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 第九章 圈套

胡瑾尧进来之后二话不说就拿起桌上的威士忌一通猛灌。一旁的三个人看到这番情景大概就猜到了些什么。其实会让男人烦的就两样,一是工作,二是女人。胡瑾尧烦工作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只剩下女人。 三个人想好奇宝宝一样盯着胡瑾尧,问着到底是谁家的姑娘让我们瑾少爷这么动气。 胡瑾尧一听这话,“都走开,烦着呢!” 三人一听这话,都乐了,更加好奇,想要知道内幕,只能看向一边的周彦晨,而周彦晨却在一边淡定地喝着酒,脸上挂着笑容,让人觉得不寒而栗。这三人实在受不了了,赶紧借口有事,从包厢逃了出来。 周彦晨从小就是他们几个的老大,虽然年纪相仿,但是周彦晨从小身上就有一种王者的气势,让人不得不服他。 “到底怎么回事?”周彦晨开口问。 胡瑾尧对着周彦晨,不得不开口“碰到前女友了!”说完又灌了一杯威士忌。 周彦晨对胡瑾尧的情史还是略知一二的,他知道当年胡瑾尧有个交往三年多的女朋友,至于因为什么原因分手,周彦晨还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当年胡瑾尧分手的时候有多难过,他曾经看到胡瑾尧喝酒喝到为出血,那时候的他真是很让人心疼的。 周彦晨摇了摇头,表示无奈,“少喝点,为个女人不值得。” 胡瑾尧轻轻“嗯”了一声,但还是又喝了一杯威士忌。 穆婉儿洗完澡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 穆婉儿和胡瑾尧当年是学校里最引人注目的情侣,不是因为男才女貌,而是因为堂堂一个豪门多金的少爷会看上一个毫无特点的女生,大家都在关注着这对情侣什么时候分手。 可是说也奇怪,两人的关系却非常好,虽然有时候会因为一些小事吵架,但到最后都没有分手,却在第三年的时候那个不起眼的女生却把胡瑾尧给甩了。这一度引起了大家的热烈讨论。都觉得是穆婉儿变心了,只有穆婉儿知道正真的原因。 那天胡瑾尧的妈妈拿着一张支票找到了穆婉儿,叫穆婉儿离开她儿子。穆婉儿哪里肯答应,说死也不会分手。 胡夫人毕竟是个商人的妻子又比穆婉儿多经历了些人情世故,自然懂得应付那些不懂进退,不知分寸的女子。胡夫人听了穆婉儿的话眼中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找了张椅子坐下,“我很了解我的儿子,像你这样的女人他只是图一时的乐趣。 我记得他小时候曾经跟我说过要做医生,没过几天看见火车,就说将来要做开火车的司机,后来我又带他去坐飞机,他又想做机长,到现在他都没想过自己要做什么,你说像他这样的人能对一段感情坚持多久,况且他是那种爱玩的人,怎么可能只在你一个女生身边打转。”胡夫人继续说着,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穆婉儿当然不会随意听她的胡言,“阿姨,多谢您的提醒,我相信我会是阿尧最后的坚持。”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了,走吧,我带你去看看瑾尧正真的生活。” 胡夫人把穆婉儿叫进了一家酒吧,声音很嘈杂。“你在这好好看看吧,我还有些事。”胡夫人说完就离开了。 穆婉儿点了一瓶啤酒,默默地坐在角落里,虽然她知道这一切很可能是胡瑾尧的妈妈安排的圈套,但她还是忍不住想看看。 门口一阵嘈杂,穆婉儿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向门口看去。一群人闹着进了隔壁座,座与座之间是用镂空的雕花隔板隔开的,如果不在意,根本看不到隔壁是否有人。而穆婉儿恰在这些镂空的洞中看到了一脸笑意的胡瑾尧。 包括胡瑾尧在内的一群人起哄着让几个美女喝酒猜拳脱衣服。 “瑾尧,你这有女朋友的瞎起什么哄,这些美眉们还是和哥几个光棍玩吧。哈哈!” “少来,有女朋友就不能玩么,那爷现在就是单身这总行了吧!”胡瑾尧笑着说。 隔壁的穆婉儿听着胡瑾尧的话,手脚瞬间变得拔凉,她甚至怀疑自己的听力有问题,再看看胡瑾尧和那群人笑着喝着酒才知道都是真的。原来他可以为了跟别的女人快活就可以完全忘了自己的女朋友。 几天来,穆婉儿总是呆呆的,机械地吃饭,机械地上课,机械地打工,她甚至有好几天都没见过胡瑾尧了。 胡瑾尧来找穆婉儿时,穆婉儿正在一家快餐店打工。胡瑾尧看着穆婉儿辛苦的样子,抢过她手里的盘子,“这么脏的工作别做了,我给你钱不就好了。” “胡瑾尧,你也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是为了钱么!”穆婉儿看到胡瑾尧顿时心里觉得很委屈,说着就要往店里去。 胡瑾尧听着穆婉儿的话,有些不明所以,“我让你别去你就别去,听到没有!你缺钱我给你就好。” 穆婉儿冷冷地朝着胡瑾尧一笑,“胡瑾尧,我们分手吧。” “你说什么?”胡瑾尧有些不太相信这话什么意思。 “我说我们分手吧!”穆婉儿提高声音说道。 胡瑾尧顿了一顿,“好,分手就分手,我不屑!”说完胡瑾尧甩手离开。 穆婉儿在心中苦笑,原来胡瑾尧一点都不在乎。 一觉醒来已经是七点四十五了,穆婉儿开始埋怨起自己做完为什么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害的自己都失眠了。 穆婉儿赶到公司时已经迟到了五分钟,匆匆坐上位子,穆婉儿就听到艾琳一群人又在那边闲言碎语。“以为自己有总经理撑腰就晚来,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就是,就是。” ...... “穆婉儿,你怎么回事,数据又错了,果然是三流大学毕业的!” “穆婉儿,我让你影印三份你只影印一份是想做什么!” 一整天穆婉儿就被同事疲劳轰炸着,“算了,我看你什么事都别干了,只会出错,还是去买咖啡吧。”艾琳对着穆婉儿说。 穆婉儿只好认命。 谁知等电梯的时候正好碰上了胡瑾尧。胡瑾尧看着穆婉儿手里拿着的咖啡,取笑道:“吼,看来我们穆小姐还真是买咖啡的好手啊,下次一定要让人事部把你调去会议室,专门负责买咖啡。” 穆婉儿旁若无人,继续盯着电梯的楼层数。 胡瑾尧看穆婉儿完全不搭理他,有些恼了,“穆婉儿,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总经理么。” “总经理好。”穆婉儿乖巧地向胡瑾尧鞠了一躬。 胡瑾尧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叮”一声,电梯到了,穆婉儿走进去,胡瑾尧也走了进去。 “穆婉儿,昨晚我问的问题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因为和人上过床才进得了公司的!!” “总经理,我想我说的很清楚,如果想知道这件事,你应该去问人事部而不是我。” 胡瑾尧看着穆婉儿伶牙俐齿的模样,突然就想起了当年她说分手的模样,心里一阵气愤,吻上了穆婉儿的唇。穆婉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所有工作不顺心以及被同事欺负的委屈涌上心头,“胡瑾尧,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就因为我是员工,你是总经理么!好,我现在正式向你宣布,我不干了,这样就行了吧!” 胡瑾尧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做出那样的事,“穆婉儿,你这个胆小鬼,你是因为怕我所以才不干的对吧!” “少给我自作聪明!我才不是!” “如果不是那你就证明给我看啊。” “我为什么要证明给你看!” “承认吧,你就是胆小鬼!” “胡瑾尧,你看着吧,总有一天我会在盛和出人头地,你给我等着!”这时电梯门打开了,穆婉儿拿着手中的咖啡怒气冲冲地出去了。胡瑾尧的嘴角微微勾了勾。 回到办公室穆婉儿依旧是被人差遣着做这做那,虽然刚刚和胡瑾尧逞了一时口舌之快,但说是容易做时难,哪有这么容易就出人头地啊,穆婉儿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下班之后的穆婉儿,独自来到天台想透透气,抒发多天以来心中压抑的情绪,这些东西压的她险些喘不过气来了。 黑夜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来临了,白天隐退了下去,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在天际,黑色铺天盖地的袭来,笼罩着大地。 黑夜并没有让这个城市失去光明,反而更加的华美,美得有些不真实,无数的霓虹灯装扮着这个城市的夜晚。 那些五彩的霓虹灯,冷漠的闪烁着,就像是一双双眼睛,漠然的看着这城市中的人,看着他们在灯红酒绿中迷失,看着那些在黑色下进行的脏脏的交易,那一双双罪恶的黑手,在这夜色之中延伸, 在这样的夜中,黑色总是让人感到沉闷,一个人会感到是那么的孤独,那么的渺小。 受到的所有委屈,那些打碎了又被咽下的伤心蜂拥而上,在心中泛滥,不断的蔓延开来。 在这繁华的现代大都市里,早已经看不到点点的繁星了,抬起头,满眼的都只有那遍布的黑色,无边无际,浓重压抑,仿佛是一张巨大的黑网,有着狰狞的面容,张开大嘴,露出里面锋利尖细的獠牙,想要吞噬这用灯光来照亮,却不能给人温暖的城市。

返回
《晨光熹微》 第九章 圈套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晨光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