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 第四十八章 发现

穆婉儿和胡瑾尧吃着饭,偶尔聊几句,穆婉儿开着玩笑说道,“瑾尧,以后要是谁能嫁给你,肯定很幸福,长得又帅,还有钱有才华,还会做饭。” 胡瑾尧听到之后,心里有些苦笑,在心里暗暗地想到,可惜你不想当那个人,但是很快的,胡瑾尧就调整好了情绪,这时,他又想起了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于是转换了话题,问道,“婉儿,今天除了我,还有别人来这里吗?” 穆婉儿一听就知道胡瑾尧想问的是谁,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嗯,瑾晓来过了。” “那她,都说了些什么,没对你怎么样吧?”虽然相信自己的妹妹不会乱来,但胡瑾尧还是有些担心地问。 穆婉儿听到胡瑾尧的问话,轻轻一笑,说道,“你看我现在有缺胳膊少腿吗?放心,瑾晓没对我做什么。” 胡瑾尧听到穆婉儿这么说,才真正地放下了心来,他还想问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到嘴边的话到最后也变成了,“你还要不要再喝碗汤?” 穆婉儿自听到胡瑾尧开始问起胡瑾晓的时候,就知道他心里想问些什么,于是主动开口说道,“瑾晓就是来找我坐坐,没什么的。” 胡瑾尧知道这肯定不是实话,胡瑾晓来找穆婉儿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但既然穆婉儿不想说,那自己自然就不问了。 两个人吃完了晚饭,胡瑾尧收拾了一下碗筷,又陪穆婉儿看了一会儿电视,就离开了。 终于,又是一个人了,穆婉儿突然松了一口气,刚才胡瑾尧在的时候,她一直都试图让自己表现得很轻松,她不想再让胡瑾尧担心自己。 穆婉儿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了床上,虽然才8点多,但她并没有开灯,反正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开不开灯都是一样的,她都感觉不到任何的光亮。 不可否认,胡瑾晓今天说得话让自己很心动,尤其是从别人的口中知道,自己离开之后,周彦辰过得并不好,虽然自己有点心疼,但心里更多的是感动。 原来不是只有自己爱着他的,他的心里也是有自己的。 可很快地,穆婉儿很快又想到了现实,那就是,什么都看不见的自己又如何配得上那样优秀的周彦辰呢? 穆婉儿开始不停地在心里想着,如果,自己不曾发生车祸,就不会失明,而如果自己没有失明,那么此刻的自己,就有勇气站在周彦辰的身边了。 可这一切如果,都只是如果,事实就是,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就是失明了。而这样的自己,早就没有资格站在周彦辰的身边了。 胡瑾晓听了之后有些愕然,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要让他知道?” “我之前做那么多,就是为了让他忘了我,要是他醒来看到我在这里,那之前所做的一切不就都白费了吗?”穆婉儿接着又苦笑了一声,“现在的我,又还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身边呢?” 胡瑾晓一听,就知道话题又要绕回以前了,穆婉儿就是走不出这个坎儿,胡瑾晓知道自己不管再怎么劝她,也没办法,索性也没再说话。 穆婉儿又拜托胡瑾晓送她回去,胡瑾晓见没有办法说动穆婉儿,也只能随她的心意,快下车的时候,穆婉儿突然开口说道,“瑾晓,我再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情,你说吧!”胡瑾晓爽快地说道。 穆婉儿用着虽然温柔但却坚定地口气说道,“不要让彦辰知道我去过,就当一直都是你在身边照顾他。” 胡瑾晓听了穆婉儿的请求,直觉地拒绝了,但是还是禁不住穆婉儿的再三请求,最后终于答应穆婉儿的请求,帮着她瞒住周彦辰。 隐瞒医生说得果然没有错,穆婉儿离开的第二天,周彦辰就醒了。 周彦辰醒来的时候,胡瑾晓正在帮周彦辰看点滴是否打完了,刚调整完吊瓶,低头就看见周彦辰的眼睛睁着,惊喜地喊道,“彦辰,你终于醒了啊!” 周彦辰刚刚转醒,不知为何,当他看到在病房里的是胡瑾晓的时候,心里有些许的失望,他总觉得这个房间里缺少了些什么,或者说少了一个人。 胡瑾晓看周彦辰醒了也不说话,也不以为意,只当他是昏睡太久了,还没缓过劲儿,于是,她对周彦辰说,“彦辰,我去叫医生给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问题,你等我一下啊!”说着就离开了房间去叫医生了。 周彦辰自己一个人在病房里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了自己觉得这个房间里缺了什么了,缺了穆婉儿! 虽然周彦辰一直在昏迷着,但他总觉得穆婉儿是来过的,所以醒来的时候,他才会觉得这个病房里缺了些什么东西。 周彦辰想着的时候,胡瑾晓已经带着医生来到了周彦辰的病房,医生到了之后,给周彦辰进行了例行的检查,随后对胡瑾晓和周彦辰说,“现在身体已经开始慢慢复原了,没有什么大事了,不过最好还是在医院里多呆几天,好好的养一养。” 周彦辰并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胡瑾晓看,胡瑾晓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先谢过了医生,把医生送出门之后才回来。 胡瑾晓坐到了周彦辰的床边,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苹果,一边削着皮,一边对周彦辰说道,“你睡了这么久,虽然有一直在打点滴维持营养,但那点营养肯定是不够的,我刚才在路上路了医生了,他说你现在可以吃一些流质的东西,水果也行。” 周彦辰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地看着她,胡瑾晓被周彦辰盯得有点发毛,但是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于是只得低着头,装作认真削皮的样子,嘴里一边唠叨着,“还有啊,我刚才给我哥打电话了,告诉他你醒了,让他呆会过来的时候给你稍点粥什么的。” 胡瑾晓被周彦辰的目光压迫地不行了,于是找了个借口就出病房,出了病房就赶紧给穆婉儿打了电话。 “婉儿,是我。”电话刚被接通,胡瑾晓就赶忙开口说道。 穆婉儿一听到电话那头是胡瑾晓,还以为是周彦辰的病情又有了变化,声音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瑾晓,怎么了?是彦辰的病有什么变化了吗?” “不是的,是周彦辰刚刚醒了。”胡瑾晓连忙安抚道。 穆婉儿挺了胡瑾晓的话,这才放下心来,但是又有些疑惑,听刚刚胡瑾晓的声音,就像是有事了,总不能只是为了跟自己说周彦辰醒了吧? 果然,还没等穆婉儿问呢,胡瑾晓就说了,“但是婉儿,彦辰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似的,刚刚他醒了之后,就一直盯着我,我都被他盯得发毛了。” “不可能,我照顾他的那几天,他从来都没有醒过。”穆婉儿斩钉截铁地说道,毕竟自己那时候照顾他非常的用心,只要他有一点点的动静,她都能知道。 胡瑾晓听了穆婉儿的话之后,总算有些放心了,“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就是被他盯得不行了才出来给你打这个电话的。” “嗯,没事的,你放心吧。彦辰就麻烦你照顾了。” 胡瑾晓结束了和穆婉儿的通话就回到了病房,刚关上病房的门,就听到了身后周彦辰的声音,“我昏迷的时候,都有谁来过了?” 胡瑾晓关门的手瞬间一顿,心里有些发毛地想着,周彦辰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了些什么?胡瑾晓在心里安慰自己,不可能的,穆婉儿也说了,他那几天一直都昏迷着,能知道些什么呢? “哦,就我哥啊,还有公司的一些董事什么的。”胡瑾晓避重就轻地说,她也没有骗她,这些人确实都来了,她只不过少说了一个穆婉儿而已。 “没有其他人吗?”周彦辰又紧接着问道。 胡瑾晓转过身来,心里虽然有些惴惴不安,但仍是装出一脸无辜地表情说道,“没有了啊,你还想有谁来啊?” 周彦辰不再说话,只是不停地用着审视地目光看着胡瑾晓,看得胡瑾晓有些不自在。 周彦晨心里认定了穆婉儿来过,他的感觉是不会错的,对于胡瑾晓躲避的话锋,周彦晨就更加确信了,对于胡瑾晓的话语不为所动,就像在闹着脾气一般。胡瑾晓已经答应了穆婉儿不能告诉他她来过。 胡瑾晓心里叹了一口气,本以为周彦晨醒来看到自己会有些许高兴,现在看来,他心里除了穆婉儿别无他人了。两人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僵持着,谁也不说话,胡瑾晓心虚的本想离开的,不过周彦晨却以要呆在这照顾他为由,把她强留了下来。 胡瑾晓只好假装镇定的拿起一个苹果,慢慢的削着,不想看着周彦晨那逼问的眼神,不过就算如此,也感觉有道目光直直落在身上,有些不知所措。周彦晨看着胡瑾晓不自然的表情,百分百确信穆婉儿已经来过了。 可是为什么穆婉儿会不让他知道呢,他想不明白,不会是为了胡瑾尧所以才不想和我过多亲近吧,心里感到一阵刺痛,他不想往这方面想。 “我饿了。”周彦辰突然说道,他想一个人静静。 胡瑾晓赶忙起身说道,“我去帮你买。”胡瑾晓心想,就算只能暂时离开一会儿也是好的。

返回
《晨光熹微》 第四十八章 发现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晨光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