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 第十三章 周彦辰病倒

现在穆婉儿对这个公司应该没有那么多的抗拒了吧,毕竟那些人现在都忙到没有时间去欺负她了,她应该不会再受到委屈了吧,那天晚上她的眼泪,真是让他感到心痛,让他想要把她抱在怀里,替她遮风挡雨,保护她一辈子。 但是周彦辰不知道她为穆婉儿出气的行为,把穆婉儿推到了另一个尴尬的境地,不知道公司最近又有了新的谣言。 那就是,穆婉儿被某个大老板给包养了。 要是那些人知道周彦辰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神秘大老板,会不会惊得合不上嘴呢,不过倒不是穆婉儿被包养,而是周彦辰主动想要对她好,想要保护她,不想再看到她伤心,想为她出头。要是知道了这些,那些员工恐怕不会只是嫉妒穆婉儿了吧,那一定是羡慕嫉妒恨了。 夜色浓郁,整个城市都昏昏欲睡,只有那挂着天边的月亮,俏皮的眨着眼睛。 “走吧,”周彦晨对穆婉儿笑了笑,以往冷漠的气质淡然无存,只剩下面对心爱之人的温柔,“我送你回家。” 穆婉儿看着周彦晨,看着他眼底的爱慕、温柔和坚定,突然觉得有点开不了口。抿了抿嘴,穆婉儿低声道:“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周彦晨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怎么可以?你是和我出来的,现在我自然要把你送回家。”他没看到突然沉默下来的穆婉儿眼底的情绪,声音有些高昂,充满了不可以的感觉。 穆婉儿不经意间握了握拳,垂下眼帘,微不可查的呼出一口气。因为她低着头,所以周彦晨没发现。 穆婉儿的睫毛颤了颤,眼神恍惚,明显没在状态,直到周彦晨发现她沉默太久轻轻喊了她一声才回过神来,然后便说:“和你出来不代表要和你回去,你不用怎么麻烦了,我自己可以搭车回去的……” 周彦晨眉头拧成‘川’字,深深的皱痕显示出他的不满,他一字一顿的说:“怎么麻烦?!不麻烦,作为一个男人,我自然要保护好和我出去的女人,所以你坐我的车。” 拉着穆婉儿的手腕,周彦晨走去车子那边,虽然看似气势汹汹,但其实他脚步已经放慢了许多,手上也没用多少力气,完全顾及着穆婉儿。 穆婉儿是当事人,自然知道周彦晨是看起来凶了点,晓得他肯定不会让自己去搭车了,穆婉儿默默叹一口气,然后跟着周彦晨的脚步去。 周彦晨在前方感觉到穆婉儿不在抗拒后,默默勾起嘴角,帅气级了! 打开车门绅士地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让穆婉儿进去,风度十足。 驱动车子,车子稳稳当当的开启,周彦晨故作专心开车,面绷得紧紧的,眼睛余光却不断撇向穆婉儿。 穆婉儿在这样若隐若现却又灼热的目光中心里有些尴尬和忐忑不安,最后头一撇,拿后脑勺对着周彦晨,自己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周彦晨压抑着心里的躁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眼神却幽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路无话。 穆婉儿下了车,和周彦晨打了个招呼就想回家,但却被周彦晨的一句话停住了脚步:“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天色已经很晚了,你还是早点回家吧。”垂下眼帘,穆婉儿语气里透着些许紧张。 周彦晨笑了笑,满不在乎地说:“我不过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行,你先上去吧。” 穆婉儿抬眼看了他一眼,起先有些犹豫,但是看到周彦晨含笑的眼睛,点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彦晨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抽出一根烟要在嘴里,缓缓吐出烟圈,周彦晨便开着车走了。 回到家里,想起今天和穆婉儿的‘约会’,周彦晨低声笑了笑,但是不可避免地想起穆婉儿跟他说的那些话,周彦晨脸又黑了下去,拿起茶杯就是一摔。 周彦晨疯了似的将酒杯狠狠地丢到门口,嘴里怒骂:“穆婉儿……”她怎么能如此狠心,他周彦晨好歹也是和盛集团的董事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多少女人排着队让他挑,他都看不上眼,如今能看上她是她穆婉儿的荣幸。 唉!怪也怪自己放贱,谁都不要干嘛就只要她,可是感情的事哪有那么好解决。 他也想忘啊可是能怎么办呢?想来想去他还是不能明白,他周彦晨哪里输给胡瑾尧了想到这里心中突然有个声音在自己的心中响起:“我跟瑾尧普经是男女朋友,并且是到了要结婚的地步了。” 当真是因为时间吗?此时的周彦晨真恨不得早点认识她穆婉儿。 现在他的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她—穆婉儿。 “难道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周彦晨开始胡言乱语了。 “我跟瑾尧曾经是男女朋友,并且已经快到结婚的地步了。”这句话至今还是环绕在他的脑海里。 “怎么可以?她穆婉儿是我的女人,谁都不能碰,都不能。”难道这么久的感情连个屁都不是吗?她对胡瑾尧刘是感情,那周彦晨对穆婉儿的就不是感情吗?还是说她一直在耍自己。shit! 真是疯了,每个人都疯了。她穆婉儿只是个平凡的白领一个拿别人工资做事的一个再也平凡不过的女人。姿色,身材,才华,那一点是能够脱颖而出呢?而他周彦晨呢?凭着自己的努力和能力开创了和盛公司,论样貌,论才华又有哪一点是输给胡瑾尧的呵!真是笑话,再好再完美又怎样? 人家就是看上了胡瑾尧,就是要胡瑾尧,不要自己,再好的玉到对玉不感兴趣的人手上,连一块石头都不如。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周彦晨喝完一瓶又一瓶,就像灌水一样那么痛快,如果他肚子里的苦水能被他喝下去的酒稀释掉,那他愿意喝,继续喝,喝个痛快淋漓。 “嘿,哥们儿。”哥们儿?说起这个词周彦晨冷哼一声,什么叫兄弟?什么叫同甘苦共患难?他不是恨他胡瑾尧横刀夺爱,而是怪他为何当初并没有告诉他穆婉儿是他曾经的女朋友,为什么没告诉他他至今还是爱着穆婉儿,他还是放不下穆婉儿,或许他早点对他坦白他就不会在穆婉儿那里的感情陷那么深。 “啊!!”这种感觉很痛苦很痛苦,他终于知道爱是是什么?爱的滋味了。可是命运很扭曲,老天捉弄人。人家说有借有还,或许上辈子他向老天借了完美,老天却从他那儿拿走了爱情,一个深爱的妻子,伴侣。周彦晨一个酒杯一个酒杯的摔,想把心中的愤恨摔出去。 周彦晨发觉自己真的疯了。他又丢掉一个酒瓶,拿起手机,找到穆婉儿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打过去周彦晨又犹豫了片刻,挂断了手机后又拿起酒疯饮,似乎是在为自己壮壮胆,而后又打了过去,电话终于拨通了,周彦晨平日的男子气概不知哪去了,说起话结结巴巴的,也是因为喝了太多酒的缘故,有点神智不清了。 “穆婉儿,上次我们的谈话我忘了,你也得给我忘记了。我们和好,也沒有胡瑾尧这个人,你能结婚的对象也只能是我。”电话那头的穆婉儿沉默了良久,而周彦晨却似乎没有想要挂断电话的意思,就是得跟穆婉儿僵持下去。 穆婉儿才说话,她很不耐烦的朝这边吼“周彦晨,你什么时候能别那么自恋,就算你再完美再有钱,凭什么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得围着你转,世界不是少了你就不能转了,你懂吗?就算你为我付出再多,又有多么的爱我,可周彦晨我穆婉儿今天把话给你挑明了,我就是喜欢胡瑾尧,要嫁也是嫁他,你不可能,我们也不可能。 别自以为是了,我不爱你,不爱不爱不爱不爱就是不爱。”周要晨懵住了,“婉儿,为什么?为什么?我很爱你,这个世界没有人比我更懂你了,更爱你了。” 可穆婉儿说完就早已挂掉电话了,根本没听到更不想去听他到底说了什么。周彦晨听着电话那头发出嘟嘟的声音,就算一把利剑一下一下的刺进了他的心。 他把电话丢出门外,勃饶愤怒,“啊!!”他丧失了理智,真的很想现在就冲出门外,跑到穆婉儿的家逼她离开胡瑾尧,把她的人连通她的心一并回到自己的身边。可是,呵可能吗?不,不可能,穆婉儿已经在电话里说得清清楚楚了,她不爱自己,一刻都没有。 “我宁愿放弃我的家产,放弃掉我的一切,婉儿,如果这样,你会回到我的身边吗?”周彦晨抱头痛哭,他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接受不了穆婉儿如此的狠心,更接受不了曾经与自己同甘苦共患难的好兄弟胡瑾尧的横刀夺爱。 部,不是横刀夺爱,或许该说是旧情复燃吧!他明知道自己喜欢穆婉儿既然他与穆婉儿早已结束了,那为什么又要雨穆婉儿重新开始,给自己一个沉重的打击。没有人告诉他,这是怎么了,社会是怎么了,从前他是这样觉得的,这个世界就是在围着他周彦晨转的,现在被穆婉儿一骂他方才清醒过来,原来,地球并不是围着他转的。

返回
《晨光熹微》 第十三章 周彦辰病倒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晨光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