现在失明了,连打个电话都是凭着记忆来搜索胡瑾晓的名字的,打错了好几个才打对。 如今的她又怎么能配的上周彦晨,他那么优秀,不该由她为他增添负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好了,让他死心,心里虽然很难受,不过这个办法,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何况刚才胡瑾晓也说周彦晨没什么事了,精神还好的很,让穆婉儿心里的石头掉地了。 胡瑾晓端着瘦肉粥放在周彦晨面前,就头也不回的赶紧走了,生怕周彦晨再那样看着她,周彦晨看着胡瑾晓离开,也不阻止,他也不急着问她。吃完了滚烫的瘦肉粥,收拾收拾就能出院了,这次高烧可不轻松,现在脑袋还有些昏沉沉的。 见护士来换床单,周彦晨下意识的问了句,“护士小姐,这几天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失明的女孩子来过?” 护士想了想,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太注意到。” 周彦晨的眼光有些闪烁,可能是那个护士太忙了,所以没看见吧。 回到家里,打穆婉儿的手机,起先没人接听,第二次打时穆婉儿才接了起来。“您好,请问谁啊?” 周彦晨听着穆婉儿依旧温柔的声音,心里有些堵塞,他想开口问穆婉儿,我高烧的时候,你是不是来照顾过我?但最终也没有问出口,不过是简单地回答道,“是我。” 穆婉儿听着电话那头低沉的声线,张开的嘴像被棉花塞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良久,才回道:“哦,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挂了。”周彦晨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听见被挂机了,心里有些气急,就这么不想跟他说话么?就算她不爱自己,可是,就连当个朋友,说几句话都那么不耐烦吗? 电话被人挂断,让周彦辰有些恼怒,加之还有一个胡瑾尧在她身边,这让周彦晨更加不爽,再次拨打穆婉儿的手机,却说已经关机了,周彦辰烦躁的起身,顺手就扔了手机。他坚信在他高烧时穆婉儿是来过的,她的心里还是有他的。 只不过周彦晨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让穆婉儿面对自己的内心,还是决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问胡瑾晓。胡瑾晓此时正在穆婉儿家里,刚才穆婉儿没接电话就是因为去给胡瑾晓开门了。 穆婉儿想着想着,空洞的眼睛渐渐地泛红,眼泪慢慢地浸满了眼眶,终于,泪水决堤而下。而穆婉儿从一开始的默默流泪,到后来慢慢地哽咽出声,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自己,明明她是那么的爱周彦辰啊,明明周彦辰也是如此的爱她啊,可上天为什么要这么捉弄这么相爱的两个人呢? 整个房间安静地只听得见穆婉儿自己的哭声,那哭声在空旷的房间里有着轻微地回响着,不知过了过久,穆婉儿终于哭累了,声音也渐渐地小了下去。 就这样,这天晚上,穆婉儿一个人在房间里哭着睡着了,直到第二天醒来,她依然能清晰地感觉到枕头上的濡湿,她揉了揉自己有些红肿的眼,原来就算失明了,哭久了眼睛一样会疼啊,她在心里苦笑一声,拿着枕头,慢慢地摸索着走向阳台,把枕头放在阳台上晾晒,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心也能如同这个枕头一样,在太阳底下晒晒,就能好了。 尽管穆婉儿的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冲动想去找周彦辰,却还是忍住了,经过了一夜,她还是没有积攒够足够多的勇气,抛开一切,不管不顾地去找周彦辰。 发烧了 周氏集团的办公楼里哀号声四起,原因为何呢?还不是因为周彦辰,周彦辰身为周氏集团的大总裁,他每天都加班的七晚八晚的,身为员工,你好意思按时下班吗? 而且这段时间,周彦辰变得异常的严格,三不五时就能听到哪个部门发上去的文案计划被全盘打回来重做之类的,搞得整个公司里都人心惶惶的,生怕扫到台风尾。 这段时间里,不仅周妈妈,胡瑾晓,就连胡瑾尧都过来劝周彦辰,不要那么拼命了,但周彦辰永远都是嘴上应一下,一点实际行动没有。俨然把公司当成了家,除了必要的应酬,衣食住行都在公司解决了。 周彦辰因为一直工作,并且经常不按时吃饭休息,在一个下午的时候,终于倒下了。周彦辰的秘书赶紧打了电话叫了救护车,并且通知了胡瑾尧。 那时候,胡瑾尧正和胡瑾晓在一起吃下午茶,所以胡瑾晓自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当胡瑾尧面色凝重地对胡瑾晓说,“妹妹,周彦辰晕倒送医院了。”的时候,胡瑾晓正在吃芒果班戟,听到话的时候,胡瑾晓一愣,手中的叉子连同在叉子上的芒果班戟一下子掉落在了盘子上,发出了尖锐地碰撞声。 胡瑾晓不再管那掉落的芒果班戟,而是一边收拾着包包,一边对胡瑾尧说,“哥哥,我跟你一起去吧。” 胡瑾尧点了头,两个人结了账,很快地就往周彦辰所在的医院奔去了。 胡家兄妹到医院的时候,周彦辰已经转到病房去了,所以他们两个打了个电话给周彦辰的秘书,确认了一下病房号就直接过去了。 胡瑾尧和胡瑾晓到病房的时候,周彦辰还在昏迷着,胡瑾尧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地周彦辰,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真是的,非把自己的身子折腾坏了才甘愿,都多少年没进医院了,这可倒好,一下子把自己整进医院了吧!谁知道你这一进医院还要养多少天,这下整个公司的运转又都落在我身上了,你说你是不是故意地吧!” 尽管胡瑾尧嘴上是埋怨着周彦辰,可还是真心地关心着他的,他拍了拍一直站在自己身边不说话的妹妹,对她说,“瑾晓,你先留在这里照顾彦辰,我去买点吃点,再让保姆给他收拾点东西带过来。” 胡瑾晓只是愣愣地点了点头,直到胡瑾尧走了,胡瑾晓才慢慢地一步步地走到周彦辰的床边,她伸出手,想摸摸周彦辰苍白地脸,手还没到周彦辰的脸上,却停了下来,又慢慢地收了回去。 胡瑾晓坐在了周彦辰的床边,对着沉睡中的周彦辰说道,“明明知道你不会爱我了,我是不是不应该那么傻了。” 房间空荡荡的,除了周彦辰微弱的呼吸声,并没有人回答她。正当她快放弃地时候,却听见了一个微弱的声音,那个声音是从周彦辰的嘴里传出来的,胡瑾晓轻轻地凑上前去,想听听周彦辰到底在说些什么,却听见周彦辰的嘴里喃喃地喊着,“婉儿,婉儿。” 胡瑾晓愣了许久,终于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昏迷地周彦辰。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胡瑾尧就回来了,胡瑾晓交代了一声,让胡瑾尧先在这儿看着,就离开了,因为她想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叩叩叩。” 过了许久,门内传来穆婉儿的声音,问道,“请问,你是?” “是我,胡瑾晓。” 原来胡瑾晓是来找穆婉儿了。 穆婉儿听到了胡瑾晓的声音,才放心地开了门,侧了身请胡瑾晓进来。 却听胡瑾晓说道,“婉儿,我就不进去了,我来是有事情要告诉你的。” 穆婉儿有些诧异,胡瑾晓是有什么事情想告诉自己呢? “婉儿,彦辰他,发高烧昏迷住院了。”胡瑾晓顿了一下,说道。 穆婉儿的表情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胡瑾晓是在说些什么?她说,周彦辰昏迷住院了?怎么可能呢!周彦辰是那么强大的一个男子啊,怎么可能会住院呢! 胡瑾晓看到穆婉儿的身子愣了一下,脸色一下子煞白,不禁有些担心地问道,“婉儿,婉儿,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白?” 穆婉儿听到胡瑾晓的声音,这才渐渐地反应了过来,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问道,“他,严重吗?” 胡瑾晓点了点头,看着穆婉儿的眼睛又突然记起穆婉儿现在是看不见的,于是又轻轻地说了一句,“嗯,他昏迷的时候,嘴里一直在喊你的名字。” 穆婉儿本来还有些犹豫要不要去看他,在听到胡瑾晓的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似乎有一根弦一下子就断了,穆婉儿自己也不知道,不知何时,她的声音里居然带着害怕的颤抖,“带我去,好吗?” 胡瑾晓看着这样的穆婉儿,心里有些为穆婉儿和周彦辰难过,抛开自己喜欢周彦辰这件事来说,穆婉儿和周彦辰爱的真的太辛苦了。两个人明明爱着彼此,却又在彼此折磨着,一个昏迷了仍然不忘记对方,一个即使失明了,仍想去照顾生病的对方。 反正胡瑾晓今天来告诉穆婉儿的时候,就有想过这件事情,所以也就无所谓了,她安抚着穆婉儿,说道,“嗯,我们不用着急的,你去换身衣服,我带你去。”

返回
《晨光熹微》 第四十七章 不要让他知道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晨光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