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熹微》 第八章 真叫恶心

“抱歉,总经理,如果你问我怎么进公司的,我想这个问题貌似应该问人事部,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我只是觉得口渴,进茶水间倒杯水而已,关于最后一个问题问什么要进盛和,自然是想好好工作了。报告总经理,我回答完毕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先出去工作了。” 胡瑾尧面对着穆婉儿的长篇回答显然有些回答不上来,想不到多年不见,她倒是变得伶牙俐齿多了。 穆婉儿看胡瑾尧没有说话,于是飞快地夺门而出。 胡瑾尧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关门的声音,胡瑾尧冷冷一笑,“穆婉儿,我们来日方常!” 穆婉儿刚回到办公室,周围的女同事都用一种杀死人的眼光看着她,她觉得自己仿佛在被万年寒冰包围着,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穆婉儿忍受着这种气氛任然工作着,手上的烫伤隐隐作痛,她觉得此刻时间过得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终于熬到了下班,大家为了赶晚上的聚餐,都快速的昨晚收尾工作准备回家换衣服吃饭。穆婉儿当然没有这种闲情,打算等到时间再去聚餐的地方就好了,所以自己一个人慢悠悠地走着。周彦晨开车正好经过,看着穆婉儿失落的背影,有些心疼,让司机把车停在远处,自己步行上前。 “穆婉儿,又是你,好巧啊!”周彦晨开口道。 穆婉儿看了看周彦晨,努力挤出一副笑容,“对啊,真巧!” “你还是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额,有么?这么明显啊?”穆婉儿摸了摸脸,一脸正经地问。 “哈哈,被我猜中了吧,你心情不好。现在有时间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了吗?” 穆婉儿垂着头,踢着脚下的小石子,“就是...额...就是...” “哎,你说清楚点,我听不清啊。”周彦晨扳过穆婉儿的身子,面对着她问道。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紧密的很,要是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突然之间的靠近让穆婉儿有点无所适从,穆婉儿的脸渐渐有些红了。周彦晨注意到了穆婉儿的窘迫,也发现自己此时与穆婉儿的姿势在旁人看来是有多暧昧,立刻松开了穆婉儿的肩膀,“不好意思,我无意的。” 穆婉儿边说着没事,边摇着手。 周彦晨这是才注意到穆婉儿的手红肿着,连忙拉着她的手检查,“你的手怎么啦?没事吧?” 穆婉儿忙摇着头“没事,没事,就是倒水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 “还说没事,你先在这里坐一下,别走开,知道吗!” 穆婉儿乖巧的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周彦晨带着绷带,消毒水和烫伤膏回来,认真地为穆婉儿包扎上药。看着周彦晨为她悉心得处理着伤口,穆婉儿想起了多年前有个少年也为她认真包扎过伤口。 那时候,胡瑾尧热衷于体育项目,运动会的所有项目他基本都参加了,而他们班有个女生也特别擅长体育,两人为了比赛经常一起练习,每次穆婉儿去看他时,总会看到他和那个女生一起说说笑笑。 当时穆婉儿的心里特别不好受,就让胡瑾尧不要和她一起练习了,自己练习就好,她在一旁陪着他。胡瑾尧听了之后当然不同意,说“要是你也参加运动会,我就和你一块练习。”就为了这句话,穆婉儿就报名参加了男女混合接力。 可是毕竟是不常锻炼的小姑娘,在夏日炎炎的操场练习始终是有些吃不消的,但穆婉儿即使要晕倒,她也强撑着没有倒下。到了比赛那天,穆婉儿和胡瑾尧还有其余一男一女同一组。穆婉儿是第三棒,胡瑾尧是第四棒。 轮到她时,她看着在终点等她的胡瑾尧,就好像幸福在等她一样,她奋力地往前冲,在离胡瑾尧还有几步之遥的地方,穆婉儿整个摔倒在地,胡瑾尧只是一昧地让她爬起来,把接力棒交给他。穆婉儿的心有凉,胡瑾尧始终关心的还是比赛。 穆婉儿负气地从地上爬起来,将接力棒交给了胡瑾尧。当胡瑾尧到达终点时已经是倒数第二了,胡瑾尧看着成绩,恶狠狠地朝穆婉儿瞥了一眼。穆婉儿也不理他,独自一人坐到看台上,低垂着眼睛。 一双新款运动鞋出现在她眼前,胡瑾尧拿出消毒水和胶布,温柔地为穆婉儿因摔倒而蹭破的双膝擦着药。“运动细胞都没有的笨蛋去参加什么接力啊!脑子跟猪一样笨,跑步都会摔跤!......”虽然嘴里的话恶狠狠地,但是为穆婉儿擦药的手却是极尽温柔的。那天穆婉儿流下了眼泪,不是因为胡瑾尧的责怪,而是因为胡瑾尧的温柔,他并没有忽视她。 看着眼前的场景,穆婉儿再次流下了眼泪。 周彦晨看着穆婉儿的眼泪,“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 “不是,不是,只是感动!我们就见过几次面,你就对我这么好,实在不知道怎么谢你。”穆婉儿忙收住情绪解释道。 “我们不是朋友么,朋友间的帮助难道不应该么!”周彦晨看了眼穆婉儿继续说着“除非你没把我当朋友,否则别跟我说什么谢不谢的!真想谢我,就请我吃饭吧!好了,包扎好了,怎么样,技术还可以吧?” “你这技术要是去了医院,小护士的工作都要丢了。”说着穆婉儿竖起了大拇指,“当然要请你吃饭,改天约吧,今天有聚餐,不太方便。” “好吧,那改天约,可别忘了。” “放心吧!”穆婉儿冲着周彦晨微微一笑。 “对了,你去哪里聚餐啊,我送你去吧。” “不用麻烦了,就在附近,我自己去就行了,时间也快到了,拜拜。” “恩,拜拜,记得明天中午上天台,我帮你上药。”周彦晨关切地说。 穆婉儿点了点头走了。 “你们说穆婉儿和咱们总经理什么关系啊,怎么下午的时候总经理在里面待这么久?”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奇怪。”一众女的七嘴八舌的谈论起来。 穆婉儿赶到的时间又不是时候,大家正在对她和总经理胡瑾尧的关系大猜测,说是全都是因为总经理才会让穆婉儿进入盛和的。穆婉儿虽然觉得委屈,却也真的找不出自己能够进盛和的理由。 坐在主位上的主任看到站在门口的穆婉儿,轻轻咳了声,大家也都明白了是什么意思,都噤声不说话了,穆婉儿这才进了包间。 “不好意思来晚了。”说着朝在座的给位点头示意。 “一个小职员摆什么派头,还迟到,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了。”一旁的艾琳开口道。 主任看了看艾琳,“算了,算了,聚餐就是让大家增进感情的,都别说了,来,喝酒,吃菜!” 酒过半巡,大家建议继续去KTV续摊喝酒,好不容易一毛不拔的主任请客,当然不能错失了这个痛宰他一顿的机会。 穆婉儿本想先行回家,却被艾琳一句“新人这么不懂规矩,不就是仗着有人撑腰么!” 给打了回来。因为不想唱歌,所以她只能躲在角落里拼命灌自己酒,希望同事不要推自己上台唱歌。众人都玩得很嗨,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喝着酒。 带着微醉的身子回到住处,没想到胡瑾尧正在楼下。胡瑾尧事实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找她,但就是身子不听脑子的使唤。在离开办公室前,他也听到些关于穆婉儿如何进公司的传言。他去人事部查过,结果知道她真的不是通过正常的途径进来的。这让胡瑾尧的心有些凉,他知道穆婉儿绝对做得出来这种事情,当年她就是因为钱才和他分手的。 穆婉儿因喝酒而微红的脸带着迷离的眼神问胡瑾尧:“总经理有何贵干!” 胡瑾尧看着眼前的穆婉儿,想着她的那些传言,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一副嫌弃的样子,“穆婉儿,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真叫我恶心!” 穆婉儿听着胡瑾尧的话,带着些酒意,笑着说:“我恶心,就你高尚?胡瑾尧我记得我说过,我跟你再无瓜葛,请你回到你高尚的地方去!不要在我这个恶心人住的恶俗的地方站着!” “穆婉儿,你终于承认你恶心啦,说,你跟多少个男人上过床才让你进盛和的!”胡瑾尧用力扣着她的肩膀。 “胡瑾尧,想不到你也是这么想我的!你去死吧!”说着用高跟鞋踢向胡瑾尧的小腿。胡瑾尧有些吃痛,放开了穆婉儿的肩膀,穆婉儿趁机跑回家去。胡瑾尧看着穆婉儿的背影,咬了咬牙,揉着自己受伤的小腿,一瘸一拐地走向车里。 胡瑾尧飚着车来到了夜色酒吧,这间酒吧的情调很不错,保密性也很好,所以经常是一些富商和名人来聚会喝酒的不二之选。 胡瑾尧进了酒吧就直接到了周彦晨常年包的那个包间。包间里正坐着的是周彦晨和其他3个贵公子,分别是林梓函,王轩浩和赵毅琛,他们几个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都很好,所以时常在一起相聚。

返回
《晨光熹微》 第八章 真叫恶心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晨光熹微