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 第二十九章 忧愁

就因为见了那位副总几次,有的人甚至将她论为自己心中的女神。 男同事每天没事干或者做完事情,剩下的时间都在讨论那位副总,有的人还专门送花。堵在办公室门口,就是为了一睹女神容貌。留算不吃饭也值得了。 可是女同事们就特别不爽,凭什么一个新来的就可以直接跳到副总的位置,而且还把公司弄得人仰马翻的。 私下里大家都在骂她是狐狸精,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对于这些有的无的八卦,穆婉儿丝毫没有被影响的情绪,依旧是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情,八卦来的再猛烈,她也不受任何影响。 “给。”胡瑾尧又来送饭了。每天都是不同的菜式。 “谢谢。”接过他手里的饭盒,无视别人异样的眼光,直接高调的吃起来了。 胡瑾尧追求穆婉儿的事,全公司都知道。大家都看到每天胡瑾尧都在坚持,可是两人的关系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胡瑾尧却还是没有放弃。 “慢慢吃。”胡瑾尧回头送给同事们一个心花怒放的邪恶微笑。 穆婉儿吃完午饭,胡瑾尧笑眯眯的拿着饭盒走了。 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吧,可以如此的影响一个人的心情。 “嗨。”胡瑾晓吃完中饭来到公司。因为她都是回家吃,或者和周彦晨一起吃饭的。 “副总好。”男同事见到自己的女神来了,一个个都打招呼。可是女同事都是爱理不理的。 “你们好。我是要和大家宣布一个消息。”胡瑾晓嘴角挂起子摸甜蜜笑,都不知道一次笑让多少男同事心都化了。 大家都在纷纷都在猜测是不是她要离开辞职副总的位置。 “我是彦晨哥的未婚妻,这次回国就是为了帮他的。希望大家以后不要给我带来任何其他的困扰。”自己心中的女神居然是总裁的未婚妻,这让多少男同事心都碎了一地。 “总裁和副总是天生一对,男才女貌的。”对于别人这样的奉承,胡瑾晓感觉到内心的虚荣感特别满足,心里十分开心。 “谢谢大家,继续工作吧。”女同事一个一个嘚瑟起来了。让公司人仰马翻的副总有爱人了,从此男同事们就不会牵肠挂肚了。 穆婉儿久久沉浸在未婚妻这三个字中久久不能回过身来。 “未婚妻。她是他的未婚妻。”穆婉儿失魂落魄的样子让身边的同事感觉到很奇怪。 既然他都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还要招惹自己。 现在的穆婉儿只觉得心里有无数根针在刺自己心脏的位置。 很疼很疼。 不好的心情伴随着穆婉儿一整天,至到下班了她还是失魂落魄的。 “你怎么了?”临走时,几个女同事还是比较不放心的问穆婉儿。 “我没事。”强忍着泪水不流下来的委屈。 “婉儿她怎么了,你们知道吗?”看着穆婉儿匆匆跑开的样子,几个人顿时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算了算了,回家吧。”几个同事也相继离开公司。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现在连回家的心情都没有了。 穆婉儿脑海里一直都是下午的情景,甚至还变成了他们两结婚的场景。越想越心痛的样子。 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穆婉儿极其不情愿的在心里自己问自己。都说人的心里有另一个自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周彦晨开车离开公司,看到穆婉儿一个人在马路上不对劲的样子。 “你怎么了?”打开车门冲下开的周彦晨一把拉住穆婉儿的手臂。 “放开。”看到是周彦晨的穆婉儿,下午的事情又在自己的脑海里闪现。 “我不放。”不管穆婉儿怎样挣扎,都没有用。她力气没有周彦晨大根本甩不开他的手。 “你有病啊。”看着挣脱不开,只好骂他的穆婉儿。 “你有药吗?”没有打算和她开玩笑。 自己早就病入膏肓了,是得了相思病。 “我叫你放开。”不打算回答他的话。 “你告诉我怎么了,我就放手。”从来没看见这么赖皮的人。 “你干嘛还要来招惹我,你都有未婚妻了。”听到穆婉儿说的话,周彦晨觉得十分可笑。自己什么时候有未婚妻自己怎么不知道。 “谁说我有未婚妻了,你听谁说的。”周彦晨在心里十分肯定的这件事就是造谣。 “放手,放手。”不想再和他解释这些问题了。 “她叫你放手,你没听见吗?”早就看见两人的胡瑾尧,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看见穆婉儿一直在挣扎,胡瑾尧就冲出来。 “你们。”周彦晨被两人的举动气的不知道说什么该好。 “放手,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穆婉儿甩开周彦晨的手,拉着胡瑾尧的手就一起离开在周彦晨眼前。 胡瑾尧保护穆婉儿回家,但是一路上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 “进去吧。”看着穆婉儿失魂落魄的样子,胡瑾尧就觉得很心疼。 “谢谢你。”依旧低着头,没有任何心情再表示些什么。 “别想太多,好好睡一觉就可以了,明天早上起来什么都会过去的。”轻轻的摸摸她的头,看着比自己矮了不少的穆婉儿,胡瑾尧只感觉心里某一处越塌越陷。好像都不会再有好的那一天。 现在陷得这么深,以后离开的时候会放下吗? 第二天。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周彦晨只感觉心里有一股气不知道该往那里撒。 “让副总来我办公室一趟。”昨天让属下调查到底是谁在公司散布谣言的周彦晨,知道结果后感觉很吃惊。 自己一直把瑾晓当成妹妹,现在他这么说,到底是为了什么。 “彦晨哥,找我什么事?”胡瑾晓依旧是一副微笑的样子,但是却让人觉得很虚伪。 “你最近在公司都干了什么?”周彦晨狠狠的将手里的文件扔在桌子上。 “我...”被周彦晨的样子吓到的胡瑾晓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她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样子的周彦晨。 “谁让你告诉别人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从来都没有订婚过。我一直都把你当成妹妹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周彦晨实在弄不懂胡瑾晓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不愿的,可是我一来到这里,每天都有很多男同事来烦我。”别人烦自己只是借口,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些对周彦晨有私心的女人一点教训。 “那也不可以没经过我的同意说啊。”忍不住吼出来的周彦晨,忍受不住自己狂躁的心情。 就因为这件事,穆婉儿已经好久都没有理他。看见自己也是完全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感觉就是要失去她的样子。 “我本来也想告诉你的,可是你一直都没有时间。”胡瑾晓越说越感觉委屈,那模样就像是一只可怜的流浪狗,眼里似乎随时可以流出眼泪一样。 “算了,算了,下次再也不可以这么说。”也不能打她,只能好言相劝。 “谢谢彦晨哥。”胡瑾晓差点激动的抱住周彦晨,但是她知道周彦晨不喜欢别人碰他。 “出去吧。”对于这个妹妹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轻轻的关上门,胡瑾晓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彦晨,你终究是我的。 “婉儿。”不知道怎样对穆婉儿解释什么,只好打电话道歉。 “我有事,挂了。”一点都不想再听到那个人说话的语气的穆婉儿挂掉电话。 “等一下。”知道她现在听什么解释都不会相信的,只希望他可以听自己解释一下。 “有什么事快点说,我很忙。”穆婉儿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听听他到底想说什么。 “瑾晓不是我的未婚妻,她那么说也只是为了不想别人再烦她。你不要不理我好吗?”周彦晨真的是很用心在向穆婉儿解释,可是对方买不买账就不清楚了。 “哦,挂了。”虽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可是穆婉儿心里还是感觉不舒服。 难道解释也没有用吗?到底该怎么办他才会原谅自己。周彦晨内心痛苦的想。 自从周彦晨向穆婉儿解释后,两人的关系依旧是不温不热的僵局。 纵使知道原因的穆婉儿也没有打算再原谅周彦晨,两个人是不同世界里的人,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也不会有所相交。 “我送你回家吧。”胡瑾尧知道最近穆婉儿的心情不好,所以做了这么久的护花使者。 “好。”没有谁要求一直沉浸在痛苦中,总会有走出来的那一刻。 “走吧。”胡瑾尧替她打开车门。 “谢谢你最近陪在我身边。”谢谢胡瑾尧陪自己走过一段从未开始却已经失去的恋情。 “不客气,我只希望你可以原谅我以前对你做的一切。”始终还耿耿于怀那次对她做的事情。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提了。”过去的事情已经都没有再提的必要。 “那就好,所以嘛,人活在当下不要太执着于过去,要放开心,往前看的。”虽然没有周彦晨经历过什么,但是却仿佛两个人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我知道。”勉强的露出微笑,可是却比哭还要难看。 关了灯的房间,只有床头桌上那一抹台灯的微弱的光。 穆婉儿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腿,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一旦爱上一个人总会有失魂落魄的一天,谁也不过如此。 明天会是怎么样的,以后应该怎么对待。应该以怎样心情面对他了? 耀眼的夜空中只剩下点点的星星,月亮已经不知道何时被乌云遮住了,抑或躲在了云朵下…… 今天的早晨有着些许微风,吹散了湖面泛起的一圈圈涟漪,却吹不散穆婉儿此刻难过纠结的心情,反而让穆婉儿觉得凉飕飕的。双手裹紧外套,深吸了一口气后穆婉儿摇了摇头,似乎想把这种低落的情绪从脑海里赶出去。忽然,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了她面前。 “婉儿,上车吧我们一起走!”胡瑾尧走下车温柔地说。 今天胡瑾尧一身剪裁合体的白色西装,把他修长的身材展露无遗。不同于周彦晨总是把刘海高高吹起。胡瑾尧亚麻色的头发温顺的垂在额前。一脸温柔地笑让人觉得如沐春风,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一双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相较于周彦晨,他少了一份王者的霸气与孤傲的冷峻,却多了一股如玉般温润的气质。 穆婉儿轻轻的点了点头,在胡瑾尧为她打开车门后钻进了车里。自从以为周彦晨与胡瑾晓是未婚夫妻后,穆婉儿便有意的疏离周彦晨,也就再没拒绝过胡瑾尧的追求。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难过。一路上穆婉儿一直很安静,只是看着窗外一闪而逝却似乎连绵不绝的行道树发呆,半开着的窗子不断地有微风吹进来,吹起穆婉儿的几缕长发。胡瑾尧看着她的侧脸,不施粉黛反而清丽可人。 公司里 “婉儿,还没吃早餐吗。这有牛奶……”胡瑾尧看到穆婉儿坐在椅子上发呆,便拿着一杯牛奶走了过来,却不想看见穆婉儿正盯着总裁办公室发愣。胡瑾尧心头一震,婉儿也喜欢上了彦晨么?难道自己又错过了么?不会的,就算是真的,相信自己只要坚持这样下去,婉儿一定会喜欢自己的!想到这里,胡瑾尧眼神里多了几分坚定。 “婉儿,婉儿!” “啊?”穆婉儿一下子回过神来。 “瑾尧……你叫我?” “我都叫你很多遍了你都没听到。”胡瑾尧心头竟有中苦笑的冲动但表面却依然挂着温柔地微笑。 “哦,不好意思我可能昨晚没睡好……” “没关系,我是想问你要不要喝牛奶。”是因为彦晨的原因让你睡不着吗?婉儿,难道你真的喜欢上他了么? “不用了谢谢,我现在不想喝牛奶。” 听到穆婉儿这么说,胡瑾尧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把牛奶放到了桌子上。弯下腰把她的身子扳过来面对着自己: “婉儿,你这两天一直都怪怪的,一直发呆。是休息的不好吗?” 第三十章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看到胡瑾尧眼神里的关切,穆婉儿忽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或许,瑾尧是真的喜欢自己吧?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也不能去重新接受他。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的!”穆婉儿扯出一个微笑想让他放心。 胡瑾尧垂下眼帘,遮住了一闪而过的黯淡。重新抬起头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像下了很大决心般看着穆婉儿: “婉儿,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彦晨了?”胡瑾尧一脸认真地看着穆婉儿,却也不难看出一丝担忧与期待。 霎时,穆婉儿的心头被这句话不偏不倚的打中了。猛地抬起头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胡瑾尧,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一点笑意,可回应她的只有满眼的认真。自己真的喜欢上周彦晨了吗?怎么可能呢,自己只是把他当成好朋友,对。只是好朋友!自己与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有显赫的背景,有骄傲的家世,有令人仰望的外貌,更有……与他相配的胡瑾晓…… “瑾尧,你多想了!我只是把他当成朋友……” “真的吗?” “……当然。”穆婉儿对着胡瑾尧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么无暇,让人觉得这句话多么真诚。 胡瑾尧听到她这么说眼里多了些许安慰,看到她明媚得如艳阳般耀眼的笑容,不觉轻抚上她的脸颊。在她的笑容里,似乎一切的黑暗与阴霾都不会存在,在她身边,自己还有什么能力去猜忌呢? 穆婉儿被胡瑾尧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本想拿下他覆在自己脸上的手,却对上了他满怀关切的眼神。谁知就是这一瞬间的对视,却刺痛了站在对面的周彦晨…… “难道婉儿这几天对自己的冷淡与疏远是因为瑾尧么?”周彦晨一脸失望与痛心的转身走进总裁室。却不知道在他转身的一霎那,穆婉儿拿下了胡瑾尧的手,两人一脸尴尬。 …… 周彦晨坐在沙发上,眼前不断浮现出胡瑾尧与穆婉儿刚才的亲密举动,又想起这些天以来婉儿对自己愈来愈冷淡。 难道……婉儿还喜欢这瑾尧吗?可能吗?不然又应该怎么解释自己所看到的?周彦晨不愿去相信自己心爱的女人与自己最好的朋友会旧情复燃,却又找不到理由让自己不相信……如果,他们两个人真的……自己会怎么做呢,该不该成全他们?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心头被人硬生生的刺了一刀,揪心的痛却喊不出来。……算了,算了吧。只要婉儿幸福,在她身边的人是不是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痛的只是自己,让自己爱的人得到快乐有什么不好? “也许这是对我也是对婉儿与瑾尧最好的结局吧!”周彦晨感到自己脸上有点暖暖的湿湿的,抬手一触,一颗晶莹的泪珠划过他俊逸的脸庞。周彦晨苦笑,自己居然会流泪,居然为了爱情而流泪。 很久以来,自己流血的次数比流泪还多,就算是当初离开家里白手起家的时候,在和盛刚起步的时候,不管有多辛苦付出再多,自己也不曾退缩更不曾流过泪。一直认为自己百毒不侵,现在在爱情面前,自己却变得不堪一击。真是讽刺…… 或许爱情就是这样,清楚的永远比糊涂的更痛。请楚又决定放手的永远比糊涂后纠结的更撕心裂肺。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宁愿带着期望分开也不愿看清后痛苦!穆婉儿之所以难过,是因为她喜欢周彦晨。 之所以能够依旧骗自己,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难过;但周彦晨不同,他了解自己的心,因为了解得太透彻所以骗不了自己,所以只能痛苦…… ……

返回
《晨光熹微》 第二十九章 忧愁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晨光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