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 第三十一章 比不上

窗外??中午的太阳总是明媚的,伴着些许微风。“和盛集团”几个大字被照耀着。显得更加金光闪闪,夺人注目。此时,这座大厦的主人正在办公桌前埋头工作,室内的气氛严谨得似乎没有一丝流动的空气。 眼前这个男人,黑色的刘海被高高吹起,露出两道英挺俊朗的剑眉。一双好看的狭长眼睛此时正飞快的扫视着桌上的企划书,眼神里满是认真,微抿的双唇看出他此刻的聚精会神。 自从决定成全穆婉儿与胡瑾尧后,周彦晨便整天埋头于工作之中,似乎要把心里的痛苦用这种方式忘记。没有发泄,没有眼泪,只是这样静静地自己一个人用属于自己的方法忘却。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而穆婉儿看见周彦晨这么拼命心里虽然有担心,但她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身份去关心他。就这样,两人的关系似乎从一夜之间回归了陌生。 “总裁一直这样吗?”胡瑾晓在看到周彦晨一直这样后不禁有些心疼。虽然说以前周彦晨也是个工作狂,但这次胡瑾晓总觉得不对劲。以前就算是再废寝忘食,他也从来没有像这般过。 “是的胡总,从昨天就这样了……”一个小职员唯唯若若的应道,谁都知道总裁与胡总的关系,这要闹不好可是要全铺盖走人的! “你们知道为的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好像……没什么原因。”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怎么可能没有原因?你们这些平时在总裁身边的人是干什么吃的!” 被胡瑾晓这么一喝,那些小职员们一个个都吓得不敢抬起头,四周一片死寂…… “胡总,虽然说我们是和总裁在一个楼层,但我们的确是什么事都不清楚……或许,您可以去问问穆秘书!她和总裁可是走得很近……”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说道,语气中不难听出一丝嫉妒与幸灾乐祸。 胡瑾晓媚眼一瞟,眼光中带着审视与厌恶。 “我知道了。你们先去工作吧!” “等等!”就在所有人转身的那一霎那,胡瑾晓又开口了。 “你,到人事部去领完这个月的薪水然后,你可以走了!”纤长的手指指向刚刚的女人,一脸蔑视。 胡瑾晓怎么会听不出来,这个女人刚刚的话中有着对周彦晨的多少爱慕,她决不能容忍除自己以外有人对于周彦晨有异样的感觉。就算只是一个对于她来说毫无威胁的职员,也绝不可以! “穆秘书?什么时候有这个人出现,自己还不知道……”胡瑾晓长而浓密的睫毛垂下,若有所思…… “胡总,你找我?”穆婉儿看着正坐在转椅上背对着自己的胡瑾晓觉得很奇怪,自己是周彦晨的秘书,她找自己有什么事? “你就是彦晨的秘书么?”胡瑾晓不慌不忙的转了过来看着穆婉儿。眼前这个女人一头长发被扎成一股马尾辫,显得干练而不失清丽。不施粉黛的脸上镶嵌着两颗如宝石般晶莹的眼珠,眼神似朝露样清澈。 五官虽然谈不上绝美,更比不上自己艳丽,但却不得不承认,她有着一股独特的气质。如果说她与周彦晨真的有关系也不是不可能。 “是”穆婉儿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胡瑾晓就想到了周彦晨与她的关系,心里不禁有着郁闷。但她不敢否认,胡瑾晓长得很美。一双与胡瑾尧如出一辙的桃花眼不知道有多勾人,但不同于胡瑾尧的温柔,她的眼神里有着不可忽视的傲气与妩媚。 一头波浪卷的长发显得她更加有成熟美,凹凸有致的身材把一套普通的超短裙衬得美艳绝伦,或许这样的人儿才能配得上周彦晨吧…… ?两人似乎都没有开口的意思,一阵沉寂后穆婉儿忍不住了。 “胡总,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了。”? “那……”? “我听说你与彦晨走的很近是吗?”胡瑾晓开门见山的说。语气中没有一丝犹豫。? “什么……什么意思?”穆婉儿心下一惊,为什么胡瑾晓会这么问自己?难道她已经知道自己之前与周彦晨走得很近来兴师问罪?可是自己与周彦晨已经没了联系啊……? “什么意思!呵,你还好意思问我。之前你与周彦晨的照片闹得人尽皆知,要不是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准备继续瞒着我勾引他呢?” “胡总我想你误会了!我怎么会去勾引总裁呢?我自己知道,我与总裁不管是身份还是背景,我们是不可能有关系的……”穆婉儿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是说给她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心里有种揪心的痛。? “哦?”胡瑾晓听她的语气确实没有半点异样的情绪,但还是带着怀疑的眼光审视着她。 “嗯,你先回去工作吧,记住我的话!”?看见穆婉儿走后,胡瑾晓不禁沉思,不管她与彦晨有没有关系,既然她否定,那么自己再问也是没用!只要她安分就万事大吉,如果……那就怪不得自己了!只是彦晨这么辛苦,自己是不是还有点表示? 有了!胡瑾晓漂亮的眼睛里闪烁着亮光…… “没有当然最好,但你如果说一套做一套的话,我不管你是谁的秘书,你都得给我走人!”胡瑾晓语气仿佛一个女主人的姿态,这让穆婉儿觉得很不舒服,但作为下属,她也只能忍气吞声。 “是,我知道了。”? 穆婉儿有些失神,站在公司咖啡室的窗前眼神空洞的看着外面,心里想着刚刚胡瑾晓的话与自己和周彦晨的种种,为什么自己在说出与周彦晨没关系后竟有些心虚?难道自己对周彦晨不止是朋友的感情么? 好乱……自己竟然看不透自己的心……?一阵微风吹来,把窗外的梧桐叶吹得唏嘘做响,就像穆婉儿此刻的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在回应着自己的疑虑,但因为太多也太乱,自己竟不知道该从何听起…… ?……? “彦晨哥!”胡瑾晓甜甜的声音响起。 “有事?”周彦晨听到声音后头也不抬,注意力始终在那一叠文件上。 “……当然有事啦,而且还是很大的事!”或许是习惯了周彦晨对自己的冷淡,胡瑾晓倒也不介意。? “什么事?”听到胡瑾晓这么说,周彦晨以为是公司的事情,便停下手头的工作问道。 ?胡瑾晓明艳一笑,负着手走近, “当当当当!这是我为你亲手做的爱心便当,怎么样!”她手中躺着一个精致的餐盒,里面的菜虽然简单却不失色香味,热气腾腾的蒸汽布满了透明的盖子,不难看出做这个的人所费的心思。 更何况是胡瑾晓这么从小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这份心意如果换做其他人肯定会被感动,只是,对方是周彦晨!? “你做这个干什么?”周彦晨又低下头去。 “彦晨哥!我是看你这些天都没怎么吃饭所以才专门去学了这些的,你好歹也尝尝嘛?”胡瑾晓并不灰心,从小到大她早已经习惯了。 “……” “彦晨哥!” “别打扰我!” “我不!”? “出去。”? “你吃饭我就出去!”?周彦晨不耐烦的抬起头,看着胡瑾晓眼里的满是期待,叹了一口气,? “把饭放下吧,你先回去工作。” “真的吗?谢谢你彦晨哥!”胡瑾晓掩饰不住的兴奋。周彦晨肯吃自己做的饭了,那是不是代表自己的机会又大了一步呢! “那,彦晨哥,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做好不好?” “随便你。”? “谢谢彦晨哥!”? “恩。”? “那我先出去了,你记得要吃哦!” “恩。”…… ?胡瑾晓离开后,周彦晨抬起头看着桌上的便当,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胡瑾晓他不是不知道她从小就喜欢自己,而且还喜欢了那么多年。只是似乎任何事都是命中注定的,对喜欢自己多年的胡瑾晓没有感觉,却在与穆婉儿仅有一面之缘后对她念念不忘。或许这就是爱吧,每个人都在追逐! ?……? “婉儿!”胡瑾尧一下班就往穆婉儿的身边跑。? “嗯?瑾尧……找我有事吗?”穆婉儿还在想着刚刚胡瑾晓的话。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没事,只是对着电脑久了而已!”? “那,婉儿。我们去吃饭吧?”胡瑾尧小心翼翼的说道。? “现在?”穆婉儿看了看时间,? “好吧。” “走吧!你现在想吃什么……” ?胡瑾尧与穆婉儿不知道,在他们背后,有双悲伤的眼眸一直盯着他们的背影。转身,垂下长而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一片深意…… ?餐厅里?胡瑾尧与穆婉儿正吃着饭,忽然背后一个声音响起。? “哥!”胡瑾晓看见胡瑾尧和一个女生正在吃饭便走过去。? “在这!”胡瑾尧笑着和胡瑾晓打招呼。 ?这时,穆婉儿回过头来,正好迎上胡瑾晓的眼光。一时间,气氛似乎被尴尬凝固了。? “你怎么会在这?”胡瑾晓不禁疑惑,这个女人一下子传出和彦晨有关系,现在又和自己的哥哥一起吃饭?到底是什么人?? “胡总。”? “你们认识?”胡瑾尧有些吃惊。 “哥。你们,什么关系?”胡瑾晓隐约感觉到穆婉儿与胡瑾尧的关系不一般。 “……” “哥,她就是你跟我说过你喜欢的那个女生吗?”胡瑾晓一双眼睛紧盯着穆婉儿。 “对,就是她,瑾晓我帮你介绍一下吧!”胡瑾尧怎么会看不出胡瑾晓看穆婉儿的眼神没有好意,大概是怎么回事,为了谁,他也猜了个大概。胡瑾晓爱周彦晨,爱得草木皆兵,这些他都知道。 “这是婉儿,也就是我跟你说过我喜欢的女生!”胡瑾尧语气里有着坚定。这让穆婉儿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卑劣的掠夺者,自己明明给不了他想要的,却还要给他希望,把他给的温暖当做自己疗伤的工具……?? “我们已经认识了!是吗穆秘书?”胡瑾晓听到自己哥哥这么说也放下了心,不知道是对自己有信心还是对胡瑾尧有信心,她竟然天真的认为既然是自己哥哥喜欢的女生,那么也就说明她与周彦晨确实没有什么。 ?“是……胡总。”? “好了,下班时间就别叫胡总了!”胡瑾晓还没开口,胡瑾尧先抢着说道。? “瑾晓,过来一起坐吧!”?? “不了,我是过来找这里的主厨的。”? “找厨师?你想……学做饭?”胡瑾尧憋住想笑的冲动,虽然说他这个妹妹很聪明,一学就会。但出生于他们这样的家庭,从小娇生惯养,那里进过厨房,所以听到她这么说难免觉得好笑。? ?“是啊!我前几天在这里吃过一道菜觉得很不错就让亨利教我,今天做给彦晨哥吃,他竟然没拒绝诶!”胡瑾晓一谈到这里,一张小脸因为兴奋都涨得通红。?? “这样啊,那哥哥可要为你高兴了,好好加油吧!”胡瑾尧说这话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穆婉儿,眼神里有着探究。? “当然了!为了彦晨哥我一定会好好学的,那哥我先走咯,也祝你好运,呵呵!”胡瑾晓一脸幸福的小媳妇模样。? 谁也没看到,穆婉儿一直盯着胡瑾晓离去的背影发呆,大大的眼睛里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似乎轻轻一眨就会化成泪珠掉下来。? “婉儿?婉儿……”??胡瑾尧有些不好的预感。 “阿?”穆婉儿回过头来,却被胡瑾尧捕捉到了眼底那抹来不及隐藏的哀伤。?一秒,两秒,三秒……周围的气氛尴尬得似乎被凝固了。? “婉儿,你喜欢彦晨。”不同于上次的疑问,胡瑾尧这次是肯定的说道。这些天以来穆婉儿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 胡瑾尧的眼里除了一丝愤怒,更多的是悲伤。他愤怒,自己与穆婉儿本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却不想错过了,现在他想挽回,却是不可能了。他悲伤,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珍惜穆婉儿,可是这份感情却像是掌心上的碎沙,终究还是流逝……?? 穆婉儿的心就像是一个被蒙上一层薄冰的湖面,让她看不清湖底的真相。但胡瑾尧的这句话就像一根大针,刺进了薄冰里,让整个湖面多了几条裂痕,而那个被深藏在湖底的真相似乎正迫不及待的想冲出来……? “!!!我……我只是。”? “你喜欢他!”? “不,我没有,他有未婚妻了!”? “我了解你,你骗得了自己却骗不了我!”? “我……”? “婉儿!”? “对不起,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穆婉儿抓起包包跌跌撞撞头也不回的离开餐厅。? 胡瑾尧想追上去,却又重新坐到椅子上。看着窗外穆婉儿的身影,他发现自己没有勇气追上去。? “婉儿,你可知道我有多想听你告诉我,你不喜欢彦晨,是我想多了,可是我一说到他,你就连撒谎都不会了……呵呵,胡瑾尧你真失败!”胡瑾尧喃喃自语。没有发泄,没有失控,他只是这样安静的坐着,似乎和来时一样。? ……? 商场里?穆婉儿独自坐在休息椅上,眼神空洞无物的望着前方,和四周兴致勃勃逛街的人们显得格格不入。 这里,是她第一次遇见周彦晨的地方,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回想着自己与周彦晨从认识到现在,他们一起送老人去医院,一起在天台上谈话,一起去游乐园,一起吃饭,还有他在自己楼下站了一夜……穆婉儿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和周彦晨有了这么多回忆。? 想起胡瑾晓回来后自己种种的失常,看到他因为工作没好好休息时自己会担心,看到胡瑾晓为他付出是自己会难过。难道……? 自己真的爱上周彦晨了?? 自己真的爱上周彦晨了!? 自己真的爱上周彦晨了……穆婉儿似乎听到冰面破裂的声音,那个困扰自己多日的感觉终于浮出水面…… …… 已近暮色,商场里挂上了比白天更亮更耀眼的灯光。穆婉儿已经在这里坐了几个小时了。周围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工作人员的小声议论,穆婉儿却是一个都没注意到,她心里想的只是反复那么一句话: 自己爱上周彦晨了!!! 有诧异,有惊喜,有伤心,有愧疚更有纠结。她喜欢周彦晨,可自己明白的时候却早已不简单了,胡瑾晓是他的未婚妻,周彦晨大概也喜欢胡瑾晓吧,自己最多就只是公司爱慕着周彦晨的一个员工,自己那什么跟胡瑾晓比? ?? 胡瑾晓家世显赫,自己却是个普通白领。 ? 胡瑾晓出国回来,自己大学毕业后却一直没有工作。 胡瑾晓相貌出众,自己仅仅勉强算得上清秀。 胡瑾晓从小就喜欢周彦晨,自己却是刚刚认识到自己的心……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注定了自己与周彦晨只能有缘无分! 灯光与外面落日的余晖相交映,照在穆婉儿的脸上,让她整个人都仿佛耀眼起来。由于坐在窗边,半开着的窗户总有一缕一缕的微风吹进来,吹起穆婉儿的发丝,有些凌乱的头发却把她凸显得更加迷人。 额前的刘海被风稍稍撩起,露出两道弯弯的柳叶眉。被长而浓密的如同蝴蝶般的睫毛遮住的,是一双连子夜都愧叹不如的墨黑眼瞳。小巧如玉的鼻子,晶莹剔透的双唇此刻正一张一合的喃喃自语。?? 第三十二章我答应 “胡瑾晓条件那么好,对周彦晨有那么痴情,或许只有这样的人儿才能配得上如天神般尊贵的周彦晨吧!”穆婉儿的心似乎被纠成了一团,痛的让她几乎窒息,但她却流不下一滴泪。? “算了!就算胡瑾晓没有那样好的条件,就冲周彦晨喜欢她,自己也必须要祝福他们,只要周彦晨幸福,自己可以旁观……”穆婉儿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抽走了一块,但却依然决定成全胡瑾晓与周彦晨。只是穆婉儿忘了,周彦晨从来就没有说过自己喜欢胡瑾晓……? 穆婉儿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扯出一抹牵强的微笑,可这个笑却让她觉得好苦!缓缓站了起来,向门口走过去。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她找到了自己的所爱,却又忍痛决定放手,她有挣扎,有彷徨,却又放下挣扎,忘掉彷徨。她知道,放下会痛,但她更知道,放不下更痛……? 街道上,一排排行道树似乎看不到头,就像两个人的感情,就算决定放下,这种情愫也会一直在两人的心上,无限漫延下去。周彦晨选择成全穆婉儿与胡瑾尧,但却用工作来麻痹自己,穆婉儿决定放下对周彦晨的爱,但脑子里却一直装满了关于周彦晨的事情。这是爱,也是缘,更是痛…… ??……? 穆婉儿回到公司,却始终不见胡瑾尧,一想到他,穆婉儿就满是愧疚。坐在桌子前,穆婉儿不禁想到胡瑾晓,那个对周彦晨痴情一片的美丽女生。有她守护着自己所爱,穆婉儿很放心。 但她不想在这里每天看着他们两人的恩爱生活,这会让自己每天活在痛苦里。或许,自己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吧!当初之所以进和盛,是因为周彦晨,现在离开也是因为他,只是心境大不相同了。 想到这里,穆婉儿心里竟泛起一起酸涩。? ?独自一人趴在桌子上写着辞职信,鼻子不禁酸酸的,泪水似乎在眼眶打转。这种哽咽让她觉得很辛苦。 抬头望了望装修华丽的天花板,想让泪水回到眼里去,可是苦涩的泪水却似乎源源不绝,最后,一颗如宝石般晶莹的泪珠率先滑落下来,顺着穆婉儿的脸庞来到下颚,在了写满字的辞职信上开出了无色的绚烂。 ?…… ?总裁室? “叩叩叩” ?“进来。”周彦晨头也不抬。 ?“彦……总裁。”穆婉儿意识到自己失态,马上改过口来。? “婉……婉儿?婉儿!”周彦晨听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声音响起,愣了一下马上抬起头。在看到穆婉儿的身影后无法抑制住语气中的欣喜。 ?穆婉儿看着他,长而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双黑得如子夜般的眼瞳,好看的剑眉,眉宇间有着些许疲惫。英挺俊逸的鼻梁下的双唇有着好看的弧度。眼前这个男人,美得一塌糊涂。 “总裁……我是来递辞呈的。”穆婉儿很好的抑制住自己心里的异样,用恭敬的语气说道。 ?周彦晨的笑容明显僵住了,她冷淡的语气,冷淡的态度,冷淡的神情都仿佛一根细长的针,毫不留情的刺在自己心上。 居然给自己递来了辞职信!!!穆婉儿的这个举动刺伤了周彦晨的眼睛。 “你很想离开这里?很想远离我么?”周彦晨平静的问道。可穆婉儿不知道,他的内心有多期待自己告诉他不是。 “总裁……” “总裁?你叫我总裁?”周彦晨眼瞳里多了几分愤怒,却只能苦笑。

返回
《晨光熹微》 第三十一章 比不上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晨光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